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33章 鲁一琴诗案

作者:曹树厚

60年代未,林场的领导干部,遭到黄亮明等人的残酷斗争,万书记自杀了,龚场长靠边站了,这气坏了炊事班长鲁一琴,他在食堂里,一面做事,一面嚷道:“坏人斗好人,坏人斗好人。”

不料有一次,被黄亮明听见了,黄亮明走近他,在他的肩膀上一拍,说:“伙计,你小心一点,不要污蔑我们。把你的眼睛睁开看看,我是什么人?我是无产阶级革命司令部的人,我是响当当硬梆梆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我是无产阶级猫,我是革命猫,我是红色猫。”

好坏人颠倒——这样一种反常现象,使一琴困惑不解。林场里是不敢讲话了,不妨到附近社员家里去坐一坐,找有见识的人谈一谈,散散闷气。

鲁一琴想到这里,开完了早饭,便动身到枫树辛家去。走完了三曲竹林青径,就到了枫树辛家。走进灶房,问候了甜妈,自己找把小椅子坐了下来。甜妈见了一琴,便说:“一琴,你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一个人陪着聊一聊。我的龚工大女婿,犯了么事法?为么事斗了一次又一次?我的大化子真是命苦啊!先前个厚树,是挨斗。挨打。挨骂。挨跪;如今个龚工,又是挨斗。挨打。挨骂。挨跪。这一回,不会降我大女婿的工资吧?”

一琴低头看着地面,将手向甜妈一挥,说:“你老人家不要说这些烦人的事啰!这些时,我正想着这些想不通的事,心里烦闷得很。”

鲁一琴的头低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望着甜妈问:“小化呢?她是有文化的人,也是很有见地的人,我想找她问一问,谈一谈。”

刮妈介绍说:“我的小化子啊!这些日子,对打倒这个,打倒那个,很有意见。她一到夜晚就做诗,你是晓得的,她是大队小学五年级的班主任,这时在学校还没有回来。你坐,我去倒茶你喝。”

甜妈说罢,就拿着茶杯去小化的房里,找开水瓶倒茶给一琴喝。一琴听说小化这些日子在做诗,便止住甜妈给他倒茶,向她说:“我自己到小化房里去倒茶,你老人家不要客气,你老人家去忙。小化两个娃于,一家人三餐饭,够你老人家忙的啰!我又不是外人,你老人家的房子,哪一间我不熟悉?”

一琴到小化房里去寻诗看,走进小化的房里,鼻子里闻的都是书香味。大家常称小化的房为书香房,果然名副其实。一琴一瞧,见她的书桌上,除了很多书以外,还有半本信纸。可是,写信的纸上,没有一个字。一琴的目光,转到了小化的床上,把两个枕头翻过来一看,在一个枕头底下,有一张写了字的信纸,纸上写了一首诗。一琴将诗从头至尾读了一遍,真是一首好诗。这首诗,完全是鲁一琴当前想说的话。读完诗,他自言自语地说:“我鲁一琴心里是这样想,这样问,这样答,可就是笨得很,无法像小化这样写出来。”

一琴要把这首写出了他心声的诗抄回去。他忙拿出自己身上的自来水笔,将诗抄在书桌的信纸上。撕下来重新看一遍,真好,一个字都没有漏掉,标点都抄得全部正确。他将抄的诗放在口袋里,然后,把小化写诗的那张信纸,照原样放在枕头底下。走出小化的房间,到甜妈身边又坐一会儿,辞别了甜妈,回到林场食堂,带领炊事班开始做中餐的饭菜。

昨天,勇姑请了三天假,同着她的小脚妈妈,带着爱路,回老家祭奠勇姑的爸爸去了。勇姑的爸爸是在大跃进运动中饿死的。老百姓在饿死之前,有一个症状:面带菜色。可惜当时的医师们,在“望闻问切”中,没有诊断出老百姓面带菜色的饿病,乱开处方乱给葯,葯不对症。仅仅只有彭大元帅看到了老百姓面带莱色的饿病,向毛主席进了一篇《意见书》,那一年,勇姑的爸爸也饿死了,埋在坟墓里。勇姑只能每年在爸爸饿死的忌日,带着妈妈和孩子,拿着鱼肉酒,烧香烧纸,去上坟祭奠一次。今晚,一琴一个人在家里睡觉,他拉亮床头的电灯,和衣靠在床头,拿出偷抄来的诗,高声朗诵了起来。想不到,这时黄亮明却正靠在窗子外面,在听鲁一琴高声朗诵的诗,把这首诗都听清楚了。黄亮明心里明白,这首诗在当前,可以要鲁一琴的命,便在,狸说:“这是一首反动诗,鲁一琴好大的胆!前天,他说我是坏人,到明天看,看到底哪个是坏人?”

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黄亮明到鲁一琴的房门前来了两次,每次皆见房门并没有关紧。第三次来到房门前,把房门轻轻推开几寸,伸头进去一看,鲁一琴鼾声阵阵,仰靠在床头上,睡着了。手上的一张纸,快要掉到地下来。黄亮明便很轻很轻地推开房门,很轻很轻地走了进去,从鲁一琴的手上,很轻很轻地拿下写了诗的纸,然后很轻很轻地走出房门外。一出鲁一琴的房门,立即连走带跑,跑回自己的宿室。在电灯下,拿出鲁一琴的诗看。诗是这样写的:

木加子为李,

木加木为林。

为什么污蔑开国大功臣?

为什么迫害百战老将军?

为什么污蔑刘和邓?

为什么迫害贺和彭?

为什么?

为什么?

高举照妖镜照一照,

却原是两个私慾膨胀精。

黄亮明如获至宝,当晚就报告夏青,夏青当晚就向公安局打电话报了案。

第二天上午,公安人员乘着摩托车未了,将诗拿在手中一看,便把鲁一琴带走了。

在几次审讯中,鲁一琴慷慨陈辞,坚持说这首诗是他自己做的,完全是他自己想说的话。一琴对审讯人员说:“你们不要多问了,我不是亲手写字给你们看过吗?字,是我的笔迹;诗,我本人又承认是自己写的,你们还要问我么事呢?你们没有搞逼供信,这是我好汉做事好汉当,不能诬赖别人。”

公安局不能随便冤屈人,便打电话给林场的领导人,问鲁一琴会不会写诗,文化程度如何。夏青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后,同黄亮明等人讨论一番。大家认为:第一,鲁一琴原来是个半文盲,当了林场工人之后,从林场夜校学了一点文化,他是不可能会写诗的。第二,一定要将所有反对林副统帅和江青同志的人,一网打尽,要将真正写这首诗的人清理出来,这里面说不定还有龚工的份儿哩!这样一研究,夏青当即向公安局回电话,详述鲁一琴不会写诗,要继续追查真正写诗的人。

公安局对鲁一琴又审讯了,审讯人员问:“这首诗到底是谁写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是我写的。我不是亲笔写字给你们看了吗?这首诗的字,完全是我的笔迹。你们不是有验证笔迹的新技术吗?你们可以用新技术验证我的笔迹。”

“你这个不怕枪毙的人,怎么这样糊涂?你竟然承认这首诗是你做的,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我知道。林彪当了副统帅以来,我看了很多判刑的布告。反对林彪的人,轻者判了徒刑,重者吃了子弹。”

“是呀,做这首诗的人,就是现行反革命分子,是要处以极刑的。不过,我们不能冤屈人。据我们从各方面调查,你是不会写诗的,这首诗,肯定不是你写的。作为审案人员,是不能冤枉你的。因此,你不要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太不宝贵了。”

“不必再审问了。我这是好汉做事好汉当。”

公安局把全部审问案卷,转到法院。法院又对鲁一琴本人,作了几次审问,鲁一琴本人有理有据,说明诗是自己写的。法院根据上面有关惩处现行反革命法令,判决鲁一琴死刑,很快,上面批下来四个字:立即执行。在批下来的几天内,就执行了。而且,到处都张贴了判决的布告。十万大山林场,张贴了好几张鲁一琴执行死刑的布告,布告上写的罪行是: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工人鲁一琴,书写反动诗词,恶毒污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

当然,辛小化不知道鲁一琴已经偷抄了她的那首诗。当时,她更不知道正是她的那首诗,送了一琴的一条命。但是,鲁一琴他真可以不死,只要供出真正作诗人辛小化,那么,则该辛小化上刑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