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2章 周勇姑出外当工人

作者:曹树厚

县人民政府调林业工人的通知,下达到各区。乡政府,第五区和平乡有位女青年,叫周勇姑,今年19岁,父母都已50多岁了,只有这个独生女儿,勇姑听社员们说,和平乡只有一名男工和一名女工两个名额。勇姑听了这消息,心一动,想:我们和平乡高山深谷的,女的不能出外独自做事,只能在家守灶门,祖祖辈辈都不准女人出外做事情。我们和平乡这位女工名额,不知哪位有勇气去?难道我没有这个勇气”勇姑勇姑,你自己取名勇姑,你有这个勇气吗?好,我要有这个勇气。但我爷娘的老思想。老习惯,一定不允许我出外当工人,怎么办呢?这几天,勇姑下定了出外当工人的决心,但一想到爷娘的老思想老习惯,心里苦恼得很。她想先试试娘,于是把娘拉到自己睡房里,对娘说:“我们农民翻了身,男的翻了身,女的也翻了身。经济上翻了身,政治上也翻了身。我想去国营林场当工人,你向我爷说一说。”

娘大惊说:“我的儿,我的心肝肉,你莫乱说,哪有女儿家出外当工人的理呢?我是不敢说给你爷听的。他要知道你想出外当工人,又要骂我‘养女不教如养猪’,气得两脚跳。你爷的脾气,你做女儿的还不晓得?不要惹他骂你,也不要惹他骂我。”

勇姑真是有勇气,她对娘说:“不要怕,我去向他一鼓气说出来。他行,那更好;不行,我也要出外当工人。”

晚上,勇姑在爷娘的房里,向爷一鼓气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勇姑的爷不听还罢,一听,怒气冲天。这位身体健康的老头子,气得两脚直跳,指着勇姑骂道:“你是想死了,你是不想活了。你要再讲出外当工人,我就要打你的嘴巴。”

中国真大,在中国这处深山,还有不准女儿出外当工人的父亲。勇姑据理力争,向父亲讲着道理说:“爷,你这个老思想要改。你虽然没有到过城市,在我们这深山里,你也见过政府工作组的女同志。她们的家有的还在外省,在我们家吃过饭的工作组女同志小胡,她的父母在辽宁省,家在万里长城外,就是孟姜女哭长城的那个长城外,你不是向我讲过《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吗?人家父母的女儿,为么事能出外干工作呢?”

勇姑的爷蛮横地说:“别人的女儿出外,不干我的事,我的女儿就是不准出外当工人。我不跟你讲了。是你娘‘养女不教如养猪’的过错。”

勇姑一不灰心,二不向老思想屈服,躺在床上想办法。想,想,想,想起了一个办法,从床上一跃而起,自语着:就是这样……

在天大亮以前,她轻移脚步,到父母的房门前,听了听动静。忙忙拿好换洗衣服。日常用品,趁爷娘熟睡之际,轻轻打开后门,好似风筝摆脱了拉绳,向乡政府的路上奔去。

勇姑走到昨天山洪暴发的急流河边,把脚上穿的一双鞋子脱下来,齐齐整整地摆在河水急流处。赤脚走到乡政府,向乡政府的干部,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又把爷娘的老思想诉说一遍。乡政府的干部完全支持勇姑的行动,给她开了介绍信,勇姑便到国营林场当工人去了。

早晨,勇姑的娘做了一个恶梦,在梦中,她梦见女儿犯了法,被捉进了牢房。女儿砸开了牢房大门,逃跑了,后面有几个恶兵追赶着……勇姑的娘被恶梦惊醒,急忙起床,推开女儿房门一看,女儿床上早就没有了人。

“女儿呀,心肝肉呀,你到哪儿去了?”勇姑的娘大声喊着。

房屋外面也找不到女儿:“女儿呀,心肝肉呀,你到哪儿去了?”勇姑的娘又大声喊着。

前天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昨天暴发了山洪。山洪直下,到处是水。女儿凶多吉少,勇姑的娘便“女儿呀!心肝肉呀!”哭了起来。

勇姑的爷在床上听说女儿不见了,这还了得!他是一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勤劳农民,他只求丰衣足食,一生一世吃个饱饭,找个上门女婿,女儿女婿养老送终就行了,别无他求。想不到女儿大了,爷管不住了。

起初,他还估计女儿是到左右前后的屋场去了。但跑去一问,都没有。不过,这位农民父亲深知女儿的性格,对勇姑的娘说:“你不要哭,跟我走,女儿一定到乡政府开介绍信,当工人去了。”

勇姑的娘把后门一闩,前门一锁,夫妻俩一前一后,向乡政府赶去。到了洪水滔滔的急流处,勇姑的娘一眼就望见女儿穿的那双鞋,整整齐齐摆在水边。她便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此刻她也不怕丈夫了,又哭女儿,又骂丈夫:“你这个不要后代的孤老,把我的女儿气得寻了短见!今天,你这个不要后代的孤老,不还我的活女儿,我就要同你拼命。”

真也怪,勇姑的爷,这时成了打了败仗的公鸡,垂头丧气。想起养老送终的女儿,想起自己半百年纪,不禁双手轮流擦着眼泪。

村里的人放心不下,也跟着来了几位,旁观者清,大家分析说:“勇姑是个有志气的女儿家,不会自寻短见。你两人不要哭,到乡政府一问,就知道了。”

村里人的话提醒了两位老人,勇姑的爷不管老伴走不走得赢,两手平放,像学生跑步一样,向乡政府跑去。勇姑的娘三寸金莲,跑不赢老头,在后面大叫:“不要后代的孤老咧,等等我,等等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