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4章 夏青名字的来历

作者:曹树厚

管林业的方杰人副县长,提升为县长了。省林业厅调来一位叫史枝的县级干部,担任管林业的副县长。县政府的收发员夏青,提拔为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第二副场长。

这位史副县长,即是我在湖北革命大学学习时,那位叫我常读《实践论》的班主任。湖北革命大学完成其历史使命后,史枝就被调到省林业厅工作。现在,调到这个县来,担任管林业的副县长。我在反右运动中,挨了几次斗,没有划为右派,仅作行政处分:开除留用,取消工资,每月发给生活费刀元。搬出林场场部,住在松涛队。香杉队。甜泉队。竹啸队四个队,巡回做技术工作。

黄亮明听说夏青要调来林场,当第二副场长,非常高兴。当年他在县政府当通讯员时,即因通讯员与收发员的工作关系,与夏青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信任,两人志同道合,同气相求。夏青到职的前两天,向黄亮明和万书记打电话,叫黄亮明去县城帮她拿行李,万长青知道夏青东西多,又加派了一名工人,接来了夏青和她的行李。

夏青的本姓不姓夏,本名也不叫青。就好像鲁迅本来不叫鲁迅是一样的道理。不过,各人另起姓名的缘由自有不同。松涛队副队长白四海,听说方县长的爱人夏青调来林场当第二副场长,他知道夏青名字的来历,于是他向我讲述了这个故事:

“一天,我会江口的客船上,有五位客人,他们讲着一个野心女人的故事。有一位年老的客人说:‘我活了60多岁,只见过一个野心颇大的女人。她先是嫁给了一个小公司的小老板。后来,她嫌这位小老板财产少,离了婚,又嫁给了一个大公司的大老板,但是,这位大老板,要娶一位没有结过婚的姑娘。’

一位年轻的客人问:‘已经嫁过一个丈夫,便不是姑娘了,那位大老板要她吗?’

那位老年客人继续说:‘不知道那个女人从哪里买了两件好东西,一件叫整容脂,即使是皮老皱多的女人,只要搽上整容脂,即刻变成脸润皮嫩的姑娘。’

那位年轻客人又问:‘结过婚的女人,两个大rǔ藏到哪儿去呢?’

老年客人回答说:‘我先已经说了,她有两件好东西,还有一件叫做缩rǔ丸。吃几粒缩rǔ丸,发得再大的rǔ部,立刻就变成干瘪瘪的,好像少女rǔ部一样。’

那位年轻客人又问:‘结了婚的女人,屁股大,大屁股藏到哪儿去呢?’

这位年轻客人提的这个问题,引起大家开颜大笑,我也大笑了。那位老年客人忍住笑,不慌不忙地回答说:‘这个女人没有生育能力。不生育的女人,屁股本来就不大。她搽了整容脂,吃了缩rǔ丸,当然就看不出是个结过婚的女人。她自称是没结过婚的姑娘,便嫁给了这位大老板。哼,上了这山望见那山高,这个女人又嫌这位大老板,有钱没有权,她又离了婚,改了名,换了姓,后来就和我们县的方副县长结了婚,当了县人民政府的收发员。你们猜她改成什么姓名?她听说毛主席的夫人叫江青,就改名叫夏青。你们说这个女人的野心,大不大?我活了60多岁,还没有见过这样野心大的女人。’

老年客人说完后,望了我一眼,对我说:‘我不怕你船老板听见了。我是一个老百姓,这个女人不能把我怎么样。’

那位年轻客人又继续问:‘这个女人把名字改成——青,这意思是明白的。但是姓为什么改成——夏?’

老年客人没有回答年轻人的这个提问,而是望着大家说:‘大家都用脑筋想想:她为什么要把姓名改成夏青?’

在五位客人中,有一位中年人,他略一思索,便说:‘夏字的用意,我分析出来了。她改姓名叫夏青,意思是说:上面有你江青,下面有我夏青。夏字和下字同音。’

我老白觉得这位中年客人分析得对,完全对。小曹,你说这个女人的野心,大不大?”

我慌忙对老白说:

“请你今后不要讲这个故事。夏副场长是我们林场的领导人,我们做部下的,不能传播领导人的闲言野语。社会上老百姓怎么讲,我们管不了,但我们自己不能讲。老白,你以后也不能向别人讲。”

可是,夏青嫁给有权的丈夫后,她又认为:丈夫有权,不如自己有权。她想:万长青是书记兼场长,大权独揽,然而,他不能永远兼下去,夏青的潜意识呼唤她当国营林场的正场长,如果有机会,最好能当上书记兼场长。吕好新无大才,上面不可能要他当一场之长。将来,我夏青当了书记兼场长,或许可以叫他当第一副场长,让他领导工人搞生产。

夏青把黄亮明叫到自己的宿室里,说:“明天是假日,我明天同你夫妻一起,到菱花的娘家快乐一天。”

第二天是林场的假日。夏青在商店买了糖果。点心,准备送给水菱花的母亲。

水菱花的母亲见林场的夏副场长,同女儿。女婿一起来了,觉得真是增加了自家的脸面,忙迎着夏青说:“夏场长,你瞧得起亮明他们两人,今天来了,我们脸上好光彩呀!”

水菱花的母亲,杀鸡招待夏副场长和女婿。女儿。夏青的酒量不大,只喝了一杯。

黄亮明的酒量大,喝了三杯,还要喝。他一边喝酒,一边给夏副场长夹菜,他非常兴奋地说:“夏场长你就是我前途的靠山,你今日亲临我妻子的家,我好高兴,我要一醉方休。夏场长,来,你吃菜,我喝酒。”

夏青止住黄亮明再次为他自己斟酒,说:“我今天到菱花家,是同你夫妻两人有要事相商。你不必多喝了。”

在远离本单位的农户里,夏青向黄亮明畅谈内心的追求,说:“小黄,你到这世上来,到底追求什么?男人们到底追求什么,我体会不深。女人的追求,我知道。当然,女人们的追求有各种各样,但就我而言,我追求打扮漂亮,追求嫁一位有权有势的丈夫。对这些,我都追求了。后来,我工作积极,也争取人了党,如今,当上了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第二副手。然而,对这些,到了手以后,我并不满足,我还要争取在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有更大的权力。”

黄亮明接着说:“男人们的追求,就我个人而言,我追求漂亮年轻的女人,我追求金钱权势。对这些,我都追求过。但总是时运不济,有时,行船常遇倒头风,屋破偏逢冰雹雨。我向菱花讲了:夏场长调到林场当第二副场长,我们的前程无量了。”

水菱花接着丈夫的话,说:“夏场长,请你接受我当一名正式工,你知道,至今我是一名家属工。”

夏青笑说:“你的这个追求标准太低了,应该追求当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队长。小黄应该争取当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副场长。我则追求当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书记兼场长,当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最高职务。我的权慾比男人大。”

小黄沉思不语,他觉得夏青描绘的这个方案,太高了,不易实现。万长青书记成分好,雇农成分;本人又是长工出身,已经有了一二十年的党龄;凡办事,坚决按照县委的指示办,县委很信任他。至于上级林业部门:省林业厅和县林业科,他们只起提名的职能、任免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书记兼场长,最后要经过县委的批准。所以,没有办法将万长青弄走。

夏青见黄亮明良久沉思,便说:“小黄,我知道你的质疑。你碰了很多钉子,老练了一些,这是好事。我也清楚实现我刚才讲的计划,有不可逾越的障碍。好,等时间,等机会。最高计划放它几年。我看,搞个最低计划,行不行?”

黄亮明这时才说:“对,除了最高计划外,应该有个最低计划,在当前,你应该仅仅实现当场长的计划,让万长青当书记。至于实现最低计划,也不能性急。我20岁时候,追求漂亮女人,吃过性急的亏,差一点把性命送……”

黄亮明说滑了嘴,差一点说出了那一年用布蒙脸,拦路强姦的事儿。水菱花要追问丈夫的艳史,夏青连忙为黄亮明解围,止住水菱花说:“过去的事儿,不要追问,那是追问不完的。我本人过去也有很多……”

夏青觉得自己也说滑了嘴,连忙停住不说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