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反在子夜》

第07节

作者:曹策前

31、第三次握手

黎云波拉着李经世把章旺送到电梯口。那电梯的门一关,下行的指示灯一亮,李经世就面显不悦地说:“云波兄,你导演的究竟是一出什么戏?”

“莫误会,”黎云波走回到三号茶室说,“这几个家伙可是你招惹来的。”

“什么?”李经世把手一摊道,“我可没叫他们来。”

“嗬,你还不认账呀?”黎云波风趣地说着,把临街的绿色窗纱拉开一条缝,道,“那么,请你往下看看吧。”

谭炳坤由于章旺等一伙人突然闯进来,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他着实吓出了一身冷汗,正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于是,凑过去和李经世朝楼下望:只见章旺领着警士们匆匆从大楼里出来,李经世的小车司机迎了上去,章旺上前一步,“啪”地一记耳光,把那司机打得直摇晃。接着,军警们跳上一辆后开门的军用吉普车,扬长而去……

李经世一目了然!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小车司机原来竟是个军统分子。难怪,邓政委在信中嘱他要步行至楼外楼呢。他一跺脚,咬牙切齿地道:“他妈的,搞到老子头上来了!老子回去非找他算账不可!”

“经世兄,这笔账就暂时认了吧。心里有数就行了。有道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呀!”那个白胡子茶房突然开口说,“他们现在就怀疑你有通共之嫌,你如果处置司机,不更使章旺疑心你通共吗?”

噫,好熟悉的声音!李经世回过头来,惊讶地望着那个白胡子老头。只见他慢慢取下精心粘贴在眉头上的白眉及下巴和嘴chún上的白胡须和头套……李经世顿时恍然大悟,疾步上前,一把握住那人的手道:“邓政委,久违啦!”

“经世兄,你好呵!”邓政委握着他的手说,“想不到我们又见面啦!”

“邓政委……”

“我现在的名字叫周捷,你就叫我老周吧。”周捷纠正道。接着,转身握着在一旁看得发了呆的谭炳坤的手说,“刚才我已经知道了谭先生的尊姓大名。不瞒您说,我做学生和教书的时候,也是个棋迷。改日一定向谭先生请教。”

谭炳坤没想到这个带点神秘气氛和传奇色彩的人物,第一次见面一开口就和他讲起了围棋。

“来,坐,坐呀!大家都站着干什么?”周捷说着,请大家围桌而坐。他本人也挨着李经世坐下来,并亲切地对他说,“经世兄,你入城不久,我也于次年到了武汉。因你,我所处的身份太特殊,所以,没有能够登门造访。最近,我们了解到你的处境较困难,并考虑到你以往对革命有一些认识,经反复研究决定对你进行正面接触,由于得到你的积极响应,今天我们终于得以会面。”

“只是不知周先生有何见教?”李经世心中无底地说。

周捷坦诚地道:“现在,中国已到了一个转折关头,人民解放军对汉口形成包围态势。什么时候拿下汉口,不以白崇禧的意志为转移,只视全国政治形势何时适合而已。所以,我们与李先生谋面的目的有二:一是,我们也算是旧交吧。因而想于这水深火热之中,拉先生一把;二是,先生目前处境虽然艰危,但是,您所在的位置又十分重要。我们猜想,白崇禧在逃离武汉的时候,会对城市和人民搞破坏和裹胁;还有特务和社会渣滓也会趁三镇真空,浑水摸鱼,扰乱社会治安。届时,先生如能利用手中权力,切实掌握市警察局及各分局、各警种,以及全体员、警,争取大多数人弃暗投明,立功自赎。并密切防止少数特务分子和青洪帮派分子的破坏、捣乱,担负起维持城市治安的责任,共产党和全体汉口市民都会欢迎和感谢你的!”

周捷的一席话,不仅使李经世,也使在座的谭炳坤感到心悦诚服。

不过,李经世颇为担心地说:“周先生说的极是。只是经世在警察局时间不长,担任局长一职的时间更短,我跟周先生走,是没问题的。但,若要联络各分局同仁一齐动作,恐非易事,人心隔肚皮哪……”

32、共商策反大计

周捷不以为然地笑道:“做争取大多数人的工作,确有一定难度。但,只要功夫下得深,做得细,也还是大有可为的;人心隔肚皮,各有各的打算是难免的,但大局已定,众望所归,也显而易见。因此,从现在开始,便要请先生多多深入各分局,尽一切可能改善警察的生活待遇,使其安心职守,并从各方面运用各种有效方式,宣传中共的有关政策。这样,待到关键时刻,当大家感到群龙无首、无所适从之际,先生再登高一呼,就把众人的心聚拢啦!”

“这……我能做到吗?”李经世迟疑地说。

“事在人为嘛。”周捷进一步道,“当然我们不会袖手旁观,让你孤军奋斗。可以这样对你讲吧,我们的一些同志已和你下属各分局中不同层次的员警取得了联系。现在就看你统一掌握他们了,使之形成一股力量!”

听话听音。李经世终于进一步明白:邓政委确确实实又在挽救自己。否则,他的属下纷纷弃暗投明,背他而去,那就悔之莫及了。于是,他决心振作起来,把争取立功赎罪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他终于鼓足勇气道:“周先生,我决定尽力照你说的去做。只是不知今后如何与你取得联系?”

“这个嘛,好办,好办。”周捷说,“在我写给你的信中,原本只请你一个人来会谈的。可你竟把谭先生也拖了来。这说明谭先生一定是你的知己罗?”

“是的,是的。”李经世点头承认道。

“那么,为了方便工作,也为了消除章旺的怀疑,你何不干脆把谭先生调到市警察局里,任命他为秘书室主任?这样,今后我们之间的联系,就通过谭炳坤先生和黎云波先生好啦。”

李经世当场拍板道:“行,行呵!”

“炳坤,让我们携起手来吧!”黎云波一把握住谭炳坤的手说。

而谭炳坤的心中,竟莫名地生出一种惘然若失的古怪念头。他低下头来,眼光忽地落在了棋枰两头的那八个字上:

胜固可喜

败亦欣然

谭炳坤终于明白:刚才周捷的一句话,已把他推向了惊涛骇浪的漩涡中!他怡然自得的“行棋消遣,与世无争”的人生哲学,像那从漩涡中溅起的水泡一样,粉碎了……

接着,大家的议题便自然集中到了汉口市警察局上。

这时的汉口市警察局,下辖十四个分局,共有一千六七百人,一千条枪;另有一直属保警总队,也有一千余人和一千条枪。这支队伍除负责市府、电信大楼等机关和要害部门的警卫外,实际上是一支机动警察武装部队。总队长章旺,出身于洪门小头目,又是一个态度十分顽固的军统分子。而今解放在即,这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如利用这支武装在汉口搞破坏,其后果不言而喻是十分严重的。保警总队还有一位副总队长叫孔庆凡,刑警出身,虽有一定声望,但,不得志,又不大管事。

汉口的地下党组织早在半年前,就开始了对警察局的策反工作。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已在好几个分局取得了进展。但,由于章旺的顽固反动,保警总队的门仍然封着。

周捷沉思了一下道:“章旺顽固不化,就要将其彻底孤立。我想,是否可从孔庆凡身上打开缺口?”

“孔庆凡这个人是可以考虑的。”黎云波回答,“具体工作就让我们去做吧。”

说罢,周捷起身与李经世、谭炳坤、黎云波一一握别,然后,径自出门而去。

33、左右为难

谭炳坤这个新任汉口市警察局秘书室主任,仍按往日习惯,站在摊担前,吃了碗热干面,就匆匆赶去上班。穿过一条巷子,来到中山大道,抬起头来,一座花岗石砌的高大建筑横在面前,石头门匣上,一块白底直牌,上书六个宋体黑字:“汉口市警察局”。谭炳坤望着那块牌子,再看看大门两旁的一对石狮,苦笑了一下,然后,正了正衣冠,从容地沿着花岗石台阶,拾级而上。此刻,他又想起昨天下午黎云波在德华酒楼对他交代的任务:形势可望急转直下,为了迎接解放,要迅速同李经世做好保警总队的策反工作。于是,他进入大门,上了二楼,没有先进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径直朝李经世的局长室走去。

局长室的门虚掩着,一缕光线从虚掩的门缝中射到走廊上。谭炳坤敲了敲门,无人应答。他又敲了两下。

“进来。”办公室里传来李经世的声音。

谭炳坤推门进去,只见李经世坐在皮圈椅中,他面前的办公桌上亮着一盏台灯,台灯的光线照射在桌面的一张张扑克牌上。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张张扑克牌出神。谭炳坤绕到李经世的身后,见他抓耳挠腮、忐忑不安地翻开一张扑克牌。———是一张彩色马戏团小丑像。李经世竟瞠目以视,一迭连声地道:“呵!背时!背时……这真是撞到鬼啦!”

“哈呀,局座!”谭炳坤打趣地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却沉得住气,还有闲情逸致,独自玩牌。”

李经世转过头来,苦着脸,道:“你没看见?我刚才连卜三卦,卦卦都是背运。看来我的家小凶多吉少,必有大难了。”

“噢?你老婆孩子的问题,老周和老黎不是说,正在设法帮助他们迁出桂林吗?”

“唉,谈何容易呵!汉口至桂林,相距千里,恐怕是鞭长莫及哟!”

“你是怀疑老周、老黎说话不算数?”谭炳坤说,“我看不至于吧。老周是你信赖的恩人,他能欺骗于你?”

“唉———”李经世长叹一声,摇着头。

“经世兄,若依我之见,当前情势紧急,既是患难之交,就要做到彼此同心呵。”

“怎么讲?”李经世听话听音,立刻警惕起来。

“我以为,首先,我们应该相信人家‘言必行,行必果’;另一方面,我们已经答应人家要做的事,则不管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也应言而有信。”

“难,难,难哪!”李经世一连说了三个难字,然后解释道,“这难就难在两件事情难得分开同时做。几天前,白老总从南京亲自打电话来,催促我们颁布紧急戒严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与共产党的和谈有可能破裂,共产党的军队即将南下,汉口自然就要随之改朝换代了。”接着谭炳坤话锋一转,“因此,保警总队的策反必须抓紧进行。否则,这支上千人的武装力量,就有可能成为汉口真空时期危害甚烈的一股祸水!一伙害群之马!”

“那又么样?”李经世问,“你想过没有?我若揭竿而起,为共产党和汉口的父老乡亲做好事,可是,我自己的老婆、孩子却都还捏在白老总的手板心里!”

“那么,依兄之见,是不是要和老周他们提一个条件。那就是,先必妥善解决好了你的家小问题,尔后你再履行自己原先对他们许下的诺言?”

“这……”

“这恐怕不大合适吧?”谭炳坤说,“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共产党人,也没与共产党人兵戎相见过,不存在起义投诚问题。可我为什么竟搭上身家性命,豁了出来呢?则完全是出于民族义愤,出于让一个祸国殃民的政府早点垮台,使一个民族大团结的新政权快快诞生。经世兄,我们都是中国人,仅从这一点考虑,你也应尽一份义务吧。况且,从私交上讲,老周搭救过你两次,你也不能忘恩负义呵!”

“……”

34、巧识借刀杀人计

谭炳坤的一席话,说得李经世哑口无言。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谭炳坤拿起话筒,听了听,马上把话筒递给了李经世。电话是章旺打来的。这真是哪壶水不开提哪壶。

“报告李局长!”章旺在电话中道,“我们近日发现孔庆凡有通共嫌疑。”

“噢?”李经世大感意外,连声问,“不见得吧?你查得确不确?”

“我已拿到了他通共的证据。”

“可靠吗?”

“确凿无疑。”

“孔副总队长现在何处?”

“我已经把他扣起来了。”

“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就地枪决,以正军心。请局座批示。”

“这……”李经世的额角上顿时沁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略略思索了一下说,“章总队长,这可是件人命关天的大事。况且,枪毙一个副总队长,你,我都还没这份权利。上面追查起来,我可负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策反在子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