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29章 英雄夫妻

作者:曹树厚

化子向龚工讲了心里的顾虑,龚工明白了一切,他紧握化子的手,说:“化,你不必怕,将你心中的余悸,全部干净彻底地清除掉,你是完全了解我的成分出身和历史的。我的成分出身好,我的历史清白。另外,凡是犯错误的事,我不做:一不打皮绊,二不贪污,三不犯阶级立场上的错误。当前的这个大跃进运动,你放心,我随和着干去。上面说大跃迸好,我也跟着说大跃进好;上面说大跃进好得很,我也跟着说大跃进好得很,今后,不管来什么运动,完全可以肯定,绝对可以肯定,不会搞到我的头上来。化,我是一块最纯最纯的金子,我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我和曹厚树不同,完全不同。化,我俩就在这绿草如茵的苗田埂上,坐一坐。化,你想一想,我说的对不对?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龚工说的这些话,都是真上又加真的事实。于是化子完全放了心:怕第二个丈夫挨跪。挨打。挨骂。挨斗争的顾虑,像扯苗田的杂草一样,连根干部拔起了。于是,她幸福地偎依在龚工的怀里。

不久,两人到东山乡人民政府,领来了结婚证。党委书记万长青,做龚工和化子结婚的主婚人,主持了他们两人的结婚典礼。

在大跃进的年代,国营林场和十万大山地区的四个公社,成立了十万大山公路修建指挥部,大家决定:从县城到国营林场40里,修建一条公路。集中全部劳力,日夜奋战,在三个月之内,完成这条公路。这条公路修建完工后,四个公社的木材和特产,就可以运出山去,对四个公社的好处大得很。这几年,竹啸队间伐的竹材,只能水运。再过几年,国营林场的树木成材后,从十万大山河,水运也行;从十万大山公路,汽车运也行,做到了地尽其利,货畅其流。

国营林场的职工,对修建这条公路,人人兴奋,吕好新那些当年开始建场的老工人们,更是感慨万千。他们回忆说:“林场到县城40里,一去一回80里。从技术员曹厚树到此处建林场以来,这去回80里,我们凭着两个脚板,走了这么多年。眼看不必用脚板就能到县城了;到了县城,当天就能很快回林场了。”

听说老工人在回忆中,提到了我,我心里感觉无限欣慰。因为,在我为建这座林场,拼搏了多年之后,在林场正式职工的名册里,已经取消了我的姓名,现在,工人们提到了我的姓名,我当然感觉无限欣慰了。

人民公社实行军事化,整个中国农村的农民,从公社到大队、小队、组,编为营、连、排、班的军事组织。柯家小屋场、枫树辛家、武术田家等十来个自然小屋场,无论男女老少,无论老弱病残,皆集中在柯家大屋场吃食堂。柯家村的几百名男女老少,吃在柯家大屋场,睡在柯家大屋场。那些小屋场,没有了炊烟,没有了鸡犬鸣叫,满目凄凉,真叫人难过极了。当然,这时,也真是门不上锁,路不拾遗,回到了尧舜时代原始状态的共产社会。我的爱妻小化和妈妈,搬进了柯家大屋场。小化在柯家连队,担任宣传员的职务,派到公路战役的前线上,采编黑板报。柯家连将55岁以下的农民男战士,和巧岁以下的农民女战士,都派往公路前线去了,连队部只留下柯老头。猪婆婆。大脚婆婆。甜婆婆等老弱残疾。

国营林场的全体职工,被编为国营林场战斗营,下属苗圃果园。竹啸。甜泉。香杉。松涛五个战斗连。万长青政委和龚工营长,率领全营工人男女战士,奔赴公路前线。每个战斗连,只留下病人。孕妇,看守连队部的房屋。夏青第二副营长头痛病又发作了,留守在营部。

鲁一琴上前线的那一天,勇姑向他说:“这几天,我的肚子动得很厉害,就是这个月的事了。你向龚营长要求一下,等我生了,你再上前线。”

鲁一琴回答说:“我是一个男人,不能代替你生孩子,如果我能代替你生孩子,我就不上前线了。”

鲁一琴班长带领炊事班全体战士,作为先遣队先上前线。在行军时,他挑着饭钵菜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唱到“前进,前进”最后几句时,特别加力加劲,唱了一遍又一遍。

龚工营长为了照顾孕妇,把副连长周勇姑,留守在她的竹啸连连队部,和一位工人的母亲一起,看守房子。这一天上午,竹啸连异常静谧,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勇姑忽见竹林靠近柯家大屋场方向,满天飘扬火烧的飞灰。不得了,竹林那边发了火。多年以来营造的几十万亩竹林,毁于一旦就不得了啊。勇姑身为竹啸连的副连长,把一切都忘记了,只记得喊了一声“竹林那边着火了”,就笨拙地向营部跑去,她去找留守营部的夏第二副营长。来到夏青宿室门前,见夏青的房门紧闭。勇姑急迫地拍着房门,只听夏青在喊叫:“啊唷,我的头痛死了呀!”

勇姑大声说:“夏营长,竹啸连的竹林旁边着火了,请你向公路指挥部打电话,赶快叫龚营长调部队回来灭火。我上山打火去了。”

夏青说:“你怀了孕,上不得山呀!”

“我不上山打火,不行呀,我是竹啸连的副连长呀!”

“好,你上山去打火。我立即起床,向龚营长打电话叫他赶快带大部队回来打火。”

勇姑拿着砍柴刀,挺着大肚子,来到柯家大屋场的山顶。一看,火是从那山脚下烧起来的,火头直往山顶上冲,如果让山火冲过了山顶,就烧到了竹林,竹子容易燃烧,竹林最怕火,假如山火烧上了竹林,那么,就会噼噼啪啪烧个不停,一直到烧完竹啸连的竹林为止。勇姑见大脚妈。甜妈等老弱病残战士,正在山顶下段开辟那一段防火线,柯老头,猪妈等老弱病残战士,正在山顶上段开辟这一段防火线,勇姑立即参加那一段的战斗。

勇姑弯着腰砍劈防火线,可是大肚子抵着腰,腰弯不下去,怎么办?就蹲下去向前移动,砍尽容易引来凶火的杂草。如今;只要上下两段8米宽的防火线联接起来了,凶猛的山火才有遏制的希望。

砍,砍,砍,勇姑肚子忽然发生剧痛,砍刀举不起来,身不由己地倒在地上。大脚婆婆、甜婆婆等年老妇女瞧见,急了,跑来要背勇姑到柯家大屋场生孩子。勇姑说:“要生,就让他生吧。你们别管我,快快快,快去开辟防火线。”

然而,小生命不由分说,说声出来,就出来了,大家听到了小生命哇哇的哭声。当时留下两位懂得接生的老妇,为勇姑紧急接生,其余的人拼命去砍劈防火线,扑灭凶猛的山林火灾!

大家明白了,现在,在打火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肩负着一个使命:孕妇勇姑坚决不下火场,我们要保卫小生命呀!凶残的山火一冲上来,我们的小生命,就没有了呀!

只见大脚婆婆把两腿一张,摆开姿势,一刀竟是一米多宽;甜婆婆也不认输,一刀竟也是半米多宽;柯老头自认为:我岂能落后于你们女婆娘?我要把火魔斩于自己的马前。而猪婆婆则立即以指挥官自居,她大声喊着分散在几处的老弱病残,叫大家集中砍劈防火线即将连接的地点。在猪婆婆的统一指挥下,砍,砍,砍,几十把大钢刀把防火线连接在一起了。猪婆婆这项“统一指挥”经验有效,又宽又好的防火线,阻拦了火头,这不可一世的大火,终于在人们面前,无能为力了。

大家用临时做成的担架,将产妇和小生命抬到林场场部。见夏青正在向龚营长打电话,叫派人回林场打火。甜妈连忙向夏青说:“夏营长,山火已经熄灭了,叫上公路的人不必回来了。你只叫小鲁回来,说勇姑在山上打火,生了一个胖胖的男娃子。”

龚营长接到电话,才知道竹啸连的竹林旁边,发生了山火,火已经熄灭了;周勇姑在山上开辟防火线时,生了一个胖胖的男娃,他连忙去向鲁一琴报喜,批准鲁一琴三天假,回去看勇姑母子,鲁一琴喜笑颜开,然而却不想回林场看刚出生的儿子和妻子,他说:“夏营长领导营部工作,我对勇姑和孩子部放心,我们林场到县城的这段公路,正值紧张修建关头,我不能离开岗位。营部有夏营长,我一切都放心,相信群众相信党。”

妻子平安生下孩子,而且还是个儿子,鲁一琴心里乐滋滋的。他向龚营长笑了笑,说:“龚营长,我想为小东西取个名字。”

龚营长笑着问:“你想取个什么名字?说给我听听。”

鲁一琴正拿着菜铲子炒菜,他手上的菜铲子挥一下说一个字:“叫鲁——爱——路。”

工地的宣传员们,真有一套采访本领。对于鲁一琴的爱人生了孩子,小鲁也不回家的动人事迹,他们很快就采访到了。孕妇上山打火,在山上生孩子的详细过程,也采访清楚了。看,柯家连队的宣传员辛小化,写了一篇《英雄夫妻人人敬》的快板诗,写在黑板上,震撼每个人的心灵。听,40里长的工地上,无数个高音喇叭,在朗诵辛小化写的《英雄夫妻人人敬》快板诗。

此时,我的爱妻辛小化,在工地上,也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