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6章 大辛姑娘爱上了我

作者:曹树厚

化子和勇姑,两人相好相亲,亲如同胞姊妹。化子比勇姑大三岁,自己的妹妹小化跟勇姑同年。化子总是亲切地呼勇姑为勇妹妹,而勇姑则总是亲切地喊化子为化姐姐。她们两人同柱一问宿室,两人的床铺,面对面地摆放着。

勇姑最了解化子的心事。有一次,化子红着脸,低着头,向勇姑说:“勇妹妹,真是巧,小曹年龄怎么不大不小,跟我同年同月又同日呢?”

勇姑握着化子的手笑问:“化姐姐,你怎么在这时候,想起了这件事?你想……”

化子的脸颊儿,羞得像红水染就,连忙解释说:“勇妹妹,你不要误会了,我没有想么事。我是想:小曹的年龄,为么事不大不小?为么事跟我同年同月又同日?我仅仅是想这件事,仅仅是想这件事,我没有想别么事。”

化子嘴上不承认,但是,她心里一直藏着对我慾露不露的感情。五六年来,她对我的为人和工作,颇为认真地想过很多次:曹厚树是一个青年知识分子,大学生,面目清俊,有文才,又有人才。他的林业技术工作,是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门重要工作。化子想: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做一名建设者的妻子,是多么光荣!新中国的年轻林业女工,同新中国的年轻林业技术员,结为终生伴侣,又是多么美满!小曹是技术员,听说开始搞技术员工作时,工资每月就是44元5角,那时候的钱是44万5千元。后来,提升了一级,现在每月的工资为51元5角,我是林业工人,每月工资33元。8分4厘钱一斤大米,两个人一个月的工资,可买大米l000斤。五百年虔诚,修得共枕眠。我跟曹厚树结婚,一生一世哪还愁没有好的穿,没有好的吃?像小曹这样的对象,到哪儿去找,到哪儿去寻?就这样,化子在终身大事的理想人选里,早就看准了我。

化子这心事,勇姑早有察觉。不过,勇姑的脾气跟化子不一样,她是心里怎样想,嘴巴就怎样说,有勇气,有胆量。而化子呢,敢想不敢行动,把个旁观者勇姑急得不得了。勇姑明白:她他两人,都是20多岁的大青年了。

一天午休时,化子半靠在洒有香水的床铺上,注视着她用香水养的几支蟠桃花。她的心在向这几支蟠桃花说话:蟠桃花呀,你颜色鲜艳,你香气扑鼻,你是我辛化子,我是你蟠桃花,我在想小曹,你知晓不知晓?

勇姑见了,暗自发笑,望着日历想道:我的化姐姐,想了几年,敢想不敢行动。我要帮她大胆行动起来。

勇姑瞅着化子那情丝万缕的神态,觉得要赶紧帮助她的化姐姐完成终身大事。于是走近化子,一面拉起化子,一面瞅着化子那神态,向化子笑着说:“化姐姐,走,我两到蟠桃园散步去。”

勇姑和化子,两人手牵着手,在蟠桃园里散步。蟠桃树一棵又一棵,蟠桃树一片连一片,两人漫步到了一片幼桃林处,这片幼桃林,只栽了四年,开了两年花,还没有结果。她两人走到几棵长得特别好的幼桃树旁,勇姑指着这几棵幼桃树说:“化姐姐,你看这几棵幼桃树的花,一年比一年开得旺,我说今年要结桃子。化姐姐,你说一说,今年是不是要结桃子?”

化子无限感慨地说:“勇妹妹,我跟你讲:这几棵长得特别好的幼蟠桃树,是我跟小曹两人亲手栽的。每年桃园施肥时,对这几棵幼蟠桃树,我暗地把肥料多施了一点。桃红又是一年春,唉,眼看它开花,眼看它花开的旺,眼看它快要结桃子,可是,我……”

化子说到“可是,我”时,脸红了,不说了。

勇姑大笑说:“化姐姐,你怎么不说了?接下去说完嘛。好吧,你不说,我替你说出来,你看中了小曹,是不是?你看准了小曹,是不是?是不是?嘿嘿,嘿嘿。化姐姐,你的心事我知道了,我去找小曹,我给你两人做介绍。”

化子双手抱住勇姑的颈项,在此蟠桃花的红大地里,把红晕晕的脸颊,紧紧地偎倚在勇姑的颈项里,说:“勇妹妹,你真是我的知心妹妹,你比我的辛妹妹小化,更了解我的心,但是,勇妹妹,你是青头女子,你当着小曹的面,当着男人的面,能好意思说出口吗?我想……你最好请白队长回场部,你同他一起去。”

松涛队的白四海副队长,中年以上的人了。他常给年轻人帮忙,因此,全场的年轻人,都很感激他。今天在蟠桃园里,化子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向勇姑提出老白这位介绍人。

但是,勇姑想起了一件事,提醒化子说:“小曹家里的成分,听说不大好。对这一点,你想过没有?”

化子抬头望着勇姑说:“我想过这个问题,想过很多次,结婚后,我不到他家里去,要他到我家里来。我妈没有儿子,你知道。”

第五天下午,老白从松涛队回到了场部。晚上,吕好新先在我的宿室里坐着,喝着我敬的茶,望着茶几上我养的一盆万岁兰,听我讲地下害虫金龟于的生活习性,讲松苗萎倒病的病理。金龟子幼虫又名蛴螬,是地下害虫,躲在地下吃杉树苗子的嫩根。松苗萎倒病的病菌,如果侵害了松苗的嫩茎,松苗就会萎倒死亡。

老白和勇姑一跨进我的房门,我连忙起身一一敬茶。恭至茶至,有茶有恭。我烙守温良恭俭让,有人说这是我的一个优点,认为我是一个好青年;也有人说这是我的一个缺点,认为我是一个没有阶级斗争觉悟的青年。说是优点也好,说是缺点也好,这是我的性情,改也改不了。我不吸烟,没有烟敬老白,幸亏老白爱喝茶,我敬了一杯又一杯,老白喝了一杯又一杯。

老白吸着自己的烟,喝着我敬的茶,对我和吕好新研究杉苗。松苗病虫害的问题,一个劲儿发表自己的意见。讲起蛴螬地下害虫,老白滔滔不绝。讨论松苗萎倒病,老白发表意见,也是滔滔不绝,勇姑忍不住,打断老白的话,向老白说:“自队长啊,你来的任务是么事?请你不要忘记了。”

我虚心听取老白对防治杉苗。松苗病虫害的意见,让他言无不尽,他极为高兴。他在高兴中回答勇姑说:“我的勇同志,我哪里忘记了呢?你等一等,等我先为国家建设上的事情献计,再:为你化姐姐私人的事情出力。我的勇同志,你说行不行?先公后私,我看行嘛。哈哈。”

茶几上的一盆万岁兰散发出的清香,对人的健康有利,能增强人的防癌能力。就在这“花增香,人增寿”的万岁兰面前,老白和勇姑向我讲着:国营十万大山林场苗圃果园队的多情姑娘。副队长辛化子,爱上了我,今晚,老白他们两人,来为我做介绍人。

吕好新连忙说:“这好极了,这好极了。可是可是,小鲁他爱上了化子。”

我慌忙说:“我是有未婚妻的人,明年就要向万书记请假,回家去结婚。请勇姑你们两位转告化子,谢谢她对我的情意。只可惜,我是一个有未婚妻的人了,真是对不起。我国的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制,我一个人不能娶两个妻子,真是对不起。”

老白听完我的话,站起来,望着勇姑说:“我的勇同志,我们多谢小曹的茶,走走。化子这个忙,我帮不了。我们去叫化子不要单相思。”

老白点燃烟,使劲吸了几口,便同勇姑跨出了我的宿室门。吕好新一把拉住老白,刚要讲出我老家的未婚妻早已解除了婚约时,我在他的背后轻轻踢了一下他的脚根,又把他拉老白的手扯开,说:“老吕,不要留老白他们两人了。今夜,大家坐得很久了。”

吕好新这位党员队长,说话口快,是一位心好性直的工人。他见我辞却了这样好的婚姻,认为是自己说了“小鲁他爱上了化子”一句话,使我个愿破坏别人的婚姻,才推脱说自己有未婚妻。他等老白。勇姑走了,就冲着我问:“你老家的未婚妻已经向你写来解除婚约的信,你不是给我看过吗?你不是向那位姑娘回了信,同意解除了婚约吗?小曹呀,我刚才说的那句话,还没有说完。鲁一琴爱上化子,这是事实。可是化子一直不同意,这也是事实,这个千百年难逢的美亨,你不要错过了,刚才,我的一句话说快了,我马上就去向老白他们说明,叫他们给你做介绍。”

我向吕好新摆摆手,把他拉在那盆万岁兰旁边坐下,我说:“坐下坐下,不要向老白他们说明。我来跟你换一杯热茶,要你多坐一下,我还要同你研究今年春季造林大会战的问题。”

我从1950年12月的一天,踏进幕阜山脉的地域,到如今的1957年春天,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始终坚持向我既定的目标前进:在这处荒山地区,造一方人工大森林。这就是我前进的目标,也是我的一个梦。但是,我这个人是非常矛盾的,一面在笔记本上写着座右铭式的誓言:“不求名,不求利,不要儿女不要妻,日日夜夜森林里。”而另一方面,却又深深地陷入了情场里。这说明我的言行不一致,非常地不一致。我的这颗心,受着言行不一致的煎熬:熊掌我所慾也,鱼亦我所慾也,两者能得兼吗?

记得罗素的《我为什么生活》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追求爱情,首先因为它叫我消魂,爱情令人消魂的魅力,使我常常乐意为了凡小时这样的快乐,而牺牲生活中的其他一切。我追求爱情,又因为它减轻孤独感——那种一个颤抖的灵魂望着世界边缘之外冰冷而无生命的无底深渊时,所感到的可怕的孤独。我追求爱情,还因为爱的结合,使我在一种神秘的缩影中,提前看到了圣者和诗人曾经想像过的天堂,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尽管人的生活似乎还不配享有它,但它毕竟是我终于找到的东西。

支配罗素的一生,有三种激情:一是对于爱情的渴望;二是对于知识的追求;三是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请问罗素老先生,您能理解我的心理矛盾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