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18回 陇东初建红色骑兵 三百将士猝死谜案

作者:陈宇

红军过六盘山后,首先与国民党东北军何柱国部的骑兵交战。这时,何柱国部在六盘山东麓驻有一个骑兵军。第一战即在六盘山下的青石咀打响。

10月7日中午时分,红军先头部队进到离固原不远的地方,发现由泾源到固原的公路上,有卸了马鞍、架起机枪正在休息的国民党军骑兵部队。这伙国民党军如此大胆妄为,毫无战斗准备,肯定是他们没有想到红军会那么迅速到达固原地区。

侦察得知,山下青石咀的骑兵是东北军何柱国骑兵军第7师第13团的两个连,正在村中休息。林彪、聂荣臻、左权接到报告后,赶上前来,举起望远镜从山上把村庄里的敌人看得一清二楚。果然见这两个连的骑兵把马鞍子卸在地上,只留下少数人看守,绝大多数人到村庄里吃饭休息,根本不知道红军已经来到他们的跟前。

前卫部队派人来报告毛泽东:“主席,前面有情况!我们打吧?”

“打什么呀?慢慢说,有什么重要情况。”

“在青石咀附近发现有敌人的骑兵,人数看样子不少。他们正在吃饭,好像没有什么戒备。”

“走,我们去看看。调查清楚后再打,骑兵是不好打的,捅了不该捅的马蜂窝,我们就会吃大亏。”

毛泽东和张闻天等人立刻来到山头上,林彪、聂荣臻等人正隐蔽在一块大岩石下,透过石缝向山下观察。他们见毛泽东来了,即简要汇报情况。毛泽东接过林彪递过来的望远镜,向村庄里张望。

望远镜中,几百匹战马聚成一片,都拴在村头树干上,它们的主人正聚集在两百多米外的地方吃饭。

毛泽东望了望,笑道:“呵!他们还真够大方的,把马鞍子先卸下来准备送给我们。大约有多少人?”

“从人马数量和行动上看,有两个连。”林彪的回答很干脆。

“好,那我们在兵力上就有绝对优势了。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积累些打骑兵的经验,教育部队,鼓舞士气。现在快把各大队的领导干部召集来,我们研究一下怎么个打法。唱起《打骑兵歌》,准备打!”毛泽东说,他的话总是充满诗情画意。

几个通信员立刻分头去通知各大队的大队长和政委到这里开会。

毛泽东把望远镜还给林彪,说道:“我们过隆德县城时,采取的是不惊动敌人的方法,那叫‘你守你的城,我走我的路’。现在我看可以打,派两个大队冲下去,把它打掉。我们把各大队领导干部召集来,研究一下集中兵力打骑兵的战法,消灭这股敌人。”

不大一会儿,几个通信员随同各大队领导人来到山头上。第1大队大队长杨得志、政委萧华;第5大队大队长张春山、政委赖传珠;第4大队大队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他们接到毛泽东的命令后,先后飞步来到这个小山头上接受战斗任务。

“你们向山下看。”毛泽东站在山坡上的隐蔽处,亲自部署兵力。他用手中的一根木棍指着山下:“都看到了吧,隘口下的小村庄叫青石咀,这是我们北上的必经之路。据侦察员报告,是东北军骑兵第7师的两个连,有几百匹马。我们一定要搬开这块拦路石!4大队由正面进行突击,1大队、5大队从两侧迂回兜击。”

“是!”各大队领导人接受任务后,立即赶回部队,组织战斗。

毛泽东向林彪说道:“我就站在这山头上看着你们打。唱《打骑兵歌》给你们鼓劲。”

林彪哼着《打骑兵歌》下山去了。毛泽东哼了几句《打骑兵歌》,却忘了词,再也唱不下去,他见几个警卫员在一边捂着嘴笑,也笑了起来,说道:“我可能当不了歌唱家,这嗓子直通通的,发出的声不会拐弯,说两句话还可以,顶多胡诌几句诗。这红军的万里长征可是可歌可吟啊。”

张闻天的嗓子看来也不怎么样,唱了句“敌人的骑兵不可怕”后,也没有再续出下句来。

进入战斗状态的红军指战员从毛泽东、张闻天的前面不远处跑过。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毛泽东畅吟的是唐朝王昌龄的《出塞》诗,接着又说道:“怎么样,我的朗读还是可以的。这诗里还有‘万里长征’呢!”

“李白的《战城南》,其中也有‘万里长征’之句。”张闻天说道。

“是那个‘去年战,今年战’?”

“正是。”

“全篇较长,我可不怎么记得了。”

“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张闻天背诵道。

“‘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这后一句不好。对我们红军说,改为‘万里长征战,三军尽开颜’要好些。”毛泽东的诗意总是充满乐观向上的精神。

山下的枪声突然间响成一片。毛泽东和张闻天来不及再讨论诗,他们的思维从诗的韵律中回返到手榴弹轰鸣爆炸和“哒哒哒”作响的机枪射击声中。

“不要打伤了马!”毛泽东在指挥战斗中下令。

红军各大队受命后,迅速组成战斗小组,利用河沟、草丛作掩护,分路隐蔽接近敌人。在距敌不到400米的地方,红军集中10多挺轻重机关枪,突然开火,打得吃过饭后正在休息的国民党军骑兵一个个晕头转向,马嘶人叫,乱作一团。

漫山遍野的红军主力部队,像猛虎扑食般冲下山去。

因为这些国民党军正在大休息,根本不会想到会从六盘山上冲下红军来,他们除了少数喂马的和警戒人员在游动外,其他人都睡着了。当他们被枪声惊醒后,红军已经冲到眼前。

红军先用手榴弹轰,然后就是拚刺刀。

“注意不要伤着了马,先打马上的!”红军指挥员们喊道。

刚跨上马的敌人,目标明显,顿时成了多名红军战士射击的目标。这些人上马速度快,落马速度也快,还没等坐稳,就被打落下马。很多敌人连枪都没带,马鞍未上,骑一匹光背马就逃。

红军很快就把国民党军两个连的骑兵,打得溃不成军。

青石咀一战,红军共毙俘国民党军200余人,缴获军马140余匹,各种枪200余支。

次日,红军第4大队在镇源与固源之间的白杨城附近又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缴获军马10多匹。

跟随毛泽东行军的饲养员老余听说有了好马后,专门来了一次“伯乐相马”,他挑选中一匹英俊的大枣红马牵了回来。

毛泽东抚摸着马头,也非常喜欢。

“主席,咱们就换这一匹吧。”老余商量道。

毛泽东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小黄马,说道:“这匹枣红马真是让人喜欢,可我更舍不得那匹小黄马。”

正放缰在路边寻觅野草的小黄马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快步来到毛泽东的身边,然后直往老余的怀里拱,像害怕把它丢了似的。

戎马生涯打天下的毛泽东,一生中所喜爱的坐骑并不多,说来最让他喜爱的只有两匹:一匹就是这匹小黄马,一匹是后来的大青马。小黄马是在1929年6月中旬红军挥师闽西,攻打龙岩土著军阀陈国辉旅时缴获的。毛泽东很喜欢这匹小黄马,它高1.4米,整个身材长得很匀称,浑身上下的毛油光闪亮,非常通人性和机灵。警卫员们给它起了如“小黄”、“小识途”、“千里驹”、“好帮手”等许多美丽的名字。毛泽东骑着它踏遍了中央苏区的每一个角落,参加了红军的多次反“围剿”战斗,现在又驮着毛泽东走上万里长征路。

3年后的秋天,小黄马因积食生病死于延安。毛泽东知道后,搁下手中的笔,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惋惜地说:“小黄马对革命有功啊!一定要把它埋葬好。”小黄马被安葬在延河畔,墓旁一块木板上写着:“对革命有功的小黄马之墓”。毛泽东来到这里,深情地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骑过的马老了,死了,我心里都难过!”

毛泽东与小黄马相处的感情很深。所以说,他在六盘山下有再好的马也是舍不得换的。

“别换了。这匹马从福建上杭到现在一直跟着我们,走了不少路,也算是经过考验。”毛泽东很动感情地对饲养员老余说。其实这时他另外还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准备用这些刚缴获的战马组建红军的骑兵部队。

大家见通人性的小黄马用面颊在反复蹭着老余,好像是哀求把它留下,更生爱怜之意,也纷纷说道:“那就别换了,不换了。”

毛泽东挥了挥手,说:“部队更需要战马,还是把枣红马送回侦察连吧。”

“好,不换了,不换了。”老余牵起枣红马走了。

不一会,老余还了马,手却没有空着,又拎了一个皮马鞍子回来。

“主席,不换马,咱们就把那个木鞍子换了吧?”

“我说呀,老余,你真行。马都不换了,你弄个鞍子回来干什么?”

“侦察连的同志们见你不要马,就又挑选了这个皮鞍子送给你。”

毛泽东摸了一下皮鞍子,说道:“这个皮鞍子是比我那个木鞍子强多了。可惜的是前面没有一个老寿星眉头上的疙瘩呀。”说着又去摸了一下原来那个木鞍子。木鞍子是从江西带出来的,工匠在制作时因材制宜,在马鞍前面设计出了一块隆起的木头,以便主人扶握。而这疙瘩对“上马击狂胡,马上草军书”的毛泽东还有一个特别的用途,因为他骑马时喜欢看书,就把缰绳搭在这块隆起的木头上。小黄马也很熟悉主人的这一习惯,当主人把缰绳搭在鞍子木疙瘩上时,它就稍微放慢步子,走得非常平稳。有些电报、命令就是毛泽东在马背上直接书写成的。

老余只好把皮鞍子又扛回侦察连。

小黄马“咴咴”地叫了两声,叫声里充满兴奋和豪情。它一直把毛泽东驮到了陕北延安,步步紧随毛泽东走完了长征全程。

第二天早晨部队出发前,左权参谋长来到第1纵队侦察连,传达毛泽东的命令,决定把侦察连正式改编为骑兵侦察连。从此,红军有了自己的骑兵部队。第1任骑兵侦察连连长是梁兴初,副连长是日后驰骋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骑兵团团长刘云彪。当时,侦察连有近200人,但只有150多匹马,人多马少,怎么办?经党支部研究,决定把马先分配给两个机枪排、通信员和司号员等。手枪排暂时没有马骑,只有等将来缴获了以后再装备。

侦察连接到毛泽东的命令,全连指战员都异常兴奋。近几个月来,他们吃过敌人骑兵的亏,尤为感到骑兵的重要。红军部队的广大指战员何又都不曾在时刻盼望:“我们有了自己的骑兵部队就好了!”现在,红军终于有了自己的骑兵部队,尽管数量不多,但总是有了,大家能不高兴嘛!

侦察兵们边行军边议论,高兴地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骑兵,这一下就可以完成较远距离的侦察任务了,再也不会像过草地时遭受敌人骑兵袭击而无法用骑兵追击。”

侦察连过去是靠两条腿与敌人抢时间,现在骑在马上,行军的速度明显加快。但是,第一天问题就出来了,战士们第一次骑马都非常高兴,开始时还小心谨慎地驱马慢慢走,后来就嫌马走得慢了,策马快跑。结果在一天内,就摔伤7人,有1人还摔成重伤,胳膊被摔断。绝大多数指战员由于不会骑马,在刚开始时感到很别扭;休息和宿营的时候,又不知道怎样喂马;打起仗来,又不懂得骑兵战术;至于平时如何驯马,那更是一窍不通,所以大家甚为发愁。有人甚至提出不要这些马。

左权参谋长听到侦察连的反映后,来到侦察连。他召集全连战士讲话,说:“学骑马同打仗是一样的,负伤也是光荣的。轻伤发轻伤费,重伤发重伤费。我们一定要在行军中学会骑马,在打仗中学会骑兵战术。”毛泽东专门指示林彪,让纵队政治部派人来,对负伤的战士进行慰问。如此鼓劲,侦察连的士气又高涨起来。

侦察连利用宿营时间,召开党支部大会,号召大家勤学苦练,从不懂到懂,由不会到会,把骑兵侦察连建设成一支好的红军骑兵部队。并请熟悉马术的地方老百姓传授经验,进行有关骑兵知识、骑兵战术训练。

半个月后,红军各部队又将战斗中缴获国民党军马鸿斌部的战马,连同在固原战斗中被俘的东北军骑兵补充到侦察连。毛泽东命令侦察连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陇东初建红色骑兵 三百将士猝死谜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