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没有星星的红肩章

作者:赵凝

“咦?不对呀!我的肩章怎么这样?”新兵的军装一发下来,吴佳就在宿舍里嚷开了,“我看区队长那上边还有三颗小星星呢!”

老兵班长不屑一顾地冲我们撇撇嘴道:“真是些新兵蛋子啊,连这都不懂!”人家那叫‘上尉’。”

神气活现的小上尉首先扬言:“三个月的新兵训练,我要让你们脱层皮。”

吴佳在队列里冲我扮了个鬼脸,“那倒不错,省得买‘换肤霜’了”。

区队长凶巴巴地让吴佳“出列”,问她刚才跟赵凝说了句什么。吴佳挺坚强的,吱着牙硬是不说。区队长又叫出我,连唬带吓的,我怕他真的把我退学,就只好说了。考上军校不容易,高考前的日日夜夜我还历历在目。

吴佳狠狠瞪了我一眼。

“‘换肤霜’是啥东西?”区队长说,“我劝你们新兵训练期间别去瞎花钱买这霜那蜜,没用。咱们当兵的死都不怕还怕晒太阳?”

是啊,这样想,心里就坦然了。

结果不出一礼拜,我们女生班八位大侠个个够得上做黑妹牙膏广告的了。

第一次发了津贴,我和吴佳迫不急待地请假上街。军校生不可随便离开校园,到哪儿去都得请假,上厕所例外。

进商店直奔化妆品柜台。吴桂开口就问:“你看我这张脸,抹什么合适?”白得透明的售货小姐风摆杨柳般地走过来,用打量黑人兄弟般的目光打量着我们。吴佳满不在乎地说:“哦,刚上了趟北戴河,那儿的海水真蓝啊!”

小姐支着下巴问:“那你们游泳了么?”“何止游泳,我们整天开着游艇在海上打转。”“哦,我还以为你们刚从老家收麦子回来。”小姐很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许多种牌子的增白粉蜜,直到把我们口袋里一张张崭新的票子掏空为止。回学校的路上,我们一路啦啦啦唱着歌,心情好得不得了。吴佳伯晒,还把军用挎包顶头上了。我说吴佳你别这样,这是违反“军容风纪”的。吴佳冲我一乐说,嘿,你还真有点像个兵了,究规矩特多。我说不像个兵行么?区队长动不动就提退学的事,这辈子我可不想再考一回大学了。就在这时,“卫戍区”在街上巡逻的两个小伙子目光炯炯地向我们走来。他们全副武装,挎着“盒子枪”,扎着腰带,而我们身上却连个水果刀都不趁。

“请问,你们是哪个单位的?”“炯炯”掏出笔来要记。吴佳赶紧把头上的书包拿下来,“我?你们是问我么?我在九班。”“九班了我问你的确单位!”“噢,大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炯炯”一下子被吴佳结气乐了,“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违反军容风纪还胡搅蛮缠的。”吴佳挺委屈地说;“人家就是解放军嘛!我顶挎包我错了我向你们道歉还不成吗?”

另一个小伙子颇为和蔼地问我们:“你们扛的是没有星星的红肩章,是军校学员吧?大学生,可喜可贺啊!”

“没什么。”吴佳好像见了千年知己似的跟人家说:“过考上大学可真不容易……”她从高中分文理班、高考复习、模拟考、填志愿一路讲下去,等她痛说完自己的经历那个炯炯有神的家伙再次拿出他的本和笔。

“怎么,你还要记?”

“留个电话号码行吗?以后好联系。”

吴佳帅帅地几笔,又给人家敬了十四不像的军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眨眼睛的圣诞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