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龙虎》

第29回 甘南众将领大争吵 漳县张国焘泪长流

作者:陈宇

1936年,在中国历史上是处于社会大动荡前夜一个风雨变幻的年代。中国工农红军所面临的最大国际问题是日本企图进攻绥蒙,隔断中苏关系;最大国内问题是“两广事变”发生。为此,中共中央根据红二、红四方面军北上和已与东北军张学良建立了统一战线的新情况,重新制定红军总的战略方针,即:紧紧抓住当前有利时机,配合东北军,首先造成西北抗日局面。基本行动计划是16个字:占领兰州,打通苏联;巩固内部,出兵绥远。

具体部署是:以红一方面军约1.5万人攻取宁夏,其余保卫苏区;12月,红四方面军从兰州以南渡河,首先占领青海一些地方作为根据地,待明年春暖逐步向甘、凉、肃3州前进;以红二方面军位于甘南,作为几块苏区之间的联系。这个部署是基于从今冬至明年以占领黄河以西为基本方针的作战计划。如果各种条件不允许,红军则只好决心再作黄河以东的计划,把3个方面军的发展方向放到甘南、陕南、川北、豫西与鄂西,待明年冬天再执行黄河以西的计划。

中共中央并判断到如果暂时放弃占据河西的计划,会有如下损失:1.被迫放弃现有的陕甘宁苏区,这是非常不利的。2.红军发展方向不是与日本进攻方向迎头,而是相反方向。即不是抗日方向,而是内战方向。3.无法避免与南京政府在军事行动上的冲突。4.日本帝国主义有利用此机会截断中苏关系的可能。5.宁夏、青海、甘肃等反苏维埃势力也将利用明年大大加强堡垒主义,将更加投靠日本,使得红军在此后的西进行动困难。

这个西进计划即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力主实现的最新战略方针和部署。

8月5日,中共中央将调整后的战略发展计划报告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指出:“如果苏联方面能答应并且能做到及时的确实的替我们解决飞机大炮两项主要的技术问题,则无论如何困难,我们决乘结冰时节以主力西渡接近新疆与外蒙。”

时两广事件已和平解决,使蒋介石免除了后顾之忧,能抽出手来再次集中力量对付西北地区的红军。他急令刚开赴长沙向两广施加压力的胡宗南部迅速返回西北,实现“灭共”计划,并趁机分化东北军和撤换张学良。

8月9日,中共中央致电张学良:“占领兰州是整个计划的枢纽。其方法:用东北军守城,红二、红四方面军攻击城外之毛炳文,胜利后红军一部转向兰州上游给马步芳以打击,然后以一部取甘、凉、肃3州,一部取宁夏配合东北军之1个军出绥远抵御德王的进攻,树起抗日的旗帜。红军之另一部,则在陕甘宁交界控制黄河东岸,并准备南下策应东北军主力抵抗蒋之进攻。”

为此,中共中央急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要求红二、红四方面军尽力夺取岷州地区,控制洮河两岸之一段,作为临时根据地,伺机配合东北军行动,完成中央战略任务。

这时,陈昌浩正指挥红9军和红5军围攻岷州县城,因城坚难摧,连攻未下。朱德、张国焘、任弼时驻在岷州以西的三十里铺,徐向前率领前敌指挥部驻在漳县。

徐向前根据中央的部署和红军总部的指示,命令红4军一部攻克渭源,红30军一部逼近陇西,造成了威胁兰州的态势。

不久,中央发电征求朱德,张国焘等人的意见,问:依据现有力量,假如以红二方面军在甘南、甘中策应,而以红四方面军独立进取青海及甘西,直至联系新疆边境,你们认为是否有充分的把握?

张国焘在电话中问徐向前:“把握如何?”

“问题不大,红四方面军有这个力量夺取甘西。”徐向前回答。

徐向前在得知中央有这个战略意图后,立即命令参谋人员收集河西的敌情、地形资料,准备适时挥师西渡黄河,独力进据甘西,接通新疆。

这一时期,红二、红四方面军在甘南地区艰苦转战,相机打击敌人,对下一步的行动也产生了不同的意见。

9月上旬,朱德、张国焘等人提出了两个战略行动方案:一是红军出西北,据黄河以西的甘、宁、青3省地区;二是出川、陕、豫、鄂。

毛泽东对此代表中央复示朱德、张国焘:“你们提出的出川、陕、豫、鄂方案,是一种向南京进攻的姿势,只在不能出西北及与南京谈判决裂之时,才是可行的必须的,我们已把此点电告国际,我们向国际提出亦是出西北不得已时出东南两方案。”并指出:中国最大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抗日反蒋并提是错误的,我们从2月起开始改变此口号。不要再提“打倒中央军”及打倒任何中国军队的口号,而要提“联合抗日”的口号,希望红二、红四方面军依据这个方针,改变宣传工作。

为保持出西北或出东南的机动性,中央令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刘伯承率领红二方面军向陕南交界的凤县、徽县、成县、康县一带进击,由红四方面军继续发展甘南根据地。

9月10日,毛泽东、周恩来致电红二、红四方面军,告之国民党军第1师师长胡宗南及毛炳文、王均部3个师准备进攻通渭,红四方面军通渭、庄浪部队宜向西迫近秦安游击,迟滞敌军,掩护红二方面军提前北进。红二方面军速通过通渭,进至界石铺、通渭之间休息,准备经界石铺转静宁、固原、隆德之间。

住在漳县的徐向前接到电令后,反复思考,有着不同的看法。他主要考虑两点:第一,大敌当前,在西兰公路附近与敌作战不利。那里交通方便,利于敌人的左右夹击;第二,陕甘北地区人口稀少,仅40万人,9座县城,粮食困难,不便大部队集结。因此,徐向前向朱德、张国焘建议:以一部兵力速围马步芳的家乡河州,吸引马敌,主力乘虚从永靖以南的莲花渡过黄河,进据古浪、永登、红城子一带,与兰州的东北军配合,控制这一战略枢纽地区,休整补充。为策应红一方面军西渡黄河,攻取宁夏,打通苏联,创造有利条件。

但是,徐向前的建议没有被采纳。

中央接到朱德、张国焘、陈昌浩9月13日建议电后,复电称:彼此意见大体一致,“唯我们意见红四方面军宜迅以主力占领以界石铺为中心之隆静会定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区,不让胡敌占领该线,此是最重要者。”并指出:红一方面军主力不宜离开陕甘宁边区南下作战,“对东敌作战宜以红二、红四方面军为主力,红一方面军在必要时可以增至1个军协助之。”

张国焘在接此电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感到中央的态度有变,他非常不满地发牢騒:“这也就是说,在西兰通道与胡宗南决战的任务,事实上就是以红四方面军为主承担,而不是原来所说的红一、红四两个方面军南北夹击。”他把中央的电报扔向一边,决定暂时采取不表态的静默态度。

徐向前接电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对忙于按照中央电令标图的参谋说:“这一仗很难打,但是我们还是得准备硬着头皮干!”

毛泽东把电令发给张国焘后,却迟迟不见张国焘的回音,即连电再催。心怀疑虑的张国焘这才不得不决定在岷州召开西北局会议。

9月14日,毛泽东电告彭德怀:“远方回电已许我们所请,请用全力准备宁夏工作。”同时,中央电告朱德、张国焘、任弼时:“国际来电同意占领宁夏及甘肃西部,我军占领宁夏地域后,即可给我们帮助。”这天,毛泽东又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指出:国际来电同意占领宁夏及甘肃西部,我军占领宁夏地域后,即可给我们以帮助。为坚决执行国际指示,准备在两个月后占领宁夏。请用全力准备宁夏工作。至于占领甘肃西部,候宁夏占领取得国际帮助后,再分兵略取之。

毛泽东并依据当前敌情,对红军3个方面军的行动作了部署:红一方面军主力10月底或11月初开始从同心城、豫旺之线攻取灵武、金积地区,以便12月渡河占领宁夏北部;红四方面军以主力立即占领隆德、静宁、会宁、通渭地区,控制西兰大道,阻止胡宗南西进,10月或11月初进取靖远、中卫南部及宁安堡之线,以便12月渡河夺取宁夏南部;红二方面军在陕甘边积极活动,吸引胡宗南于咸阳、平凉之线以南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互相策应;由陕北派出游击队至泾水以南活动,牵制胡宗南的侧后。

这时,整个红军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实现打通国际路线的计划?如何对付胡宗南部?针对这个问题,红军内部发生了新的分歧。

9月15日,毛泽东等人两次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陈昌浩等,提出对3个方面军行动的意见:红四方面军宜迅以主力占领以界石铺为中心之隆德、静宁、会宁、定西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区;红二方面军之支队直出宝鸡以东;红一方面军不宜离开甘宁边境,可派兵力协助红二、红四方面军的行动。并通报了国民党军的部署情况和红一方面军已向海原、固原出动,以1个师出隆德大道,策应红四方面军的情况。指出:“红四方面军宜在5~7天内以主力出至隆德、静宁、会宁、定西大道,控制以界石铺为中心之有利基点(界石铺比通渭大),迟则有被隔断之虞。”

次日,张国焘组织红军总部部分成员在岷州城西的七里铺召开会议,讨论红军行动方向问题。张国焘提出了红军向新疆发展的意见,结果遭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抵制和反对。

到这时,张国焘的话已经不像往常那样有人言听计从,连过去与他意见相一致的一些人也唱起反调,这使张国焘无限感慨:“真是邪门了,到陕北,这些人还不知是怎样对付我?”

朱德等人坚决主张红四方面军应立即按照9月13日的方案和中央要求,集中主力于现地区,伺机北出通静地区与胡宗南部决战。然后按照中央指示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合。

张国焘与朱德在会上chún齿相争,意见相反,都已是争论到面红耳赤,拍桌子瞪眼睛。张国焘说道:“我不同意朱德同志的意见。我认为既然红一方面军主力不能南下,红四方面军独力与胡敌决战不利,应即西渡黄河,进据古浪、红城子一带,伺机策应红一方面军渡河,夺取宁夏,实现河西计划。”

朱德、刘伯承等人则坚决不同意西进。双方争论到深夜,仍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打日本没那么简单。”张国焘阐明自己的理由:“我们现在的力量就是再增加几倍,也不见得一定能打赢它。我们只能将西部变为苏维埃的后方,做前方抗日红军的后备军。”“我看你的胆子是太小了!”朱德嘲笑张国焘,说道:“四川军阀打仗是溜边边,碰上敌人绕弯弯,见到便宜往前站。国焘同志你不要学四川军阀哟!我们长征是要到抗日的前线阵地,红军要成为抗日先锋军、模范军。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向绥远、宁夏进攻,敌情在北面呢,可你老想向西去,当然打它不赢,只是跑得赢了!”

张国焘憋了一肚子气,他慾争无理,却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过去对张国焘言听计从的李特等人,现在的态度也突然来了个大转变。这几乎使张国焘有些招架不住。张国焘对着李特怒吼:“我说李特呀李特,你怎么也跟着他们乱起哄,反了是怎么的。我告诉你们,现在我还是红军总政委,我说了还算数。”

李特在张国焘面前,总还是有点胆怯,但有在场的众多人的支持,仍是大起胆子与张国焘争辩:“张主席,这是关系到整个红军的大事,不能个人感情用事。”

意见无法统一。傅钟、张琴秋、李特用俄语交换意见,认为要说服张国焘只有赶快把在马营方面军总部的陈昌浩叫回来。

这时,我行我素的张国焘已经发布命令将部队集合好,准备向青海前进,他首先带着交通队出发了。

“不能西进,反对西进!”陈昌浩在这紧急关头骑马飞奔而来,大声疾呼。

队伍停止了前进。陈昌浩的命令在红四方面军中是有很大号召力的,特别是在如今张国焘的威信日渐衰落的情况下,一些中高级指挥员已经对张国焘失去信心。

“向后转!”陈昌浩向着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部队指战员发布命令。

部队陆续回来了。张国焘也只好无可奈何地返转来。

就在三十里铺的镇子中,中共西北局紧急召开会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甘南众将领大争吵 漳县张国焘泪长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草地龙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