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1章 一请恋爱法

作者:曹树厚

化子的染色相片,是哪个拿去了?是小鲁偷去了。此则,小鲁正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双手捧着化子的染色相片看了又看,口中说道:“化子,你艳艳的脸蛋儿,多情的眼神儿,我是多么地爱你呀,我们结婚吧!我是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工人,你也进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当工人。我们夫妻两人,以国营十万大山林场为家,把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建设好,那是多么幸福!多么美满!化子,化子,你听见我说的话没有?”

小鲁自从担任炊事员以来,工作一直没有懈怠过,可是今天不同了。吃完中午饭,饭钵菜盘还没有洗,就到猪婆婆家去了。见猪婆婆正在铡切猪吃的红薯叶子。猪婆婆说:“小鲁,我们两家只隔一间堂屋,你一天忙到晚,一直没时间到我这边来坐坐,今天吹的是么事风?把你吹过来了呀!”

小鲁笑着,自己搬来一张小椅子,紧挨着猪婆婆坐在一起,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是来向你老人家请教的。”

“你不说,我也猜到了。你是想把林场的猪养好,来向我请教养猪的经验,是不是?你猪妈从来不保守,我将我养猪的八字经验传给你:养猪没巧,栏干食饱……”

“你老人家这八个字的养猪经验,我早就学到了,今天是来向你老人家请教另外的一个经验。你两位老人家当年结婚,是父母包办的,还是自由恋爱的?”

猪婆婆听小鲁间起这话,立即翘起大拇指,说:“这不是我夸口,十万大山方圆几百里,只有我两人是自由恋爱结的婚。甜婆婆。大脚婆婆都是父母包办的。我猜到了你问这个的意思,你是来向我请教恋爱的经验,是不是?”

猪婆婆间对了,小鲁红着脸说:“是的。”

“这个,我也有经验,我年轻的时候,他看见我漂亮,一天到晚想着我。他时常到我家里去,帮助我爷娘做事,帮助我做事,我爷娘喜欢他,我也喜欢他。过了不久,我就答应了他。这就是我们的恋爱经验。啊哟,把我的恋爱经验都传给你了,却还不知你想和哪个女娃子恋爱?”

小鲁用手往枫树辛家一指,猪妈明内了,她向小鲁说:“你将我的经验拿去试试,你常去她家,帮甜婆婆做事,帮大化子做事,包你成功。”

小鲁自从学了猪妈的恋爱法,凡是自己的假日,都到枫树辛家去。甜妈做饭炒菜,他就帮着烧火;化子洗衣服,他就去帮助化子晒衣服;化子在山上砍柴,他就上山帮化子把柴挑回来。甜妈确实喜欢他,化子也确实感激他。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场部,盖了三栋房屋,中间一栋为办公用的。在房屋前面,栽了30棵桂花树。桂花树的前面,是气势宏伟的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大广场。在大广场中间,砌了一座巨大的圆形花坛,花坛里栽了三棵喜马拉雅山雪松。许多机关、学校门前的大花坛里,都是栽一棵雪松,在园林学上这叫做孤植。我主张群植,所以,在大花坛里,群植三棵雪松。我可以断言,若干年以后,这三棵群植雪松的气魄,定比孤植一棵雪松的气魄要大。围绕着大花坛,我设计了12个中型花坛,栽种各样花卉,一年12个月,月月有鲜花。

两三年来,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建了两个造林队。计划在那更远的荒山僻岭,再建两个造林队。凭着四个造林队,要在祖国这处地方,造一方人工大森林。

两三年来,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已经由13名工人增加到52名工人,最近,还要增加60名工人。场部的苗圃队,造起了蟠桃园。雪梨园,蜜桔园,无核葡萄园,因此,苗圃队改名为苗圃果园队。早在去年,万科长已提拔白四海为苗圃果园队的副队长,管生产,让吕好新帮帮我的忙,有时帮我对外联系季节临时工。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发展速度快,一派兴旺景象。最近增加的60名工人,即将陆续到齐。在最近增加的60名工人中,有女工30名,因为苗圃果园队嫁接和修剪果树,需要心灵手巧的女工。

这一天上午八点,场部出工的大钢钟“噹噹”响了起来,我正准备到苗圃地里去,看见枫树辛家的甜妈和她的大女儿化子向我走来,要我等一等。我将她们母女领到办公室坐下,泡两杯热茶送到她们母女的手上问:“你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不推辞。”

大辛把东山乡人民政府的介绍信,双手递给我。我看完介绍信,惊喜地说:“大辛调到我们林场当工人,欢迎欢迎。”

在这50年代初期,这个县的县人民政府,办国营农业。林业或工业企业,招收工人都是由县人民政府下通知,从各区。乡调来。我对大辛说:“大辛,国营林场是在你家大门口建起来的,你人熟地熟,不必恋家,今天就把被褥和日用品拿到场里来吧!”

甜妈笑着说:“小曹啰,你说的太简单了,化子是互助组的副组长,要办移交咧。”

小鲁这时正在厨房里洗早餐用过的菜盘饭钵,听说化子调来林场当工人,连忙跑到办公室,举起双手高喊:“欢迎化子同志到我们林场当工人。我们全场都欢迎。”

小鲁走近化子,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大笑不已,说道:“化子,今天你就上班。中午我给你蒸一钵子饭。”

小鲁紧紧地握住化子的手不放,望着她的脸大笑不止,把个化子羞得两颊立即通红,赶忙挣脱小鲁的手,口中说:“你回厨房忙你的事去啰!”

甜妈笑着对小鲁说:“小鲁,我的大化子迟早是你们林场的人,迟来几天有么事关系?”

小鲁听了,小声对自己说:“对,迟早是我们林场的人了,不,迟早是我的人了,迟来几天,又有么事关系。”

小鲁自语时,向她们母女望了一眼,又向我望了一眼,伸出舌头做了个怪脸,又小声对自己说:“我说的这些话。不要被他们听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