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3章 定婚诗

作者:曹树厚

勇姑的父母跑跑走走,来到了乡政府。一位年岁较大的乡干部叫两位老人不必担心,他们的女儿已经到国营林场当工人去了。并向两位老人说:“新中国的女青年,要服从国家需要。需要她们当农民,就要坚决当农民;需要她们当工人,就要坚决当工人;或者需要她们当解放军,就要坚决当解放军。女儿不能出外当工人,这是什么思想?这是封建老思想。现在,中央人民政府的副主席宋庆龄,就是一位女同志。”

一位年轻的乡干部,向两位老人开玩笑说:“你们两位老人家再努一把力,再生一位女儿,留在身边当农民。”

勇姑的娘笑说:“莫乱说,我们都是50多岁的人了。”

在笑谈中,勇姑的爷见前许村高中毕业青年许品章来找乡政府干部,也要求到国营林场当工人,觉得这真是一件奇怪事,小声问小许:“你读书多年,是一位高中毕业的本地秀才,在地方上当老师,当干部多好,怎么也要求出去当工人?”

小许望着这位老农民说:“你老人家的眼光大旧了。再过一。些年,农业机械化了,农村电气化了,当农民也要高中毕业的学历。到21世纪,你老人家就是历史博物馆的人了。到21世纪,当工人的,也要大学毕业的学历。”

勇姑的爷若有所思,但是,这位历史过渡时期的农民,无法知道中国农村前进的方向,他想的是一生一世能吃饱饭,饿不死就行了。对此,小许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理解农民的愿望,便不多讲了。他请乡干部写好了当国营林场工人的介绍信,答应勇姑父母后天去国营林场时,带去勇姑的蚊帐被褥。

再讲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新招的60名工人,正在陆续报到来场。恰好此时,县委决定任命万长青为国营林场党书记兼场长,不再任县政府建设科科长。县政府人事科又调易之初任国营林场的会计。易之初原在商业部门当会计,是解放前财会专科学校毕业的知识分子。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好消息。几年来,我担任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有责无职的负责人,将国营林场建立起来了,而且有了颇大的规模。现在有了专职的党书记。场长,有了专职的财务会计,我可以专心搞技术工作了,从此之后,我就有了休息的时间。在休息的时间里,我就可以读读我爱好的历史。文学书籍。有时也想读读哲学。经济方面的书籍。或者到枫树辛家去,找爱好文学。历史的辛小化,讨论读书的心得。

说辛小化奇,也奇;说辛小化不奇,也不奇。形象言之,在十万大山中,万绿丛中一点红而已。辛小化平凡普通得很,她刚刚在县城的高中毕业,毕业回家的当天下午,就到国营林场,把在国营林场当工人的姐姐辛化子请回家来,跟姐姐商量说:“我们姐妹两人,没有三哥四弟,爸死得早,亏妈把我们带大。带大了,又要我们读书。你读完了初中,还让我读了个高中毕业。眼看妈一年老似一年,我们无妈,无以至今日;妈无我们,无以终余年。姐,我有一个想法:我想不离开妈。”

小化在上面一段话中,套了李密《陈情表》里的两句话,高中毕业的人,出口常常就是文章。

大辛听了很受感动,说:“妹,你真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不过,不过,你不离开妈,恐怕做不到吧。唉!唉!”

大辛叹了两声,停止不说了。用手捏弄着随身带的小花帕。

小辛忙问:“姐,你唉唉什么?”

大辛又唉唉几声,叹着气说:“只怪上天不公平,为么事我们两人都是女的?妹,你有么事法子,不离开妈?”

小辛大笑说:“只要我想不离开妈,我就可以不离开妈……不管怎么样,我是不离开妈。”

女大出嫁,古今皆然。小辛有什么法子不离开妈?你看她小辛做着怪脸儿,直望姐姐笑。大辛忽然懂得了妹妹的意思,于是也笑说:“你不离开妈,我也不到别人家里去。好好,我们姐妹两人,都不离开妈,都不到别人家里去,妹,我们姐妹两人,就是这样说定了。”

小辛爱好文学,特别爱好诗。她攒钱买书,又在县文化馆办了借书证,因此,她博览群书。她偏重文科,称得上文科女秀才。这位好学女青年,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天下大事,在县城的高中读书,常到学校图书馆去看报刊,她是学校图书馆的常客。有两年春游,班主任带领全班学生,游览了湖南省的岳阳楼,以及游览了本省的黄鹤楼。李自成墓。

在这片大地里,小辛有一位知心的男朋友,这就是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我。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离辛家不远,辛家就在国营林场附近。三曲竹林曲径,十五分钟即可走到。中午,晚上,我常到小辛家去玩。尤其国营林场有了专门的党书记,场长和财务会计之后,我找小辛玩的时间就更多了。俗话说,养猪的人到了一起,喜欢谈猪;读书的人到了一起,喜欢谈书。我们两人到了一起,便是谈我们读的书。谈书谈起兴趣来,劲头很不小,有时连饭都忘了吃。直至小辛的妈连催几回,方才作罢。像这样的情况,小辛的妈就要留我在她家吃饭。

有一天下班后,我又来小辛家玩,最近十几天,我制作了一盆山水盆景:小小长方盆中,有山有水。山之中,松柏滴翠;水之面,鸭戏舟行。我运用“咫尺千里,小中见大”的国画手法,把美丽的山水风光,做成一盆艺术品。今天,我高高兴兴,双手捧来赠送小辛。

这盆艺术品,我题名为《可爱的中国》,用隶书字体写在盆景的山石上。我把这盆山水盆景,题名为《可爱的中国》,是有一番想法的。我深知这位女知识青年,像我一样,有浓厚的爱国情,意料她见了这个景名,一定更加喜爱我创作的这盆艺术品。我自认为是小辛的知己哩!

这时,小辛背靠着她家那棵巨大枫香树,津津有味地读着一个书。辛家门首左边,有一棵特别大的枫香树。树身有一张小圆桌那样粗,树冠遮盖的地方,足有半亩地。辛家这棵巨大的枫香树。从远处就可以望见,因此,土改以后,人们都叫辛家为枫树辛家。在此芭蕉争绿的夏季,这棵巨枫绿叶婆娑,生姿勃勃;一到了那金秋,这棵巨枫万叶红遍,霜叶红于二月花,为辛家增光添艳。

小辛双手接过山水盆景,欢喜地说:“这山水盆景,有诗情,有画意。我要将它摆放在我的房间里,朝夕欣赏我们中国可爱的如画山水。不过,景名……”

我慌忙说:“景名怎么样?景名题做《可爱的中国》,好得不能再好了。”

小辛说:“方志敏写了一本书,书名题为《可爱的中国》,这个可以。而你把这盆山水盆景,题做《可爱的中国》,则不可以了。最好将题名改一改,我建议改为《山水如画》。”

我争辩说:“景名《可爱的中国》好。主题明明白白。又合你的爱国精神。”

小辛坚持说:“《山水如画》好。”

这样,你争你题的景名好,我争我题的景名好,两人争辩不休。最后我只好让步说:“就算你的《山水如画》好,我不争论了。你看的是本什么书?”

我接过小辛的书一看,原来是本《西厢记》。于是话题转移,两人便谈起了《西厢记》。

谈谈谈,我红着脸对小辛说:“记得我看《西厢记》时,真是想向‘待月西厢下’的张君瑞学习。小辛,你读了《西厢记》后,你读了那首诗……那首诗以后,是不是会产生向书中人学习的心理?我,我,我请你回答……”

小辛听了,大笑起来,一面大笑一面说:“你真是像鲁迅说的一样:‘中国人看小说,不是用鉴赏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其中一个角色。’小曹啰,人家青年人看《红楼梦》,以宝玉自居;你看《西厢记》,却想向张生学习。你说的这话,真是笑死人,真是笑死人。”

不过,小辛就在她自己大笑的当儿,突然想到我是红着脸说着想向张生学习那一段话的,于是,她突然之间,悟到了我这个话中之话;悟到了我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叫她小辛怎么好回答呢?

小辛连忙止住笑,合起《西厢记》,对我说:“走,到我睡房去谈吧,我们在睡房里,谈我们读古典文学的心得。”

我和小辛尚未动身,小辛的妈妈早就在窗子内面望见了,老人家走出大门外,幸福地笑了笑,喊道:“小化子,你请小曹到你睡房里去坐。你们谈书,你们谈书,我来杀鸡。留小曹在我家里吃饭,我做几个你们喜欢吃的菜。”

我跟着小辛进入她的睡房,这种时刻,是我们年轻人最快活的时刻;这种时刻,也是我们年轻人的心键儿,跳得最迅速的时刻。我只觉得我的心,跳得怦怦直响,简直听到了这怦怦的响声。我心里问着自己:我会得到她怎样的回答呢?

同时刻,小辛心里也问着自己:我将怎样回答他呢?我们的婚姻,就是这样简单吗?太简单了,太简单了。不能,不能。小辛见桌上有现成的纸笔,便拿起笔来,写了一首诗,丢下笔走到窗前,望着家门前美丽的巨大枫香树,笑而不语。小辛写一首诗回答我,诗道:

张生有真情,

莺莺有真心,

待月西厢下,

为固不允婚。

今日新社会,

相爱可相亲,

有情既能遂,

何必学张生。

我走近小辛,牵着她的手,两人肩挨着肩,手牵着手,欣赏大枫香树的伟大风姿,我明白了,这是我意中人辛小化,向我写的定婚诗。小化在这首定婚诗里,向我说:“小曹小曹,我们是有理性的青年,不要做那窃玉偷香的事儿,我抛给你定情的绣球,你接住就是了。”

我又欢喜,又羞愧:有情既能遂,何必学张生呢?就这样,我和辛小化,饱尝正当恋爱的乐趣。正当恋爱,其乐无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