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37章 到天涯海角去唱

作者:曹树厚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从开始建场时起,每个月的休息日定为两天,即每月的一日和十五日,化子在一个休息日里,到香杉队去看望丈夫。龚工向她说:“有人看见你在宿室里,暗自流眼泪。我劝你性格放坚强些。香杉队的工人去场部回未讲:曹妹大开除了工作籍,那天,你妹妹去林场接丈夫回家,他们没有看见你的妹妹有眼泪,看到的是,你的妹妹脸带笑容。你要向你的妹妹学习啰!”

化子两眼直直地望着丈夫,回答说:“这多年,我的心乱得很呀!这次运动将你整得好苦,我是为你难过,才暗自流眼泪。在人们面前,我没有哭过。许品章和田雄英结了婚,他们夫妻经常到我宿室来,安慰我。许品章有水平,他最近发现了夏青名字的秘密,他说夏字和下字同音,夏青之所以叫夏青,意思就是说,上面有你江青,下面有我夏青,她是在把自己和江青相比。”

化子在香杉队住了几天,龚工发觉妻子讲的话,有些不同常人。不过,她不论讲什么,即使讲到伤心处,也不流眼泪了。大女儿在姨妈任教的小学读书;小女儿有姨妈教着看图识字;两姐妹有外祖母照顾生活。因而龚工对妻子和两个女儿,也就放心了。他龚工万万没有想到夫妻这一次团聚,竟是一次长期分别的开始。

化子回到场部这几天,白天夜晚,心里只是想着一件事。首先仅仅是心里想着这件事,继而嘴上自语着这件事,最后一天,她拿着笔也写着这件事。她将这件事写在一张大纸上,并且张贴在场部的墙壁上,这是文化大革命运动期间最短的一张大字报。”大字报只有五个字:“想念杨开慧”。下面落款辛化子。

关于想念杨开慧的大字报,在全国一些地方也出现过,有的是“我们想念杨开慧”七个字;有的是“我们真是想念杨开慧”九个字。这本来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表示,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化子这五个字的大字报,一张贴出来,就超出了感情范畴。有的人暗暗称赞;有的人张开血盆大口,要吃掉化子。黄亮明马上去报告夏青,夏青跑来一看,马上大喊大叫:“这是一张反对我们江青同志的大字报,也就是现行反革命分子,赶快把辛化子抓起来。”

黄亮明等人七手八脚,将化子关进一间叫做“关牛屋”的。曾经关过牛的屋子里,用大铁锁把关牛屋反锁着。

夏青领导斗白天,黄亮明主持斗夜晚,一气儿把化子斗了三天两夜,井向上级写书面报告,要求公安局逮捕化子,并给她戴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夏青在全体职工大会上说:“如果上级不批准我的要求,我就上北京告状。”

化子的心在翻腾。在她的想像里,她的脑海成了十万大山林海。在林海中,松涛要怒号,竹啸要高歌。她命运坎坷,从前夫曹厚树到后夫龚工,让她遭受’的刺激太大了,她的精神分裂了,忘记了身边的事情,不知道她有年迈的老妈妈,也不知道她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也不知道她本人是谁?更不知道她的家在何省何县?

第三天夜晚,周勇姑独自摸黑来到关牛屋,隔着木条窗子,探望她的化姐姐。化子不认识她的勇妹妹了,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只顾唱着她想念杨开慧的歌。勇姑叹说:“化姐姐,我把这窗子的木条砸烂,你快逃走吧。你的两个女儿,有你老妈妈,有你同胞妹妹,有你勇妹妹,你放心好了。化姐姐,你的心是千结万结解不开,到天涯海角去唱,解脱你自己去吧,唉,一琴上了刑场,我不能让你也上刑场呀!”

第四天上午,夏青。黄亮明等人,来到关牛屋拿化子去斗。只见窗子木条砸烂,关牛屋里没有了辛化子,辛化子昨天夜晚逃跑了。

化子到哪儿去了?原来她随着十万大山河的河岸,唱着想念杨开慧的歌,走着走着,走到了会江口。

会江口——十万大山河与万里长江的汇合处。何天生老汉装修一新的大客船,停靠在经常停靠的地点。这天早晨,何天生的年轻助手小金,坐在船头上。这位初中毕业的小伙子,突然看到那临河口的一块大崖石上,有一个妇女在指手画脚唱着歌,忙喊何天生说:“天生怕,你看,有一个妇女在那块大崖石上唱歌。”

两人把桨划了几十下,船就到了那位唱歌的妇女面前。向崖石上一看,只见一位约莫三四十岁的妇女,在崖石平面上走着步子,做着手势,边舞边唱。小金觉得是件新奇事,集中注意力听她唱的歌词。连续听了几遍,听清楚了。小金问何老汉:“这个妇女唱的这首歌,你懂不懂?”

何老汉摇头说:“这是个疯子,唱的是疯话。”

“不是疯话,她是在唱想念毛主席第一位爱人杨开慧的歌。学校的老师,教我读过毛主席怀念杨开慧的诗词。”

小金见何老汉不懂诗词,便不向老汉讲诗词,自己只顾听那妇女重重复复舞唱:

铿铿锵锵,

铿铿锵锵,

汨罗江上,

我遇见了一位女郎。

她自称屈原亲属叫女须,

问我为何来了她屈原的汨罗江?

“女须姐,我想念杨开慧,

请你和我一起,

放歌喉,

舞彩袖,

为杨开慧舞歌一场,

为杨开慧舞歌一场。”

铿铿锵锵,

铿铿锵锵。

小金听着这似哭非哭,有言难言的悲歌,眼睛里的泪水夺眶而出。这悲切的气氛也感染了何老汉,他向小金说:“我买的一斤糖包子,我拿去送给她吃。你看她面黄肌瘦,可能有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

何老汉拿着一斤糖包子,跳上岸,爬到崖石平面上,拉着那妇女的衣服,对她说:“唱饿了吧?吃我的糖包子。”

何老汉这一拉,那妇女认为有人来杀她了,不要命地向远处奔去,急得何老汉在后面追赶,但心想:她是一个女的,我是一个男的,我追赶她,易引起她的误解,不能追赶,不能追赶。

小金埋怨何老汉说:“天生伯,你真是鲁莽。你的手又大,人又黑,满脸胡须,你去拉她,她知道你是什么用意?你应该轻轻地,悄悄地,将糖包子放在她的旁边。你走了,她自然要吃你的糖包子。”

过了几天,那唱歌的妇女,在早上天未大亮,夜色尚存的时候,又来到这崖石的平面上,仍然像前几天一样,又唱又舞。何老汉这回变聪明了,他极轻极轻地,悄悄地走到崖石平台后面。将糖包子也是悄悄地。极轻极轻地放在这妇女旁边,不讲任何话语回到船上。果然如小金所料,这妇女唱饿了,一眼看见旁边放着糖包子,也不管来自何方,拿起来便吃,从此以后,这位妇女每天在同一时候,来到这里又歌又舞,唱饿了便吃旁边的糖包子。

但是,有一天,在天未大亮,夜色尚存,这位妇女正在又唱又舞的时候,小金和何老汉忽然瞧见有一个用布蒙脸的人,在这妇女的身后,用尽全身力气,将唱歌妇女推下了急流的河水。那人自己很快跑得无影无踪。唱歌妇女想抓住那个蒙布脸,可惜只是抓住一块蒙脸布,身不由己,同着急流河水冲入了万里长江。

这惊心动魄的场面,被小金和何老汉瞧得清清楚楚。小金含着泪水说:“那妇女唱得多么好啊!是从哪里来的杀人强盗,把她推下河水淹死了?大生伯,你我要记住这个杀人强盗的身材形貌,有一天我们要做见证人。”

何老汉恨恨地说:“我要牢牢地记住。记住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1970年阴历五月十五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