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0章 门当户对

作者:曹树厚

苗圃果园队今年播种的杉苗田里,又发生了金龟于幼虫。辛化子副队长见杉苗发了黄,扯起几棵来看了看:杉苗的嫩根,已被金龟子幼虫吃光了。没有嫩根的植物,怎能不发黄?发黄一段时间,最后就要慢慢地死去。几年来,金龟子幼虫毁坏衫苗的面积,一年比一年多。农葯部门所出售的农葯,全都试用过了,对金龟子幼虫都不能全歼。今年,杉苗又在开始发黄,凶恶的地下害虫,又在向杉树苗进攻。管生产的副队长辛化子,眼看金龟子幼虫严重地威胁着杉树苗的安全生长,便同正队长吕好新找我谈金龟子幼虫危害杉苗问题,她把个人的事,暂时丢在一边。

这时,我正在试验预防松苗萎倒病的特效葯。对松苗萎倒病的预防,是否能像小儿注射天花疫苗预防天花病一样,试验出一种预防的特效葯呢?我用松树种子作试验,与每种葯物混合在一起播下苗田去。我试验很多次,共用了松树种子一百多斤。可是,一直没有成功。这混合了试验葯物的松树种子,受了葯物的毒害。反而更不能发芽。这就是说,作试验用的一百多斤松树种子损失了,我的这个试验也失败了。在万般怀疑知识分子的时代,我预感到做试验,不能擅作主张,对损失一百多斤松树种子,我心里有些害怕。所以,吕好新、辛化子来找我时,我就带着他们两人,一起去找万书记。我认为,要试验杀灭地下害虫的特效葯,还是先经过万书记为好。

我们三人一起,来到万书记的小办公室。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领导干部和技术员,其宿室都是一进两小间,外小间放着写字台和会客的桌椅,内小间睡觉,外小间就是小办公室。万书记在小办公室里,听我们关于杉苗田受金龟子幼虫危害的汇报。

稻谷怕蝗虫,蝗虫能把几千几万亩的稻谷吃光。杉树幼苗怕金龟子幼虫,这种虫能把几万几亿棵的杉树苗毁掉。万书记听了我们的汇报后,感到问题的严重。他坐在写字台旁边,不断地摸着后脑壳,对我说:“小曹,你是新中国的林业技术员,要敢于攀登别人不敢攀登的高峰。地上害虫好治,地下害虫难治,这个我知道。你要开动脑子,你要解放思想,试验出杀灭地下害虫的特效葯来。”

这是科学攻关对我的动员令。

这是党对我的信任。

在万长青书记的鼓励下,我在全世界植物病虫学家感到棘手的领域里——在防治地下害虫的领域里,搞科学研究,试验消灭地下害虫的特效葯。

我在试验这种特效葯的过程中,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但是,经过82次的失败,到第83次,一种消灭地下害虫的特效葯,终于试验成功了。

国内外的农葯,有的叫做胃毒剂,有的叫做触杀剂,有的叫做内吸剂。我给我发明的这种葯物,取名叫做追杀剂。根据83次的试验次数,我把我发明的追杀剂,戏称为“83”。

追杀剂对地下害虫,好像响尾蛇导弹追踪飞机一样,追杀剂一钻进土内,就追踪杀灭害虫。害虫逃到哪里,追杀剂就追到哪里;害虫躲到哪里,追杀剂就寻到哪里。奇东西,真是特效葯!

响尾蛇导弹的头部,有一个红外线探测器,在敌方飞机喷出的炽热气流里,辐射出大量的红外线,探测器一旦探测到了这些红外线,就引导导弹追踪敌方飞机,把敌方飞机击毁。我开动脑子机器,解放思想,用某种葯物与虫体相吸引的原理,发明了追杀地下害虫的“响尾蛇导弹”。指南针对古时人类未说,是奇迹;追杀剂对现代人类来说,也是奇迹。我们中国人在世界农葯的领域里,攀上了高峰,发明了“追杀剂”,我很兴奋。亲爱的读者,你一定也很兴奋!

杉苗田里的地下害虫,被追杀剂全部杀死了,奄奄一息的杉树苗,又新生了嫩根,叶和芽又返青了。

过了几个月,万长青书记向上提名吕好新为副场长的报告~批准下来了。县委组织部任命吕好新为副场长的通知,也下达到林场。万书记提拔许品章为苗圃果园队队长,许品章入党的介绍人,也是万书记。

又过了一个半月,这一天,万长青到县里,向管林业的方杰人副县长汇报说:“我们全林场职工选吕好新,辛化子。曹厚树二人,出席全省劳模大会。对曹厚树出席省劳模大会,我和老吕有分歧:他同意曹厚树出席省劳模大会,我不同意。但是老吕向我说,如果我不同意曹厚树出席省劳模大会,那么,他也不去。老吕的理由是:如果不同意曹厚树出席省劳模大会,说服不了全场的职工。我的理由是:出席省劳模大会,是一件大事情。首先,要考虑每个人的成分和出身。我想把曹厚树换成场部事务长黄亮明。我相信曹厚树有自知之明,对此他不会有意见。黄亮明贫农成分。农民出身,本人工作积极,在反有的运动中,表现得很不错,对敌斗争性强,在斗敌火线上人了党,我认为,黄亮明应该出席省劳模大会。老吕讲的也有理,我讲的也有理。我拿不定主意,特来向你请示。”

万长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听候方副县长的指示。他不知方副县长对这啥意见,因此,有意无意地摸了几次后脑壳。

方副县长听完万长青的汇报,考虑加考虑,然后回答万长青说:“什么拿不定主意?我的意见:曹厚树不能换。你不要忘了追杀剂。”

万长青慌忙说:“县长,我没有忘记追杀剂。正是因为追杀剂,我才向组织部提名苗圃果园队的队长吕好新为副场长。正是因为追杀剂,我才同意苗圃果园队副队长辛化子出席省劳模大会。谈到曹厚树,问题是……”

“什么问题是?我的意见:曹厚树不能换。老万,你不能忘记了发明追杀剂的那个人。并且,你不能忘记鼓励曹厚树的工作积极性,”

“县长说得对,说得完全对。”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三名省劳模,乘火车到省会武汉出席省劳模大会。吕好新既是一名劳动模范,又是林场劳动模范的带队领导干部。这位由党员工人提拔起来的领导干部,不装模作样,言谈举止,仍然是原来的工人吕好新,他和我坐在同排的软席座位卜,化子坐在对面的软席座位上。吕好新我们三人,说说笑笑。

吕好新望着我和化子两人,笑道:“小曹同志不老实,欺骗了化子同志。时间到了今天今时今刻,我要将事情真相讲出来。”

我一时没有想过来,忙问:“我什么时候欺骗过化子同志呀,吕场长你不要冤枉我。”

老吕毫不退让,立即接口说:“那一年,你老家的未婚妻,向你写的解除婚约一信,你给我看了。你回给她的信,你也给我看了。你同意解除婚约,你们解除了婚约,我是人证,那两封信是物证。”

老吕说完这话,拍着我的膝头说:“书呆子!你欺骗了化子,赶快向化子作检讨。”

老吕计决,把我直抵得无言对答。化子一听,站了起来,直指着我说:“你骗得我好苦呀!”

化子脱口而出说了这句话后,向全车厢一看,车厢里坐着全国各地的旅客。那不远的几排软席座位上,还坐着本县同来的劳动模范哩!顿时觉得自己的脸颊,像火烧一样烫人,羞得低下了头,连忙坐下来,停住不说了。把个吕好新乐得拍起巴掌,向我和化子两人大笑说:“同志妹,同志弟,你两人快快快恋爱,快快快结婚,我吕大哥等着吃你们的喜糖。”

省劳模大会的第一天,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向全省劳模做报告,代表省委,代表省人民政府,代表全省人民,向各条战线上的劳动模范致谢。省林业厅参加大会的厅长,在这天的下午,接见了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三名劳动模范。这位省林业厅的领导同志,对我们三位劳模说:“我厅的李工程师告诉我,说你们林场对治地下害虫,有一项重大发明。李工程师是留日的,他对你们这项发明,评价很高。我代表林业厅,祝贺你们这项惊人的成就。省厅已经报到中央——报到林业部去了。你们十万大山林场,要评上全国先进单位啦!”

接着,厅长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曹厚树同志,我希望你再接再厉,在林业科学研究上,再来几个发明,再立几功。”

这位年过半百的厅长,如若看到你有点拘束,他能马上就地取材,开个玩笑,叫你拘束顿消。这时,他望着有点拘束的化子,笑问:“辛化子姑娘,你20几岁了?”

“26岁。”

“有对象没有?”

“没有。”化子红着脸说。

吕好新嘴巴快,马上抵着化子说:“有对象,有对象。我向厅长报告:就是他。”老吕一说完,就直指着我笑。

这位有几根银发的厅长,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说:“我看了你们三位劳动模范的材料,知道两位26岁的劳动模范,是未婚的大青年。好呀,一个是有科学发明的青年林业技术员,一个是长得很不错的林业姑娘。门当户对,门当户对,真正是门当户对。”

厅长对26岁的未婚劳模辛化子姑娘极为欣赏,说:“辛化子姑娘,你既是劳动模范,又是晚婚模范。我看你是为了发展林业事业,忘记了终身大事。好样的,好样的。”

“辛化子姑娘没有忘记终身大事,她追求我好几年哩。厅长你看,她低下了头。”我在心里向着厅长说。

此时我向化子一望,她果然低下了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