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47章 赴上海初扩眼界

作者:曹树厚

现在正值改革开放时期,上面号召要建设精神文明,要让全国人民生活在优美的环境里,要将城市建设为花园式的城市,要将农村建设为花园式的新村。所以,我预计花卉事业会有很大的发展前途。邓小平提出来:既要建设物质文明,还要建设精神文明,两个文明一齐抓。我是一个绿化祖国的老林业技术人员,应该有超前意识,应该有预见性,因此,我便向林场的安书记和关场长提建议:建一个花圃,建一座花卉温室,建一个盆景园。

安书记不是万书记那种类型的领导人,尤其是关场长,思想能与时代同步前进。他将我当成工人阶级的一员看待,也就是说当成自己人看待。

总之,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领导人关场长,对我提的这个建议非常重视,他同安书记商量后,便向我说:“老曹,你这个建议有超前性,看到了中国进行精神文明建设对花卉行业的需要。我们十万大山林场,有的是土地。我们鄂南山区,有的是制造盆景的树桩。加之我们现在的十万大山林场,水路。公路,铁路各方面的交通条件都很好,汽车半个小时即可到达京广铁路的赵李桥火车站。将来,我们的花木和盆景,就会满足武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美化环境的需要。因此,安书记和我同意建花圃。花卉温室和盆景园。”

我接着又提议说:“是不是让我和老洪到上海去参观一下,开扩我们的眼界。”

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技术股,一直没有配备股长,由场长和书记直接领导技术人员。我与老洪在林场算是资深的技术人员,有时候要技术股的负责人去开会,场长和书记就会让我和老洪两人共同去。所以,我只有建议和老洪一起到上海去参观开扩眼界。关场长立即拍板决定,安排我和老洪后天动身去上海参观。

我和老洪到了上海,她对参观不大感兴趣,也不知道参观哪些项目,更不考虑这次参观的目的。她要逛商场,她要买东西。她有三个儿女,她把为儿女和自己买衣物,当成了至关重要的事情。我向她讲的准备参观的项目,比如著名的上海植物园,以及街心花园。街道花园。城市绿化。城市建筑等,她都无动于衷。参观时,由我带者她,她跟着我走就是了。

有一天,我们在招待所吃罢早餐,她向我说:“今天,我们分开来参观,好不好?我走你不赢。”

我说:“也行。我和你一同参观,我总是提心吊胆生怕你走丢了。我们两人这次来上海参观的目的,关场长已经向我们讲得很清楚了。我们分开参观,可以多参观一些地方,这是个好主意。”

我仍然担心她一个人在大上海参观的安全,便特别嘱咐她说:“你记住我们住的这个招待所的街道名称,记住回招待所的公共汽车,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分别参观了几天。

这天,我想将我在《湖北林业通讯》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试论我国美化环境的正确途径》,再找上海园林界的专家学者指教,使之成为一篇有高度水平的论文。我知道中国著名刊物《园林》的编委刘师汉,是上海园林局的高级工程师,他著有几本畅销全国的书,如《园林花卉》。《城市绿化手册》等。我也知道他是中国园林学会的主要理事之一,他经常到北京去开会,参加园林学术会议。但我同他并不相识,他怎么会指教我这篇论文呢?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我胆小怕事,成了内向的人。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有胆有识,成了外向的人。中国共产党这届全会之后,将中国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生龙活虎。性格活泼的人。

我想了想,不如把这篇论文和我写给刘师汉的信,寄给上海《文汇报》报社,请《文汇报》报社转交给刘师汉。同时我在写给刘师汉的信中,将十万大山林场的地址告知了他,请他回信。

在上海参观了10天,我的脑子里装满了建花园。温室。盆景园的办法。老洪的脑子里,据我观察,则是空空如也,一片空白。可是,当我们到上海火车站买回程火车票的时候,她却以命令的口气,叫我去站队买票。她的年纪比我小,应该她去排队买票,怎能命令我去排队买票呢!我一时想不开。

不过,我还是去排队为我。为老洪买了火车票。我想开了:老洪是个女同志,我是二个男人,男人辛苦一下,去为女同志买火车票,是应该的。

回到了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关场长看了我一眼,没有讲什么,叫我回宿室好好休息。然而,成竹胸跟着我进了我的宿室,他小声向我说:“你们走了三天,施局长就特意来林场,严厉批评安书记和关场长不应该让你同老洪一起到上海去参观。批评他们两人用公家的钱,安排你和老洪去旅游结婚。而安书记则将责任推给关场长一个人,说是关场长一个人安排的。”

成竹胸有声有色地介绍那天施局长批评关场长的场面:

施局长:“你这个糊涂场长,知道不知道?一个鳏夫同一个寡妇,一起去出差,会发生什么事情?一个是干柴,一个是烈火,干柴与烈火在一起,你说你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关场长:“我分析老曹不是那种人。”

施局长:“你说老曹是什么人?他是被平反的人。我们能相信被平反的人吗?”

关场长:“我认为,被平反的人,便是好人。不是好人也就平不了反。我认为,那个年代被打倒的知识分子,都是国家的精英。他们现在已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如果再不信任他们几年,他们就老了。”

施局长:“不管你怎么讲,你打电报叫他们赶快回来。”

关场长为难地说:“他们现在住在上海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们住在上海什么地方,叫我如何向他们打电报?局长”我已经安排他们去了,是我安排的,我向你做检讨。”

施局长恨恨地说:“作检讨有什么用,等老洪怀了孕,要你负责。”

这次参观上海,真是扩大了我和老洪的眼界。因此,我在主持建花园,建温室,建盆景园的过程中,老洪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的心是飞了,飞出了十万大山林场,飞出了我为之奋斗了30多年的鄂南山区。如今提倡人才交流,政府有了人才交流政策,我为什么不飞到能充分发挥才能的地方去呢?

过了两个多月,我接到中国园林学会的一封信,信里寄来了为我修改过的论文稿。中国园林学会的信是这样写的:

曹厚树同志:

你工作辛苦了。刘老拿着你的《试论中国美化环境的正确途径》一文,给园林学会的每一位理事看了。理事们认为你的这篇论文写得很及时。论文对我们国家美化环境,建设花园城市和花园农村,有指导的意义。你提出的五项原则,我们认为是我国美化环境的正确途径。

你的论文不需要作大大的修改,我们仅作了些文字上的润色。中国园林学会一致决定,将你的这篇论文,推荐给《中国环境报》刊登。《中国环境报》报社已经确定在明年3月12日的植树节那天见报。在此向你表示祝贺。

   敬礼

        中国园林学会

        1983年12月2日

《中国环境报》是全国性的大报纸,很多单位和个人都订有这份报纸。在1984年3月12日植树节那天的《中国环境报》上,我看到了我的论文。论文的题目为《为生活增加绿的色彩》。《中国环境报》将原来非常正规的学术性题目,改为现在这样既生动又有文采的题目,这是有用意的。因为读正正经经论文的人,在全中国的人中,到底不很多;读生动而又有文采的文章的人,那就是很多了。这就是寓学术性于生动文章之中的道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