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的圣诞树》

投手榴弹的女孩

作者:赵凝

手榴弹课一开,我和林园园就倒霉了。吴佳她们还能勉强投个“炸不死自己”,我和林园园却纯属“自杀型”的:把那个木把铁头的重家伙高高举起,“嗨呀”,“哈呀”运了半天气,抡圆了胳膊好容易才扔出去,教官却在旁边冷冷地说了句:“当心砸脚啊。”

“多亏是假的。”菲儿在一旁摆弄着一颗“重磅手榴弹”,眉毛一扬一场的显得很神气。“要是真的!你们两个早就上西天了!”

“不就会扔个手榴弹嘛,有什么了不起!”

林园园往手心里哈了一口气,教官道:“注意动作要领,不要有那么多零碎动作。”林园园还是学着菲儿的样子往手心吐着气。忍无可忍的军体教官终于冲上去厉声质问:“林园园,我问你,你是想作气功表演呢还是扔手榴弹?”

林园园眼圈就红了,满脸的委屈。这时候,菲儿神气活现地走了过去,轻而易举地拾起一枚手榴弹在手里掂了掂,又把手榴弹换到左手上去,然后开始往右手上呵气,“呵——”,她的气吐得又响又长,仿佛是表演给全世界看的。然后,她从容不迫地把手榴弹投了出去,手榴弹直奔遥远的边线而去,那是许多男生都投不到的距离。

“啧啧,航空母舰真了不起!”

“倪菲,你真棒!”

男兵们杀猪一样的叫好声响成一片。菲儿却放意装做不在意的样子,轻轻吹了声口哨,又冲欢呼者们很潇洒地挥挥手臂,就差来个“飞吻”什么的了。

“不服不行,这叫专利。”

菲儿走过来拍了拍林园园的肩膀道。教官对菲儿的“呵气行为”视而不见,还连说“好苗子好苗子”,说要是参加全军比赛,准能拿个“女子第一”。林园园问教官:“那她的动作不规范怎么办?”

“怎么不规范,我倒没看出来?”

我和林园园只好大眼瞪小眼来了个面面相觑。

接下来的日子倪菲就骄傲得鼻孔朝天,见谁都摆出一副“明星架子”,我们整天在操场上练得灰头土脸的,胳膊都快抢脱臼了,菲儿可好,在我们胳膊腿上东捏捏西拽拽,当起教练来了。她甚至敢去指导男生,她说苏航投手榴弹的姿势象“老娘们儿打架”,苏航基点跟她急了。

“航空母舰,少来劲啊你!”

“人家好心好意……”

倪菲一直对“航空母舰”这个外号很伤心,她说带“母”字的词全使她有种“不堪入目”的感觉,我问她那“母亲”你恶不恶心,她就很重地推了我肩膀一把,然后开骂。“赵凝你这个狗东西你怎么帮男生说话呀!”

吴佳冲过来横在我俩中间道:“菲儿你听我说,航空母舰,有啥不好?他们那帮秃驴想当还当不上呢!”

“可她们说我胖……”菲儿伤心地说。

吴佳立刻来了精神,“菲儿我们帮你减肥好不好?”

“不好。减肥菊喝了光想尿尿,连一堂课都上不完就得喊报告,好几门课的教员都怀疑我有病。”

吴佳笑道:“减肥茶不好,我另有高招。”

吴佳的“高招”就在饭桌上。

我们八个女生正好一桌。一张方桌。二边坐俩。大家轮流小值日,负责打饭分菜。这天,吴佳忽然高声宣布,谁也不要再做值目了,由她一个人“统统地全包了”,班长立刻掏出一个灰皮小本鬼鬼祟祟记下这桩好人好事。

中午的四个菜真诱人。“回锅肉”红得冒油;白菜粉条白得清爽;黄瓜炒鸡蛋黄中透绿;素炒土豆丝灿烂金黄。这些虽说算不上什么好菜,可在练了一上午该死的手榴弹之后,我们哪一个不饿得象狼,无论炊事员做什么,我们都会一扫而光的。

吴佳用一只不锈钢小勺开始“分餐”,你一勺我一勺,心细得象个幼儿园的阿姨。班长直着嗓子嚷:“行啦,行啦,差不多就行了!”照她的主意,恨不得一扬脖把一盘子菜直接倒嘴里。我们也都集体抗议,说吴佳,照你这么个分法,我们到明儿也吃不上饭了,下午还得训练呢。

“不行,得公平合理。”

吴佳很仔细地分完最后一勺菜。倪菲忽然拍案而起:“吴佳,狗屁你的公平合理!我怎么只得到一点点白菜?”

“菲儿,你坐下!”吴佳吃得满嘴流油道,“我这还不是为你好,鸡蛋和肉胆固醇太高,土豆又是淀粉类的东西。”

那天倪菲确实吃得很少,可饭后又偷偷补了半斤巧克力,下巴上三颗“青春豆”立刻爆了出来。

离实弹投掷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可我和林园园的成绩还是进步不了一两米。教官说人家倪菲不吃饭都比我俩投得远,说我俩是“老大难问题”。

为了不当“老大难”,我和林园园决定夜间习武。这本来是个“超级机密”,可不知怎么却被“饿死鬼”倪菲获悉。

“倪菲,你不会把我们的计划报告区队长吧?”那天我们把倪菲堵在女厕所里,并且晃了晃手中那把乌亮的硒炮枪。

倪菲一脚踢飞了我手中的枪,然后轻而易举将我和林园园“擒获”,英雄豪杰般地哈哈大笑道:“想吓唬我?没那么容易!本小姐枪法全班第一。”

“不是枪法,是手榴弹。”林园园怯生生地替她纠正道。

“吴佳的手枪成绩只比我多两杯,这回考手榴弹,我要让她好看!”

“那我们两个怎么办?”林园园哭兮兮地问。

“没关系,今天晚上,我来当你们的教练,教你们一绝招。这回要让吴佳垫底子,谁让她不让我吃饭的?”

“吴佳最坏了,还经常说我的坏话呢。说我是光长脸蛋不长心眼儿,其实她是嫉妒我!”

林园园立刻“投降”过去,跟菲儿好得象刚拜了把兄弟。我自觉多余,便悄声退了出去。

熄灯号响过以后,我们忙开始行动。怀抱着几颗手榴弹,蹑手蹑脚轻得象猫似地穿过漆黑的楼道,心在狂跳。如果我们给区队长捉到,不“枪毙”也得关“禁闭”,这是明知故犯违反纪律啊。

“阿迷陀佛,上帝,老天爷,主啊,一起来保佑我们吧!”

菲儿站在北风里喋喋不休,双手合十不知她拜的是哪路神仙。

“菲儿,我们不想连累你,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我站在微弱的星光下望着菲儿那张可爱的苹果脸。

菲儿一脸豪气。菲儿最仗义。菲儿说赵凝园园你们别怕,咱这是夜练手榴弹又不是偷东西,记得雷锋叔叔当年似乎也干过这事呢。

怀着“学雷锋”的心理,我们的胆子大了起来。我们抡圆了胳膊开始做准备活动,还虚心向菲儿请教动作要领。

倪菲迪示范边讲解道:“手不能握得太紧,要利用惯性利用悠劲。”说着,手榴弹“唆”地飞了出去,优美的抛物线一下子消失在漆黑的暮色里。

“这怎么看得见呢?我们练也是瞎练。”林园园唉声叹气。

胖菲儿这晚上格外聪明伶俐,她说她要回宿舍去取一支香来,我和园园忙说,别别,咱们不搞封建迷信。菲儿行踪诡秘,取来香绑在手榴弹尾部,那一颗颗扔出去的手榴弹就踉信号弹一样了。大冷的天,我们练得大汗淋漓。菲儿说我们比以前投得远多了。

第二天早上出操的时候,我们得到一个消息,昨天夜里,区队长的脚被“钝器”砸伤了。

“不是手榴弹吧?”我急扯白胜地问班长。菲儿在背后操了我一把,小声道。“你这小傻瓜别此地无银三百两好不好?”

区队长没能出来带我们出操,想必伤得不轻。我心里难受极了。

后来得到确切消息,区队长昨天夜里来学员队查铺,检查学员按时就寝情况,走到大操场中央,被不知从哪飞来的一只手榴弹砸伤了。

下了课,我们去看区队长,眼泪扑漱漱地往下掉。我们是“投案自首”去的。

还没等我们开口,区队长倒先笑了。他一瘸一拐地挪到阳台上,从筐里挑了三个大红苹果来一人分给我们一个,晴晴笑着说:“哭什么?区队长这不是好好的么?”

“区队长,是我们……”

“我知道你们关心我的脚,没什么,只是轻轻碰了一下脚指盖儿,不出三天,准保活蹦乱跳的了。区队长还要跟你们一起去投手榴弹呢。真手榴弹,可不是闹着玩的。赵凝,林园园,你们俩老大难练得怎么样了?”

“我们……”

“好好好,加油干吧!”

不等我们承认错误,区队长就把我们轰出来。门口,他说:“苹果洗洗再吃啊,要讲卫生。”我们不敢回头去看“婆婆妈妈”的区队长,我们想哭。

回到宿舍,吴佳立刻大喊大叫:“好哇好哇,你们偷偷去看区队长,倒骗了三个大红苹果回来!”说着,住手心里呵了呵气便来抢。我们三个立刻拱手相让:“拿去拿去都给你!”

吴佳抱着三个大苹果盘腿坐在床上显得很没情绪,“你们这都是怎么了嘛!一个个神经兮兮的。”

“实弹考核”那天,我们一个个紧张得要死。“完了完了,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从早上一起来,我的右眼就跳个不停。”刚爬上大卡车,我就对姐妹们哭丧着脸说。

菲儿一再安慰我,搂着我在我耳边响前咕咕了好半天。又张开双臂站在卡车车头做拥抱北风状,大声呼喊:“阿迷陀佛,上帝,老天爷,主啊,一起来保佑我叫吧!”

众人皆笑,紧张情绪一扫而光。

我发现倪菲真是个热心肠,在投掷场上她呼前喊后一个劲地忙着,倒把全副武装的区队长晾在一边。轮到哪个上场,倪菲都要用她那絮絮叨叨的“外婆腔”仔细叮咛一番,什么“胆大心细别紧张”,什么“拉响导火索之后千万别慌”,教官说倪菲你也准备准备吧,倪菲胸有成竹地说,不忙不忙。

我终于拉响了导火索,象个烫手的热馒头似的赶紧扔了出去。随着远处那声“轰”的炸响,我听到身后的人群里,菲儿为我大喊“漂亮!”

我,吴佳,林园园还有我们的老班长,我们终于一个个都过关了,现在就剩下倪菲一个人了。

倪菲在众人密集的目光里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上场去,一脸“冠军神情”。区队长军体教官左右保驾,这个说“稳点”,那个说“别急”,好象倪菲是天经地义的“第一名”,又好象十个八个世界纪录等着倪菲去破似的。

倪菲双脚叉开,站稳,开始往手心呵气,这是她必不可少的准备动作,就连教官都默许她的。别人这样不可以,教官要骂的,倪菲就可以,该是人家的“专利”。

倪菲稳稳地站在那儿,动作是那么从容不迫,一打而成。注意,她开始扔了。就在她大臂回环之间,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倪菲手中那颗手榴弹从她手心里滑脱了出来,径直向她身后的人群飞去。

就在这时,区队长拖着条受伤的病腿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捡起那“吱吱”冒着青烟的手榴弹奋力往远处一扔,“轰”地一声,手榴弹爆炸了。

人们早已傻成一座没有思想的人墙,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骄傲的菲儿再也不敢神气活现了。“好好练!”区队长用力拍拍她的肩。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眨眼睛的圣诞树》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赵凝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赵凝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