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1章 让婚诗

作者:曹树厚

近来,化子见勇姑和小鲁,亲密得非同寻常。这一晚,她拉着勇姑的手问:“勇妹妹,你跟小鲁在谈吧?不要瞒我。”

勇姑她那一双大无畏的眼睛,望着化子立即答应说:“是的,我们在谈。要不了多久,我和他,就要去东山乡人民政府领结婚证哩。”

化子立即追问:“把你的恋爱经验,向我介绍介绍行不行?”

勇姑回答说:“油盐炒菜,各有所爱。你不愿意同他谈,我愿意。是一个夜晚……”

勇姑虽然大方泼辣,到底还是一个未婚姑娘,一种害臊的感觉,使她不能详尽叙述那个夜晚定婚的情景。她马上将话题一收,说:“化姐姐,你要我介绍恋爱经验么?我的恋爱经验只有八个字……”

化子急忙问:“哪八个字?赶快告诉我。”

勇姑笑说:“我的化姐姐呀,我的辛队长啰,‘恋爱恋爱,不如赶快。’你几时同小曹去东山乡人民政府领结婚证呀?听吕场长从省劳模会回来说:林业厅的厅长听了他的报告后,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说你和小曹是‘门当户对,门当户对,真正的门当户对’。吕场长说的这些话,是不是真的?”

勇姑问着化子,不等化子的回答,便向上耸起鼻子,同时撅起嘴,向化子连连点头说:“吕场长向我讲,他要和我一起找小曹,给你做介绍啰。”

却说我从省劳模会回来,当晚就到枫树辛家找小化,想再一次表示对她决不动摇的爱情。在我去省会武汉出席省劳模会之前,小化有好几次动员我,莫辜负她姐姐的情意。我怎能听她的劝说呢?

现在,我来到辛家,直接走进小化的睡房,见小化坐在书桌旁看书。小化的睡房里书多:桌子上是书,柜子里也是书,书香味很浓。我喜欢闻小化睡房的书香味,在小化书香味的睡房,能睡上几十年,那才是人生莫大的幸福哩!

小化见我来了,一句话都不说,起身打开书桌抽屉,拿出一张写了诗的纸,双手递给我后,就往大门外走去。她是柯家村小学和农民夜校的老师,到农民夜校上夜课去了。她一句话不说,连头也不回,把我搞得满脸通红,甚是没意思。把诗拿着一看,只见这首诗写道:

小辛不结婚,

请你爱大辛。

大辛情意切,

莫负她之心。

才去枫香下,

忆那谈书声。

挥泪自令自,

从此姐夫称。

我读完小化的诗,连连叹气。在回林场的三曲竹林青径上,我透过竹林空隙处,时时望望明月,时时望望银河。一路上,月光竹影,我不断地复诵着小化的让婚诗。

一日夜晚,我在灯下读陈嵘著的《中国树木学》,花有清香月有阴,窗台上的一盆万岁兰,在月光树影中,向夜读人勤勤送着清香。如此良宵,我闭门一心读书。我边读边写笔记,忽见宿室门一开,只见吕副场长和周勇姑两人走了进来。

我连忙起身,请他们坐下,又是泡茶,又是送茶。

勇姑喝了几口茶,首先,从头到尾述说了她化姐姐对我的情意,接着,就毫不客气的责问我,说:“世上都是男人先追求女人,对这一点,相信你小曹也知道。化子这么好的姑娘先追求你,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请你小曹自己说一说。”

勇姑又责间我说:“你撒谎说自己有未婚妻,欺骗化子,是无情无义;欺骗我和白队长,是对同志不忠不诚。再请你小曹说一说,你应该不应该?有人说你是一个很忠诚的人,说你是一个讲情义的人。我说你呀,最不忠,最不诚,最无情,最无义。”

周勇姑这四个“最”字,简直把我划成天地间最大的坏人了。我真是有口难言啊!小辛那首定婚诗,她周勇姑不知道。假如那时应允了大辛的求婚,对小辛那才是不忠不诚,无情无义。不过,如今情形不同了,小辛写的一首让婚诗,写得斩钉截铁。假如此时再不应允大辛的求婚,自己的年龄已有20好几了,错过了大辛这个多情的姑娘,将来,就后悔莫及了。我想到这里,刚想开言,不料吕副场长急急讲道:“我猜出了小曹的内心秘密。他老家的那位未婚妻,是解除了婚约,这点,我可以做证明。但是,我分析:他可能在别处什么地方,又有了一位未婚妻哩!小曹,我们不影响你学习技术。兰花又香,夜晚又静,你好好学习林业技术,勇姑我们走吧,走。”

我连忙起身,一把拉住吕好新,说:“吕场长,如今我是一个没有未婚妻的人了。你们不能走,不能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