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48章 中央首长要见我

作者:曹树厚

1984年12月,中央首长在省委、地委的陪同下;来到鄂南山区几个县视察工作。在来我们县的前几天,我县的县委书记就对林业局的施局长说:“老施,中央首长要来我们县视察啦!省委早就讲我们县的林业搞得好。国营十万大山林场,人工造林面积大,在全省算是数一数二的。这次省委书记要陪同中央首长来你们林场视察,你要亲自去林场做准备工作。老施,这次是中央首长来视察,中央首长的安全,在林场的范围里,如果出了问题,县委就要拿你是问。”

施局长保证说:“请县委放心。我将林场的五类分子一律监管起来。”

县委书记觉得老施说得不妥,提醒他说:“老施,如今你们林场哪来的五类分子呢?”

施局长“啊”的一声记起来了,林业系统的冤假错案都平反昭雪了,是的,都按照中央的文件平反昭雪了,不能再叫他们为五类分子了。那么,好,把平反昭雪的人都监管起来,不能让那些平反昭雪的人,接近中央首长。

施局长在中央首长来林场的前一天,亲自到林场坐阵,安排接待中央首长的工作。他让关场长安排我休息三天。因而关场长向我说:“老曹,你近来的工作太辛苦了,从明天起,你可以休息三天。”

我说:“我不能休息。温室里的花卉,在这寒冷的冬天,我每天都要去看几次。温度如果高了,要降温;低了,要加温。”

关场长向我下命令了。他是由部队转业到地方来工作的营级军官,他命令我道:“曹厚树不要讲话,听命令。我命令你,施局长命令你,从明天早晨6点钟起,休息三天。在你自己的宿室里休息。复述我们的命令。”我一字不少的复述了关场长的命令,便准备在我自己的宿室里休息三天。

全林场只有施局长、安书记、关场长几个领导人,知道中央首长要来林场视察工作这件事。职工们仅被告知:省委领导要来林场。而老洪则由施局长指定为林场的技术负责人,由她向中央首长汇报技术方面的情况。这下子,老洪急了,她平常懒得掌握工作方面的一些数字,如果领导同志问起具体数字未,必然是一问三不知。于是,她到我的宿室,找我要去了技术工作的一些基本数字。

中央首长一来,首先看十万大山林场,眼前是林的海洋,中央首长笑上眉头,喜在心头,对省委书记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要到十万大山林场最高处,看你们的林海。”

上了十万大山林场的最高峰——松涛尖,中央首长也看不到十万大山林场林海的边缘。拿着随身带的望远镜看,还是看不到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林海的边,中央首长惊叹着说:“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林子是没有边的,要是全国有一万个这样的大林场,那就好了。”

施局长向中央首长介绍了林场的基本情况,在谈到技术人员时,中央首长的兴趣很大,他向施局长说:“你们将鄂南慕阜山脉的荒山,受成了林海,我相信你这位林业局长一定是将科技人员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好,在这个林场,开一个科技人员座谈会。全部科技人员都要参加,全部生产队长也要参加,老工人也要参加几位。”

中央首长是非常重视山区绿化的。1982年4月18日,星期天,中央首长一清早乘直升飞机离开北京,向太行山区飞去。昨天,他刚送走罗马尼亚总统。明天,他还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百忙之中,他抽出这个星期天,要看看太行山区的绿化情况。他乘坐直升飞机,在太行山区易县的上空盘旋了几个大圈,他仔细观察从东北到西南蜿蜒而去的太行山的绿化景象。

飞机在易县降落后,他详细询问了山区绿化、经济建设。自然资源和群众生活等方面的情况,对县委的领导说:“你们讲易县面积有2500多平方公里,是‘七山一水二分田’。农民的收入主要是靠这‘二分田’,而‘七山’的大资源,我在飞机上看,并没有得到充分开发,这是一个失策。”

下午,他又到新安县和雄县分别作了调查。太阳快落山了,临走时,他深情地说:“以后,我争取每年4月18日,来太行山看看。”

中央首长实在太忙了,要去看的地方也实在大多了,每年4月18日,都去太行山是不可能的,但就在今年的4月17日,他在百忙中,第二次去了太行山。那天,他带着自己买的油松等树木种子,同当地干部、农民一道挖土坑,播下树种。中央首长二上太行山,推动了太行山区的绿化工作,以后又出现了数千亩相连的人工林场。

1983年7月,他有甘肃七日之行,他同定西、平凉地委负责人,共同商讨经济翻身问题,重点是种草种树,恢复生态平衡。为了解决甘肃缺少树种问题,他与随行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商量,发动全国团员、青年、少年义务采集树种,支援甘肃改变面貌。团中央书记回北京后,立即向全国青少年发出号召,雷厉风行地落实了这件事。

今天,中央首长来到了湖北南部这个山区县的林场,在科技人员的座谈会上,他面对面地听着林业科技人员和林业生产队长们的发言。老洪根据施局长事先指示写的发言稿子发言。当她讲着她在县林业局以及林场领导同志们的支持下,建起了这个人工大森林,建起了融林木、果树、花卉、盆景、林业科学研究为一体的大林场时,成竹胸的嘴巴飞快地动了几动,他憋不住了,他要发言。他觉得老洪少讲了一件事,少讲了科技人员曹厚树对这些成绩的巨大贡献。老洪要把林场的建立说成是她30多年来的成绩。她所说的在县林业局、林场领导同志们的支持下完成这一工作,那不过是套话罢了。

关场长发现了成竹胸的不平情绪,他用眼睛向成竹胸横了横,示意成竹胸不要发言,关场长用眼睛对成竹胸说:“这是中央首长在座的座谈会,你成竹胸不要乱开炮。”但关场长没有注意到老工人老王的不平情绪,老王是1051年开始建林场的13名工人之一,今年50多岁了。他可不讲发言规矩,打断老洪的发言,发着脾气说:“你老洪凭什么资格代表科技人员说话?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是你领导建的?这座大林子是你领导造的?当年建国营林场的时候,你在哪里?”

老王说到这里,气愤极了,站了起来,向中央首长说:“报告中央首长,我是老工人老王,我要向你报告,我们林场造这座大林子的科技人员叫曹厚树,今天并没有通知他参加这个技科人员座谈会,叫他在宿室内不要出来。我说,人要讲良心,讲良心嘛!”

县委领导同志们,一时不知所措,望着林业局的施局长和林场的关场长。在老王打抱不平的时候,林场的安书记到厕所解手去了,让关场长一个人承受这个场面。

施局长沉下脸来,示意关场长赶快制止老王,不要老王说下去。关场长极度紧张起来,他认为老王不该在中央领导同志面前,将我们林业系统“左”的余毒捅出来。家丑不可外扬,施局长即使对曹厚树有看法,一时转不过弯来,你老王也要忍耐,于是他连忙走到老王身旁,将老王按下座位,叫他慢慢说,实际上是叫他不要说了。他转脸向老洪说:“你继续向中央首长汇报。”

中央首长站起身来,向关场长说:“场长同志,汇报暂时停一停。曹厚树是不是技科人员?为什么不叫他来参加科技人员座谈会?你去请他来参加座谈会。”

中央首长一说完,科技人员和生产队长们一起鼓起掌来。还有两个年轻女技术员大声哭了起来。这两个年轻女技术员的哭声,带起了一片啜位声。中央首长走遍全国,1000多个县,还没有见过这种动人心弦的情景。他明白了,群众中一定有被压抑的意见,便用商量的口气,向陪同他的领导同志们说:“我来主持座谈会,大家同意不同意?”

中国共产党中央的首长,在从来没有这样大的人物光临过的鄂南山区,主持了国营林场科技人员的座谈会。

座谈会上,有个科技人员,拿着某年某月某日的《参考消息》,发言说:“曹厚树在1957年发明的治地下害虫的‘追杀剂’,早于日本的同样发明很多年。请中央首长看,有《参考消息》为证。”

中央首长看了《参考消息》这篇报道,望了望县委书记和县长问:“怎么还没有将曹厚树同志请来?”

施局长早就到了我的宿室,他亲自来请我去参加科技人员座谈会,我委婉地向关场长和施局长说:“你们两位领导,命令我休息三天,我要服从你们两位领导的命令。”

施局长和关场长正束手无策时,县委书记和县长来请我了。我在这个县工作几十年,县委、县政府的一些领导同志对我是很好的。过去的几个运动斗争我,处分我,不能怪他们。后来发展到文化大革命运动,他们作为当权派,也挨了斗、跪、打、骂那一套。我见县委书记和县长来请我,我就不能不去了。

中央首长同我握手,说:“曹厚树同志,你辛苦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