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18章 我帮你的忙

作者:曹树厚

我回宿室这条路,经过一片苗圃。我见化子一人在苗圃的步道上,来回地走着。我有悲戚易会计之死的痛苦,她有单相思的痛苦,我喊着她说:“大辛,这样晚了,怎么一个人在苗圃里?走,回去。”

我和化子两人,故意闲谈着别人的事情,一路上谈谈笑笑。其实,她化子的心里,那十万大山河的河水,一个劲儿向长江流走,向东海流走,也流不尽她的万般痛苦呀,她只有向天发问了。化子回到宿室里,望着宿室窗外的天空问:从古到今,有多少事儿不由人的心愿?啊,不由人的心愿?化子望着宿室窗外的天空问:世界上的男男女女,又有多少的单相思不能实现?啊,不能实现?

化子正在万分痛苦之际,小化从家里来了。辛家两姐妹,长得都不错,皆算得上美丽的人物。但两姐妹的美丽,却各有各的特点。在我的心中,曾经对她两姐妹的美丽,做过形象的描绘:姐姐像杭州的西湖,一派浓彩艳丽;妹妹像武汉的东湖,一片湖光山色。大辛美的特点,可以归纳为一个字——艳;小辛美的特点,也可以归纳为一个字——真。艳也是美,真也是美。

两姐妹的性格风度,也各有各的特点:大辛有时眉儿紧锁,好像心事万万千千;小辛不同,她那又白又嫩的脸上,常带笑容,好像心里高兴得很。此时,小辛人还未走进姐姐的宿室,在房门外就笑出了声,似有什么大欢喜的事情,笑着大声喊道:“姐,今夜回家去,家里有喜事,喜事临门。”

化子忙问:“有么喜事?”

小辛笑吟吟,将嘴chún儿凑近大辛耳边说:“小曹给你写了一封信,信是他刚刚送到我家来的。你回家去看信吧。我要喊小曹为姐夫哥了。”

大辛立刻眉儿开,脸儿笑,忙忙同着小辛,穿竹林,踏青径,往家里走,一进家里大门,就间信在哪里?叫赶快拿给她看。小辛从自己的睡房里,拿出一张写了字的信纸,笑着说:“这不是曹姐夫哥写给你的信吗?你看。”

大辛见信纸上面写着:

你对我的爱情,我知道了。请你找一位介绍人。

             曹  即日

大辛双手捧着信看,确实是欢喜万分,心情很是振奋激动,她的眼睛被热泪模糊了,激动得热泪盈眶。手上捧着的信纸,顿时变成了我的脸庞,她看着我的脸庞说:“小曹呀,你是我的人了。”

她用自己红艳艳的脸颊,亲着我那清俊的脸庞,亲着,亲着……,忽然听到了妹妹的笑声,这笑声惊醒了她,却见妹妹做着怪脸儿,望着她笑哩!因此,便起了疑心,又过细地想了想:小曹不是对老白。勇姑说了,他家里有未婚妻,明年就要请假回家去结婚吗?再者,要找介绍人,小曹自己可以找,为么事专门写信给我,要我找呢?更使人不解的还有一点:老白和勇姑是现成的介绍人,为么事另外又要找介绍人呢?想到这些,再把信上的字迹仔细一认,便认出了这些字迹,不是曹厚树写的。小曹上技术课,在黑板上写的字,完全不是这样。要间这22个字,像哪个人写的?倒像是小化写的。小化的字,随便她怎样七十二变,也辨认得出来。大辛想到这里,明白了。她笑骂妹妹说:“鬼东西,你搞么事鬼?我要打死你。”

只见小辛笑弯了腰,嘴里连连说:“真是乐死人!真是乐死人!”

甜妈从灶房里走出来,对小女儿说:“你这个做妹的,不要哄姐。今天一天,小曹没有到家里来。在中午,只是勇姑来坐过一会儿。这几天,你姐的心难过呀!”

原来,中午时分,勇姑特别来找了甜妈和小辛,叫家里的亲人,都要关心大辛因拒婚形成的心灵创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是化子知心朋友勇姑细心之处。

被妹妹写假信逗戏了一下,大辛也笑了起来,果然如小辛所料,这么一笑,反而使沉重的心情,轻松了好几分。大辛走进妹妹的睡房,见妹妹的桌子上有很多诗词书。她对小辛说:“妹,今后别么事我都不想了,每月假日的夜晚,我回家来同你一起睡,专门向你学习诗词。今夜,你就教我学习诗词吧,我常想,你聪明,你有诗才,你一定能成为诗人。我呢,读初中时,虽然李白,苏缄的诗词,也读过儿首;屈原的楚辞,你也给我讲过几篇,但《离騒》有的句子,我不大懂;《湘君》那一篇,你讲得好,我记在心内了。但是,对做诗词,我没有这个才能。我会唱歌,倘若又会做诗词,那才真是好哩。妹,你今晚教我学习做诗词吧。”

小辛高兴地说:“好好,我教你。首先,我把我做的一首诗,朗诵给你听一听:

多么蓝的天,

多么绿的山,

我的诗兴涌翻翻。

朋友呀,

我爱蓝的高空,

我爱绿的大山。

他举钢锄头,

我栽林苗儿,

一棵株栽下土。

朋友呀,

林苗儿咸了林,

闲来林中手携手。”

大辛听完小辛做的这首诗,笑着用手划着小辛的脸说:“你的朋友是谁?你和谁手携手?他是谁?你是个未婚的女娃子,不知爱人在谁家?在诗里写着‘他,我,朋友呀,手携手’这样的句子,羞哟!羞哟!他是谁?他是谁?”

小辛人不羞,脸不红,用极为严肃的口气说:“你说要向我学习做诗词,那你就从我做的这首诗里,学习一下做诗的情感。灵性和艺术手法。你不要用手指头羞我,好不好?你果真要向我学习做诗词,你得把我做的这首诗,拿去背三百遍。熟读我诗三百遍,不会吟诗也会吟。”

大辛惊奇地问:“哦,我把你做的这首诗,熟背三百遍,我就会做诗了?”

小辛笑说:“我再来把《湘君》翻译成现代诗,朗诵给你听。不过,我不把我意译的《湘君》全篇都朗诵给你听,我只朗诵开头八句的意译,

你犹豫不行——

为着谁停留在洲中央?

我乘船儿去接你,

特意将自己打扮得更漂亮。

那一天,不准沅水湘江起大风,

不准沅江湘水兴巨浪,

为要安全行航。

现在,我吹着想念的萧声——

你知道吗,我是在把谁想望?”

大辛对做诗词,好像有所领悟,沉默不语。

小辛又说:“最后,我把毛主席的一首词,朗诵给你听。词名叫《赠李淑一》,

我失骄扬君失柳,

扬柳轻飓,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大辛默默地听着,似有所悟。

小辛便说:“姐,今夜我们谈论学做诗词,就谈论到这里。我相信你今夜也没有心思学习做诗词,中午,你的好朋友勇姑到我们家里来坐过一会儿。说你看中了小曹。说你想小曹想得出了神,勇姑跟你说话,有时你不晓得答应她,这是真的吗?又说小曹拒绝了你的求婚,因此这多时,你精神失常,同天空说话,这也是真的吗?”

大辛低头不语,小辛便说:“姐,我是你的同胞妹妹,你心中的这个痛苦事,为什么不早早向我讲呢?应该早早讲啊!”

有希望了,大辛想趁机请妹妹助她一臂之力,便说:“妹,他说他家里有未婚妻,我想了很多天,我想了很多夜,总觉得这不是真正的原因。我进十万大山林场,劳动。工作表现很好,经过一段时间,当了苗圃果园队的副队长,常常同他打交道,没有见他回过老家,也没有听他谈过老家里有未婚妻。妹妹啊!他是不是真正有未婚妻,我在心里头,打了无数无数的问号。我的亲妹妹,小曹几时到我们家来玩,我请你问他一问,问他到底有没有未婚妻?”

当然,化子是常常见我到她枫树辛家去玩,看到她妈妈待我像亲生儿子一样。看到她的妹妹和我到了一起,两人谈书谈诗,言笑无忌。所以今晚,大辛便把向我求婚的愿望,托付她同胞的妹妹帮忙。

忽然,化子见妹妹用手按住心口,似乎心口有点疼痛。大辛连忙问:“妹。你做么事按着心口?你的心口痛吗?家里有没有去痛片,吃几颗去痛片,就会好的。”

小辛按着心口说:“不要紧,姐。待会儿,我就不痛的,我来喝几口滚烫开水。”

小辛慢慢喝着滚烫的开水,望着姐姐可爱的脸庞,想着姐姐往日的恩情:长姊如母,长兄如父。我在孩提时候,是妈妈带领姐姐讨饭,让我没有饿死。后来姐姐长大了,她上山砍柴卖,下河摸鱼卖,寻找野菜野草做饲料养猪卖,从而帮着妈妈,使我读完了高中。只因有了高中文化程度,我才有了自学的可能,才能进入知识的博大殿堂。姐姐的恩情重如山,深如海。小化子,小化子,你忘记了吗?小辛想到这里,坚毅地下了决心:孔融让梨,千秋传为佳话。我辛小化要把意中人,让给姐姐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化突然放下开水杯,把两条辫子往后一甩,坚定地向姐姐说:“姐,如果小曹到我家来玩,我一定为你问一问,问他为什么拒绝你?你本人不便当面向他求婚,我是第三者,又是你的亲妹妹,我帮你的忙。”

话虽是这么说,但小化的内心痛苦,一时怎能消失得了呢?她姐姐一心爱着小曹,一心追求着小曹,她姐姐不可能想到妹妹同小曹已经有了那样的感情!她姐姐也不愿意想到妹妹同小曹已经有了一种那样的感情!如今,小化姑娘要把意中人让给姐姐了。不仅仅是让,而且还要向我做思想工作,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动员我不要推却她姐姐的求婚。

啊!啊!啊!孔融让梨易作,辛小化让婚难为。天下万国,自古至今,称我中国为礼让之邦,辛小化,辛小化,你为我中华民族添了艳,你为我中华民族增了光,你真是了不起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