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42章 非真是真

作者:曹树厚

十万大山林场的党委会,收到“找到辛化了,龚工猝死”的加急电报,派人到武汉接回来的是一个活着的辛化子和龚工的骨灰盒。化子走的那一年,她的两个女儿,爱场六岁,爱香两岁多。两姐妹自从妈妈在文化大革命最紧张时期外逃后,全靠外祖母与小化姨妈带着。没有娘的孩子,外祖母特别疼爱,小化和我也视如己出,如今化子刚回来,暂时同我们在一起吃饭。

龚工死后不久,调来一位姓安的书记,又调来一位姓关的场长,原场长史国宝调到省林业厅去了。此时,县林业局调来一位姓洪的女技术员。洪技术员工龄22年,比我少6年,除了我,她在全场其他技术员中工龄最长。

我是没有彻底平反的人,留有一个尾巴。我是资深技术员,老洪也是资深技术员,不知是什么原因,林业局和林场没有确定谁是负责的技术员,也就是说没有确定谁是林场几个技术员的负责人。所以,老洪对我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想法,并且处处找我的问题,她向关场长说:“林业局的施局长向我讲:曹技术员开除回家的8年,不能算工龄。那么,关场长,你想想,这充分说明老曹的工龄不是比我多6年,而是比我还少两年啦。”

当时站在旁边的生产队长成竹胸特别找到我,告知我洪技术员向关场长说的这些话。

小成二十四五岁,身体壮实,劳动起来特别出劲。他领导的一个生产队,常常同其他几个生产队争强斗胜。老洪负责小成这个生产队的技术指导,起初,小成开始是怀疑老洪与那几个男人有不正当关系。最后,由怀疑进而肯定老洪一定与那几个男人有不正当关系。他还有四条理由作为他的根据:一、老洪是个没有丈夫的女人;二、老洪守寡带着三个儿女,她想找男人做靠山;三、老洪“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有引诱男人的风韵;四条、他小成不相信老洪不想男人。

小成这四条不能成为理由的理由,让我大笑不止。我对小成的话不以为然,我向他说:“小成啊,我不相信洪技术员是你所说的那种人。她的丈夫死了多年,她将三个儿女辛苦带大,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嫁男人,这种女人是女人中的豪杰,我很佩服她。你怎么能用什么需要男人的理由,就肯定她与那几个男人有关系呢?你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吗?人们对寡妇的许多怀疑,有很多都是冤枉的。”

小成毫不让步,两眼直视着我说:“曹技术员,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我经常看到她到关场长房内找关场长,一进去就是一个多小时。我也亲眼看见那个烧砖瓦窑的北方人老尹,经常到老洪房内找老洪,一进去也是一个多小时。我还经常看见她到……”

我笑着说:“你望着我的眼睛,我看你表现出来的意思是太倔强了,也太主观了。疑人是贼不是贼,如果在你的心里怀疑老洪技术员是那种人,必然你就会觉得她找关场长,或者烧砖瓦窑的老尹找她,都是为了男女之情,这是怀疑心理在作怪。”

小成的一双眼睛,更加倔强地望着我,说:“你说我是怀疑心理在作怪?好,我要和我生产队的人,在床上将他们捉住,拉到全林场的各个生产队去游行,我要用事实证明我不是怀疑心理在作怪。”

我又笑着说:“哈,如今,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啦,你这是侮辱人,是犯法的。”

“我不管这是不是犯法,我是捉姦。捉姦捉了双,你曹技术员总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吧!”

小成带领着他们生产队的一些年轻人,有好几个夜晚一直守候在老洪房间附近,每天从天黑守到天亮。我一直没有看到小成他们,将老洪和所谓的情夫在床上捉住,一直没有看到小成他们捉好捉了双。

至于县林业局的施局长,说我开除回家的8年不能算工龄的话,叫我难以心悦诚服,也让我感到心神不安。有一部分领导人,对我们这些平反的知识分子,总是有些不习惯,甚至有些歧视。他们对党中央为冤假错案平反,尤其为我们这些臭老九平反,总有一种半平不平或慾平不平的无可奈何的意味。我认为林业局施局长说的这些话,是违反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

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是要彻底平反。既然县委下通知为我平反,承认开除我是错误的,为我复了职,那么,理所当然我被开除后务农的8年应该算工龄。假设某单位共产党员被开除党籍8年,后来发现开除处分是错误的,恢复了党籍,难道说那被开除的8年,就不计党龄了吗?

至于洪技术员,处处找我的问题,慾打倒我而后快,这是因为我的技术比她强,我对林业的贡献比她大,这是嫉妒。嫉妒是人类的一个劣根,人皆有之,仅仅表现程度有轻重之别而已,有的人能自觉消除改正。所以,对洪技术员嫉妒我,我只有采取既斗争又团结的办法,希望她能消除改正。

我复职又一年多了,我仍然是小心做事,我不敢多搞利研,害怕失败一次被斗争成失职,害怕失败二次三次,被斗争成破坏。有时我也想起我国搞原子弹。氢弹试验的那几位科学家,他们也是从失败达到成功。他们从事的是国防事业,假若将他们失败的阶段,说成失职或破坏,那真是应该枪毙,或者可以轻而易举地给他们加上“国民党、美帝国主义派来的敌特分子”的帽子,不判死刑也要判无期徒刑。幸运的是,当时党中央的领导集体,并没有持怀疑一切人的态度,结果那几位科学家最终从失败走向成功,我就是在这样的愿望中,度过了又一年多的时间。

我是不喜欢怀疑的人,可是,想不到啊,东山乡党委在调查柯家大队队长闻典礼多年来诱好了多名女性的名单中,竟有我妻子辛小化的名字。这大,东山乡党委一名副书记找小化谈话,小化承认了她与闻典礼发生过多次男女关系。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辛小化和我互相忠诚,我爱她,她爱我,她在我们20多年前的婚礼上,向人们公布了那感人至深的《奇花词》,她那真情的诗句“房门一闩,欢度我的新婚夜呷,我爱我的他”,我永远忘记不了,相信她也永远忘记不了,而且十万大山的人们也永远忘记不了。有十万大山作证,有十万大山的民众作证。

我不相信小化与别人发生过性关系,她不会背叛我的。

我的爱妻辛小化,历来尊重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道德,她在同我结婚前向她妈妈讲的那一篇关于夫妻道德的大道理:“夫妻之间,就应该有夫妻的道德。如果一方有困难,遭了难,对方就要离婚,那么,世上还有什么患难夫妻?夫妻怎能白头到老?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后代,对社会风气也有大害。”这钢铁之言,铮铮作响,像辛小化这样极富有道德感的妇女,能做对不起丈大的事吗?

再说,在我被打入社会最底层的年代,有人说我是五毒俱全的人。一毒,地主子弟——地主阶级的人;二毒,破坏社会主义林业建设——破坏分子;三毒。知识分子——改造对象;四毒。生于旧社会一一、旧社会人物;五毒。有文化,比不上一字不识的工农思想纯洁。因为我是五毒俱全的人,所以每次运动,都把我当做杀鸡吓猴的靶子,在每次运动开始的时候,都要将我斗争一番,处分一次。这些,小化在与我结婚前,她是完全知道的,我并没有隐瞒。当年就因为这些,化子与我离了婚,而小化则坚决地同我结了婚。

不错,闻典礼出身好,又是共产党员,又是大队领导,没有我的五毒。难道就是因为闻典礼有了这些优点,辛小化就与他产生了男女之情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的爱妻辛小化不是这种人。

我的爱妻辛小化长得漂亮,40多岁,而闻典礼面丑嘴巴歪,50多岁。小化图啥要与他发生男女关系?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一千个个相信,一万个个相信,不相信我的爱妻辛小化同闻典礼发生过男女关系。东山乡党委啊,你们不应该找辛小化谈话。我要去找东山乡党委讲理,我要去找东山乡党委拼命!

“老曹,老曹,难得糊涂死,难得糊涂死。”东山中学的柯鲜明老师,提着个皮包找我来了。皮包内装着两根绳子,他要我马上同他一起到森林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