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52章 大红枫下谈真爱

作者:曹树厚

最近,我忙着调到十堰市的事。回想1950年12月,我20岁,当时正是春风得意的年纪,湖北省林业厅写一封工作介绍信,将我分配到鄂南山区工作,35年过去了,年龄55岁,倘若不是人才交流政策,即使引颈呼喊,又怎能到十堰市施展才能?可是,那过去的30多年,也为我的上生留下一个大遗恨:我的第一个妻子——漂亮又会唱民歌的辛化子,在反右派中,坚决同我离婚,与十全十美的龚工结了婚。我的第二个妻子——是小学教师又是诗人的辛小化,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侮辱,自我忏悔,提出同我离了婚,我今天是单身汉一名,离开鄂南山区到城市去工作,这是我的悲哀啊。

1978年我平反了,套在我们知识分子身上的各种枷锁被取消了。这时辛化子要与我第二次结婚,我能这样做吗?不能,不能,绝对不能。小化虽跟我在法律上离了婚,但她一再地声明:她此生此世,不再结婚,不离开三个儿女。而且,离婚后,仍然为我洗衣服,仍然要我同她一起吃饭,既然是这样,那么,儿女们喊她是妈妈,喊我是爸爸,我和她完全是一家人,我和她,也完全是夫妻一样。

今天的晚饭,我是在化子家吃的。小化一定为我留了晚饭,我现在应该回家去一下,让她知道我在化子家里已经吃了晚饭。后天,我就要动身去十堰市,有些事情也要向她交代。共同有了三个儿女,过去多年是共患难的夫妻,在这两大的时间内,也应该同她多多见面。我一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连忙锁上林场的宿室的门,忙忙向枫树辛家走去。

在皎洁的月光下,我在三曲竹林青径上走着。这条由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到枫树辛家的三曲竹林青径,我走了几十年,每天来回走几次,真是太熟悉了,闭着眼睛,从十万大山林场也能走到枫树辛家,青径两旁,有多少种野花,有多少种小草,有多少棵浓荫的树,有多少棵花木,我闭着眼睛都能数得出来。

然而,今夜,我在三曲竹林青径上,考虑的是小化一定已经关房门进入梦乡了,我只能隔着香书房的窗子,叫醒她,说我已经在化子家里吃了晚饭,她留的晚饭我不吃了,然后,立即从三曲竹林青径回转林场我的宿室睡觉。唉,当时我一时想不通,同意离了婚,落得这样孤独的下场!

走近大红枫树旁,忽然,听见大红枫树下,有人向我问道:“孩子的爸,你吃了晚饭没有?”

我一听,是小化的声音。我走近她说:“夜这样深了,你还在等着我吃晚饭?谢谢你,我在化姐姐家里吃了她的送行晚饭。到房屋里去,我们今夜在一起睡觉,行不行?”

小化笑着说:“你想犯规了?忘记我们离了婚?既然你吃了晚饭,你回你的林场宿室,去睡你的觉,我进我的香书房。”

说完她就拉着我的手,一起坐在一张双人靠背椅子上。哦,小化把椅子搬到大红枫树下来了,她是在这里等着我,想坐下来说些什么。

她和我相偎在一起,说:“孩子的爸,你争取到十堰市去工作,这是完全正确的。我不拉你的后腿,我也不怕你跑了。为了你的事业前程,为了孩子们的前途,孩子的爸,为了这些,我可以将你把给别的女人。”

“孩子的爸,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转折点,邓小平了不起!我当了30多年的小学教师,先是民办教师,后来,政府把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我终于成为公办教师了,邓小平了不起!全国的知识分子,真正是心情舒畅。你,我,要为建设中国的现代化,而贡献自己的一技之长,要在中国现代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中国台湾省已经现代化了,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我们中国人,一定要把整个中国建成为现代化的国家。我教的历史书中,谈到日本明治维新和日本现代化的关系,经过明治维新,日本现代化了。因此在我们中国,邓小平提倡改革开放,我们中国人一定能把中国建成现代化的中国。台湾省能做到的事,我们大陆也一定能做到。日本人能做到的事,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做到。”

“孩子的爸,你知道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你明后天就要走了,我没有离别的悲伤情绪,我现在是带着笑容向你说话的,我希望你也能带着笑容,走向新的工作岗位,从十一届三中全会起,那一切悲伤都过去了,不能陷在过去的悲伤里。现在的小说,有一种伤痕文学,写了一大本,光是悲悲切切,到了小说的结尾,还看不到主人公积极乐观的情绪,我希望你。我,都不是这种人,我们要做乐观的人,我们要做前进的人。”

“孩子的爸,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你是一位有韧性的知识分子,你平安地由几个政治运动中过来了。过去那么多年,我为有你这样的一位丈夫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今后,我为有你这样的一位朋友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说:“小化,你是超时代的人,你的思想永远是超前的。小化,你真是我的……”

我不能讲她是我的好妻子,我同意离了婚,根据法律她不是我的妻子了!我停顿了一下,想了想,便说:“小化,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小化笑了,她说:“孩子的爸,你这样说就对了,我是你的好朋友。你是不是想说我是你的好妻子?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说。”

这棵大红枫树,是我同小化真爱的证明,也是我们爱情曲曲折折的证明,在当前,我们的爱情极不明朗。大红枫树呀,你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很多的雷击电闪,然而,几十年来,我看你依然铁骨铮铮!你的树荫有半亩地大!你的树身要几个人才能合抱!春天里,你绿枝千万条!夏天里,你绿荫满大地!秋天里,你枫叶红于二月花!冬天里,你仍旧昂然屹立在一方!

在这些美的颂歌之外,这棵大红枫树,也不能十全十美,也像金子一样一一金无足赤;也像人一样——人无完人。因而,这棵大红枫树,曾在我的梦中向我倾诉说:

“曹厚树,我的树身上有洞,是坏人拿杀人刀挖的。我美中有暇呀,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

这时,我的头脑极为清醒地回答说:

“大红枫树呀,暇不掩瑜,你不要难过,而且,你身上的这一点点暇,不能怪你,只能怪那个拿杀人刀的坏人,我喜欢你,我爱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