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后记

作者:曹树厚

《好梦成真记》动笔于1960年“文革”期间,距今写完最后一个字时,全书整整写了30年。笔写原稿约100万字,共计三部,120章,存放在保险箱里,任何人都拿不到。

至于动笔与收笔的地点,动笔于慕阜山脉中叫做荻洲的第二故宅,而收笔完成于神农架原始森林旁的十堰市第三故宅。当然我的第一故宅,便是我的出生地湖北鄂州市了。这些都在此作出交代。

本书以书中主人公第一人称长篇传记小说的形式,从某个角度展现我国半个世纪画卷般的宏大场面,描写了众多人物的典型性格和50年的社会变迁。时间跨度大,书中主人公前后共三代人。同时,这本书也道出了著作者对我们中国的愿望。

我说的是书中主人公的传记小说,而不是我的传记小说。书中主人公叫曹厚树,而我叫曹树厚。曹厚树好像是曹树厚,又不是曹树厚,证明此书有实有虚。小说为刻画人物性格,为写好故事情节,没有虚是不行的;而另一方面,为反映50年的真实,没有实也是不行的。因此,不能将《好梦成真记》看成是完全写实的传记,也不能看做是完全虚构的小说。

《好梦成真记》空间跨度也很大。我参加过鄂南营造人工大森林的工程,参加过鄂西北国家级园林城市的建设。退休后,在办私营企业爱心鲜花公司时,几乎走遍全国大中城市,因为我活动全国的丰富经历,使书中主人公并不是仅仅活动在某一地点,全书有很大的空间。

在这篇后记中,我要说明一点:我一生读过很多书,曾读李杰、李和文、黄岭、刘爱琴、彭梅魁、权延赤、李锐、张涛之、宋炳辉、师东兵、戴煌、扬万福、叶永烈、柳萌、陈明远、徐庆全、向燕南、张越、郭昕、冷夏、夏萍、李晓庄、萧亮、蓝潮、松下幸之助、小托马斯·沃森、王建民、袁达、何兰、李良……等人的书,他们对我写成120章的笔写原稿,起了参考作用。我曾在我的书中借用他们的人物,讲述了他们写的故事和知识。我感谢他们,并且感谢出版这些书的出版社。

《好梦成真记》能够得以正式出版,对关心此书出版的伯乐们,我致以衷心的感激!尤其香港几位爱国企业家对我的鼓励和在中国文学出版社担任重要工作的著名作家野莽先生,给我的帮助,使我铭记不忘!而新闻出版署管理“图书在版编目数据”部门,经过两次商议,最后定为传记小说,真是道出了我著作者的本意,在此,我表示真诚的谢忱!谈到改革出版社的李德先生、《北京文学》月刊社的张英先生和其女朋友吴立艳编辑,以及中国文学出版社上官丰编辑和中国戏剧出版社的编辑们,他们给我的帮助,我也是铭记不忘!此外,我从1969年起动笔写这书时,我的十多岁的儿子亚奇便为我誊写书稿,小小的孩子一笔一划地为我誊写,那情那境,我也不能忘记!后来,又有电波、小冯、亚坚、吴中华等一些青少年,为我誊写。回首过去,《好梦成真记》付出了两代人的辛劳!

最后,关于书中写的那些虚构的人物,以及虚构的情节,请人们不要同自己挂钩对号,那是同任何人不相干的。因为,作家笔下的人物与情节,是从普遍生活中概括起来的,对这一点请给予理解。

至于写出的一些真人的真姓真名,也是由于他们在我奋斗的事业中,对我有过支持,有过帮助,写出他们的真姓真名,表示谢意。即使其中有的人已经去世了,也写出真姓真名,表示我永久的怀念。

我还要谈一点:《好梦成真记》为了展现人民共和国园林绿化建设成就,用了几个真实的国家园林公务单位名称,如中国园林学会、上海市园林局、湖北十堰市园林局、湖北十堰市人民公园……等等,然而,《好梦成真记》毕竟是文学,表现这些园林绿化建设的成就,表现这些公务单位的贡献,不免要发挥丰富的想像力和艺术思维,特此说明,也请理解。

        著作者七旬老人 曹树厚

      2000年元月于北京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好梦成真记》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曹树厚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曹树厚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