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24回 毛泽东斗牛直罗镇 大本营安家奠基礼

作者:陈宇

“怪了!战神为什么那么不公平?非要偏向毛泽东。”常以兵多自重的张国焘在百丈关碰壁后,心中忿然不平,说:“一切都似乎是为了验证毛泽东所说的南下是没有出路的话。同一时间所打的两个战役,我的失败了,他的却胜利了。”1935年11月下旬,就在南下红军百丈关受挫的同时,北上的红军与此相反,在陕北直罗镇打了一个大胜仗。

其实,如果讲困难,北上红军遇到的困难并不比南下红军所遇到的困难少。先就自然条件说,北上红军刚到陕北,冬天就好像是为了故意考验毛泽东所率这支铁流的吃苦能力,黄土高原的冬季比往年较早地降临了。

雪花似乎是紧跟着秋风一同到来,白色的鹅毛大雪裹卷着深黄色的落叶一同铺向大地。

红军指战员把能穿的东西都披挂在身上御寒。新任红13团团长陈赓的办法最简单,却也较为实用,很快就被大家仿效。他把两块羊皮连在一起,胸前背后各一块。形如一个口袋,在袋底割出了一个稍大一点的圆洞,用来伸出头;在伸出胳膊处的羊皮上又用刀子割了个圆洞。

陈赓穿上这如古代盔甲一样的“皮衣”,笑着问道:“怎么样,像不像个大富翁?”

“我看倒像个叫化子。”

“真的像个叫化子?”跛着脚的陈赓拄着拐棍走了几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乍一看,外表真像个讨饭的叫化子。可仔细一瞧,你这彪形大汉,讨饭有谁能相信?”

“倒也是真的。刚才听你们一说我像个叫化子,我还真高兴呢!因为我在上海搞地下工作时,什么都敢化装,就是不敢化装这讨饭的乞丐。”陈赓乐观地欣赏着这羊皮“袄”。一阵寒风吹过,他打了一个寒颤,但仍幽默地说:“这无袖羊皮袄打起仗来倒是很方便的。最起码扔手榴弹方便,这是一大优点。再一个优点是可以前后反正一样穿,不怕晚上紧急行动时穿反了衣服。”

陈赓挥动着双臂,其实在这两张羊皮下他仅仅穿了一件破旧的单衣,躶露出他那病弱的身体。

严寒的天气里,刚刚到达陕北的红1军团总计缺少2000多套棉衣补给不上。几乎是一夜之间,有1000多人在刺骨的寒风中被冻病冻伤,许多人卧床不起,重者送进了医院。“怎么的?病倒了1000多人!”毛泽东感到非常吃惊。

“大多数南方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当地的老百姓也说今年的天气冷得太早。”彭德怀愁眉不展地说。

“我看病号多的原因除天气突然转冷,我们没有足够的棉衣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毛泽东吸了口纸烟,喘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这两个原因可以一并解决。”

“还有什么原因?”彭德怀急切地问。

“士气,旺盛的士气。军队一天不可无士气。没有了士气,冷气就会从骨头缝里向外昌,浑身都会觉得冷。我们现在急需的是必须有旺盛的士气来御寒。”毛泽东这番耐人琢磨的话充满哲理,说得彭德怀把眼睛睁得很大。

“怎么解决?”

“打一个胜仗,解决士气和棉衣、给养问题。”毛泽东定下了决心。

这时,红军在陕北的阵容大振,由徐海东率领先期到达陕北的红25军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主力合编的红15军团和红1军团合称为红军第一方面军。此外,还有陕北地方武装等。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宣布成立,由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统一指挥红军作战。

陕北红军的突然大发展,使蒋介石坐卧不安。他在成都忙于调动刘湘川军堵截红四方面军于邛崃、名山、百丈关一线的同时,又多次胁迫西安附近的张学良东北军组织了5个师,向陕北红军根据地进攻,图谋合围红军于葫芦河与洛河之间地区而后加以消灭。其先头第109师、第106师两个师,于11月初占领了太白镇以后又占领了黑水寺,开始准备向富县直罗镇进犯。

站立在作战地图前的毛泽东,紧紧盯住国民党军的动向。最后他把红色铅笔圈划在了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和第106师的头上,地图上的歼灭地点就是直罗镇。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粉碎敌人要靠歼灭战,要靠枪杆子挫败敌人的阴谋,陕北根据地才能巩固。这个战役很重要,我也来参加指挥,怎么样?”毛泽东说。

“由主席策划并亲自指挥,我们肯定会打胜仗。”彭德怀等红军高级指挥员更加信心百倍。

11月5日,毛泽东传令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和政委聂荣臻等人到象鼻子湾军委总部开会,明确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总部打直罗镇战役的决心,并研究战役具体部署。

毛泽东在讲了直罗镇战役的总体计划后,他把红军高级指挥员召集到了作战地图前。

直罗镇是一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小镇子,三面环山,镇子的背面有一条小河流过。镇子的街东头有座古老的破寨子,地形很利于把国民党军放进镇子里歼灭。

战役部署定下后,毛泽东致电红15军团军团长徐海东,指示:“尽快消灭富县西部张村驿之地主民团武装;派游击队两个连进驻直罗镇,并对富县黑水寺游击。调查直罗镇以北地区及以南地区之道路、地形、人家情况,葫芦河能否徒涉,电告”。

发完给徐海东的电报,毛泽东还有些不放心,他把林彪喊了来,面授机宜:“你要对直罗镇附近的道路、地形、人家作详细调查。就给1天的时间,明天就将调查情况报告给我。”

此时已是7日中午,林彪看了一下手表,连忙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书写命令,让警卫员先回军团部传达侦察任务。站在一边的毛泽东微笑着,他对林彪的雷厉风行战斗作风显然非常满意。几个小时后,林彪也骑马飞奔回到军团部。

8日,毛泽东收到林彪关于直罗镇附近情况的详细调查报告。但毛泽东对这个调查报告并不满意,复电林彪,要他再次作详细调查,并立即派人绘制直罗镇地形图,附以文字报告。

“各部队在驻地立即自行筹足7天粮食,以保障战役的胜利。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坚决打好这一仗。”毛泽东对直罗镇战役部署的精细程度令所有指挥员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毛泽东房间内的油灯开始彻夜不熄。急促的电报键击打声中,直罗镇战役的倒数计时器开始运作,各部队迅速向指定地点行动。

红13团团长陈赓接受任务后,高兴地回到部队,召开紧急战斗部署会,他的开场白似乎没有谈战斗,却突然问与会人员:“你们谁杀过牛?”

大家面面相觑,有人点头,多数人摇头回答说没有杀过牛。

“我们这次战斗要杀牛!当然不是草地上杀的那种牦牛。这头牛,在我们进入陕甘后,一直跟着我们啃屁股。我在干部团时,它啃过;到了红13团,它也啃过。我们虽然砍了它几下牛尾巴,扳了几下它的牛角,但它并没有老实。现在,党中央、毛主席下决心让我们这次回头一击,砸碎牛头,狠狠给它一锤,然后给它开膛破肚!”陈赓形象的比喻,到了这时大家才明白,这头“牛”原来是指国民党军第109师师长牛元峰所部。

“好,我们保证把这条牛宰了!”几个营长哈哈大笑后,异口同声地表示决心。

“我们红13团自从打了娄山关后,一直是当后卫,掩护全军。这次我抢来了这个硬任务,打头阵,拦住头打,一定要狠狠地打。”陈赓攥着拳头,摇晃着。他的羊皮“袄”腋下已经断了线,前后忽闪着的两块羊皮在陈赓的身体上只能说是悬挂着,已经说不上是穿衣。

“我们一定把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再写到红13团的战旗上!”几个营长纷纷表示决心。

“但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要杀红了眼就什么也不顾,要注意政治瓦解。毛主席交代了两句口号,大家要记住:一句是‘宽待东北军’,一句是‘欢迎东北军掉过枪口打日本’,记住了没有?”

这两句口号,却一时把大家弄糊涂了。1营营长拧着脖子说:“这是打仗还是去贴标语?”

“怎么,打仗就没有时间贴标语?”陈赓变得严肃起来:“毛主席让我们是又打仗又贴标语,孙子兵法怎么说来?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的作战策略。你一喊话,他就放下枪过来,这才是真本事。大家不要忘记,这股敌人的老家在东北,他们的家乡被日本鬼子占了。”

“嗨,这瓢,简单!”1营营长拍着脑袋抱怨自己说,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红军进入紧张而秘密的战前准备,红1军团由毛泽东、周恩来指挥从北向南打,红15军团由彭德怀指挥由南向北打,对国民党军形成了蟹爪式的两面夹击态势。

19日,即直罗镇战役发起前两天,毛泽东组织红1军团和红15军团团以上干部在张村泽西端的川口子会合后,来到直罗镇西南面的小山头上察看地形,研究具体部署。

毛泽东挥舞着手中的木棍,谈笑风声,指点着直罗镇附近的山川村镇。这阵势与其说是战前调兵遣将,倒不如说是教书先生在手执教鞭,推演他胸有成竹的教案。

“在上海,你见过西班牙斗牛士的表演吗?”毛泽东提问陈赓。

“见过,惊险而精彩!”

“那好,现在你就是红军的斗牛士,先把你们13团的红旗舞起来吧!”毛泽东对陈赓布置“作业”。

“下课”的铃声响了,山头“课堂”上的人们迅速散向四方。陈赓带领担负“牵牛”任务的红13团小分队赶到太白镇方向去“惹牛”。牛元峰果然经不起四处红旗飘动的再三挑逗,开始发火了。

红军“斗牛士”挥舞红旗在前,“牛”怒气冲冲跟随在后,一头猛向直罗镇撞来。

“牛来了!”红军前哨部队发出战斗信号。

“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明日有到直罗镇的可能,我军应准备后日作战。”毛泽东通电两个军团。

“走吧!上观战台。”毛泽东说。他的指挥所设立在直罗镇北山吴家台北端高地,从这里可以直接观察整个战场情况。

路上,毛泽东遇到了林彪。毛泽东把几个指头扭在一起,向林彪做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才明白的动作,笑着擦身而过。

“主席是什么意思?”参谋人员问林彪。

林彪没有言语,他走进军团指挥所,向着各师长命令:“要记住,我们要的是歼灭战,不是击溃战。只有歼灭战才有棉衣穿,这是毛主席的指示!”

20日下午,国民党军在红军小部队的节节抗击引诱下,进了直罗镇。先开进直罗镇的是国民党军第109师的3个团,后面的第106师开到黑水寺附近,就不敢再向前走了。于是,第109师就成了红军先歼灭的对象。

“进入前沿阵地,准备出击!”毛泽东见已是火候,下达了预击命令。

红1军团主力部队在接敌的这天晚上,却因走错了路,比预定时间迟到了1个小时。毛泽东等得焦急不安。

红1军团终于赶到预击位置。

“你们怎么现在才到,我等你们好久了!”毛泽东对林彪和聂荣臻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因夜暗,我们走错了路。”聂荣臻解释。

“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晚到了就是晚到了。赶快命令部队展开,记住:不要打成了击溃战,我们要的是歼灭战!”毛泽东再次强调打好这一仗的战役指导思想。

根据毛泽东的部署,林彪、聂荣臻指挥红1军团由镇北向南进击,其第2师3个团、第4师两个团和第1师的红1团直接攻击镇中国民党军;彭德怀、徐海东指挥红15军团由镇南向北进击。各部乘夜色迅速包围了直罗镇。

毛泽东站立在北山坡吴家台北端高地上。这里有几所破窑洞,3部电台联通了与红军各部队的指挥。

为了便于直接观察战场情况,指挥战斗,毛泽东没有进窑洞,却把指挥台设立在窑洞口一块大青石板上。

聂荣臻把军团部的警卫连放在毛泽东身边,加强警卫,以防万一。

“主席,你怎么上来了?”阵地上,红军指战员看到毛泽东等人也来到前沿阵地,出现在战士面前,既兴奋又担心。

“只准你们打仗,就不准我到这里来观观风景。我猜想,这场面肯定很美哩!”毛泽东笑呵呵地说。

“这里很危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毛泽东斗牛直罗镇 大本营安家奠基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