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3章 奇花词

作者:曹树厚

小化听说姐姐真的与小曹离了婚,这位好姑娘想起了一件往事:那二年冬天,在沿河路上,我们姐妹二人,由姑妈家回来,碰到了那个蒙布脸,要不是人民政府的林业技术员曹厚树,抡举竹扁担,赶跑了那个坏人,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件事,难道我姐姐忘记了吗?再者,据我几年对小曹的观察,他是真心真意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这个大林场就是他拼命搞社会主义建设的大物证。办这样的大事情,哪能十全十美?历史上,开国将军也打过败仗,甚至打过很多败仗,损失的不是几十几百斤松树种子,而是几十几百几千几万人的生命。小曹防治松苗萎倒病,打了一个大败仗;防治杉苗地下害虫,打了一个大胜仗。有胜有败,这是兵家常事,怎么能说小曹是有意破坏呢?毛主席讲过,世界上没有常胜将军。既然如此,难道在科学试验上,有常胜科学家吗?

辛小化这位民办女老师,自学不倦,广猎群书,知识渊博。今天,她记起了一位作家笔下的一位将军:

1937年,这位将军打了一个大败仗,几万人马的大军,没剩一兵一卒,只有他自己活着回来了。当时有人埋怨说,一个光杆司令还回来干什么!这位将军压力极大,忐忑不安,军法在那里摆着,吉凶难卜。就在这局促不安的时刻,毛泽东接见了他。毛泽东微笑着,紧紧握住他的手,然后爽朗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了就好。”这使得这位将军深受感动,热泪沿着脸颊汩汩下流。半年过后,这位将军没有辜负毛泽东的信任与希望,果真在太行山地区与其他几位战友一起,壮大了抗日队伍,以后发展到几十万兵马。

小化姑娘想起了很多很多。小化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女青年,此时在她小同寻常的胸中,止在酝酿着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看,小化姑娘的两手,捏得紧紧的——捏成下决心的拳头。她疾步走向灶房,向妈妈说:“妈,姐和小曹姐夫哥离了婚,我要和……”

在妈妈的近前,小化姑娘不好把后面的一句话说出来。只见她把头一扬,将两条辫子往后一甩,立即向国营林场疾步走去。她一边疾步走着,一边回头向妈妈喊道:

“妈,姐和小曹姐夫哥离了婚,我要和小曹结婚。我到国营林场,找他一起到乡人民政府,领结婚证去。”

甜妈先头听说大女儿跟大女婿离了婚,我的这位好岳母,眼泪便顺着脸颊往下流淌。老人家坐在灶房里,哭着说:“甜婆婆呀,小曹是我的好女婿,不能让他走了呀!”

这时,甜妈见小女儿去国营林场找大女婿,到乡人民政府领结婚证去,老人家连忙擦干脸颊的泪水,安慰自己说:“甜婆婆呀,我的大女婿,马上就要变成我的小女婿了。我得赶快去请办喜酒的厨师来,为我的小女儿和小女婿办结婚喜酒。”

且讲小化到了国营林场,见了我便说:“我同你到乡人民政府领结婚证去,走,走。”

我听了一惊,对我这位妹妹说:“妹妹,我害了你姐姐,不能又害你。我这一辈子再不结婚了,小化妹妹。”

——就在这悲壮激昂的时刻,小化端详着我的面孔:曹厚树仍然是一个面目清俊的青年,仍然是姐姐苦苦追求的同一个曹厚树,为什么那时候苦苦地追求,如今,却无情地抛弃呢?姐姐呀,你太不对了!

——就在这悲壮激昂的时刻,小化姑娘也想到了:如果她同我曹厚树结婚,她这朵鲜花,插在我曹厚树这堆牛粪上,是不是可惜呢?此时此刻,小化姑娘自己间自己:我是一朵真。善。美的鲜花。我这朵真。善。美的鲜花,插在他曹厚树这堆牛粪上,是不是一种糟踏呢?望祖国的远处,有一座座雄伟的青峰;看祖国的近处,有自己门前的巨大红枫。在我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有各种各样的男女英雄,我辛小化是不是可以做一个英雄呢?在我们悠久的历史里,有各种各样的男女模范人物,我辛小化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模范人物呢?立刻,她辛小化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模范人物,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英雄。

只见她一副英雄气概,拉着我的手,坚毅地往东山乡人民政府的路上走去。

我真是不知所措,我说:“小化妹妹,我不是不愿意,而是……”

小化向我笑着说:“不要啰嗦,快走。”

小化和我从东山乡人民政府陈秘书的手上,领来了结婚证:。我向万书记请了三天假,到枫树辛家去结婚,这件奇闻,轰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小化和我结婚的这天晚上,来闹新房的人真是多。烛光明亮,笑语喧喧,闹新房的人要小化谈恋爱经过。小化脸含笑容,要了一支笔,写了一首诗,诗的题目叫做《奇花词》,大家你争我夺,都想先睹为快。有一个人将《奇花词》一把抢了去,高高举起,朗诵给大家听。只听那人高声朗诵道:

“世上千样万般花,

争奇斗艳闹喧哗。

陶渊明爱菊花,

林和靖爱梅花。

国国自有倾国花,

日本岛国有樱花。

寄语昙花休得意,

昙花一现败了花。

有一样奇花奇奇奇,

奇花生长在我家。

那枝艳花儿不要他,

这朵奇花儿偏要他。

有人讽我笑我俊,

有人敬我将我夸。

笑我者,

笑我将花插在牛粪上。

夸我者,

夸我是朵大奇花。

夸我,我谢谢。

笑我,我不怕。

房门一闩,

欢度我的新婚夜啰,

我爱我的他。”

一些闹新房的孩子们,听完这首妇孺皆懂的诗,挤呀挤呀,挤到新娘子面前,向着新娘子做着玩脸说:“我爱我的他,我爱我的他。”

在新婚之夜,我做了一个甜蜜的梦:《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先生,他遍游天下名山,有一天游到了十万大山。当地人传说:十万座浓装素里的大小山峰,是十万个女儿,所以,十万大山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风水宝地。曹雪芹一面游着十万大山,一面吟着李白的两句诗:五岳寻山不辞远,一生好人名山游。

十万女儿的母亲,请曹雪芹到她家里小憩片刻。曹雪芹一走进这个女儿国里,母亲一声令下,十万个女儿,歌的歌,舞的舞,弹的弹,招待名闻全世界的大文学家。红飞绿舞,把个曹雪芹看得赞不绝口。

曹雪芹拱着手,恭维这位母亲道:“近几年,我游遍了天下名山,你老太太之十万大山,可评为天下第一名山也!你老太太之十万女儿,可称为天宫仙女也!你这里的女儿,比我那大观园里的女儿,还多得多啦!”

十万女儿的母亲说:“我的女儿不仅有十万之多,不仅个个如花似玉。而且,我的十万女儿,人人都会作诗。”

曹雪芹大惊道:“真那?”

十万女儿的母亲说:“我的十万女儿,不仅人人都会作诗,而且,每个女儿作的诗,都很好,好极了。”

曹雪芹半疑半信道:“不才愿见之。”

这位母亲便将其中一个女儿作的《奇花词》拿给他看。曹雪芹立即摇头晃脑地吟起来。

曹雪芹吟完《奇花词》,连连拱手贺道:“不才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我在新婚夜做的这个梦,太浪漫,也太荒唐。我更从松涛队副队长。曾经当过江河船工的老白那里,听到了一个更加荒唐的故事,他向我讲了夏青名字的来历。这个故事,既荒唐,也浪漫。下面的一章,讲的就是这个既荒唐,也浪漫的故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