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22回 大将军横刀吴起镇 毛泽东立马象鼻湾

作者:陈宇

同一个月夜下,10月18日,就在草原上的陈伯钧静思泪下的这天,陕北高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保安县与定边县交界的铁边城召开常委会议,讨论陕甘支队入陕作战方针、与陕甘红军会师和巩固扩大陕甘苏区等问题。

“我们马上就要进入陕北根据地了,明天到达吴起镇。”毛泽东说。

会场上热闹非凡。周恩来招呼大家:“请注意听主席继续讲话。好消息还在后头呢!”

“入陕作战方针主要在西边打蒋。我们需要了解陕甘红军及苏区情况,我们可以与他们联系见面,确定我们的方针。”毛泽东说道:“到保安,如无特别敌情,把保安变为苏区。现决定在保安暂停,如敌情许可,可把部队放在吴起镇、靖边,派负责人到苏区去。过去敌人对我们是追击,现在改为‘围剿’,我们要打破这一‘围剿’。要扩大红军,整顿部队,提高干部素质和部队战斗力,以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

人逢喜事精神爽,当就要进入陕北根据地的消息迅速在中央红军部队传开后,一个个衣衫褴褛的指战员容光焕发,喜泪长流。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很快,中央红军踏入了陕北的厚土。当指战员们看到墙壁上“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大标语时,许多人扑到墙上放声大哭。从离开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以来,他们几乎没有再见过这样熟悉的大标语。

一首“信天游”把大家的心思引向更远处:“山羊绵羊五花羊,哥哥随了共产党……”

牧羊人见到这些头顶红五星、衣衫破烂的军人,关心地问道:“同志,你们这是从哪哒来呀?”这时,许多南方籍的红军战士虽然还不明白“哪哒”是什么意思,但那一声甜甜的“同志”,足使大家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真是到家了!”

“我们到家了!”

10月19日,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进入陕北名城吴起镇。

中央红军一进吴起镇,就看到一间窑洞的门口挂着:“区苏维埃政府”的牌子。许多人激动地热泪横流,跑上去紧紧拥抱这块木牌,欢呼着:“苏维埃啊苏维埃!你这久违了的亲切名字,有多少战友在白皑皑的雪山上,在苍莽莽的草地里,喊着你的名字死去!”

“我们终于到达陕北根据地了!”

大鼻子李德骑着他的察哈尔矮种马随红军进入吴起镇,他是唯一一个走完长征全程的西方人。他这个不了解中国人民,不熟悉中国的历史、地理和传统,甚至连中国50多个民族中任何一种民族语言都不懂的外国人,却慾在中国这场巨大的革命风暴中扮演出谋划策的角色,但他无疑是不称职的,结果是迢迢长征路终把他筛落到了一个观察员的位置。4年后,他在莫斯科的电召下,回到西方。

长征以来,红军指战员们做梦都想找一个落脚点,现在总算有了一个安身之地。各部队开始把伤兵安置在后方,长征以来的这个大问题现在迎刃而解。

毛泽东、周恩来等到达宿营地的下午,天气晴朗,他们走上街头,当看到镇中墙壁上写有“打土豪,分田地!”的标语口号,非常高兴。

“这里什么时候住过红军?”毛泽东问当地的一位老百姓。

“8月份。”

“刚过去1个多月呀!那我们离他们不远了。”毛泽东兴奋异常,转身对周恩来说道:“恩来,后面的敌人,不能让它再跟着我们了。把蒋介石的追兵一直带进陕北苏区,这不好。那样对我们就不利了,我们会时时处于被动,这不行!我们要拒‘客’于门前,把这条尾巴斩断在陕北根据地之外。”“把敌人带进陕北根据地,确实不好。”周恩来应声作答。

“把它打退!”站立在一边的聂荣臻说。

“对,要想办法打它一下。”林彪表示了打的决心。

“荣臻同志先到前面去看看情况,看看我们能打赢的把握究竟有多大,视情况再决定我们采取如何打法。”毛泽东当即作准备部署。

这时,宁夏二马(马鸿逵、马鸿宾)和国民党军毛炳文的骑兵又跟了上来,紧追在红军的后边不放。林彪形容说:“我放个屁,他们都能马上闻到。”一些行军掉队的红军战士惨遭敌骑兵的杀害。红军第1纵队节节抗击着敌骑兵的进攻,掩护大部队的北进。

因此,毛泽东断然决定要打一大仗,首先把尾随的敌骑兵打掉。

决心下定,毛泽东开始考虑用将,他由此想起往常打大仗之前与之并肩战斗的朱德。可朱德是一时来不了吴起镇的,于是,毛泽东想起了彭德怀,立刻发电报要求彭德怀迅速赶到吴起镇商讨作战计划,第2、第3纵队交第3纵队纵队长叶剑英和政委邓发统一指挥。

傍晚时分,聂荣臻一身尘土地回来了,急忙向毛泽东汇报,说:“我看我们完全可以出击。敌人的骑兵也就是2000人,别看他们在马上气势汹汹,真正打起来,就不行了。他们一定要下马和我们作战,还要招呼马匹,战斗力就会下降。”“准备打,老彭明天早晨就到这里,我们再商量一下。”毛泽东说。

次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林彪、聂荣臻、左权等人站立在吴起镇庙台上,向红军陕甘支队指战员下达作战命令。毛泽东亲自作战斗动员报告。

彭德怀的话最少,简单明了的如一句口号,他说:“我什么也不多说了。任务就是打击追敌,不把敌人带进根据地!”

“打击追敌,不把敌人带进根据地!”响亮的口号声传遍会场内外。

“那好,我们明天早晨就出击!”毛泽东下达命令。10月21日,红军陕甘支队在司令员彭德怀的指挥下,第2纵队在左翼,第1纵队在正面,向正迂回吴起镇的国民党军第35师骑兵团的2000多骑兵出击。

情况正如聂荣臻估计的那样,气势汹汹的国民党骑兵遇上红军的排枪,冲在前面的“扑扑通通”迎头落地,后面的骑兵哪还敢再在马背上骑着,赶紧下马提枪作战。这一手提枪,一手牵马的攻击行动,显然很难协调。没几个回合,国民党骑兵就伤亡惨重。

“上马向前冲,不要下马!”国民党军骑兵团长在后面督战。

马刀闪耀,尘土飞扬,又一个波次的骑兵冲击如狂风骤起,席卷而来。

“打!”红军阵地上的所有火力一起开火。几秒钟前的一片马嘶人叫,刹那间变为阵地前的一片人仰马翻。

两军交火的距离太近了,骑兵的速度不同于步兵,没有落马的国民党军骑兵眨眼间就飞马进入红军的战壕。这样的紧急情况虽然不多,但红军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第2大队大队长李英华等40多人在战斗中牺牲。

彭德怀亲临前线指挥。他沉静地命令各部队采用刺猬的御敌战术,注意形成“球形”阵地,而不能用“线式”阵法对付骑兵。彭德怀的这一招很灵,冲杀而来的国民党军骑兵一碰上红军的如此阵法,没有跑上几个来回,就被四面飞来的弹雨所击中。

仅用半天时间,尾追红军的国民党军骑兵2000余人全部被打垮,中央红军取得了长征中粉碎国民党军围追堵截最后一仗的胜利。

毛泽东得到吴起镇大捷的报告后,非常高兴,连连说道:“好哇!我们的彭大将军,又立了一大功!”他信手铺开纸张,即兴写下《给彭德怀同志》六言诗一首: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

唯我彭大将军!”

“过讲了,过讲了。”彭德怀收到毛泽东的赠诗后却感到很不自然,他把最后4个字改成“英勇红军”,又退还给毛泽东。

毛泽东不胜欣喜:“如此改诗,更显大将风度。英勇红军必无敌于天下!”

吴起镇战斗的胜利,中央红军缓解了整天被国民党军追击的危机,中共中央得以有时间坐下来认真地研究在陕北立住脚的大问题。10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吴起镇召开,毛泽东作关于目前行动方针的报告并作结论。他在报告中指出:“现在我们的任务是保卫和扩大陕北苏区,以陕北苏区领导全国革命。陕、甘、晋3省是发展的主要区域,我们现在以吴起镇为中心,第一阶段向西,以后向南,在黄河结冰后可向东发展。结束1年长途行军,开始新的有后方的运动战。我认为,提高战斗力,扩大红军,解决物资,这3大问题,是目前部队的中心工作。”

吴起镇会议,批准了榜罗镇会议的战略决策,宣告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结束。为此,毛泽东一定预感到长征在中国革命中的重要作用和无与取代的历史地位,他在当时多次召开和出席各种会议,对伟大的长征进行初步总结。

10月25日,毛泽东出席陕甘支队在吴起镇召开的团以上干部会议,庄严宣布:“中央红军现在已经胜利到达目的地。

一年来的奋斗能取得如此成绩,并获得粉碎敌人新的‘围剿’的各项条件,这主要是由于党的正确领导。目前,革命形势已发展到拂晓,红军将如日东升,蓬勃发展。我们当前的任务是进行军事、政治教育,争取群众,扩大红军,改善生活,充实被服。”

团以上干部会议后两天,毛泽东又在吴起镇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指出:“长征到此结束了,部队严重减员。但是,我们的队伍虽小,可它是将来发展的基础。我们目前的主要作战方向在南边,要先将国民党第57军军长董英斌的两个师消灭。红25、26军在甘泉、富县集中配合作战,如能再对国民党第17路军总指挥杨虎城、第38军军长孙蔚如部由南城开渭水的一路继续给以打击,能打两个胜仗,即可打破敌人的‘围剿’。我们一定要在严冬前打破敌人的‘围剿’。”这次会议还确定了常委分工:毛泽东负责军事工作,博古负责苏维埃工作,周恩来负责中央组织局和后方工作。10月29日,以毛泽东为政治委员、彭德怀为司令员的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发布《告红25、26军全体指战员书》,指出:陕甘支队经过二万余里的长征,与红25军和红26军会合,这是中国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运动大开展的号炮,它将为开展西北苏维埃运动大局面、赤化全中国打下巩固的基础。

次日,毛泽东和彭德怀率领陕甘支队离开吴起镇,向下寺湾前进。

毛泽东率领陕甘支队于11月2日进抵甘泉县下寺湾地区。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下寺湾召开常委会,会议听取了中共陕甘晋省委、西北军委领导人关于陕北苏区、陕北红军及其作战情况的汇报。此前,毛泽东得知陕北肃反扩大化和红15军团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刘志丹等大批党、政、军领导人被关押的情况,当即下令停止杀人,停止逮捕,停止审查,一切听候中央解决。不久,中共中央派代表去瓦窑堡帮助陕甘晋省委纠正错误,将刘志丹等大批干部释放出狱,予以平反,恢复工作。

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的名义发布通令,宣布:奉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命令,兹委任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王稼祥、聂洪钧、林彪、徐海东、程子华、郭洪涛9人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以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

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后,发布第1号命令,宣布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彭德怀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林彪为第1军团军团长,聂荣臻为政治委员;红15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建制,徐海东为军团长,程子华为政治委员。

红一方面军番号的恢复,标志着中央红军的力量又开始由波谷向波峰回升,这使毛泽东感到无比欣慰。

在这即将取得长征最后胜利的时刻,毛泽东站立在中国最大山脉昆仑山脉北侧,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略中国、国民党南京政府卖国妥协及帝国主义列强蓄意加紧发动世界大战的国际国内风云变幻的形势,心情激荡,一首《念奴娇·昆仑》词在他的胸中酝酿成。

朔风中,马背上的毛泽东对着莽莽昆仑昂首吟唱: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遭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大将军横刀吴起镇 毛泽东立马象鼻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