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6章 谁写这篇学术论文

作者:曹树厚

史副县长召开林场党委扩大会,专门研究迎接全省国营林场现场会的准备工作。史副县长问万长青:“林油间作的面积,统计好了没有?”

万长青回答说:“统计好了。今年全国大跃进,我们林场林油间作面积也是大跃进:面积5300亩。”

这时,出乎万长青意想之外,吕好新连忙说:“书记,你说倒了,不是5300亩,是3500亩。”

万长青望了吕好新一眼,生气地说:“吕场长,你的政治头脑到哪儿去了?现在全国大跃进,你追我赶放卫星,你为啥自甘落后,思想赶不上形势。这次是俺叫夏场长负责重新测量统计的。”

万长青接着问夏青:“夏场长,这个5300亩数字,到底实不实?”

夏青毫不犹豫地回答说:“5300亩完全属实。要说不属实,就是曹厚树测量。统计的3500亩不属实。”

于是,万长青抢着断定地说:“我看,吕场长不必担心了。曹厚树破坏社会主义林业建设,是开除了公职的破坏分子。我们不相信夏场长测量。统计的面积,难道去相信破坏分子测量。统计的面积吗?夏场长是我们的第二副场长,是我们林场党委委员啊!更何况,我们场5300亩的林油间作面积,已经报到省里去了,全省都知道了。更何况,当前是大跃进时代,大家每天看报纸,水稻亩产每天竞赛放卫星:前天有个地方水稻亩产:万斤;昨天有个地方亩产5万斤;今天的报纸,有个省有个县,水稻亩产10万斤。更何况,当前大跃进时代,谁敢表示不相信?谁来落实这些数字?更何况……”

吕好新连忙介绍我测量。统计的情况,说:“这一片杉木幼树在造林时,是曹厚树和我两人一起测量。统计的。后来给造林季节临时工,按面积付工资时,我又做了一次复查,是3500亩,不会是5300由。更何况,现在林油间作面积,还摆在那里,谁都藏不了。万书记你,我,夏场长她,我们三个人参加再测量。统计一次,看看到底是3500亩,还是5300亩?更何况……”

万长青打断吕好新的话,说:“算了算了,今大,我个同你讲这些道理了,以后再同你讲,当前是大跃进时代,只能讲大跃进的话,这是当前的最大政治,大跃进,人民公社,总路线,这三面红旗,我们要高举啊!”

万长青说的“当前是大跃进时代,只能讲大跃进的话”,确实是这个时候的最大政治。在这举国一致的政治气氛下,谁人敢像吕好新这样说实话呢?可怜吕好新,在这次大跃进运动中,因为说了几次实话,后来在反右倾中,被批斗得自杀了,这是后话。

在研究全省现场大会的生活安排时,史副县长说:“这次全省一百多个国营林场,来你们林场开现场会,我们要把它开成一个盛会。一方面,要将客人们的生活安排好,让大家吃得好,睡得好;另一方面,你们场的业余歌舞团,在全县是颇为有名的……”

史副县长说到这里,望着场长龚工说:“你们林场辛化子副从长的歌子,在全县是有名的。我在县城看过你们歌舞团的演出,你们辛化子唱得很好。她唱的时候,加上一些动作表情,给人以罗曼蒂克的享受。一个星期的会议,你龚工场长要叫辛化子多唱几首歌。”

接着,史副县长望着万长青,对大家说:“告知你们一下:重视林业建设的张体学省长,可能亲自要来你们林场,参加这个现场大会。这个现场会的意义很大。你们要将林油间作的经验,提高到学术水平上来总结,提升到科学上来总结。上个月,我到武汉参加省委召开的林业座谈会,华中农学院一位著名的教授,研究了几十年的造林学,在省委林业座谈会上,他认为,你们林场的林油间作,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说要帮助你们林场的技术员,写一篇林油双丰收的论文,将它翻译成外文,寄到国外的学术刊物发表。所以,你们林场真是了不起,了不起。不过,你们要……”

万长青是林场的第一把手,史副县长说到这里,便叫着万长青的名字说:“万长青同志,你把曹厚树叫回场部,参加全省现场大会。叫他把林油双丰收,写成一篇有学术水平的书面材料。先在全省现场会上,发给全省各个兄弟林场的代表,以后,再寄给华中农学院那位造林学教授,请他润色一下。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我们社会主义中国,要将技术人员新的创造,新的发明,以及科学试验上的新成果,由技术人员写成论文,献给全世界啦!”

万长青摸着后脑壳,听史副县长的指示。史副县长喜欢讲话,每次讲到高兴时,一心讲话,视物不见。此刻他没有想到万长青摸后脑壳的意思。万长青一边摸着后脑壳,一边想:不叫曹厚树写这个材料么?我是农民出身,老吕同我一样,也是农民出身;夏青是家庭妇女出身,龚工是工人出身。我们四个人,没有这个能力写学术材料。叫曹厚树写么,在反右运动中,用破坏社会主义林业建设的罪名,开除了他的公职。现在怎么能叫这样的人,参加全省的现场大会呢?又怎么能叫这样的人,来写我们寄到国外去的学术材料呢?我作为十万大山林场的党委书记,最重要的是站稳阶级立场,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党委书记万长青,不断地摸着他的后脑壳,这使直性子的吕好新要说话了。他不管不顾,直话直说:“书记,如果你不愿意叫曹厚树回场部,来写这个书面材料,如果你认为这是个要讲阶级的问题,怕来了个什么运动挨整,那么,就请你写这个书面材料。我首先声明:我是扛锄头出身的,我是不会写有学术水平的书面材料的。”

听吕好新这么一说,史副县长才注意到了万长青不断摸后脑壳的动作,便说:“原来如此。老万,你是怕将来有了什么运动,会挨整,是吗?好吧,你叫曹厚树回场部,参加全省国营林场现场会。叫他写这个材料吧,将来如果有什么运动来了,要挨整,整我就是了。”

关于是不是让我参加全省现场会,是不是让我写这个材料,在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党委扩大会上,讨论了好几个钟头。这本来不是个问题,当年竟成了会中讨论的大问题。这不是天方夜谭,这是历史事实!

最后,史副县长拿毛主席的《论十大关系》作为根据,向大家说:“最近,毛主席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论十大关系》,已经传达到了县委,县委计划对反右派中一些受处分的知识分子来一次甄别。我对林业技术员曹厚树作了全面分析:人家在我们党的领导下,办起了这个大林场,营造了这么一大方人工森林;人家在科研上有发明,有科研成果;人家任劳任怨,与世无争,工作了这么多年。因为这些,我们党给了人家省劳模荣誉。至于人家在科研上的一次失败,那是科学研究上的常事。失败了一次,我们抓住这一点,说人家是破坏,这个正确吗?这个对吗?这个合理吗?好,现在,在未对曹厚树做正式甄别之前,根据当前全省现场大会的需要,叫曹厚树回场部参加全省现场大会,来写这个材料。”

史副县长对大家说了一大篇无可辩驳的道理后,然后问万长青:“万长青同志,你说,我讲的这些,对不对?”

万长青连忙回答说:“县长说得对,说得完全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