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30章 柯老头之饿

作者:曹树厚

在修公路的工地上,我的爱妻辛小化,也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这话说过了头,不能说谁也不知道,起码我知道:她也是一个孕妇,屈指算来,有了三个月,这是瞒不住我的。修公路的战役胜利结束以后,她又奔赴大炼钢铁的前线,在柯家连队炼钢铁的工地上,仍然做宣传员,编写黑板报,不过,这个时候的人们,好像失去了正常的头脑,一切都是反常而行。十万大山四个营的农民,本来他们只懂种庄稼农作物的技术,根本不懂炼铁炼钢的技术,也要他们大建高炉,大炼钢铁。

话说柯老头。猪婆婆。甜婆婆。大脚婆婆等留守后方的年老战士,集中在柯家大屋场,吃在一起,睡在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全村的劳力都去了炼钢铁的战场,留守后方的老年人和病残,怎能种得了全村的土地呢?眼睁睁的看着:应当收获的庄稼,没有劳力收获;应当播种的田地,没有劳力播种。整个中国农村的农业劳动力;脱离庄稼,去做他们所不熟悉的活儿去了。整勺农村到处是林立的炼铁炉。原先林立的树木,倒也慢慢地稀少了,因为,炼铁炉的火膛。烧的煤搞不到了,而农村多的是树木森林,锯倒拿去炼钢铁了。

这天夜晚,柯老头和老伴猪婆婆,从柯家大屋场回到自己的柯家小屋场,看到房屋附近自己的一块林山上,那些锯去了树干的残留树桩桩,鼻子酸了,柯老头摸着残留的树桩桩们,哭着说:“你们本来都是做房屋的良材,如今,如今都变成了灰啊!连长一声令下,说锯就锯,好伤心啰!天天盼着你们快快长成巨材,如今,都变成了灰啊!”

世界上只有哭爷哭娘哭儿哭女,今天,柯老头在哭树。老伴猪婆婆劝说:“不要哭树,树没有耳朵,你哭它,它是不知道的。你看,我们家几块地应该种小麦,没有种,荒了;猪栏内应该养猪,没有养猪,猪栏空着了。猪栏啊,我对不起你啊!你几十年为我养了两百多头大肥猪,如今,把你空在这里,我对不起你啊!”

婆婆劝老头不要哭树。可是,婆婆看到空着的猪栏,禁不住泪水涟涟,她自己哭起猪栏了。

两老伴一商议,便用几个夜晚时间,在几块荒废的地里,播种了小麦,又买了两头小猪,因此空着的猪栏内,又有了猪叫。有时候,也用自己的锅灶,做一点东西吃。一个多月后,小麦出了土,几块荒废的土地,又成了产粮食养活人的土地。

在一个大月夜,老夫妻趁着月光,为小麦施压冬肥。没有料想到连长带着几个人,从大炼钢铁的前线,突然来到柯老头夫妇面前,把两人包围在施肥的地里。

“不准动!”连长和带来的几个战士同声喝道。

连长接着问:“你两人在地里做什么?”

柯老头大胆地答道:“为小麦施压冬肥。”

“小麦是在什么时候种的?”

猪婆婆连忙声明说:“我们白天在连里出工,是夜晚种的。没有影响公家出工。”

连长骂说:“糊涂女老蛋,我是问你,小麦到现在种了多少时间?你们好大的胆,私自夜晚偷着种了小麦。我再问:你们为什么私自愉着种小麦?”

柯老头说:“这几块土地荒废了。”

连长大怒说:“这几块土地荒废了与你屁相干?把这个资本主义柯国良捆起来,拿到炼钢铁的工地上去斗。”

在大炼钢铁的工地上,连长召集全连大炼钢铁的农民战士,斗争柯国良老头。

“你好大的狗胆!我们在大炼钢铁的前线,怀着忠于党的红心,高举三面红旗,日夜奋战,大炼钢铁。你这个资本主义,却私自在家里种小麦,养小猪,开小灶,同三面红旗对着干。我们今天,就要割断你的资本主义尾巴。”

“白天,我两个老年人,在柯家大屋场出工,在柯家大屋场吃,在柯家大屋场睡。只是有时候,夜晚回家,月光底下,在荒废的土地上种了小麦:在空着的猪栏里养了小猪;夜晚饿了,用自己的锅灶,做点东西吃,我没有犯法。”

“你这个资本主义,反对三面红旗,还狡辩说没有犯法。给我扫。嘴已,狠狠打。”

“我没有反对全民大炼钢铁;我没有反对吃食堂;我没有反对搬到柯家大屋场集体住,没有反对全村住在一起;我没有反对人民公社;我没有反对共产党;我没有反对毛主席;我没有反对社会主义。一句话:我没有犯法。”

“大家看,这个资本主义男老蛋,还能说出这一大篇话。给我吊在屋梁上,吊死了,少一个反对三面红旗的人。”

柯老头吊得快要断气了,连长命令放下来,派人把柯老头家里的铁锅。铁火钳。铁菜铲等铁器炊具,拿来放人炼铁炉内,一来断了柯老头夫妇吃小灶的私心,二来增加钢铁的产量。又把他们夫妻养的小猪,没收了,放人公共食堂猪栏里一起养。更不准柯老头对小麦施肥。除草。防虫。防病,让小麦苗自生自灭。

其实,在全国全民大炼钢铁年代,没收铁器炊具炼钢铁,并不是柯老头一家。在全国农村,动员农民献铁器炼钢铁,则是属于献忠心的行动。小化对此感慨不已,写了一首打油诗。当然这首打油诗,当时是不能写上黑板报的,否则,斗、吊、骂、打,即随之来临。这首打油诗题为《铁炼铁》:

铁锅铁铲铁火钳,

用铁炼铁铁炼铁。

大炼钢铁放卫星,

请问多少本来铁?

柯家遥粮食大减产,柯家大屋场的公共食堂,每餐每人只能分发一碗红薯稀饭,而且,这碗红薯稀饭也是越来越稀、柯老头一吃就消化完了,饿得暗地哭泣。老伴猪婆婆便在食堂,偷了一碗红薯稀饭,准备拿给老头子吃。不幸真不幸,被连长发现,当场捉住。连长召集全连男女老少,在公共食堂批斗猪婆婆。

“你偷了公共食堂一碗红薯稀饭吗?”

“我偷了。”

“偷了做什么?”

“肚子饿了,偷了吃。”

“偷给哪个吃?”

“偷给我的老头子吃。”

“为什么偷给你的老头子吃?”

“我的老头子饿得不能动,饿得暗地哭泣。”

“你这个糊涂女老蛋好不懂理,你老头子饿了,难道别人就不饿吗?死不认错,一床被子不盖两样人,你也反对三面红旗,破坏公共食堂,破坏人民公社。给我打嘴巴,狠狠地打。”

过了一段时间,柯老头终于饿死了。猪婆婆抢天呼地地大哭,要到县城去,向法院状告这位连长。这位连长蹲在猪婆婆旁边,笑着说:“你可以到法院去告我闻典礼,说你的老头子是我饿死的,叫法院判我的刑,抓我去坐牢,枪毙我。你还可以向你读大学的两个儿子写信,向你的儿子们说:‘柯家连的闻典礼连长,把你们的老爸饿死了,要告他去坐牢。’嘿嘿,告不发。大跃进,全国饿死不少人,全国到底饿死了多少人?谁也不会去统计。大跃进是从上面来的,人民公社。吃食堂。大办钢铁,都是从上面来的,能怪我们这些当大队长,连长的吗?”

猪婆婆的哭声愈大,闻典礼的笑声也愈大,闻连长大笑着。继续讽刺猪婆婆说:“国营林场周勇姑的老爸,在他那和平乡饿死了,你听说了吧?周勇姑和鲁一琴,告了那位连长吗?没有。他们两人老老实实,把三寸小脚的妈妈,接未过晚年。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向勇姑学习。”

猪婆婆不听闻典礼说的这一套,她真的请人给她读大学的两个儿子写信,并且等候她的两个儿子回来,看两个儿子是不是主张状告闻典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