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21回 朱老总危难中救人 张独裁放人血祭旗

作者:陈宇

两个方面军的分裂,给许多人带来的心灵创伤是很深的。昼间想,静夜思,有烦恼后的思考,也有思考后的更烦恼。再宽的草地也有边,可心中的迷茫是无边的,南下何处觅坦途?

这时,尽管张国焘的密探把朱德的行动监视得好像是严严实实,但仍有些原红一方面军的指战员络绎不绝来探望朱总司令。李伯钊来看望朱德后不久,总政宣传队的刘志坚等人也冒着危险来看望朱德,控诉对张国焘等人的不满,询求怎样开展工作的答案,并表示要离开红四方面军。朱德说:“搞分裂的只是张国焘等少数几个人,四方面军也是红军,他们也打蒋介石,打土豪分田地。这里主要是政治工作薄弱,你们要留在这里,少说话,多做工作,特别是基层政治工作。”

朱德找到张国焘,要求对两个方面军的干部战士应一视同仁,并严厉斥责那种宗派主义的山头作风。

“是我有山头思想还是你有山头思想?你总司令提出这个问题本身就不正常。”张国焘倒咬了一口,并利用红军总政委的职权,又召开各种名目的“削山头”会议,对朱德发起围攻。甚至用“枪毙”相威胁,再次逼迫朱德同意“第二中央”。

朱德却嘲笑道:“你这仿照第三国际成立的第二中央,还不知道第三国际同意不同意呢?可我总觉得,第三国际也有个章法,不会同意你这样搞的。红军内部有人想杀我,我想第三国际也是不会答应的。”

张国焘恼羞成怒:“我撤你的职。”

朱德平静得像一片大海:“红军总司令的职务不是你给的,也不是你说撤就能撤得了的。”

“你这个总司令,哼!我看你霉的很,大青马跟着你都要倒霉!”

“是不是有人又看上我的骡子了?”

张国焘没有回答朱德的问题,两人一言不发的又静坐在那里。在一边的警卫员听到了这些话,都明白朱德所说“骡子”的问题是指怎么回事,很多人私下四处打听和寻找那匹失踪的大青马的下落。

对于张国焘是否秘密宰杀了朱德的座骑,这是自那匹大青马失踪后多少年来就始终争论不休的一件事。康克清对此事是持肯定态度的,她有文字记载道:“张国焘让人宰了朱德的座骑,撤了他的警卫。朱德自己就曾说过这件事,说张国焘的这些伎俩为的是杀人不用刀。”

张国焘一时没有敢对朱德下手,但对其他不顺他心的人则就手下毫不留情了。

两个方面军会师后调到第30军任参谋长的彭绍辉,给朱德写了一封长信,明确表示他不赞成张国焘的南下方针。然而,彭绍辉太不了解张国焘耳目的厉害了,有人说在当时的红四方面军中,如果某连队刚计划要外出采集山果去摘桃,很可能不用等到出发,就有消息直通到张国焘的耳朵里,说:

“某连队正阴谋叛变,他们集体行动要‘宰焘’。”

彭绍辉的信果然没有传到朱德的手中,收信人却是张国焘。

“哼哼!这个彭绍辉看样子意见还不小哩。”张国焘手中捏着信,没有挪动半步,就把电话打了出去。

“彭绍辉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坐在墙角看地图的朱德听到张国焘说彭绍辉的名字,急忙问。

“一会你就明白了。”张国焘的口气异常傲慢,他并没有把信转给朱德,却是顺手丢进了一边的炉火。

朱德意识到彭绍辉很可能与刚才张国焘烧掉的这封信有关,但他绝对没有猜测到这封信是写给自己的,却被张国焘这样蛮横无理地毁掉了。

不出半个小时,彭绍辉被捆绑进了总部,刚一进门,就被已经等候在门两旁的负责审讯的人打了一个嘴巴子,厉声问道:“你为什么反对南下,反对张主席?”

彭绍辉的嘴角渗出血迹,他瞪着立在房间中央的张国焘,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与此同时,一直坐在地图前的朱德也立刻明白了刚才的一切,猛地站立起来。

一支驳壳枪顶在了彭绍辉的胸前,持枪人眼睛盯着张国焘,等候命令,也就是说,只要张国焘一动眼色,驳壳枪的扳机就会在瞬间扳动。

朱德跨步来到了彭绍辉面前,右手向下一按,左手就一把将那支驳壳枪夺在手中,气愤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打人是不对的,这是党内斗争,应该允许同志讲话!”

一言未发的张国焘话音很小:“我让他来是找他谈话。”

朱德反问道:“我们党内有这种约同志来谈话的方式吗?

这样谈话怎么行呢!”

张国焘冷笑两声:“这种方式不妥当,那就不谈了。”

朱德立刻见机行事,一面帮彭绍辉解开绳索,一面说道:

“好了,你先回去吧!”

由于朱德的干涉,彭绍辉幸免于难。张国焘也就只好作罢,但他幸灾乐祸地对朱德说:“总司令,你说我对彭绍辉抓得不对,那么你们5军团那20多个人的反革命武装组织总要有个说法吧?”

“国焘同志,你怎么这样说?什么‘我们5兵团’,‘你们5兵团’,都是红军部队,你是总政委,我是总司令,伯承同志是总参谋长!”

“总司令,不要计较这个说法问题,我说的是那20多个人的反革命武装组织问题。”

张国焘所说的“20多个人的反革命武装组织”问题,也是张国焘为了打击红一方面军的实力,而耍弄的一个阴谋。这20多个红军战士是第5军团的,因种种原因掉了队,被张国焘的收容队收容了,这些人若是红四方面军的,也就不会当作一回事,还可能受到特殊的礼遇。但是,富于想像力的张国焘知道这件事后,马上便联想到了别的,把电话打到了第5军团保卫局。

接电话的是保卫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嘴巴刚张开,张国焘在电话里就骂上了:“你给我滚开!让你们局长亲自接电话。”

“谁的电话?”听到有电话,急忙从房间外跑进来的欧阳毅局长问。

“听口音是总政委。”

“你马上到总部来,我有急事找你!”张国焘的话就是命令。

欧阳毅局长赶忙到了总部,张国焘劈头盖脸连问了几个为什么:“一个、两个掉队这不稀奇,3个、5个掉队也不算什么。可这20多个人掉队,应该有个什么说法?他们又同是一个军团的,你说这是为什么?据说他们还向北走了一段,这又是为什么?”

“总政委说的那20多个掉队人员的事,我们调查过了。”欧阳毅明白了张国焘所问的问题,刚才紧张的心情放下了,但仍谨慎地回答:“这些人是零星掉队人员,不是一个单位的。有两个人在路上迷了路,向北向南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在寻找部队的途中到一家藏民家中吃了点炒面,饭前就付了钱,更没有抢老百姓的东西。这些临时汇集到一起的掉队人员,能坚定信心赶队,说明他们的革命性还是很强的。谈不上准备武装叛乱,因此,也就不能断定他们是有组织的反革命武装。”

“混蛋!你怎么能为一个反革命组织集团辩护!”张国焘突然大发雷霆:“就凭你刚才这些话,我看你欧阳毅就是假革命,反革命!”

张国焘随说着,就把手枪从腰间掏了出来,对准了欧阳毅。

“我……我……”欧阳毅顿时被惊呆了。在场的许多人都急忙向后闪去,因为大家都明白,敢于当面顶撞张国焘的人真是太鲜见了。就是背后议论,也往往会暗中送了性命,何况当面顶撞,现在又是枪上膛。

人们想起了那个小猴子的命运。

“住手!”一声大吼从张国焘身后传出。

“总司令!”欧阳毅和许多人叫出了声。

朱德挡在了张国焘的枪口前,严肃说道:“即使有反革命集团罪,欧阳局长也不当杀。别说这事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样吧,欧阳局长先回去,等事情再查一查后另外单独汇报。”

由于朱德的干预,一场即将发生的悲剧化险为夷,欧阳毅回去了。几天后,那20多个人也回到了第5兵团各部队中。

欧阳毅从枪口下捡了一条命,而张国焘却把这笔帐暗中又累计在了朱德的名下。

张国焘本来很想借重朱德的威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结果看来却与其愿望相去太远。到了这时,朱德就成了张国焘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慾去之而后快。

这天晚上,暗淡的酥油灯下,总部的几位领导在吃晚饭。今天的晚饭之所以成了名副其实的“晚”饭,是因为这顿晚饭可说是一顿美餐,炊事员准备起来需要时间。

张国焘吆喝着:“来,先喝酒。”

一桌有鱼有肉的晚餐,在这艰苦的战争环境中也只有在张国焘的总部才能摆得出。闻着那诱人的扑鼻香气,许多人未动筷都已暗中吞下了一口口涎水。

朱德、刘伯承等人勉强陪笑:“来,干了这一杯。”但他们各自在心中都猜测着,张国焘特意准备的今天这顿晚饭,肯定又有什么新名堂。

“下一道菜,猪头肉!”张国焘显得有些得意,好像这道菜是他亲手烹制出来的一样。

端上来的是一个川西风味特浓的卤制整猪头,暗红色的肉皮闪亮着光泽,冒着腾腾热气,散发出卤制品特有的五香味。

“动刀子,来,一起杀!”张国焘瞥了朱德一眼。

“好,好,来,动刀子!”朱德“呵呵”地笑着,伸出了刀叉,随割随笑道:“这真得要感谢张总政委,在这人烟都稀少的地方,竟然能搞到这上好的猪头肉,我们真是口福不浅。”

其实,在这时,所有在座的人已经完全明白了张国焘这欺人太甚的含义,在欧阳毅的事上没有得到理,却刁钻地安排这猪头晚餐戏弄和侮辱朱德,以泄私愤,出口气。然而,朱德却以大局为先,忍辱负重,装作毫不知道,让一大块一大块的猪头肉先填饱肚子再说。

“来,杀猪头!”有人一杯酒还没喝下,就开始发酒疯。

“你们看这猪还是个独眼龙哩!”有人故意在杯盏中大惊小怪地喊叫。果然,大家定睛一看,这个猪头的一只眼睛塌陷了下去,肯定是在下锅前被人挖了去。

有人的目光得意地扫向刘伯承。数年前刘伯承在战斗中失去一只眼睛,现在,另一只眼睛因忙于作战指挥熬夜和心中有火,布满了血丝。

“嗬!真是一个独眼龙!”有人借酒起哄,仰视着张国焘的脸色,狗仗人势发狂。

刘伯承手中刚伸向猪头肉的刀子在颤动着,刀尖碰向瓦盆边,发出“铛铛”的撞击声。

张国焘身边几个人的刀子在这一刹那间,都从瓦盆中收回到了胸前,做出了随手刺出的准备。张国焘身后的人也有准备地把短枪拉出了衣兜。

局势可谓是千钧一发,整个饭桌上只有张国焘呆在那里,似乎是无动于衷。此刻他真巴不得能就地来一场血战,把朱德、刘伯承当场除掉,再找几个替死鬼就可了事。

“好哇,那我们不是在吃猪肉,而是在吃龙肉了,那更是大有口福。”朱德好像是饭桌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割下了半边猪耳朵,放在口中大嚼起来。

桌下,朱德的大手按在了刘伯承的膝盖上,轻轻拍了两下,示意刘伯承一定要冷静。

“来,感谢总政委为我们摆下的今天这桌盛宴,干杯!”朱德提议。

随着朱德的劝酒声,大家的眼睛都重新盯上了那已被朱德、刘伯承吃的剩下为数不多的猪头肉。

刘伯承自始至终没有讲一句话,也敞开肚子只管吃就是了。

张国焘割下猪舌头,用刀尖挑着,吃着,离开了饭桌。

饭后,张国焘把几个心腹召集到一起,埋怨他们不会见机行事。

“你嘱咐我们,他俩一动手我们就动手。可他俩根本没有动手,我们就不好再行动了。”有人抱怨没有找到借口。“这真是个老猪头,看着老实巴交的,其实鬼点子多得很。

这么遭贱他,他竟全然不顾。”有人感到无可奈何。

“这个猪八戒太碍手碍脚了,让他在总部呆下去,什么事都给他搅黄了。许多反革命都在他的包庇下,至今得不到惩处。”有人说道,接着罗列出一大堆受到朱德、刘伯承等人保护而免遭不测的红军干部战士的名字,除上面所说的彭绍辉、欧阳毅和那20多个第5军团的人外,还有总卫生部部长贺诚、红军大学教育科长郭天民和在长征路上一直被关押着的廖承志等。廖承志是著名的国民党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朱老总危难中救人 张独裁放人血祭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