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08章 忙追陈晓志

作者:曹树厚

当晚,我来到枫树辛家,向大卒的妈妈请教杉木球果的自然开裂期。

我终于解开了这个难题。在开裂期的几天内,我和全部工人,拿着长竹竿敲打树上升裂的球果,在树下铺开油布接住种子,杉木种子从天而降。两人一组,平均每天敲打杉木30棵,每棵接柱杉木种子1斤,每天采集杉木种子30斤,那么,一组两个人,每人每天平均采种多少斤?每人每天采种量是不是翻了十番?

采集杉木种子搞技术革新,仅用几天时间,就完成了杉木采种任务。最后一天下午三点半,回场部吃午饭。大家进厨房一看,哪里还有陈晓志的人影?揭开锅盖一看,空锅;拿火钳在灶膛内一拨,冷灶;还没有烧火做饭啊!小鲁的肚子饿得咕咕响,骂道:“他妈的,陈晓志到哪里去了?老子快饿死了。”

吕队长问邻居猪婆婆。猪婆婆就是柯老叟的老伴,因为会养猪,村里人喊她为猪婆婆。猪婆婆说:“今早,你们上山采种,一走,小陈嘴里就嘟囔着,说他不想当伙夫了,要回家当农民去。中午向我打了个招呼,就回家去了。”

小鲁骂着说:“不是娘养的,把老子饿死了。造林是为子孙万代谋幸福的大事情,我们在为这大事而流血……”

流血?采树木种子要流血吗?大家都笑了。小鲁望着大家说:“你们都看看自己啊!脸上被荆棘刮出血来没有?手上有多少血痕?你们再看看曹技术员,他在山上跌了一跤,头上绑了绷带,不是流了血吗?陈晓志真不是娘养的,我们在为子孙万代而流血,他却当逃兵,未来来,我们大家一起动手做饭:洗米的洗米,烧火的烧火,炒菜的炒菜。等我吃了饭,追到他南山乡家里去,看他对得起工人阶级光荣的称号吗?”

我和吕好新扒完两碗饭后,便同着小鲁,快步向南山乡小陈家奔去。走了10几里,到了一片小麦地。这片小麦地,一眼望不到边。嫩绿的麦苗,将经过一冬霜雪的洗礼,到明年阳春初夏,迎着明媚的阳光,就会开花结果。它结的果实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主要粮食之一,这生生不息。各逞英雄的自然万物,怎能不让人心生崇敬呢?

在道路旁边,有一粪屋。粪屋顶上盖的是巴茅草,烂了许多大洞小洞。墙壁是用熟砖砌的,中间有一隔墙,分做男女两个厕所。粪池小屋的后墙,朝着人行道路,我们三人走到这里,小鲁说:“我进去解个手,你们在路边坐一下,等我。”

小鲁走向粪池小屋开门的那一面,见一个人往女厕所内一闪,没有看见面孔,只看到了后背,小鲁认出来是陈晓志。小鲁也不声张,装做没有看见,三下两下解完手,连忙到路上,向吕好新和我说:“粪池内有一只灰色大蛤蟆,两个眼睛鼓得大大的,望着我的屁股不眨眼,真可恨!刚才跳到女厕所那边去了,我来用大土块打死它,谁叫它鼓着眼睛不眨眼,望着我的屁股。我的屁股有么事好望的?”

小鲁一边说,一边两手不断拾取大土块,从女厕所的屋顶上往下乱扔,粪池内的粪水,发出咚咚的回响声。

再说女厕所内的陈晓志,见从屋顶上掉下无数的大土块来,两眼注视着大土块,左一闪,右一闪,用心躲避着。陈晓志想,这些大土块,如果打中脑壳,真不是好玩的。但是,防着了大土块打中脑壳,却防不了大土块溅起的又臭又脏的粪水。这又臭又脏的粪水,溅得满身都是。这位年轻小伙子,刚满20岁,虽不是气字轩昂的男子,却非常喜爱干净。平常穿的衣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他不大喜欢说话,若有不如意的事情,便一个人嘀咕嘀咕。今天,又臭又脏的粪水,溅上了他干净的衣服,溅上了他的鞋袜,甚至溅上了他的头脸。他出去也不行,不出去也不行,在此紧要关头,他倒忘记了嘀咕,一心一意躲避着大土块,防着大土块打中他的脑壳。

小陈个米早就到了这片小麦苗地,一时思想起了矛盾,觉得当国营林场的工人,也有很多好处,所以,就在这儿坐了下来。两眼望着不怕冬天霜雪的麦苗,不时回头望望劳动了十多个月的国营林场,一坐就坐了几个钟头。在这几个钟头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很多:离开国营林场不好,不离开也不好,怎么办呢?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技术员、队长和小鲁三人来了,因此急忙躲进男厕所。听小鲁说要进厕所解手,又慌忙躲进女厕所,被小鲁看到了背影,小鲁出去从粪池小屋顶上,向下乱扔大土块,弄得小陈一身粪水淋淋。

幸亏我这时要解手,叫小鲁不要再丢大土块。我低着头,心里想着采种后播种育苗的问题,错进了女厕所,看见一个粪人,仔细一认,却是我们“月下追韩信”的陈晓志。我惊讶地说:“你怎么在这里?弄得一身臭粪,这是鲁一琴不做好事。”

我忘记了解手,急忙将小陈拉了出来。把个小鲁笑得按着肚子喊:“我的妈呀,真好玩!”

吕队长赶紧将小陈拉到一口清水塘边,把自己随身带的大汗中给他。小陈首先把脸上的。颈上的。头发上的粪迹洗了又洗。吕队长又将他背部上的粪迹擦洗干净。

粪水洗干净了,小陈不肯回转林场去。他说:“我快21岁了,还想找一个老婆。当伙夫的名声不好听,找不到老婆,就不得了。”

我义不容辞向小陈做起政治思想工作,我说:“小陈同志,你完全是旧眼光。新社会的炊事员,和旧社会的伙夫不同。新社会的炊事员,是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你在林场,我看人人都很尊敬你。我这个知识分子,还在你工人阶级领导之下啰。”

小鲁插嘴说:“林场的人哪个不巴结他?哪一个不跟他搞好关系?他比万科长还大哩!”

好心肠的吕好新向小陈说:“小陈同志,你炊事员也好,小曹技术员也好,我这个队长也好,都是人民的勤务员,都是为人民服务,这是革命的分工不同……”

不等吕队长说充,小陈小声地嘀咕说:“你们不要说漂亮话。不然,你们来当炊事员,我来当队长,我来当技术员。”

吕队长听到小陈说这些话,大为生气,说:“同志,你斗大的字认不得几个,你能当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技术员吗?同志,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没有你陈晓志,也是要办的。告诉你吧,你不当炊事员,我们还是要吃饭的。你一定要离开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就让你离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