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40章 抢人才

作者:曹树厚

我到岳家十万大山农村当农民,说起来,足有8年时间,期间,有悲也有喜,什么事情表现喜?是让我更大范围地实现了第一个好梦。

1969年9月,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开除我的工作,我回到了枫树辛家。在心里头,有一阶段几乎是万念俱灭,当时,只是考虑一件事:尽快到柯家村的农村生产队去出工,不迟到,不早退,不缺勤,尽力多挣些工分,帮小化达到“全家不饿肚子”的目标。上有老岳母,下有小儿小女,人以食为天,当时全家五口人吃饭的担子,就压在我与小化的肩头上。我准备好了,在我回来的第四天,就到农村生产队去做农业活。想不到我所掌握的造林技术,却没有用武之地了。啊,“此生谁料,心在大山,身老沧洲!”

第三天上午,南山公社林场的陈场长,找我来了。他特别来请我去他的社办林场,担任技术员的工作,陈场长就是国营林场建场时的工人陈晓志。当年,他在国营林场当工人,向我学了一些林业技术,辞职回家,娶了一个老婆。向本地管林业的领导人,毛遂自荐,建起了社办林场,一晃这多年,陈晓志也是近硼岁的人了。他将拿给我的干竹笋和红薯粉,交在我的老岳母手上,然后握着我的手说:“我早就预料到,国营林场早晚要开除你。你回头看看:易之初会计哪里去了?鲁一琴伙夫哪里去了?吕好新副场长哪里去了?万长青书记哪里去了?他们都死了,是不是?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不把人全整死了才怪!

“我离开国营林场,带领十几个农民,建起了社办林场,我们社办林场场员,各自有各自的老婆孩子,夜晚就睡觉,白天就生产。你也不想整我,我也不想整你,一条心栽树造林。现在,我嫌速度慢了,没有做到科学造林。昨天夜晚我听到把你开除出国营林场的消息,今天我就来了。请你看我的面子,到我们南山社办林场当技术员。”

我一边请他坐下,一边请他喝茶,一边向他说:“老陈啰,过去的往事不必说了,病从口人,祸从口出,说多了,不好,你们社办的林场,来请我去当技术员,我能做我的本行,我高兴,我也愿意。不过,不过,我是政府开除的人,老家成分又不好,你们南山公社的领导人要我吗?”

老陈喝了几口我敬的茶,放下茶杯,对我说:“我向管林业的副社长,打了招呼。他知道你是一位事业心很强的国家林业技术员,也知道你是创办国营林场的老技术员。他没有制止我请你当技术员,只是说:‘用用人家的技术,大概是没有大的问题吧?’我有他这句话,就行。所以,我就来请你了。”

“你在我家吃中午饭,小化散学马上就回来,我还要征求她的意见。”

“好好,等候辛老师回来,相信辛老师会支持你到我们社办林场当技术员。”

我的老岳母还记得陈晓志,她今天仍然喊他为小陈,她向陈晓志说:“小陈,还是你躲到社办林场里好啊!不担惊受怕,自乐自在。我的小化子命不好,如今,国营林场开除了厚树,他夫妻二人,上有我这个老不死的,下有两个小的,怎么养得活?小陈,我这个老不死的,为么事还不死?闭了眼睛,我也就不担惊受怕了。”

我的老岳母说着说着,掀起衣角揩擦流出的老泪。陈晓志劝我的老岳母说:“甜妈,今天,我就是来请曹师,躲到我们社办林场里去。社办林场的场员,都是各个生产队派去的农民,大家一条心办林场,政府没有人来搞运动。”

小化散学回来,见陈场长来请我当他们社办林场的技术员,当场对陈场长表示感谢。她并且要我吃罢午饭,同着陈场长一起立即到南山林场去。她和我在睡房收拾朽、李时,我笑着对她说:“今后,我在南山林场,不能每晚陪伴你啰!”

今天,小化异常高兴,她笑着回答我说:“两情若是久长则,又岂在朝朝暮暮。”

小化说的这两句,是秦少游的两句词。我体会到和妻子天长地久的爱情。

南山林场的宜林荒山面积,有十万亩之多,陈晓志带领着农民场员,拼命奋斗这些年,栽植了杉木。马尾松。板栗、核桃四种树,我目测,大概有一万亩左右。这就是说,还有九万亩荒山,等待我去发挥才能和智慧。我到了社办南山林场,便帮着陈晓志一抓管理制度,二抓规划,三抓技术。我的这三个抓极有效果:造林速度加快了,造林成活率提高了。农民集体办林场,有一条大优势:在植树造林季节,各个生产队的农民,都来造林植树大会战,所以,我去南山林场的第一年,造林一万亩,第二年造林二万亩,第三年造林三万亩,三年共计造林六万亩。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进行,那么,南山林场在建林场时的十万亩宜林荒山,在我去的第四年,就可以全部消灭了。

有一天,陈晓志在初中读书的大女儿陈琳琳,带着一位男同学来了。两人是同班同学,男同学一见了我,就喊曹怕伯。我一看,真是巧,却是鲁一琴的大儿子鲁爱路。爱路的脸长得多么像鲁一琴!我看看爱路这个“小鲁”,就想起了鲁一琴那个“小鲁”。我便说:“爱路,你的父亲当年喜欢哼歌子,他当年的笑貌音容,我心里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人不在了。爱路,我好想你的父亲!”

爱路见我想起往事,便说:“曹伯伯,你离开国营林场,有好几年了,我的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一家人,原是枪毙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家属。自从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蒙古上空摔死了以后,我父亲就变成了反对林彪的大英雄,我妈妈变成大英雄的妻子,我和弟弟爱华,变成大英雄的儿子。一切都好了,你不要再想往事,我和琳琳跳双人舞给你看。”

我无限感慨,叹气说:“你家好的变化,我知道。等一等,我去拉琳琳的父亲来,同我一起看你两人的双人舞。”

爱路和琳琳,跳完双人舞,手牵着手,进入生长旺盛的人工森林里玩去了。我对陈晓志说:“希望那些不讲理智。不讲法律的政治大运动,在我们的儿女一代不再发生。”

陈晓志回答我说:“我希望千代万代,永远按照法律办事,永远不让任何人超越法律行事。那些政治运动搞的斗争会,完全不按法律办事,为所慾为。”

陈晓志说到这儿,想起了那一年反右斗争中斗我的大会。他当时受不了斗争会的刺激,跑出斗争会,一个人嘀嘀咕咕,当时人们说他是神经脆弱,神经有问题。他今天忿忿地骂说:“那些野蛮人,那些疯子,那时,说我是神经脆弱的人,说我神经有问题。哼,我要说他们才真正是野蛮时代的人!是神经病院的疯子!”

我看到爱路,想起了鲁一琴,想起了往事,这就有了我的悲伤。然而,经过我在南山林场三年多的拼搏,已经在国营林场的南边外围,形成了六万亩的人工森林,我兴奋,我自豪,这就有了我的欢欣。我要在第四年,把南山林场的全部荒山,披上茂盛的绿装,使其成为林海。我每到一处荒山,就要把它变成林海。

林海,林海,

你林海与我有缘!

林海,林海,

我创造了你林海。

林海,林海,

要你为人海造福。

林海,林海,

听见我的喊叫吗?

这南山林场的林海,引起了北山公社林场周场长的羡慕。北山林场的周场长,名叫周大力,是小化的姑表兄。我的老岳母,是他的舅妈。他去舅妈家找小化,从小化人手,要请我去担任他的北山林场技术员。我们这位姑表兄,高中毕业回乡后,担任北山林场的场长。他曾经到国营林场,参观过我引种的美国湿地松,亲眼见到美国湿地松这个松树新品种,生长速度比马尾松更快,因而,国营林场造的一万亩湿地松林,仅仅八年时间,就长成遮天盖地的大松林。他从而产生了一个雄心壮志,要用八年时间,将他们公社的十多万亩荒山,全部栽植上美国湿地松,让美国湿地松遮天盖地。他要做一名爱国词人辛弃疾的词“检校长身十万松”的林场场长。

我们这位姑表兄周场长,还把我们的姑表嫂请出来,做小化的思想工作。姑表嫂冯金玉,结婚前,是我姑表兄的高中同班同学,两人带着孩子,住在北山林场,住在“白云深处有人家”的地方,过着桃花源式的生活,把绿化北山公社的全部荒山,作为他们夫妻的一生事业。表嫂冯金玉到我家,首先对她的小化表妹说:“我和你表兄,在北山公社,不大不小,算是个知识分子。想在北山公社大显身手,想将北山公社的十多万亩荒山,在八年之内,变成为大面积的森林。我和你表兄在高中读书时,两人都喜欢生物课,觉得生物学家伟大,觉得达尔文伟大。我和你表兄,如果真能在八年时间内,造成十多万亩大森林,那么,我伟大,你表兄也伟大,古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不用十年造成了大森林。你表兄曾去国营林场,看了曹表弟引进的美国湿地松,他又把我带去看了。我们羡慕极了。但是,我想到了,光有伟大理想和好梦,没有技术是不行的。曹表弟在为别人领导的南山林场奉献技术,我们是姑表亲,我们请能不去吗?南山林场的荒山,曹表弟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已经快绿化完了,我请你小化表妹,要曹表弟去当我们林场的技术员,实现我们的理想,帮我们夫妻实现一个好梦。舅妈啰,小化表妹啰,如果我们的理想和好梦实现了,对你们永不忘恩!”

冯金玉说的一句永不忘恩,把小化说笑了,小化笑说:“你不要把你曹表弟说得那样了不起,说得那样神圣,你曹表弟是林业技术员出身,绿化祖国大地,营造人工森林,是他义不容辞应尽的义务,帮助你们实现了理想和好梦,谈不上永不忘恩。我告诉你:你曹表弟也有一个理想,也在做着一个好梦。他梦想在我们祖国的土地上,造一方人工大森林。不幸,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开除了他,他的好梦中断了。只要你们夫妻真心诚意请他,我要他既帮助南山林场的陈晓志,也帮助北山林场你们夫妻二人。”

我的老岳母在旁,向小女儿说:“小化子,厚树听你的话,你要动员他,帮你姑表夫妇把这个好梦做圆。”

我觉得,我去北山林场担任技术员,应该向南山林场陈晓志讲清楚,既不能不辞而别,也不能不管南山林场。我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既做南山林场的技术员,又做北山林场的技术员。多住北山林场,少住南山林场,我将事情原委向陈晓志一讲,他满口同意;我向北山林场的周大为一讲,周大为也满口赞成、

北山林场的山形山貌颇不一致:有石质山,有土质山,有高山,有低山,有酸性土,有碱性土。我用一个月时间,踏查了北山林场的十多万亩荒山。经过实地踏查,认为周大力夫妇的理想和好梦,不能脱离自己林场的自然地理条件。因此,我向周大为夫妇说:“全部十多万亩荒山,假使如你们所想的,全部栽植单一的美国湿地松,是不行的,而且,几乎可以说,这是狂人式的冒险。”

周大力在此以前,一心想着在十多万亩荒山上,全部栽植美国湿地松,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什么问题,他的妻子则想得多一点,这次想从南山林场挖走我这个人才,即是冯金玉提出的,冯金玉认为,光有伟大理想,没有科学技术不行。今天,周大为听我说十多万亩荒山全部栽植美国湿地松,是狂人式的冒险,着实吃惊不小,我接着说:“我之所以说十多万亩荒山全部栽植美国湿地松是狂人式的冒险,这话是有科学根据的,这是因为,美国湿地松原产美国南部低海拔地区,在土壤深厚的丘陵,生长良好;而栽在高山,石质山。碱性土里,就叶黄树瘦,未老先衰,甚至会慢慢死去。国营林场一万亩美国湿地松,是栽在土壤深厚的丘陵上,而且只占国营林场总面积的很小比例。表兄表嫂你们都参观过十万大山林场,我对国营林场树种的配置,是用了一番苦心的。从大的方面来讲,有杉木林。松树林,竹林,所以,就有了香杉队。松涛队。竹啸队之分。从小的方面讲,还配置了一些阔叶树种,诸如枫香、储树、香樟、鹅掌楸、槐树、栋树、楠木、榔榆、棕木,你们到过香杉队没有?香杉队并不完全栽的是香杉,间或栽植小片小片的枫香林。香樟林。捕木林。香杉队队部房屋前面的五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抢人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