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5章 对山歌

作者:曹树厚

小黄急忙拉住鲁一琴,说:“村子里解不得大手。林子里挂满了乌梅藤,乌梅藤的尖刺,将我的屁股刺出了血。你快跑快跑,跑回场部的厕所,安安稳稳解大手。忍一下吧。”

小鲁信以为真,用手按住肚子,向场部的厕所急急跑去。黄亮明重又进入密林,同水菱花将那件事儿做完。

1956年7月上旬,万长青书记,带领着技术员和各队的正副队长,搞全场生产大检查。上午11点多钟,到了甜泉队。甜泉队的两座红砖平房相对着,中间是一个大场子,场子上有篮球、架,工人们的几个孩子在玩篮球。甜泉队的赵队长对孩子们说:“三伏天,日头晒死人,打么事球?客人们来了,快来帮忙打水倒茶,当义务招待员。”

这几个“义务招待员”收了球,笑笑蹦蹦地进屋,帮忙打水倒茶。

苗圃果园队副队长辛化子,向赵队长笑着说:“我今天来到贵队,不要别的招待,我们到那个泉水池去,用泉水洗一洗。真是热死人呀!”

30多岁的赵队长,笑着说:“辛队长,你来到我的贱队,我没有好东西招待你,我们一清早,在泉水池里,放了一百斤白糖,你喝下去,保证又凉又甜。”

甜泉队的这股活泉水,是从深山古洞内流出来的。工人们在泉水的出口处,用本地特产的水晶石头,砌了一个长方形大池子。一池碧玉,活水长流。工人们还在池子周围,栽了几棵垂柳,垂柳生长快,已经是绿荫浓浓了。

大家来到甜泉水池,在池水流下的青溪里,洗洗脸,擦擦身子,站在垂柳浓荫下,顿觉凉气袭人,身上的热汗,很快便消失无遗了。池里的泉水,又清又凉又甜,化子喝下去,颇沁肺腑,顿生如仙快感。化子红着脸,向正在她旁边喝泉水的我,小声说:“这儿真是神仙住的地方,如果……如果……如果在这里做一间小房子,我愿意住在这间小房子里,你愿意吗?”

辛化子姑娘红着脸,向我说完这几句深情浪漫。意带双关的话,没等我回答,回头朝那些队长们一望,赵队长正在向她笑哩!

赵队长在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正副队长当中,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此时,他笑着故意大声喊化子说:“辛队长啰,你红着脸,鬼鬼祟祟跟小曹在说么事啦?能不能让我知道?我保证替你两位保密。”

大家听了,全都望着化子笑。化子追打着赵队长,笑骂说:“你这个烂舌头的队长,不要瞎胡乱说呀,我是向小曹夸赞你们队的泉水好。你再乱说,我就要将你打得喊我为姐姐才罢休。”这位副队长姑娘,虽然追打着赵队长,但脸窝儿却羞得透红,真是“遥被人知半日羞”呀!

经过几天时间,将全场五个队的生产状况都检查完了。在检查苗匣果园队时,大家认为苗圃果园队在学习方面抓得很紧,食堂也搞得很好,在生产友面,取得了很大成绩:松苗。杉苗的杂草扯得很及时。果园里的果树,长得枝壮叶茂。这些果树是前几年栽的,桃树再过两年,就要结桃子了。梨树再过四年,也会结梨子。

不过,兄弟队的正副队长们,对苗圃果园队也提了一些宝贵的意见。松涛队副队长白四海说:“我在苗圃果园队当副队长时,每年杉苗。松苗扯草,不仅扯得很及时,而且连根都拔了出来,连根拔。今年扯草,哎!”

老白说到这里,点燃纸烟,吸了几口,两眼特意望着化子副队长,接着说下去:“今年苗圃果园队的扯草质量,我逐田逐丘都过细检查了,哪里叫扯草?仅仅是扯断草的叶子,把草叶子随便揪了揪,草根没有拔出来。我的化子队长啰,你是管生产的副队长,这样的扯草质量行吗?你要知道,扯草不拔根,三天又发生。我的化子队长呀,我说的对不对?”

老白叫着化子的职务。姓名批评,使得化子的脸颊,红一阵,白一阵,低下了头。本来,她本人扯草时,连草根都拔了出未。但作为管生产的副队长,对全队的生产质量,应该部有责任。哎,苗圃果园队换了一个年轻的副队长,生产质量就下降了,这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啊,化子的心里,难受得真想躲回自己枫树辛家去,大哭一场才好。这时她暗暗捏弄着常擦泪水的小花帕。

全场生产大检查一结束,苗圃果园队的正队长吕好新和副队长辛化子,在第二天晚上,开全队工人大会。黄亮明是不脱产的事务长,和炊事员鲁一琴,也参加了苗圃果园队的工人大会。在会上,吕好新一说完,化子就接着对大家说:“同志们,刚才吕队长将几天来的全场生产大检查情况,都讲了。兄弟队的正副队长们,对我们队的苗田扯草质量,提了很尖锐的意见。老白喊着我的职务,叫着我的姓名给我提意见,使我多么难堪呀!老白给我提意见的当儿,我的脸就像火烧一样。真是想躲到哪儿去大哭一场。这个扯草不拔根的污点,如何削得掉呢?”

化子说着说着,泪珠儿滚出来了。她连忙拿出小花帕,擦去泪珠儿。

炊事员小鲁把手一扬,高叫说:“辛队长哟,我劝你将脸皮放厚些,怕么事羞?哪个人没有缺点?哪个当官的做得十全十美?你管苗圃果园队全队的生产,本来就不容易,苗田一百多亩,果园几千亩,哪能做到十全十美?不过,我日也想帮助你,夜也想帮助你,想帮助你做到十全十美。对这个扯草不拔根的缺点,我提一个改正的办法:将扯草的人分为男女两个组,一个组扯一丘田。各组记好每个人扯草的苗床,扯完了就检查,看哪个组扯得快,扯得好,看哪个人的草根没有拔出来,找出扯草不拔根的人,将姓名写在批评栏上。我劝辛队长不要泄气,要鼓起勇气。明天后天轮到我鲁一琴休息,我来参加扯草。我不相信世上有拔不出来的草根。”

大家纷纷发言,一致同意小鲁这个办法。

第二大扯草,人人都极认真。我到男女两个组扯草的苗田,仔细检查扯草的质量。检查完毕后,我走到化子身边,高兴地告诉她说:“你们全队每个人都将草根拔出来了,拔得干干净净。说明你领导得好,祝贺你。”

喜导化子大喊:“同志们,我们扯草不拔根的污点削掉啦!我真是高兴呀!”

化子兴奋极了,望着大家说:“我来唱个歌,大家欢迎不欢迎?欢迎,我就唱;不欢迎,我就不唱。”

小鲁把手向化子一扬,高叫说:“辛队长啰,你要把脸皮放厚些。我唱歌,是欢迎也唱,不欢迎也唱。”

同时,小鲁指着自己的脸皮,望着化子笑着说:“你要向我的这个学习。我提一个建议:今天,我们男女两个组进行扯草竞赛,再来个对山歌竞赛,大家说好不好?”

“好,好,好。”

这时候,化子第一个唱起来了,这只美丽的莺儿唱道:

幸福山歌唱起来,

中华山水巧安排,

十万大山花绣朵,

十万大山有歌才。

做一身新衣裳呀子哟,

你连我剪裁。

女工组唱了,该男工组对,恰巧这时,小鲁到厕所去了。男工们你推我,我推你,都不肯唱。吕好新着急地说:“我又不会唱歌,对山歌刚开始,我们男工组就这样输了吗?”

吕好新把男工组扫视一遍,见确实没有对歌的歌才。对歌,一要会唱歌,二要反应快速,三要有胆量。电影《刘三姐》里的刘三姐,正因为具备了这三个要素,所以,对出未的每首歌,皆是恰到好处。我们苗圃果园队扯草竞赛对歌,不能要求这么高的条件,但男工组总得有人对呀!平日见黄亮明唱得有点意思,吕队长便对小黄说:“小黄,小鲁到厕所去了,你快对一个过去,不要冷了台。不要让那些女孩子笑我们这些男子汉。”

小黄笑着说:“是,是,遵命。”

小黄唱道:

过路妹妹多叉多,

羡得我流泪鼻涕拖,

三餐茶饭不想吃,

月高何得见嫦娥。

情哥爱情妹呀子哟,

情妹爱不爱情哥?

小黄唱完,小鲁解完手来了,吕队长对小鲁说:“小鲁,辛队长起头唱了一个歌,你快对一个吧。”

小鲁忙忙答应说:“我对我对。辛队长的歌该我对,这是理所当然。但是,我的歌该辛队长对,也是理所当然。”

歌声起,清风习习,“赤日行天午不知”,暑天忘记热。国营十万大山林场苗圃果园队的树苗田,一田又一田,一丘又一丘。抬眼望,有如一幅幅绿色的大绒毯。万里晴空,绿绒毯上绿光闪耀。小鲁唱:

要我唱来我就唱,

小小芝麻能做酱,

海水不可用斗量,

情人不可以貌相。

莫嫌我不漂亮,

劳动好呀子哟,

呀子哟,

身体棒。

小鲁唱的这首歌,本来就使人发笑,加上他又拖长声音,连来两个呀子哟,别具一格,于是乎更让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小鲁唱了,下面该女工组对。有一位女工笑着说:“刚才小鲁说,他的歌该辛队长对,他说是理所当然。我觉得也是理所当然。大家说是不是理所当然?”

大家齐声笑喊:“理所当然,理所当然。”

“请辛队长再唱一个歌,大家说好不好?”

“好,好,好。”

化子推辞说:“我已经唱了一个,女工组我不能包台唱,我当队长的不能搞包办。”

比化子小三岁的周勇姑,大方地说:“我来唱一个。”

在十万大山林场的未婚女工中,勇姑最大方,她那明亮的大眼睛,觉察到了此时场面的微妙,便笑着向小鲁窥了一眼,唱:

姐姐起歌妹接音,

扯草莫忘要拔根,

蜜蜂有意采花朵,

花瓣合拢不露心。

十万大山山歌呀子哟,

人人都爱听。

小鲁见化子不肯同他对歌,心里痛苦,眼睛内似有泪水要跑出来,他忙对自己说:“鲁一琴呀鲁一琴,你是个男子汉,你是个男儿,男儿有泪不轻弹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