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01章 一路上要多加小心

作者:曹树厚

1949年5月,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解放了武汉。国民党领导的军队,向南撤退。我这时在湖北农学院园艺系攻读园林花卉专业。第二年,进入湖北革命大学学习政治理论之后,由湖北省林业厅分配工作,于1950年12月的一天下午,带着湖北省林业厅的分配公函挑着被褥行李和书籍箱子,来到武昌轮船码头,乘这艘之上游的客轮,到工作单位报到。

这艘客轮行驶在滚滚的长江上,劈浪前进。我扶着船栏,望,着这闻名全世界的万里长江,心中喊道:“啊,万里长江,你从古到今,看了无数英雄,看了无数风流,看了无数豪情!我曹厚树向你致敬!”

我六岁发蒙,小学跳了几次级,四年就毕业了;中学跳了两次级,四年也毕业了。后来又在湖北农学院,专攻园林花卉专业。现又在湖北革命大学学习。过去的时光,当了十几年学生,现在快要工作了。明天,到会江口下轮船,那里属于幕阜山脉,后天就到工作单位。幕阜山脉的荒山将是我的战场。消灭荒山,绿化祖国,是我即将从事的工作。毛主席在《实践论》中说,没有吃过梨子,不知道梨子的味道。我没有工作过,工作又是什么味道呢?我这位学生出身的林业技术员,想起了湖北革命大学班主任史枝在毕业时对我的嘱咐,连忙打开书籍箱子,拿出毛主席的《实践论》,把胸靠着轮船栏杆,一字一句地阅读起来。

“看书看得废寝忘食的人,世界上确实有。看这个年轻人,看书竟忘记了吃晚饭。”

“这个年轻人,上船来,没吃东西,看书能当饭吗?”

轮船上一位工会干部,听到乘客们谈论着我,走近我的身旁,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这位年轻同志,学习忘了吃饭。啊,你读的是毛主席的书!你真是我们工人阶级的好同志。走,我带你到餐厅,找张厨师要饭吃去。”

这突然一拍,把我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天快黑了,寒空上,已经有了最早的一批星星。

这位干部,人都叫他龚工。龚工把我带到餐厅,喊着张厨师说:“张叔叔,这位是我们工人阶级的好同志,认真读毛主席的书,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你辛苦一下,做两个菜,把饭热一热,给这位同志吃,多少钱,算我的。”

张厨师笑着拖长声音说:“烧一个红烧肉,再烧一个红烧鱼吧。”

龚工也笑着说:“行行。我要到机舱去顶四个小时的夜班。他用了多少钱,你记下来。等下了夜班,我来结账付钱。”

龚工说完,又拍着我的肩膀说:“同志,你贵姓?姓曹?小曹同志,我不能陪你了。等这位张厨师的饭菜弄好了,你就吃饭。”

张厨师果真弄了一盘红烧肉,一盘红烧鱼,炒了一碗饭,端来放在一张洁净的圆桌上,笑着对我说:“你这位年轻同志,真有运气,碰上了我们的龚工,你只管放开肚子吃。不要你出钱,包管龚工来结账付钱。”

我连忙说:“我自己吃饭,我自己付钱,请不要客气。”

张厨师一听,急了,对我解释说:“同志,你不知道龚工的脾气,我向你介绍介绍:他如果说请你的客,你要出钱,他就不高兴;你要是让他出钱,他就高兴极了。”

张厨师还怕我不相信他们龚工这种性格,更进一步地介绍说:“同志,我向你说,我最了解龚工,我也最喜欢他。我和我的妻子,没儿没女;他把我们两口当成他自己的父母一样。他今年20岁,我今年40岁。他常说,对革命队伍里的同志,要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你不能推辞他的好意,你明白吗?”

我感觉餐厅电灯发射出来的光,不仅仅有亮度,而且好像还有温度,暖洋洋地抚摸着我的全身,革命队伍真是温暖!可是我吃饭,不能要别人出钱。所以,我把饭一吃完,马上就拿钱出来结账:红烧肉5000元,红烧鱼3000元,大米饭400元,一共8400元。①我非付钱不可,张厨师恼火了,他说:“要是你付了钱,龚工下班回来,是要责怪我的。”

①当时使用的钱币。

我无可奈何,谢了张厨师,只好收回钱。我走出餐厅,扶栏望月:江宽天阔,一轮明月,跟随着轮船和我一同前进。明月无私,我刚一踏上工作征程,就碰上龚工这样豪放的人。

龚工下了夜班,便真的去餐厅为我结了账,付了8400元。然后,又来到我的身旁说:“小曹同志,你怎么还不睡觉?我已经下夜班了。你没有买卧铺吗?走,到我的房间,同我一起睡。”

龚工说到这里,眉毛微微一皱,好像心里想着一个问题:“这个姓曹的青年,是个什么人呢,吃饭我付钱,不打紧;带他到自己的床铺睡觉,却应该看看他的身份证明才好。”我当然明白龚工的顾虑,马上就把湖北省林业厅的分配公函,拿给他看。龚工看了公函,大喜说:“呀,你是到鄂南十万大山去建国营林场?鄂南十万大山是不是属于幕阜山脉?你不怕艰苦,去建设山区,你真是我们工人阶级的好同志。走,跟我一起睡。把你的行李拿到我的房间去。”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今晚,知识分子出身的我,与工人阶级出身的龚工,同睡一张床铺,同盖一床被子。我便向他说起了在湖北革命大学的一段学习生活。

中国共产党在刚解放的一些地方,办起了一些短期的革命大学,号召在各种院校读书的学生,参加革大,用马列主义武装头脑,然后由有关部门,派往各地从事经济建设。湖北省省长李先念,兼任湖北革命大学的校长,我当时怀着“投笔从戎”的豪情,参加了湖北革命大学。在湖北革命大学毕业离校的前三大,我到班主任史枝家里,史主任见我来了,笑着请我坐。这一天是星期日,史主任当教师的爱人庄肃也在家,她连忙沏茶,笑着请我喝茶。接着又来了几位同学,大家和我一样,都是来感谢史主任诚恳教导之情。史主任高兴地笑着请大家坐,庄肃也连忙沏茶,高兴地笑着请大家喝茶。见到这个情景,我便小声对史主任几岁的儿子国宝说:“你的爸妈对学生好亲爱!”

小国主张大着眼睛,极为认真地对我说:“我爸妈两个人,也好亲爱。夜晚两人睡在一个床上,有时我还看见他们两人互相抱着睡哩!”

我连忙小声地对他说:“你这个话,不要被你爸妈听见了。听见了,要打你。”

小国宝一面玩着手上的玩具,一面毫不在乎地说:“我不怕爸妈听见了。我的爸妈教我认识了‘实事求是’四个字,也教我懂得了‘实事求是’四个字的意义,我说的是实事求是嘛,你不准我实事求是吗?”

我笑了,说:“我准你实事求是,可是以后不能实事不是说这个话了。”

也就是在这一天,史主任对我说:“你学的是园林花卉专业,服从当前林业建设的需要,到山区去搞林业,不争着去搞城市园林花卉,这种不怕山区艰苦、服从党和人民需要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你的林业工作,是生产工作,是一门非常大的学问。要掌握好这门大学问,一是靠书,二是靠实践。毛主席的《实践论》,你今后要常读。”

龚工听着,才明白一个人在读他最需要的书籍时,是会废寝忘食的。他和衣靠在床铺上,眼睛渐渐地合上了,我拉了一下他说:“你脱衣睡吧,不要着凉了。”

龚工张开眼睛,突然间我:“小曹,你有对象没有?”

“有。我在三岁时,就有了对象。”

“哈哈,”龚工坐起来,拍手大笑,“那么,你们几时结婚?”

“这不能完全由我,人家是22岁的大姑娘了,现在新社会婚姻自由,我这个由父母包办的婚姻,不晓得人家解除不解除?”

“小曹,我把我内心的话说给你听,你刚才说你的班主任,他们大妻相亲相爱,我说啦,那真幸福!我是领导阶级的人,我是工人阶级的人,工农联盟,我想找一位农民的女儿做爱人。听说凡是山好水好的农村,农民的女儿长得都很漂亮。你说我这个逻辑,唯物不唯物?有没有道理?湖北省秭归县①的农村,不是出了个非常美丽的王昭君吗?”

①王昭君故里现为湖北省兴山县,古时属南郡株归县

我思考了一会儿,说:“农村确实出过很多美女。像美人西施,就是农村出生的,‘朝为越溪女,暮为吴宫妃’。西施是浙江省芒萝山下一位柴夫的女儿。不过我还没有科学上的根据,不能答复你提的这个问题。你累了,我们都睡吧。”

我乘的这艘轮船,沿途的小码头都要停靠,直到第二天上午,轮船才到会江口码头。我挑起被褥行李和装书的箱子,辞别龚工和张厨师,下了轮船。龚工送我一张两代工人的全家照片,以作日后留念,龚工本人是轮船工人提拔起来的工会干部;父亲是1923年参加“二七”大罢工的铁路工人;父母早已去世,哥哥接父亲的班,在郑州铁路局当工人。我结识了这位工人阶级之家出身的同志做朋友,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会江口为十万大山河与长江的汇合处,所以叫做会江口。今天,我来到了幕阜山脉地域的会江口。这里有客栈,有商铺,有饭馆。我走进饭馆,放下行李,坐下来,要了一菜一汤。我边吃,边向饭馆老板问路。饭馆老板是一位50多岁的老年人,待客热情。我问:“这里到你们县城,有多少路?”

“70里,你是第一次来吗?我跟你这位年轻同志说,会江口这条河,叫做十万大山河。由这里坐木船,从十万大山河逆水而行35里,就到了去县城的中途落脚点路中铺,一到路中铺,就进入了十万大山地区的范围。沿十万大山河,走完沿河10里路,就到了一个分路的岔路口。然后,你离开十万大山河,往左步行25里,就到了我们的县城,如果不左转,沿河直走的话,那就走到东山乡去了。对这一点,千万错不得。”

饭馆老板指指县城的方向,又指指河边的一条木船,对我说:“那河边停靠的一条木船,就是到路中铺去的客船。”

我吃完饭,付了饭钱,挑起行李,出了饭馆,向那条木船走去,饭馆老板向我跑来几步,招手叫我停下,以非常关心的态度对我说:“你这位年轻同志,一路上要多加小心。不要一个人走路,最好有几个人结伴而行。一路上要多加小心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