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31章 十万大山河的水,比前绿多了

作者:曹树厚

这几年,我和小化生了两个孩子:1959年生的是男孩,后来1967年生的是女孩。小化给男孩子取名叫爱国,给女孩子取名叫爱林。化子在1964年生了个女孩,后来在1968年,又生了一个女孩。小化给大姨女儿取名叫爱场,化子自己给小女儿取名叫爱香。

1964年,化子生爱场还没有满月,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接到县政府的通知,分配武汉市下放的知识青年30名,叫龚工去武汉接知识青年。

龚工来到武汉,首先,到武汉市知识青年下放办公室,和30名知识青年,一一见了面。这些八九点钟的太阳,把龚工当做亲人。他还走访了30名知识青年的家长,介绍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情况,请家长们放心。

武汉市的领导机关,选定后天举行欢送大会,欢送全市一千多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广阔的大地去锻炼。

接着,龚工又特别到武汉轮船公司,去看望张厨师和他的老伴。龚工在轮船上工作时,张厨师在轮船上当厨师;以后。龚工由轮船上调到轮船公司,张厨师也调到公司食堂。龚工和张厨师在一起工作多年,情谊深厚。张厨师没有儿女,他和老伴都喜欢龚工豪放无私的性格,两位老人把龚工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龚工在轮船公司期间,衣服皆是张大妈为他洗。现在,龚工出差到了武汉,当然要去看望这两位老人。

龚工买了高级点心。水果,又买了两瓶上等的好酒,便向轮船公司职工家属大楼走去。

张大妈双手握着他的手,说:“我很想念你,真的很想念你呀!”

张大妈把龚工买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又双手握着龚工的手,从头上看到脚下,笑着说:“我和你张大叔,真想念你啊!前天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在孙猴子的花果山上,吃大蟠桃,梦见你瘦了许多。”

张大妈又拉着龚工,对照着前天夜晚的梦境,从前身看到后身,欢喜地说:“没有瘦,没有瘦。”

梦境中的龚工瘦了,张大妈好担心;面前的龚工没有瘦,张大妈好高兴。她要到厨房做东西给龚工吃,龚工把她拉下坐着,说:“大妈,我的肚子不饿,你不要忙着弄吃的,我到公司食堂去看望张大叔。”

张大妈说:“快到十二点了,你大叔开完了中午饭,就要回家休息,你不必去,啊,我忘记问你一件大事:你曾经向我说过,要找一位农村对象,找到了吗?”

龚工笑着说:“谢谢你老人家的关心,已经找到了。比我小一岁,是一位雇农的女儿,当国营林场生产队的副队长,就在这个月生了一个女孩。这次我是出差到武汉来的,将来在某个时候,我会专门带她们母女俩,来看望你两位老人家。”

下午一点半,张大叔从公司食堂回来了,这两位曾在一起工作多年的战友,见面的亲热劲儿,非同一般,两人的手握了又握,摇了又摇。张厨师已经在公司食堂吃了饭,他见老伴的饭菜早就熟了,便说:“你们快吃饭,不应该等我,把龚工饿坏了。我在食堂吃得饱饱的,我就不上桌了。”

张大妈忙说:“小龚给你买了两瓶好酒,还买了高级点心。水果。”

张大叔欢喜地说:“给我买了好酒?把好酒拿来,我喝几杯。给我买了高级点心?把高级点心拿来,我吃高级点心下酒。”

龚工见张大叔要喝他买来的酒,要吃他买来的点心下酒,高兴得几乎要冲天大笑。心想:“这位老战友还记着我的性格,真是知己,真是知己。”

张大叔喝着龚工买来的酒,吃着龚工买来的点心下酒,老伴向他说:“小龚有了爱人,在这个月生了个女娃。我两人要买小娃穿的小衣小裤,还要买小鞋小袜,不要忘记还要买小帽小围巾。”

张大叔听了,大笑说:“你去储蓄所取钱就是了。你已拟了一张购货单,不必商量了。”

今天,武汉市人民热烈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载着一千多名知识青年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在父母、亲友和邻居的簇拥下,知识青年离别父母,奔赴上山下乡的指定地点。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分配的30名知识青年:男15名,女15名。谁也没有料想到,奔赴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30名男女知识青年,在文化大革命武斗中,有人丧生于武斗,就此永别父母,魂留十万大山中。

这30名分配到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男女知识青年,都是高中毕业生。19岁的男知识青年高用才,和18岁的女知识青年徐芝兰,一上汽车,就特别坐在龚工的身旁。小高气势轩昂,怀抱远大理想,是自信“天生我才必有用”的青年。他问龚场长:“龚场长,十万大山,山青水绿吗?我的想像中,山,一定是青的;水,一定是绿的。”

龚场长笑着说:“解放后,十万大山地区的党和政府,领导人民大搞植树造林活动,再加上我们国营林场造的大森林;所以你的想像是对的。如今的十万大山是青的,十万大山河的水,也比以前绿多了。”

小徐拉着龚场长的衣角,天真的眼神里,表示她有说不完的幻想,有提不完的问题,她向龚场长说:“龚场长,我向你说啰,我分配到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多么幸运呀!你讲林场有蟠桃园,有雪梨园,有吐鲁番无核葡萄园,有蜜桔园。蟠桃园有多大?雪梨园有多大?吐鲁番无核葡萄园有多大?蜜桔园有多大?我要向林场的技术员学习,做一个又红又专的果园工人。如果,我又会嫁接果树,又会栽植果树,又会修剪果树,那就好了。你们林场的技术员姓什么?”

龚工回答说:“几座果园加起来,有几千亩。技术员姓曹,他是开始建场时的老技术员。他有一肚子技术,人又特别好。你们要向他虚心学习。”

龚工调到林场担任场长以来,他从来没有赞扬过我。今天,是他第一次在未来的工人们面前赞扬我,尽管我是他的姨妹夫,在岳母家,有时也在一起坐一坐。但是,他不敢同我久坐;也不敢向我表示亲情;在外面走路相遇,不敢久站多讲几句;在林场职工面前,凡是我在其中的时候,他更是不敢靠近我心是什么东西隔断了人间亲情?是什么原因使社会不敢接近我?我是印度社会的贱民吗?我是当年德国歧视的犹太人吗?上帝呀,是不是有那么一天,中国会出个大无畏的英雄,出个有远见的政治家,来解决这个问题呀?

30名知识青年中,有人领头唱起了歌,大家齐声合唱:

火车在飞奔,

车轮在歌唱。

装载着木材和食粮,

运来了地下的宝藏。

多装快跑,

快跑多装。

下午五点,汽车到了国营十万大山林场,万书记请假回河北老家探亲去了,老家有妻子和小孩,他请了半个月的假,夏青指挥的欢迎武汉知青的场面,气氛热烈,标语堂皇,使武汉来的知识青年大受感动。小徐欢喜得跳着说:“夏副场长见了我们一脸笑,同我们每个人握手。”

有一次,夏青把小高,小徐叫到她的宿窄里,首先一句就问:“你两人知道我是谁?”

小高和小徐笑说:“夏场长,你问得奇怪,你是夏青第二副场长。”

夏青鼻子“嗯”了一声,说:“我早就知道有人告诉了你们,我夏青是第二副场长。我不是问这个,告诉你们吧,我是方县长的爱人!”

夏青接着一脸笑,说:“你两人可以谈恋爱嘛,我为你两人做主婚人。”

过了几天,方县长向夏青打电话,叫她回家一趟,夏青回到家,一见丈夫的面,仍然是每次见面时的几句老话:“我到林场有了很多年,还是一名副场长。人家县委的妻子,有的当了工厂的党委书记,有的当了学校的校长;都是一把手,我是夫贵妻不荣。”

方县长接到群众的揭发信,揭发夏青嫁过几个丈夫,他经过深入调查,证明情况全部属实。他也知道了自己的妻子,是一个政治野心狂人。方杰人这人,与古今的某些大人物不同,心一狠,下了离婚的决心,向夏青说:“你嫁过几个男人全没告诉我,你的政治野心,我也全部知道了,我们离婚吧。离婚后,希望你做好你的副职工作,好自为之。”

夏青这位妇女,不仅有政治野心,也有一定的吞吐量,她心里说:“真不如离婚,再找一个男人,县长算什么官?芝麻官。”

夏青离了婚,回到了林场,平日的笑脸没有了,她在彷徨,她在盘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