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23回 川军死守成都大门 百团混战百丈大关

作者:陈宇

13日,1935年11月中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但这一天对张国焘来说,不应是个寻常的日期,百丈关大战在这天全线打响,也许由此注定了他后半生的命运,为此他刻骨铭心记了一辈子。时光转过40余年,他移居加拿大后即曾对西方社会尤为忌讳的这个“13”数字痛恨地顿足捶首。

“如果红军在百丈关大战获胜,成都是必得无疑。”张国焘作过这样的推论。熟悉川西地理兵志的兵家早就作过如是说。

“那么,拥重兵坐镇天府之国首府成都的张国焘的结局又该是个什么样子呢?”后人不能不对那段历史作一番深思和测想,推论肯定会是多样的。

然而,历史是不能够假设的。张国焘终于没有能够在川西成都建立起毛泽东式的陕北延安,新中国属于毛泽东,历史在百丈关前拐了个大弯。

话说红军在天全、芦山取胜后,即直趋川西平原而来。国民党川军总司令刘湘最精锐的郭勋祺第144师、杨国桢第147师被红军打得稀里哗啦,溃退向川西平原。成都这个川中政治、经济中心受到严重威胁。这时,始终坚信“得四川就可控中国,稳巴蜀就可平天下”的蒋介石在重庆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他唯恐如果红军进入川西平原后,成都难保,急忙飞到成都亲自督阵。

“娘希匹!不是说川军很能打吗?吹牛!”蒋介石骂人了。

“大家一定要同舟共济,誓死保卫成都平原!”刘湘向四川大小军阀发出紧急号令。整个川西的地主豪绅也都万分震惊,感到危机存亡迫在眉睫,决心倾全力保住各霸一方的统治地位和既得利益。

蒋介石命令中央军薛岳部的两个军由南向北推进立即加入战斗,川军主力必须倾全力在川西平原组成防御阵线。刘湘急调唐式遵第21军、王瓒绪第44军、范绍增第146师等部队到川西一线,命令赶赴西昌途径名山的四川边防军总司令李家钰所率4个混成旅,停止前进就地布防。时国民党中央军和川军的兵力,在红军进攻的名山、邛崃一线已经集结了多达80多个团,计20多万人。一些当地的地主、土匪、袍哥武装在刘湘的号令和组织下,为了自身利益的驱使,也组成民团队伍,抗击红军进入成都平原。

刘湘见蒋介石到了成都,他也就不好再在城中呆下去了,只好大着胆子赶到邛崃县城督战。他的眼睛死盯着一张挂满墙的川西地图,目光停留在邛崃县城以南仅30公里的百丈关。

“就把赌注押在这里!”刘湘下了最大决心。

百丈关,西北倚莲花、天台二山,东南靠总岗山脉,西南屏自古陈兵之地的金鸡关。就在这西北、东南山脉的夹沟中,岷江支流临溪河即发源于百丈关西南方圆不到10公里的群山中,向东北方向流去。沟底临溪河西北侧,一条公路蜿蜒于其间,百丈关就位于公路隘口上。这条公路是由雅安、名山通往邛崃、成都的必经之路,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这里仍是川藏公路的咽喉地段。

如果从空中鸟瞰这川西盆沿,邛崃至百丈关一带狭长的地形恰似一个巨人的右脚印窝。邛崃是“脚跟”,百丈关就是“大脚拇指”,与百丈关相邻斜向西北的月儿山、夹关、三角堰、天车坡,就分别依次是这巨脚的各个脚拇指。这个长达30多公里,宽10多公里的脚印窝,使人联想到造物主从成都到西藏即将踏出川西盆地时踌躇的一瞬间:他的背后是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面前是险峻的康藏高原,一个深浅有度的脚印,就这样形成了如今百丈关至邛崃一带的特殊地形地貌。

从百丈关到邛崃这段公路呈西南、东北走向,公路两侧5公里左右基本上都是小丘陵地区,海拔多在600米左右,近公路旁多为耕地,沟渠交错,岗坪纵横。当年红军在这里鏖战时,正值初冬,这里的田地绝大多数刚种上小春作物,仅有少数的冬水田。这一带由于地势开阔,无险可守。红军就在这样一片方圆10多公里的“脚拇指”弧形地段上,由各个“脚拇指”分路展开进攻,与四川各路军阀进行了一次殊死恶战。史载的百丈关大战,即主要指的是这一排“脚拇指”百丈关到月儿山、天车坡一带纵横数十公里的激烈争夺战,其次是从百丈关沿公路向东北到治安场近10公里一线的争夺战。“大脚拇指甲盖”上的百丈关是主战场。

“坚决把共匪堵在百丈关外!”国民党军大员顾祝同拍打着地图召开紧急作战会议。他们明白,如果红军上了“脚背”,“脚跟”邛崃也就随之晃动,红军兵锋就可长驱直入“膝盖”成都,一旦时机成熟就可折断国民党政府的一条腿。

在蒋介石、刘湘的督战下,国民党中央军、川军像洪水泄入这个“脚窝”。布防在最前沿各个“脚拇指”百丈关、夹关、天车坡弧形线上的国民党守军,是川军李家钰部的4个混成旅,共12个团。并在沿公路两侧的顺“大脚拇指”向北的大坡顶、关斗山、燕子沟、栖霞寺、曹公庙、挖断山、熊店子、胥冲头、鳝鱼桥、黑竹关等地,修筑了道道碉堡封锁线。

与此同时,漫山遍野的红军高唱着“红军南下行,要打成都城”的战歌,挺举着树林般的大刀,排山倒海正向这“脚掌”一路砍杀而来。

红军综合各个方面的敌情,兵分南、北两线:由芦山以北70余公里的盐井、大川向东进击的红军为北线,直攻“脚跟”邛崃县城;由芦山以东20余公里的名山地区向北进击的红军为南线,直攻“脚拇指”,然后北指邛崃。南北两线红军20多个团如一把大铁钳,把第一个钳击目标夹向了“脚脖跟”。

南线红军鉴于川军李家钰部在名山以北的弧形配置阵势,认为立即进攻百丈关的时机还没有成熟,由此决定先打天车坡、夹关之李家钰部,从“小脚拇指”逐个斩起,再砍下“大脚拇指”。因此,在大战的第一天,南线红军又兵分3路:以第30军88师为左翼;以第9军25师为中路;并出奇兵以第30军93师为右翼,沿总岗山向蒲江县挺进,直插川军李家钰的指挥部,腰击“脚掌”内侧。

各路红军在准备就绪后,迅速向川军发起全线冲击。

南线红军左翼以第30军88师264团为先头团,直取“小脚拇指”。于11月13日从五家口(今上里乡)向百丈关西北的邛崃县境太和场、夹关发起进攻。防守从天车坡、三角堰(今天台乡)到夹关这一线长达10公里的川军,是李家钰第1混成旅李青廷部戴松如、李克源团和第5混成旅的吴长林团。该旅以戴松如团防守三角堰,李克源团防守夹关,吴长林团为预备队。戴松如团以1个营防守天车坡,1个营防守三角堰,1个营为预备队。红军赶到夹关,连夜向三角堰发起进攻,先解决了戴松如团的预备营,又迅速将防守三角堰的1个营击溃。当晚,红264团在农民向导的引路下,走丛林小道,向据守在天车坡(海拔841米,是附近最高山头)上的川军发起突然袭击,歼灭戴松如团一个营,截下“小脚拇指”。红军乘胜夜攻,再击溃戴团守二道桥的另一个营。戴松如率残部仓皇逃窜。红军一路追击,随即再攻驻守夹关的李克源团,李团溃败。

红军占领夹关后,乘胜追击,向驻守观音场、廖场一带的川军猛攻。川军旅长李青廷连忙命令预备队吴长林团掩护退却。14日拂晓,吴长林团经夹关东北5公里的王店邓锡侯部刘乃铸旅阵地左侧向南撤退。李青廷旅残部在刘旅的支援掩护下,方摆脱红军的跟踪追击,败退到邛崃以南大塘铺一线。夹关一线战斗,红军毙伤俘川军李青廷旅800余人,缴获步枪30余支,机枪2挺。红军伤亡40余人。

南线红军中路部队红25师由中峰镇及其以北的朱场、赵营一带为出发阵地,向北面的夹关挺进。与川军刘乃铸旅展开激战,将刘旅击溃,然后进击到达观音场附近,汇合左翼红军向百丈关攻击前进。继而与数倍于红军之川军大战“中脚拇指”观音场等方圆数公里的山岗丛林地带。南线中路、左翼红军汇合打退百丈关左侧李家钰部后,于当日下午在一颗印村农民张德昌的带路下,经中坡到达百丈关以西仅700余米的朱坝,午夜,开始向百丈关附近川军发起进攻。

南线红军右翼部队第93师这支奇兵,担负出击“脚掌”内侧腰部的任务,他们从百丈关东南的蒙山进入青江堰沿总岗山麓向蒲江县挺进,长驱直入20余公里,直捣川军将领李家钰的指挥部。红军一路斩关夺隘,进展顺利。11月14日中午,当进击到蒲江县大兴场时,即与李家钰指挥部的警卫部队接火,战斗打得比较顺手。但就在这时,突然有紧急情报传来:刘湘在百丈关西北一带埋伏有10多个旅的重兵,企图诱使红军进入包围圈,然后截断退路攻击之。于是,红军南线右翼部队未能按照原计划直插纵深,反而退出蒲江方向的战斗,其主力从大兴场向西直插百丈至邛崃公路上的要镇治安场,参加百丈关附近的战斗,其余部队沿来路返回。在返回的途中,又派出了一支部队从太平场、天宫庙进入百丈,增援攻打百丈关的红军。

南线右翼红军作为由南进击川西平原的主力部队和一支奇兵,如此分兵未能按原定计划向纵深发展,失去了本来作为奇兵使用的本意,没有达成预定的战役效果,其战果也远不如另外两路部队。事后证明,右翼部队因情报有误撤军是非常令人惋惜的一步错棋。如果该部红军按预定战役方案直插川军纵深,川军在蒲江、邛崃一线的指挥体制很快就会被打乱,前线的川军在被断了后退之路后也就不可能顽抗到底,就会忙于救驾邛崃,回守成都,百丈关一带防线就会不攻自破。

然而,一纸假情报胜过20个旅。南线右翼红军主力主动由南到百丈关和北至邛崃县城距离几乎相等的大兴场后撤了。

川军解除了“脚掌”内侧腰部的威胁,开始集中所有战斗部队向“大脚拇指”上用力。

将“剿匪”总部设在邛崃县城的刘湘,目不眨眼地紧密注视着南面战事的发展。就在这时,北线红军出奇兵突然在邛崃西面发起猛烈攻势,相继打退了刘湘各部的阻击,占领油榨沱、水口场,先头部队已经抵达白鹤山,此地距离邛崃县城仅有3公里。过了邛崃,一马平川,成都即已无险可守。

成都告急,国民党军政要员和地方军阀神惊色变。

刘湘慌了手脚,连呼:“快采取应急措施!不要让共匪截断了桑园联络线。”桑园镇在邛崃县城以北10公里处,是邛崃经大邑通往成都的要道重镇。

邛崃县城内,官绅们纷纷收拾细软外逃。刘湘飞调成都附近各旅救援邛崃,在急电中已是语无伦次:“前方已成混乱,你旅赶赴桑园镇布防务。”国民党军大员顾祝同、薛岳等在蒋介石的训斥下,也火速赶到邛崃,筹划布防紧急提案。

心情紧张到极点的刘湘为了搬救兵,特把四川省府秘书长邓汉祥急电召到邛崃县城,说:“军情紧急,我手边部队已经用光,你赶快回去组织力量守成都。”也就是说,刘湘已经做了弃守邛崃,败退成都再固守的打算。

可是,南下以来作战一路告捷的红军,对国民党川军死保川西平原的决心和作战能力显然估计不足,加之求胜心切,在硬碰硬后就感到有些后劲不够了。北线红军在几个回合打下来后,也就失去了再进攻的力量。在国民党中央军和川军的拚命抵抗下,北路红军没有能攻下邛崃县城,遂沿原路后撤。

川军在邛崃之南大兴场摆脱了“脚掌”内侧脚腰部的危境,现又解除了邛崃之西红军对“脚跟”的威胁,由此得以集中战斗部队向“大脚拇指”上使用全部兵力。

百丈关一线战斗越打越激烈,规模越打越大。20余团的红军勇战80余团的川军,如此一场有100余团兵力参加的大混战在名山与邛崃一线全面展开。

11月14日,汇集到一起的南线左翼和中路红军各部发扬夜战、近战特长,顺利占领百丈关西北附近的观音场、张店子等地。据俘虏供称,溃败中的川军模范师和教导师的残部,正退到百丈关以北5公里的鹤林场、黑竹一线。红25师指挥员立即命令第74团、第75团分两路向黑竹方向追击。

红74团走公路左侧,于当日中午占领月儿山,与川军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川军死守成都大门 百团混战百丈大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