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11回 阿西夜深中央脱险 李德飞身夺枪救驾

作者:陈宇

冷月皎,流萤高。

阿西夜色正浓。8年前的9月9日,毛泽东发动和领导了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进军井冈山,开创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块根据地。这个双“9”日,对毛泽东来说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然而,这长征路上的9月9日,却令毛泽东心碎肠断,他昼夜未眠,调动起浑身尽有的智慧和勇气,决斗张国焘。

在今夜此时,营帐中不知又有多少人睡而不眠,梦断推窗,窃听鼓角。

彭德怀与叶剑英商量道:“当一次‘大偷’如何?毛主席指示的。”

“偷什么?”

“地图,西北各省的地图。我们从南方来,没有这些玩艺儿,睁眼瞎打仗可不行。”

“好,我想办法偷出来。”

“你和二局在明天拂晓前一定要到达我的司令部,一同北进,晚了,我就不能等了。”

“一言为定。”叶剑英又潜回前敌指挥部。

毛泽东脱险来到彭德怀的军团司令部,立刻用红3军团刚编制的密码发电报给林彪和聂荣臻:原行动方针可能有变,红1军团暂停执行原定方案,部队立即停止前进。

“这是怎么搞的,刚出草地就接到如此不明确的命令。”林彪嘟囔着。他和聂荣臻都不知道中央出了什么事,只好在原地待命。

这时,陈昌浩的确没有发现张国焘的那封密码电报已经严重泄密,待他作完报告临睡觉前打开密码电报,方知这是一封张国焘的重要电报。他立即召集由前敌司令部主要负责人参加的紧急会议,商议执行计划。

就在同一时刻,红3军团驻地阿西,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王稼祥5人也在召开紧急会议,他们的会议更是十万火急!

众人一个个神情紧张,急速商议办法,寻求良策——怎样稳住陈昌浩,斗赢张国焘,看谁有高招?

眉头皱成一团的毛泽东面前布满了他刚抽完的烟头,他焦急地望着刚刚进屋的王稼祥、周恩来等人。这5人在此时的心情何不是同样的焦虑,5个脑袋在今天晚上的灯光下,必须碰撞出一朵新的五角星智慧之花。

大家互相对视少顷,毛泽东通报说:“现在局势很紧急,张国焘很可能要对我们下手!”

“又发生了什么情况?”衣服还没穿整齐的王稼祥急忙问道。

“尽管我们在巴西一带等待着阿坝附近的左路军按原定计划前来会合,但张国焘不仅不来,反而打电报命令陈昌浩带领右路军,包括原一方面军的红1、红3军团全部南下,背弃中央已定的北上的决定。居心够险恶!这份电报刚发到右路军司令部,参谋长叶剑英得到后,急忙报告我。”毛泽东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房间外,彭德怀警惕地守卫在院子中,他对警卫连长说道:“今夜卫兵放哨由我亲自带班。”房间内,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王稼祥仍在紧急磋商对策。

“鉴于张国焘公然对抗中央的北进方针,劝说无效,命令也无效。现在,我们又得知张国焘背着中央电令右路军南下,企图分裂和危害中央。在如此紧急情况下,为贯彻北上方针,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我建议中央和红3军团应该连夜开拔,向俄界集中。”毛泽东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博古情绪激动,连声说道:“这个张国焘,不仅不服从中央的命令,还企图危害中央。”

“他目中已经根本没有这个中央了,还提什么中央,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张闻天说。

毛泽东等人很快统一了率领红1、红3军团先行北上的认识。

这时,红1军团已进到俄界,巴西只有红3军团少数部队。红3军团的电台发电至红1军团后,为了说明情况,毛泽东、彭德怀立刻又派专人亲自送信到红1军团,讲明张国焘闹分裂和中央的危险处境。同时火速命令红3军团主力及军委纵队、红军大学在阿西集合,继续北上。先到俄界,会合红1军团,临时组织北上先遣支队,继续向甘南地区前进。

同时仍命令右路军其它部队和左路军等随先遣队北上。

大的行动方针确定后,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如何保证这一行动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顺利实施,眼下之急还是如何瞒过陈昌浩等人。

为了掩护即将实施的北上秘密行动,毛泽东为叶剑英出谋划策:“你可这样对他们说,如果部队要回头再过草地,需要准备更多的粮食。红3军团准备动员整个部队在明日天一亮就去地里割青稞。”

阿西的紧急会议最后决定,为了安全起见,中央机关在红3军团部队的掩护下,必须在今晚拂晓前脱离此地,急速北进俄界。

午夜刚过,毛泽东就上路了,对他来说,此日是极其漫长的一天。后来,毛泽东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1935年的9月10日,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这一天,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来说同样是生命悠关的关键时刻:1921年建党,1927年建军,成千上万先烈的流血牺牲和努力很可能就因为长征途中的这一内部分裂而付诸东流,事业夭折。

黎明前的毛泽东紧紧盯着东方的启明星,他真恨不得把黑夜拉长,让中央红军借夜幕脱离险境。

天亮之前,红军千万不要自相残杀啊!夜幕下有多少红军将士在默默祈祷。

总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暗中做好了离开前敌指挥部的准备,但令他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妻子李伯钊到红30军去教战士们唱歌去了。焦急万分的杨尚昆写了一张便条,但为了防止泄露机密,便条上只说是让李伯钊速回中央,其余什么也不便明讲,这张便条立刻派警卫员送了出去。结果是李伯钊收到便条,但未能摆脱陈昌浩的扣留。在这非常时期,还有不少战友、弟兄、父子和情人被这突然的变化分割开来。

刚刚接任中央直属队秘书长职务的刘英,这时正与张闻天谈恋爱。她在这天晚上也在睡梦中被人紧急呼醒,张闻天在时刻关照着她。刘英看到中央领导人个个都是神情异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张闻天深情地望了她一眼,那意思是说你跟上我们走就行了,什么也不必问和说。

毛泽东等人的密谋没有泄漏任何风声,一切都在紧张顺利地进行中。临行前,张闻天和博古找到叶剑英,说:“你要赶快离开这危险之地!最好现在就跟我们一同走。”“你们先走吧。我现在还不能和你们一同走。”叶剑英说。“为什么?这里已经成了极其危险的是非之地!”博古说。

“如果我一走,恐怕大家都走不了。况且军委直属队还在前敌总指挥部,我一走,整个直属队就带不出来了。我要等军委直属队走后才能走。你们先走,我以后会跟来的。”叶剑英向张闻天等人握手告别,回到前敌指挥部所在地。

送走毛泽东等人,叶剑英的心情反而平静如初。他来到作战科,看到屋中没别人,便悄悄问参谋吕继熙:“有甘肃、陕西等西北各省的地图吗?”

“在包座战斗中只缴获了一张完整的10万之一的甘肃全图,没有陕西省图。”

“好,你把这份甘肃省图给我。”叶剑英接过这份前敌指挥部中唯一的一份甘肃全图,藏匿起来。

然后,叶剑英来到自己和陈昌浩、徐向前同住的喇嘛庙小经堂内,对徐向前说:“总指挥,总政委来电要南下,我们应当积极准备。我看首先是粮食准备。先发个通知给各个直属队,让他们自己找个地方打粮食去。限10天之内把粮食准备好。”

“好!”徐向前表示同意。

叶剑英立即写了个通知:“各伙食单位:今天晚上2时出发,自己找地方去打粮。”

陈昌浩接过叶剑英的“打粮”通知,也表示同意,并说:

“这很好嘛!应该先准备粮食。徐总指挥的意见呢?”

“徐总指挥表示同意。”

“对的,过草地要尽量多准备些粮食。其它部队也应尽早做准备。”陈昌浩的思维集中在走回头路上,他没有怀疑毛泽东、彭德怀、叶剑英的真实行动计划。

叶剑英快步走出房间。这时,背后有人立即提醒陈昌浩,说:“对他们还得多一份警惕才好,我总感到他们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此就范。”

陈昌浩则很不以为然:“这有什么担心的?他们只有那么一点人,谅他们也不敢自己离去。几千人算得了什么?”

叶剑英离开陈昌浩的住处后,迅速召集各直属队的负责人开会,参加会议的有李维汉、杨尚昆、李克农、萧向荣等七八个人。

“我不得不在此告诉大家,当前的情况很严重。实际情况并不是通知上所说的打粮,而是张国焘要闹大的分裂,弄不好会出现毛泽东同志所说的那种太平天国‘天京内讧’事件。现在党中央正准备走,今天晚上两点钟我们也要走,追上中央。”

大家都屏息静听叶剑英的讲话。

“现在大家对一下手表。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整整两点钟动身。我再次要求大家一定要严格保密,按规定时间行动。”

叶剑英伸出手腕,报点对时:“现在是10时56分。”

大家在会后静静地各自回到原来的住处,心中却在焦急地等待着动身时刻的到来,不时装作无意的样子,把手腕从眼前滑过,瞅着手表上秒针慢腾腾地移动。

叶剑英在会后回到喇嘛庙,他和陈昌浩、徐向前住在同一间经堂内,3个人的床各放一个墙角。叶的床在进门口右侧墙角,门口左侧墙角放的是一张大木桌,上面铺满了作战地图。

一盏马灯挂在房间正中房梁上,通宵亮着。1个排的警卫战士在房间外轮流站岗放哨,并担任马灯的添油拨亮,以应付突发事件的发生。红军指挥员都练成了在灯火辉煌中安然入睡的本领。

夜11时整,叶剑英和衣上床。为了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躺在床上应该说是最能“避祸消灾”。但叶剑英说什么也睡不着,也不敢睡着。他回脸面向墙壁侧身而卧,把手表悄悄放在枕头上的眼皮底下,不时眯缝着眼睛看着分针的挪动——

11时15分,……0时35分,……1时25分。

叶剑英的眼睛大睁开,他连再眯缝下眼睛也不敢。“睡过两点可就完了!”他在心中警告自己。

1时45分,叶剑英不动声响地起床下地,穿上大衣,向四周瞧了瞧,寂静的夜晚没有任何声响。他敏捷地从床底下取出藏在藤条箱子内的甘肃全图,夹在大衣中,缓步走出房间。

门口,警卫员范希贤俯身睡在房檐下,发出均匀的鼾声。他是叶剑英的警卫员,但此时叶剑英不敢喊醒他,怕惊动了其他人。带在身上的地图可真是要命的东西。

周围一切都静悄悄。

叶剑英来到萧向荣的住处,萧刚刚起床,两人互相点头。“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赶紧把它藏起来。千万要保存好,这可是件宝贝。”

“什么?”萧向荣惊奇地问。

“地图。这是全军唯一的一份甘肃全图。”叶剑英的表情很严肃。

萧向荣掏出揣在怀中的手枪,把地图揣进去。

“糟糕!我的手枪没有带。”叶剑英见萧向荣拿枪,一摸身上,焦急地说。他看了看手表,离两点还差5分钟,说道:

“我回去取一下就来。”

“你不要再回去了,很危险。我的手枪给你。”萧向荣递过手枪。

“这个关键时刻,我们都需要枪。你带着地图,一定要保证把它送到中央。”叶剑英说着已经走出去。

前敌总指挥部中,依然是灯光通明。陈昌浩、徐向前仍在睡觉。巡逻的卫兵在房间外来回走动着。房间外,已经有人起床。

“检查一下打粮的队伍。”叶剑英边走边回答遇到的人的问话。采集粮食是参谋长应该做的工作,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叶剑英悄声进入房间,取出自己的手枪,好像不在意地放入口袋中,又慢慢退出房间。

手表上的分针已经指向正上方,叶剑英再也不能在这里停留。

门口的警卫员范希贤仍在睡梦中,叶剑英刚想喊醒范希贤,巡逻的卫兵恰好经过这里。

“这个死卵!睡得这么香!”叶剑英在心中骂道,怕惊动其他人,在门口也就不敢再停留,仍装作巡视部队的样子,径直出了院子。由于情况紧急,叶剑英也不敢去通知原从红一方面军带来的参谋机要人员毕占云、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阿西夜深中央脱险 李德飞身夺枪救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