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4章 黄亮明和水菱花

作者:曹树厚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下午三点,由县城的路上,来了一位背上背着被褥。手上提着行李包的青年,一到场部门口,就向在场部门口做事的几名工人大模大样地喊:“喂,你们的万书记在哪里?”

在这几名工人中,有化子、勇姑和白四海副队长。化子向白四海副队长说:“你看这位同志,口气好大!是县政府来的人吧?”

老白一看,却是那一次不准他进县政府的黄通讯员,老白暗暗地拉着化子衣角说:“他问事,不带一个请字,大家都不要理他。”

勇姑沉不住气,大声说:“你这位同志,是问我们这些人,还是问天空?你如果是问天空,它永远不会回答你。”

万长青书记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听到场部门口颇为生硬的间话声,从窗子向外一望,哟,那不是县政府的通讯员小黄吗?连忙出来迎接黄亮明,把他接到自己的小办公室,请坐倒茶。万书记心想:虽然他只是一个通讯员,我是科级领导干部,但这是革命的分工不同。更有极为重要的一点,小黄是贫农成分,是我的阶级兄弟,我怎么能不热情接待他呢?

黄亮明把县政府人事科写的介绍信交给万长青,说:“万科长,我喊你喊了几年的万科长,我对你有感情。你现在当了国营林场的书记兼场长,管一百多人,我自己请求调到你这里来的。你像是我的生身父亲一样,我永远紧跟着你。”

万书记一看介绍信,是介绍来国营林场当工人的,今后是自己的直接部下了,又听到小黄感情真挚的话语,啊,这是我的阶级兄弟表现出的阶级感情!便极为兴奋地向黄亮明说:“你刚来,休息几天。你我是阶级兄弟,我会培养你的。走,跟我到食堂去,我叫小鲁弄饭给你吃。”

小黄在食堂吃完饭,问小鲁:“你结了婚没有?”

“没有。”

“刚才,我经过果园、苗圃,走到林场的大门口,看见林场有很多的美貌女孩字,你怎么不找一个?”

“林场的美貌女子多是多,可是,个个眼界大,已结不上啰!”

“你不要急,我来了,不怕她们眼界大,我把我的名字黄亮明的意义,讲给你听一听:亮是诸葛亮,明是孔明,我一人兼有诸葛亮和孔明两个人的本领。有朝一日,我要这些女的。男的,都知道我黄亮明的本领,刚才,那个没有穿袜子的女孩子,嘴好厉害!”

黄亮明把诸葛亮和孔明当做两个人,小鲁笑而不答。因小黄是初来的新同志,暂时不宜揭露他的无知。没有穿袜子的姑娘,当然只有周勇姑,只有她经常不穿袜子。黄亮明把手放在小鲁的肩上,自豪地说:“我在县政府有后台,方县长的爱人夏青,同我共事多年,对我特别好。万长青科长是我的老领导,对我也特别好。那个没有穿袜子的女孩叫什么?”

过了几天,万书记在全林场队长级以上的干部会上宣布:调动白四海同志到松涛队,任松涛队副队长;提拔辛化子同志为苗圃果园队副队长;任命黄亮明同志为场部食堂不脱产的事务长;易之初会计不再兼任场部食堂事务长了。为了照顾白四海同志的生活起居,他的爱人和儿女也都一起搬到松涛队。

一天下午,小黄到东山商店买味素、酱油等东西,走出场部,约莫走了几分钟,刚刚转过山嘴,迎面碰着一位身穿红红绿绿的女青年。这位女青年主动上前对小黄说:“请问同志,你是林场的人吧?听说林场调来了一位姓黄的事务长,他在场里吗?”

小黄惊奇地说:“我就是黄事务长,你这位姑娘,怎么知道我?”

“你就是黄事务长吗?碰得巧。你们林场有很多年轻女工人,也有很多年轻男工人。我们农村的男青年,部爱慕你们林场的林业姑娘;我们农村的女青年,也都爱慕你们林场的林业男青年。你的大名,你的年龄,你没有结婚,我们农村女青年统统都知道了。我是一位未婚的女青年,一位真正未婚的女娃子。我并个是不知羞,现在是新社会,自由恋爱,我是来和你见面的。”

这位女青年说到这里,望着小黄笑,自我介绍说:“我叫水菱花,今年22岁。”

小黄看这女青年,容貌清秀,身段苗条,说起话风情荡漾。他小黄的心里头,禁不住想起了那一年蒙布脸的勾当,于是拉着水菱花的手说:“走,到那路边的密林里去,在那里,我两人谈恋爱。”

两人钻进密林,小黄把买东西的篮子一放,就将水菱花按倒在密林的空隙草地上……

正在这个关头,小鲁喊着黄亮明的名字,从场部跑来了。

水菱花有点心慌。小黄非常沉着地说:“不必慌,你躲在这密林里,不要动,我自有办法。他吓我吗,我还要吓他哩!”

小黄说罢,提起买东西的篮子,直对着小鲁,突然跳到小鲁的面前,故意做一个逗态,大叫一声“呸”,把小鲁真正吓了一大跳。一看是自己正在追喊的黄亮明,便问:“你怎么从林子里钻出来?”

“我在林子里解大手。”

“我赶未叫你买煤油,煤油壶给你。啊啊,人有三急,我也要解大手。”

小鲁说完,就向黄亮明解大手的密林处,一头钻进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