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02章 船老板

作者:曹树厚

我体会到饭馆老板的关心是真诚的,也许前方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等待着我。十万大山地区,解放只有一年多,人民政府正在那里大力发动群众清匪辰霸,讲到清匪反霸,就要讲同共军队在淮海的大决战。这一决战结束后,国民党军队向南急退,南京、上海相继解放,武汉也解放了。共产党军队乘胜追击,国民党军队一路上去下很多武器弹葯,这就形成了土匪猖獗的局面。饭馆老板嘱咐我一路上要多加小心,这话使我时刻处于高度警惕状态。

走到木船停靠的地方,只有木船没有船老板。河水滚滚,哪里有个人影?在那临近人江的河口处,河岸山崖突出来一块大崖石。大崖石下面,就是十万大山河的急流,四顾茫茫,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只见大地悠悠!

我大声呼喊着船老板,没想到啊,突然从河内冒出一个水淋淋的人头,向我大吼一声:“你喊么事?要乘船,上船就是了!”

那木淋淋的人头,说完这句话又不见了。我没有办法,只好上船,坐在船头上,等候船老板再次钻出水来。

等了几分钟,船老板才从水里钻了出来,双手掐住一条摇头摆尾的大鱼,丢进船舱。船老板在这寒冬天气赤着身体,在河水里捉鱼,证明是个不要命的人。他纵身跳上船,用一条大布中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上衣服。只见他一脸黑肉,两道浓黑眉毛,眉毛下的两只大眼向我横了横,便将我的行李往后面大睡舱里一扔,问:“只你一人到路中铺吗?”

“是的,只我一人到路中铺。我姓曹,是省林业厅派我到你们县里,在十万大山建国营林场,绿化你们的荒山。”

我如此这般地说,是想让他对我产生好感,把我当成替他们县办好事的人,不要起歹心。可是船老板把手一挥,说:“你一个人,我不开船。要等到10个人,我才开船。”

“假设等不到10个人呢?”

“那简单得很,你付10个人的钱。”

我在武汉住了几年,乘公共汽车和渡江轮船,一个人只付一个人的铁即使一个人坐一部公共汽车,坐一艘渡江轮船,也不多加一分钱。因此,我又阿:“假设今天有20个人坐你的船,你是不是少收我的钱呢?”

“只你一个人,你要付10个人的钱。有20个人坐,你本人的钱也不能少。”

我生气地说:“你这话真没道理。国家的钱不能浪费,我就不坐你的船,沿河步行到路中铺去。”

我见船老板神态蛮横,疑心是《水游传》里翻船底的人物,就真地进到大睡舱里,拿出自己的行李,挑起来沿着河岸走去。

沿河有一条小路,靠山一旁,满山满谷长满一两人高的巴茅。在这长满巴茅。渺无人烟的荒野里,是不是藏有老虎呢?此刻我又想转去乘那只要我付10个人钱的木船了。然而回头一瞧,那一脸黑肉、两弯浓黑眉毛的船老板,正在虎视眈眈地望着我哩!只有前进,不能后退,便忙忙向前方奔走。忽然后面传来了喊声,那一脸黑肉。两弯浓黑眉毛的船老板追赶来了。他一边追赶我,一边大声喊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心惊肉跳,加快脚步向前方奔跑着。无奈肩上压着50多斤的行李和书籍,跑是跑不赢的。人急智生,想起了一条脱身之计:往相反的方向跑,找个地方隐藏起来,让他永远追赶不上。我瞧见巴茅里有一条宽宽的干涸水沟,在转过山嘴后,乘他在后边没有看见我时,便钻进巴茅内的干涸水沟,蹲下去,一动也不动,等那个船老板追过去了,才沿着干涸的水沟,向相反的方向跑去,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隐藏起来。我心里想:你船老板即使是世界跑步冠军,也是追不上我的。好险哪,假如巴茅里没有这条干涸水沟让我往相反的方向跑,一定被他追上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多么可怕呀!

我在湖北革命大学学习时,听说中原革命人学的青年学生,分配到新解放区工作后,有的人就牺牲了。如今,我在这清匪反霸的山区里,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青山到处埋忠骨,死就死吧,为看建国营林场,造一方人工大森林,牺牲了也有价值!我如此一想,奔跑的脚板也不疼了,挑着行李和书籍的肩膀也不痛了,这是心理卜一刹那的幻觉,其实,逃离那一脸黑肉,两弯浓黑眉毛的船老板,已经使我的一双脚板起了几个大泡,双肩也被几十斤重的担子,压得红肿了。我刚刚20岁,又是刚刚走出学校大门,照理应该从学校的大门,进人工作单位的大门,无忧无虑,上班下班。啊,再过几十年,那时的青年,能理解我这一代青年学生,到工作单位的途中遭遇吗?上溯几十年,几十年前的青年,他们的遭遇,又是怎样呢?我们这一代的青年,对他们或她们又能够理解吗?

1904年,近代民主革命女烈士秋瑾,20多岁,只身去日本留学,写了一首词:

祖国沉沦感不禁,

闲来海外觅知音。

金瓯已缺总须补。

为国牺牲敢惜身?

嗟险阻,

叹飘零,

关山万里作雄行。

休言女子非英物,

夜夜龙泉壁上鸣。

几十年前的女青年秋瑾,当时的遭遇是“祖国沉沦感不禁”、“嗟险阻,叹飘零”。她心里当时想的是“为国牺牲敢惜身?”在土年之后,她慷慨就义浙江绍兴,实践了为国捐躯的报国行动。临刑时,当监斩官问她最后有何话讲,她怒对刽子手们说:

“你们可以砍我的头,不可以夺我的志。”

今天正在热恋的男女青年,花前月下,情语绵绵,能够理解秋瑾当时的心情吗?当时青春年华的秋瑾,准备把生命捐出去的心情,今天的年青一代是不是认为她太傻了呢?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各有各的时代,各有各的心情,都是真实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