《眨眼睛的圣诞树》

红娘难做

作者:赵凝

本来我对做媒这件事没什么兴趣的,深知做媒不像写小说,你让谁爱上谁谁就会爱上谁,难保没错。况且“媒婆”这个词在地方戏或文学作品里大都被描写成叼着大烟袋的老妇女,又丑又老又贪吃,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的谁爱干这个?

但不管怎么说,我和燕燕朋友一场,大事我得帮忙。要说帅小伙子倒也认识不少,老师、朋友、“哥哥”,还有什么文友、笔友、舞友,热热闹闹一大堆,问题是我们的燕燕小姐全都看不上。燕燕长得不算很漂亮,但娇小玲珑女孩味儿特足。谁要有幸娶了她,难保一个顶俩,可会撒娇啦。她的品位很高,特别是对男人,高矮肥瘦都有尺寸,学历也是硬指标,但燕燕有一点特别好,燕燕不为钱动心,燕燕要嫁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读书人。

终于觅得一位“某男”。“某男”今年29岁,留过美得过博士,现在一所著名大学里教书,著有学术专著一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若干。更难能可贵的是,“某男”虽读书破万卷,据介绍人讲,他火眼金睛居然不戴眼镜!

燕燕跟我一样,一双水汪汪外带双眼皮的大眼睛只好看,不好用,是个近视眼(轻度的)。读书的时候为了争分,命都不要了,何况眼乎?现在知道眼睛的重要性了,起码,相亲这关你逃不掉。若是鼻梁上来一副老嘎嘎的“博士镜”,分数不打折扣才怪呢。

我把燕燕形容得美若天仙,说得连男方那边的介绍人都有些动心了,连问数声“那女孩属什么的?”我没告诉他。我说见面你就知道啦。不过人家燕燕要见的可是那个留美博土,至于你这个国内自产自销的“土博士”,人家可是不感冒哦!说得国产博士自惭形秽起来,忍痛割爱与我订下时间,弄得我心一软,连说下次做媒一定想着你。“介绍人”这才振作起来,与我握手道别了三四回。

王林是一向反对我做媒的,他说你楞把一对互不相识的青年男女往一块拉,那不是显得很卑微很猥琐吗?姻缘姻缘那是一种缘份,燕燕又不缺胳膊少腿,要你瞎操什么心?

我很快给了他有力一击:“你是不是怕她嫁出去了就再也见不着她了?”

燕燕常到我们家来路饭吃的,她管王林叫“我哥”。听我这样一说,“哥”就不敢吭声了,由着妹妹们轰轰烈烈闹革命去。

我对这次做媒充满信心,骑上自行车横冲直撞直奔燕燕家去了。第一道关先得攻下燕燕妈妈,一个精明得要命的老太太。我把情节的重点放在远渡重洋追求知识捧回博士学位这一细节上,老太太立刻就喜欢上了。老太太说好例是好,可他怎么漂洋过海地兜了一大圈,到了连个媳妇也没抓着?“别是有病吧?”

燕燕一听是个帅小伙,人又有学问,当仁不让要去会一会他。燕燕喜欢留学的男孩,却对留过日的男同胞皱眉头。我说“种族”偏见也没你这样的,燕燕却胸有成竹地说:“事成之后请你去喝,到时再叫上‘王林我哥’。”

可是临到相亲那天,燕燕却又忽然变得谦虚起来,扭扭捏捏犹犹豫豫,好像不谦虚不足以证明她是个嫁得出去的好姑娘似的。磨磨蹭赠总算开始化妆了,我给她提着化妆盒,举着镜子,对“头儿”都没这样巴结过。“不要自己嫁掉了,就总惦着把别人也鼓捣出去。”燕燕第八次化妆的时候这样对我说。我连忙点头说:“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汽车喇叭在楼下响起的时候,燕燕的双眼皮都快画烂了,又说我的某双皮鞋正好配她裤子的颜色,害得我翻箱倒柜的,把家都快毁了。王林一把拦住我问:“到底是谁相亲呀?”我来不及回答,就听见那边燕燕尖叫起来:“耳环!还有耳环!”

我连忙把我那副人见人爱的宝贝耳环从抽屉深处拖出来,又抽空对王林说了句:“你放心不是我戴。”王林说:“就是的,你别打扮得跟新娘子似的,回头再让人看走眼了。”

听他这样一说,我倒用力把披肩长发又刷了两把,正犹豫着要不要再配上朵蝴蝶形的头花,男介绍人已经气急败坏地窜上楼来了。

这时候我正把我那副“人见人爱”非常努力地戳进燕燕的耳朵眼里去。我看到镜子里的燕燕痛得后眼错位,可她还是挺坚强,没有叫出声来。男介绍人好像抢亲似的就把我们倆个塞进汽车里去了

“某男”果然浓眉大眼仪表堂堂是个人物,我们的燕燕也不逊色,戴着我那副贼亮的大耳环,别提多精神。

会谈结束后,我啾准机会悄悄去问“某男”,“耳环不错。”滴水不漏的“某男”只是这样说。是接着暗语还是职业行话?不得而知。燕燕对那男的印象倒不错,直说知识渊博,又不戴眼镜。

本以为大功基本上已经告成了,正坐在家里翘着二郎腿听音乐,电话来了。男方的介绍人吞吞吐吐地说:“那事算了吧。”什么算啦?我们美丽又大方的燕燕小姐难道还配不上他一个“老大男”吗?我在电话里把男介绍人数落得每一个毛孔里都是血,最后听到电话那头悻悻地问:“赵小姐骂完了吗?”

不完也得完,怎么办?挂电话。然后硬着头皮给燕燕打电话,打不通,又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都想哭。女孩子脸皮子薄得就像一张纸,小公主似的燕燕什么时候听到过半个“不”字呢?

燕燕倒很镇定,只说算了算了,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还看不上他呢。可后来她竟有很长一段日子不理我,也不上我这儿来赠饭吃了。想想我俩上大学的时候好得连上厕所都要手拉手一块去,现在却为一个“某男”而失和。好心做媒,反倒伤了朋友的面子和感情,你说我这是何苦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