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8章 第二次结婚

作者:曹树厚

全省国营林场现场会,一天大临近了,各项准备工作也在加紧进行,万书记。龚场长。吕第一副场长,夏第二副场长四位领导干部作了具体分工:万书记和龚场长是会议方面的负责人,既要向大会汇报情况,又要带领兄弟林场代表上山去参观,夏第二副场长负责会场招待工作。吕第一副场长负责食堂和住宿工作。

开会的前一大,夏青带领的招待人员,把欢迎的大幅标语张贴了出来。整张整张的大红纸上写着“欢迎省。地。县的领导同志们来我场指导工作!”“欢迎全省兄弟林场的代表同志们来我场指导工作!”

吕好新找炊事班班长鲁一琴,商谈如何搞好大会的生活问题。食堂人员真是忙呀!鲁一琴的袖子卷得高高的,围裙上涂满了各种油水的颜色。鲁一琴是开始建场就来了的工人,他没有见过这样大的场面。他想:我们奋斗这么多年,把林场办得这样好,全省一百多个国营林场在我们场召开现场会,这真是令人兴奋!鲁一琴越想,干劲就越大,大干的时候,用他那并不很好的嗓音,愉快地唱起了湖北民歌。

油菜开花黄又黄呀儿哟。

爷娘接我回娘家呀啊。

只因村里忙生产,

我哪有闲空回娘家呀儿哟。

依呀呀凡哟,喂呀呀儿哟。

只因村里忙生产,

我哪有闲空回娘家呀儿哟。

秧苗发芽青又青呀儿哟,

妹妹接我去送亲呀啊。

栽秧割麦两头忙,

我哪有闲空去送亲呀儿哟。

依呀呀儿哟,喂呀呀儿哟,

栽秧割麦两头忙,

我哪有闲空去送亲呀儿哟。

满地的棉花白又白呀儿哟,

哥哥接我去做客呀啊。

白天月夜忙摘棉,

我哪有闲空去做客呀儿哟。

依呀呀儿哟,喂呀呀儿哟,

白天月夜忙摘棉,

我哪有闲空去做客呀儿哟。

(白)告诉我的爷呀,告诉我的娘呀,

不是女儿不想家呀啊,

等到今年丰收了,

我带着喜讯回娘家呀儿哟。

依呀呀儿哟,喂呀呀儿哟,

等到今年丰收了,

我带着喜讯回娘家呀儿哟。

鲁一琴在食堂里唱着歌,苗圃果园队副队长兼业余歌舞团团长辛化子,则在蜜桔园里,指挥业余歌舞团的演员,排练上演的文艺节目。史副县长亲自找了化子一次,要她领导的歌舞团,搞一个反映林业建设成就的歌舞剧,龚场长频繁地来找化子,两人在一起研究如何搞好大会演出,这时候,人们见到化子眉飞色舞,显露出一位美貌少妇的快乐。

十万大山林场的大礼堂,宽敞明亮。大会报告,小会讨论,会议进行得非常顺利,报社记者特别赶来采访,《湖北日报》上刊登了以“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林油间作双丰收”为题的文章,《人民日报》向全国作了转载。

我写的一篇论文,数据充足,论据充分,博得了兄弟林场代表们和领导同志们的好评。张体学省长读后,向他带来的秘书说:“十万大山林场不错,既出木材又出人才。”

张体学省长笑着问万长青:“你们林场这篇文章是谁写的?”

万长青摸了摸后脑壳,回答说:“是我们林场工人写作小组集体写的。”

会议一共进行了七天。其中两个晚上的文艺演出,有唱歌,有舞蹈,有歌舞剧。国营十万大山林场苗圃果园队副队长辛化子,独唱了几首爱情民歌。辛化子清亮甜润的歌喉,加之少妇风流潇洒的表情,赢得了省。地。县领导同志,和全省国营林场代表们的热烈欢迎,掌声如潮,人们为之陶醉了,入迷了,被引进歌由表达的爱情意境,龚工也跟着大家一起鼓掌,他龚工的鼓掌,与别人鼓掌的含意不同,他望着台上的化子,向她倾诉内心的话语:“辛化子呀,你貌美,你歌妙,你情动人。我龚工今年29岁了,还没有结过婚,我爱上你了。”

化子离婚独居,对妹妹同技术员曹厚树结婚,她没有丝毫的醋意。她完全了解:妹妹和技术员曹厚树,在结婚前,没有任何不正当的行迹,两人品质作风好,这是化子深信不疑的。再者,她也想到了:假如妹妹不同曹厚树结婚,曹厚树有一天也是要找一位爱人的,还有一个重要的道理:《婚姻法》保护男女公民结婚自由,他们两人自愿结成夫妻,这是任何人都无权干涉的。化子常常想着这些道理,所以,她也就不怨怪妹妹。姐妹间亲切的情感,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自己反而觉得虽比妹妹大三岁,在某些方面,还比不上妹妹。

化子自离婚独居以来,有很多人向她求过婚,她都一一婉言谢绝了。找丈夫,要慎重又慎重呀,冉不能找一个挨跪。挨打。挨骂。挨斗争的人啊!她暗自物色合乎自己条件的终身伴侣。

龚工向化子赠送过两代工人的全家照片。龚工成分好,出身好,历史清白;又是未婚的壮年,跟化子年龄相当,只比化子大一岁;又是共产党员,林场的正场长,化子觉得像龚工这样纯粹又纯粹的革命干部,即使今后有什么运动来了,也不会搞到他的头上。给这样的人做妻子,是不必担惊受怕的了。水菱花那样嘴巴厉害的女人,也无法讽刺和讥笑了。因此,化子对龚工逐渐产生了爱情。

全省国营林场现场会以后,化子和龚工越来越亲密。不久,两人把恋爱的心愿,向党委书记讲了。中秋佳节的夜晚,愉快的圆月亮,在无限广阔的银字中行进,清幽的月光笼罩着大地,万籁无声,龚工和化子手牵着手,在苗圃的步道上,散步谈心。龚工向心爱的人倾诉说:“化,我是城市工人出身,在省城工作时,便想找一一位农村的爱人。我心里想:山好水好的南方农村,一定出漂亮的女子。化,你为什么长得这样漂亮?这是因为:你家乡的十万大山,应该出如此漂亮的女子;化,你为什么长得这样漂亮?这是因为:你家前面的十万大山河,出自十万大山,流向万里长江。这美丽的江河啊,也应该出你如此漂亮的女子。化,我真是爱你!化,我真是爱你!”

龚工牵着一位漂亮少妇的手,在苗圃的月光中,漫步走着谈着,这位从来没有结过婚的壮年男人,真是幸福极了。

此刻,龚工觉得八月中秋的圆月亮里,好像真有一座晶莹剔透的月宫,在月宫的前面,好像真正有一棵大桂花树。他鼻子闻到了月宫的桂花香气,龚工向着场部大门前那30棵桂花树的方向,深深吸了几口桂花的浓香,向化子说:“你闻到了没有?月宫前的桂花好香!”

化子一年多来,一度收藏的爱情烈火,在恋人的身边,在桂子浓香中,又熊熊燃烧了起来。她在月光下仔细地观看着龚工:他脸庞美,身材美——这是外表美;他赏鉴花香月圆,心旷神怡一这是内心美;他日常穿衣注意整洁,今晚穿着一套整洁的中山服,是领导干部中的校伎者。化子过去听人说,工人出身的干部,谈不上美的外表,更谈不上美的内心境界,这不是事实。跟龚工这样的领导干部结婚,是多么的美好呀!

然而,化子突然向龚工说:“我们结为终身伴侣,我心底始终有一个难以消尽的顾虑,我怕……我怕……。”

龚工停住脚步,两眼注视着化子,惊奇地问:“你有什么顾虑?你怕什么?”

化子叹了一口气,说:“如今,有一些妇女说,莫同知识分子结婚,也莫同当干部的人结婚。因为运动多得很,在运动中,万一你,万一你和那个人一样,挨跪。挨打,挨骂。挨斗争。那么,水菱花讽刺讥笑我,怎么办?把你打死了,我又怎么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