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09章 人民不会忘记你

作者:曹树厚

我和吕好新都说服不了小陈,无法要他回林场,我们没有萧何说服韩信的本领。还是鲁一琴有办法,他硬拉着小陈往回林场的路上拖,边拖边笑说:“我的同志哥咧,转回林场去好不好?你不当炊事员,我当。明天,我就接手。我不相信当炊事员的人找不到老婆。我当炊事员,还要找一个漂亮的姑娘哩!”

小鲁说罢,连拖带拉地把小陈拉回了林场。当晚,我又向小陈做政治思想工作。

我不是共产党员,更不是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党书记,我仅仅是一个技术员,却向工人们做政治思想工作,我这是自量,还是不自量?我自己没有想过。我向工人们做政治思想工作,对不对?该不该?我也没有想过。我后来向小陈做过多次政治思想工作。并且经常接近他,与他谈心。我发现他对学习林业技术表现出很大兴趣,因此,我除了以文化教员身份,教他学习文化外,我还手把手教他育苗、造林、幼林抚育、林业病虫防治、果树嫁接等等技术。以后几十年,我与陈晓志同志成了互相关心的好友。

小鲁接手当炊事员,服务态度好,大家都满意。春节过后,我见他的服务态度好,工作积极,在夜晚全体工人会上,我和吕好新表扬了为大家热情服务的鲁一琴。

万科长住在柯家大屋场,把东山乡的土地改革,领导得热火朝天。有时也抽时间到林场来看看,听我的林场工作汇报,向我指示林场工作。万科长也觉得我的工作负担确实太重了:技术工作。会计财务工作。工人文化学习工作。工人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对外关系工作,以及生产任务指标是否完成等等,全都是我的责任。吕好新是农民出身,领导工人劳动是好样的,但是没有文化,说话也不行。国营林场的工作不依靠我,又依靠谁呢?

这就说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事业,既要依靠工农分子,也要依靠知识分子。然而,万长青受着时代的局限,在他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把知识分子当做自己依靠的兄弟。他认为:国营林场已经建立起来了,成了一个科级单位,应该为林场配一名农民出身的场长,还应配一名农民出身的党书记。而且,场长或副场长必须是共产党员,这是有关党的领导的大问题。

我也知道党的领导是一个大问题,现在,我把国营林场建立起来了,在此刻,我应有自知之明。这一一天,我到柯家大屋场找到万科长,向他说:“你在农村搞中心工作,不能住在林场里,请你向县委要求,调一名场长来。”

万科长听完我的话,立即教育我说:“小曹呀,干革命不能怕辛苦。在革命队伍里,一个人常做两个人的工作,甚至三个人的工作。吃苦在前,享福在后。几年辛苦,万年幸福。土改一结束,多的是干部。那时,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有党书记,有党员场长,有会计。会计专门搞会计的工作,你技术员专门搞你技术员的工作。你在国营十万大山林场这开始建场年代,又当技术员,又当会计,又帮助工人队长吕好新做工人的政治思想工作,又教没有文化的工人识字学文化,省林业厅下达的任务指标,是不是完成了,也是你的责任。这些我都知道。你还是建设科管林·业的负责人,今年全县护林防火布告,仍然由你起草,请县长审阅后,用县长的名义,发往全县各区、乡、村。你做的工作很多很多很多,这些我都知道。”

我听了万科长的教育后,工作的胆子大了,我要听党的话,默默无闻地做好党交给的各种工作。于是我对万科长说:“明天我到科里去,向郑会计报账,把上个月的财务开支结算好,将工人下个月的工资,以及生产。办公等费用都领回来。你回科不回科?”

万科长说:“我正要回科里去,开个科务会。”

万科长回到建设科,将农业。林业。水利。邮电等方面的负责人,都叫到建设科开科务会,我是建设科林业方面的负责人,就随着万科长回建设科了。此时,没有农业局,没有水利局,更没有林业局。

开了一天一夜的科务会,总结了工作中的成绩,明确了工作中的问题。第二天上午,万长青拿着笔记本,去找管建设科的方副县长,汇报请示建设科的工作。他又一次要求给林场配党员场长,配党书记。万长青的党性强,他觉得党的领导是一个大问题,他不能容忍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由非党员的曹厚树负责领导工作。然而,方副县长说:“老万,林场建立起来了,成绩很大,你辛苦了。当然,今后林场的工作更多,你的工作负担更重了。但是,你将全县的党员干部看一看,人人都在忙哪!都是一个人搞两个人。三个人的工作。现在,哪里能抽出党员来,到刚刚建成的林场去当党书记,去当场长呢?”

方副县长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两眼望着这位雇农出身的建设科长,万长青有十几年的党龄,十几年如一日,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既是建设科长,又是土改工作队队长,又负责十万大山林场的领导工作,万长青是一个好干部。可是,在他的思想深处,对党的领导问题,有一种简单的概念,所以,方副县长接着说:“关于知识分子小曹,我向你说过几次,不要形而上学机械地看问题。这样吧,明天我同你到林场去一趟,与全体工人谈一谈。特别要和知识分子曹厚树,肝胆相照地谈一谈。我的建设科长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要明白:要想将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建设好,一定要发挥党内党外一切人员的积极性,不仅你本人要做两个人。三个人的工作,你还要激励知识分子曹厚树的积极性,大胆地使用他,使他一个人也做两个人,三个人的工作。我的建设科长呀,我讲的这些话,你说对不对?”

万长青无言对答,只好说:“县长说得对,说得完全对。”

方副县长又接着说:“关于十万大山林场党的领导问题,你这位党员科长在领导,我这位党员副县长也在领导。实际上,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是在党的领导之卜嘛,技本员曹厚树也是在党的领导之下嘛。老万同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提林场党的领导问题。好吧,明天我同你到林场去一趟,就这样决正。

方副县长在林场住了一大,他与我谈得特别多,最后,用两句话结束:“小曹同志,将未,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我们党是不会忘记你的。”

方副县长讲这两句话时,吕好新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觉得方副县长讲得非常对,我们共产党对有贡献的党外知识分子,应该是这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