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00章 参观世界园艺博览会去

作者:曹树厚

我退休后,不去膝下弄孙享清福,而想为国家,为社会,为本市做些有益的事情,是老有所为。在老有所为中挨打,不丑。假如,我是在风流场中挨打,或是在偷窃。诈骗中挨打,那才是丑事。我是向市长写举报信时挨打,这不丑,在整顿净化市容市貌中,应算立了功,应该受到市长的表扬。所以,我将这次挨打,没有当成一回事:当时打死了,便算了;没有打死,我要干我的事业去。其实,如果该片警同志,秉公调查处理,那么,故意打人的黄春云,必然要向受伤人赔礼道歉,我也就算了。何必去跟一个凶狠的女人计较呢!

我在“家庭病床”疗养脑外伤的后遗症,其中,最大的后遗症,是我不能再读书了。我奋斗一辈子事业,同时也是读一辈子书。今后不能读书了,一拿起书来,头马上昏,眼马上花;读前面忘后面,一本书读完了,忘记得干干净净,我心里好痛苦啊,好痛苦啊!

当然,我还有一件痛苦的事情:本来化子死了之后,我满以为小化与我,再是相依相扶,日夜在一起做老伴了。虽然她终于来到了我的身边,辅佐我决策总公司的大事,我感觉心情舒畅,越活越年轻,但她一到夜晚,坚持一个人睡在公司的一问房子内,将房门锁得紧紧的,苦了我这位富翁,孤零零地睡在我园林苗圃的家里,渐渐发展到夜晚睡不着觉,白天不知道做什么事的地步。

最近,我还有一件痛苦的事情:近来,我终日终夜怀疑有人要贪污我公司的钱,有人要夺去我公司的客户。在夜晚即使睡着了,也是在做着这方面的恶梦。

因而,我的身体渐渐消瘦了,而小化白天协助我处理总公司的事情,到了夜晚,她却反锁着房门,一个人读着法国卢梭的《忏悔录》,她自己也在动手写她自己的《忏悔录》。

以上三个痛苦,使我想不出个解决的办法来。于是我随意拿了一些钱,走出我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办公室,到十堰火车站随便买了一张到最远城市的火车联程票,向我去的地方奔去。

在火车上,我真想跳下去,让火车将我轧死算了。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我的跨国公司之梦——这个有助于中国现代化的梦,有助于中国成为经济大国的梦。我不能跳火车死去呀!我要活着圆我跨国公司之梦呀!我这样一想,不觉便上了去香港的飞机,到了香港的鲜花大市场。使我惊奇的是,广州的朋友钟鸣先生,也来到了香港。

我问:“你的癌症好了?”

他兴奋地说:“好了,好了,完全好了,我是特别赶来香港,做你的助手,开办爱心鲜花公司的香港分公司,以此作为前沿阵地,向全世界鲜花市场进军。”

接着我不觉又从香港飞到了台湾,见到了台湾的朱声望先生,他兴奋地告诉我:“我们两人可以办‘中华鲜花跨国总公司’了。来,我们吹起向全世界鲜花市场进军的进军号。”

我使出全身的最大力气,吹起向全世界鲜花市场进军的进军号!

哈哈,哈哈,我带领着爱心鲜花公司的一部分员工,走出了国门。

哈哈,哈哈,我的第三个好梦——到国外去,办一家跨国公司,成了真,成了真!

在我出走的当天,爱心鲜花公司的副总曹爱文,到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办公室,找父亲研究一件事情。找不着父亲,便问父亲的私人秘书:“我的父亲到哪儿去了?”

秘书说:“董事长上午出去了。下午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见他来上班。他在几天前,要我写一个材料,我写好了,等着他审阅。你知道董事长到哪儿去了吗?”

爱文说:“我知道董事长到哪儿去了还问你?你这位秘书同志,问得真是奇怪,烦人!”

“烦人”是爱文的口头禅,有时不自觉地带了出来。大家也习惯了,并不生气。爱文估计父亲是到十堰分公司的一些花店。花摊看生意去了,心想干脆等他自己回来。可是到了夜晚,十堰分公司的全部花店、花摊都下班了,也没有见父亲回到办公室来。爱文又估计父亲是回到园林苗圃的家里去了,自己便也回到家里去,不料家里也没有父亲。爱文突然产生不祥的预感,马上到总公司,向办公室主任柯柄权,以及父母的两个私人秘书打手机,让他们到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办公室来。

大家分头向全市各派出所。巡警岗亭打电话询问,对方回答说:“今天没有发生伤亡事故,全市平安。”

这时,爱文才到母亲的房间里,告知说:“妈啊,爸不见了!”

小化正在埋头写她的《忏悔录》,听孩子的爸不见了,思考了一下,忙将笔一丢,带着爱文来到我的办公室,以代董事长兼代总经理的名义,连夜召集总公司的部。办负责人开会,宣布自己代理董事长兼代总经理的职务。小化向爱文副总等负责人说:“从现在起,大家都听从我的命令,按我的指示办事,一切工作照常进行。请办公室主任柯柄权,今晚马上打电话通知六个分公司的负责人:从他们接到电话通知时起,开始听从我的命令,按我的指示办事,一切业务生意照常做下去,不准有违犯纪律的事情发生。”

林代玉。薛保钗听说董事长不见了,林代玉哭着喊:“爸爸”,薛保钗哭着喊“董事长”。

小化批评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也不能各哭各的调,各喊各的号。要互相团结,不但要将爱心鲜花公司办下去,而且要办好。”

大家见代董事长兼代总经理辛小化处惊不乱,心里也就安了。大家明白这是代董事长兼代总经理辛小化,在根据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意愿,在他失踪了一天之后,挑起了指挥的担子,使他千辛万苦办起来的爱心鲜花公司散不了,垮不掉。小化面对大家,没有流一滴泪水。

散了会,小化一回到自己房间里,内锁着房门,泪水忍不住了,像泉水一样流涌着。让它流吧,让它涌吧,我辛小化一个人在这间房子里,要痛哭一场。小化心里直觉地意识到,孩子的爸并不是遇上车祸,而是孤身一人出走,出走,出走了。俄国著《战争与和平》的伟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八旬老翁,也是孤身一人出走,自己死在火车站上了呀!不管托翁是出于社会的原因,或是出于家庭的原因,总之,这位八旬的伟大老人,事实上,是自动放弃已经获得的名利,出走一死了之。直到现在,尚找不出托翁自己出走去死而令人信服的原因。现在,我孩子的爸也是在名利双收之后,是一名年近七旬的老翁,出走了,到底是社会的原因呢?还是家庭的原因呢?或是公司内部的原因呢?我辛小化认为这三种原因都有,是这三种原因促使他出走了。

小化一个人在公司的一问房子里,继续哭着想:“至于家庭的原因,是我奇怪的忏悔感,坚持不同他复婚,以至使他终年闷闷不乐,最后到了今天,即以出走了之。当然现在不能说他已经死了,但一个年近七旬老人出走了,这是事实。所以,如果他真正出走,出走去死了,那么,我辛小化也有责任啊!是我使孩子的爸出走去死了啊!”

大家等了一天,两天,三天,没有任何方面的信息。10天,20天,一个月,爱心鲜花公司没有找到他们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六个分公司以及几十个鲜花店都打电话来说,董事长兼总经理没有到他们那里去。小化一个人在公司的一间房子里,继续哭着说:“孩子的爸是真的出走去死了,我的罪又加了一重啊!我又要为孩子的爸之死而忏悔。有一人,我又要写第二部《忏悔录》了。”

辛小化是不是还要写第二部《忏悔录》,这是今后的事,当前她在大家的面前,仍然要以代童事长兼代总经理的身份,指挥全公司的正常运作。她是爱心鲜花公司里一百多条龙的龙首,如今群龙有首,爱心鲜花公司没有散,没有垮,中国的爱心鲜花公司仍然在用鲜花,为国家。社会。人民服务。

武汉的爱林,听说父亲出走了一个月,还没有生还的消息,哭着从武汉回到了十堰。上海的爱国,在父亲出走了一个月后,也要动身回十堰。小化向大儿子打电话说:“你暂时不必来十堰。每天25小时将你的手机打开,也可能你父亲要到你那里去,我每天要打你的手机问你一次。爱国儿啊,你要体会妈妈此时的心里好乱呀!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爱国在电话中哭着说:“妈,你的心不能乱啊!爱心鲜花公司是爸的命根子,是爸的精神所在,尚须你处惊不乱,强作镇静,领导公司正常运作。否则,群龙无首,树倒猢狲散啊!”

小化告诉大儿子说:“爱国,你同我想到一起了。在你爸爸出走的第一天,我已经在全公司员工的面前,宣布代理你爸爸的职务,行使着领导公司的权力,群龙有首,大树没有倒。不过,爱国,我跟你讲,我对不起你爸爸啊!假若你爸爸真的出走死了,我又加了一层罪,我是罪上加罪啊!”

爱国哭着劝妈妈说:“妈,你不要那样想啊!在我的心里,我总觉得爸会回来的。我只是希望你在爸回来了之后,你两位老人家,丢掉离婚证,领回结婚证,互相抚摸着自发和皱纹,同床共枕啊!这几句话,本来不应该由我做儿子的说,但我要向你说啊!”

小化说:“是的,我知道了。”

小化最后向大儿子说:“我今年66岁了,我也老了,爱林已经从武汉回到了十堰,我叫她向她的单位申请停薪留职,回来接任总经理。她正在学习函授大学的现代公司管理专业。我希望你们第二代在父亲的创业基础上,实现你父亲的愿望:在21世纪,将爱心鲜花公司办成全球性的跨国公司,将家族管理方式的公司,转变为现代管理方式的公司,这也就是你爸爸的愿望啊!”

爱林向她的单位申请停薪留职,很快得到了她单位的批准。代董事长兼代总经理辛小化,宣布由曹爱林担任公司总经理,自己只代理董事长一职。爱林团结全体骨干和员工,将公司继续办得红红火火。爱林原是在化子死之后,兼着化子在武汉分公司出纳一职,现在特派吴淞菲去专职担任。

吴淞菲在总公司,跟随小化阿姨当了很久的私人秘书,她注意到林代玉和薛保钗,一个明的,一个暗的,都在追求曹爱文。她扳着指头一计算,爱心鲜花公司有七位小姐,都在追求着曹爱文。她自语说:“这个问题将来怎样解决呢?曹爱文一个人敢娶七个妻子吗?我量他不敢。”

小化也感觉到这七位小姐,是真的都在追求自己的小儿子曹爱文,而且每位小姐对公司都是非常的忠心,这非常的忠心激起了小化的诗情,她为每位小姐写了一首赞歌,并为之谱了曲。小化在一生的每件烦恼中,惟有写诗歌,才能给她带来兴奋,愉快。诗歌是她生命的海洋,是她景仰的高山,也是让她活到今天的泉源。此时的一霎那,小化摆脱了一切烦恼和悲痛,发誓要为真而沤歌,为新而沤歌,为创造而讴歌。在她的脑子内面,追求她小儿子的七位小姐出现了,诗人辛小化明白世界万物皆是相反而又和谐的,对立而又统一的,因此,女诗人在她的房子里,独自一人在钢琴上弹唱这七首赞歌:

林代玉赞歌(富起来,起来富)

不怕天地人

不怕薛保钗,

敢将他当丈夫。

不怕天地人,

不怕薛保钗,

敢将他当丈夫。

美女配富男,

富起来,起来富!

富男配美女,

富起来,起来富!

讲什么背起花锄去葬花?

讲什么潇湘馆里暗自哭?

我夫妻办好爱心鲜花跨国大公司,

富起来,起来富!

富起来,起来富!

富起来,起来富!

薛保钗赞歌(暂也不紧张)

如今,他是我心里的人;

将来,他是我床上的人。

暂也不紧张,

暂也不慌神。

过了今年春,

便是明年春;

过了明年春,

便是后年春。

看那时他的床上,

睡的是我保钗薛,还是她代玉林?

我也不用爱,

我也不用情,

一心一意办爱心鲜花公司,

后来者居上,

最终是我得了曹爱文。

柯灵芝赞歌(梦不静)

我人也静,

我心也静,

相思他哟梦不静:

一拜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0章 参观世界园艺博览会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