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53章 送君汉水汽车城

作者:曹树厚

今晚,小化向我表露真爱,这真爱里面包括有对我奋斗的新事业的支持。并且她要亲自送我到十堰,因此,她问我:

“孩子的爸,你打算哪天动身?”

我说:“这里的工作,我都交代完了,没有我的事了。我现在是想早到十堰市一天,早抓一天那里的工作。十堰市园林局主管业务的童心纯副局长跟我讲:十堰的园林建设起步不久,栽的好花好树,是远从江苏。浙江。福建等沿海地方买来的,她已建立了一个园林苗圃,自己试育好花好树,商调我,是为了要我主持这个园林苗圃的技术工作。”

小化拍手大笑说:“哦,我是一个园丁,你也成了一个园丁,不过,你才是真正的园丁。教师叫做园丁,是从你们园林苗圃中演绎出来的。那么,你这个园丁,到底哪一天奔赴十堰上任?”

我说:“我计划后天早晨动身。”

小化说:“那好,明天早晨,我到林场你的宿室去,将你的衣服。被褥。蚊帐。一箱子书籍拿回家来。我将你应拿走的东西,清理好。你到十堰市工作,可能三年。五年不会来枫树辛家了,被褥。四季衣服,还有你的各种书籍,都应带去,你一个人拿不了,我送你到十堰,一路上我帮你拿行李。”

到了第二天,小化将我的行李。书籍,整理成两大包。一大箱。夜晚是送行饭。小化几次告知我的岳母甜婆婆,说我这次不是出差,而是调走了。她老人家这几天哭哭啼啼,她见我明天早晨就要走了,今晚,向我哭着说:“厚树,你不要忘记:你永远是我的女婿。小化离了婚,你也是我的女婿。厚树女婿,啊,不要忘了小化,不要忘了我,到了城市繁华世界,眼睛不要花了

甜婆婆担心她的这个女婿到了城市,被别的女人占去了,那样,怎么得了!小女儿小化犟脾气,离了婚硬是不复婚;大女儿化子愿意跟厚树结婚,如果结成了也好,那么,厚树仍然是我的女婿。但听勇姑讲,厚树不愿意,老人爷哪,我怎么不死?死了眼睛便闭了,这些急人的事,我就不晓得了,甜婆婆越想,哭啼声就越大,烦得爱文斥责奶奶说:“人家是死了人,才哭。爸调到城市去工作,由我们这大山里进入城市,这是喜事,你应该高兴,要大笑,你怎么还要哭?真是烦人!奶奶,不要哭了,哭得烦人!你看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大笑。”

我的三个儿女中,爱文的脾气最急躁,有的亲友说小儿子是被父母养娇了,所以脾气都是不好。有些父母的小儿子,甚至不爱读书。“爷奶疼长孙,父母痛少子”,这便是娇的原因。今天,小化都认为爱文发奶奶脾气有道理,她对老母亲说:“爱文批评你老人家有道理,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也有道理。他的爸爸能调到城市去工作,这真是大喜事,他应该大笑,你对这样的喜事,反而哭哭啼啼,爱文应该批评你。”

甜婆婆骂着小女儿说:“你这个傻女子,你晓得我是为么事哭?叫你复婚不复婚,你……”

小化笑着回答老母亲说:“妈,你不必担那些冤枉心,至少他现在还没有别的女人。他调到城市去工作,是天大的喜事!”

经过小女儿这样一讲,甜婆婆果然不哭了,真的高兴得笑了起来。这时爱文又斥责奶奶说:“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真是烦人!”

我到底是父亲,在这种场合,不能让小小的爱文,斥责年老的奶奶。小化护着小儿子,其实是害了爱文。从小说话,就是这样大声大气,开口便是烦人烦人的,长大了那还了得!于是,我便批评爱文说:“你还小得很,脾气怎么这样急躁?开口就是烦人。你有什么烦的?”

爱文低着头说:“明天,我跟你一起到十堰市去,在城市当个工人算了,不读书了,读书烦人!”

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次,我调到城市,本来是一件好事,想个到我调进城市工作,公家矢的苦恼刚刚过去了,家里又有这么多的烦恼!

第二天早晨,我与小化乘汽车到了京广线上的赵李桥火车站。上了火车,中午便到了武昌火车站,将行李箱子寄存在火车站,我们便到武汉市园林学校看爱林。

爱林脾气温和义静,开口说话就笑,说话常,带笑容,有点嫁她妈妈,小化说话也是常带笑容。今天,她高兴地向我和她的妈妈笑着说:“我们全家都进城市了,爸在十堰市园林局,一定要请求园林局局长接收我,我下半年一毕业,要求学校分配我到十堰市园林局。爱国哥在上海园林局工作,也进城市了。现在就只剩下妈一个人了,这次妈送爸去十堰市,就不必回去了,就跟爸在一起,奶奶有姨妈照顾,不必担心。”

小化笑着对爱林说:“我没有资格跟你爸在一起。我只送你爸到十堰火车站,立即乘火车回武昌。”

一时,爱林见妈妈上厕所去了,小声对我说:“到了十堰,爸你莫让妈走,住在一起,那么,妈就跟你在一起了。那么,我们全家就都进了城市。”

娴静的爱林想:我要利用妈妈送爸爸到十堰这几天的机会,向学校请假回家,到东山乡政府办妈妈的户口迁移证,到东山粮管所办妈妈的粮油转移证,瞒天过海,将妈妈的户籍。粮油关系,都转到十堰。

爱林对她的这个方案,冷静地思考了几次,觉得这个方案太好太妙。她向学校请了两天假,身上带了些回家的钱,晚上佯装送我和小化到武昌火车站上火车,一同到了武昌火车站。等我们北去十堰的火车一开走,她就到售票厅买了张到赵李桥的火车票,她在同一天,上了南去的火车,几个小时就到了赵李桥。这时,我和小化还认为爱林正在园林学校哩!

爱林回到了家,与奶奶商量这个办法,甜婆婆连忙说:“不管你用么事办法,只要你能将你妈弄得同你爸住在一起,就是好办法。你妈走了,我有你姨妈照料。”

爱林得到奶奶的支持,觉得她想的这个方案,可能是个好方案。她又想了想,认为最好多问一位老年人,“若要好,多问老”。爱林想事情。做事情,就是这样地冷静,这样地稳妥,因此又去找猪奶奶商量。猪婆婆一听爱林这个办法,拍着爱林的肩膀,赞扬爱林说:“还是你聪明,想出了这条好计。那一次,我和鲜明他们想将你妈爸锁在一起,结果却没有你这个计好。我们用的是武计,你用的是文计。再说,你去乡政府为你妈办迁移证,乡政府的人一定会支持你的。假使,他们不给你妈办迁移证,我就去找他们讲理,这个理,任何人都讲我不赢。”

我们中国人传统的同情心,是支持离婚的夫妻复婚,何况我和小化有三个儿女,而且,这次小化还亲自送我到十堰,因此,东山乡政府的干部,支持爱林的想法,为她的妈妈辛小化开了户口迁移证。粮管所按照乡政府的户口迁移证,又为爱林的妈妈辛小化开了粮油转移证。爱林仅用一天时间,就将小化的户口迁移和粮油转移手续办好了,用挂号信寄给十堰市园林局。

第二天,爱林回到武汉市园林学校,安静地上她的课。过了了天,爱林又想道:“我还需要向十堰的妈妈写一封信,告诉她:她的户口。粮油关系都到了十堰市,她再不是东山乡的人了,而是十堰市的人了,叫妈妈不要回东山乡的家,就同爸爸住在一起,都是50多岁的老年人了,又有共同的儿女,复婚没复婚,没有人管这样的事情。”

爱林哪里想到,她妈妈将我送到十堰火车站,因为要回学校上课,当天就买了回武昌的火车票。本来她已向学校请了假,还有其他教师代她上课,是不必要那么快地回去,但她总想早一天回学校去,为学生们上课,她对我说:“你在火车站附近叫个三轮车,将行李。书籍搬到园林局,你去上你的班,不要管我了。”

我说:“你迭我到十堰不容易,我今大不到园林局,我们就在铁路宾馆里住一两个夜晚,我们两人好好休息一两天,两天来,又是坐汽车,又是坐火车,也够辛苦了。”

小化说:“你不是跟我说了,十堰市园林绿化用的花卉和树木苗子,都是远从沿海各省买来的吗?所以,你要赶快上班,自己办苗圃,自己培育苗子,从远处运输来的苗子,不仅要用钱买,而且苗子在路上风吹日晒,成活率低。人家十堰市园林局找咸宁地区人事局说好话,才将你要来了,为的是什么?你今天就去报到,今天就去上班。我回家去休息。”

此时此刻,我就不讲温良恭俭让了,不由分说,去铁路宾馆登记了一个房间,拉着小化同我一起,将行李搬进了宾馆的房间,要她同我一起,在宾馆休息一两天。连日来,我和她上车下车搬行李,两人都是汗水淋漓,不休息一下,换换衣服怎么行呢?

我和小化在浴室里冲了一个痛快澡,洗完澡,小化就洗我们两人的衣服。她要赶快将衣服洗出来,以便能在明天她动身以前,衣服能够晒干。我则想着今晚在宾馆,同我的小化同睡一张床的快乐,有好几年,我没有同小化在一起了,我真是想啊!

夜晚了,我将房门一关,抱着小化说:“小化,孩子的妈,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我一面说着,一面就想为小化脱光衣服。小化让我拥抱着她,但不让我脱光她的衣服。她向我说:“我这次亲自送你到十堰,这就是我们的爱情,用我送你到十堰的行动表达我们的爱情,这不是很好吗?不过,孩子的爸,我们是离了婚,领了离婚证的啊!”

这一晚,我们同睡一张床,同枕在一个枕头上,但是,她就是没有答应我的要求。到了早晨,她起床后,极为同情地对我说:“孩子的爸,我让你受了一夜的折磨,我心里好难过,我昨夜想了一个好办法,让你将来一定不会受折磨,你安心在十堰市工作吧,到时候,我再次到十堰市来,一定不让你受折磨。”

怎么办呢?只有等她下次来十堰了,我们到火车站,买了夜晚开武昌的火车票,剩下一大的时间,小化向我提议,要我陪她到汉水边上去玩玩。她说:“孩子的爸,你现在调到了汉水边上的城市——十堰市。你知道古汉水在我们古代中国的意义吗?汉水发源于陕西省,经过我们湖北省到汉阳流入长江。汉朝的‘汉’字,就是汉水的‘汉’字。我汉族的‘汉’字,也是汉水的‘汉’字。你到了汉水边上的城市工作,就应知道汉水的意义呀!你今天要陪我到汉水边上去,让我捧着汉水闻一闻,用汉水洗洗手。”

我说:“那好,我陪你到汉水边上去玩一玩。”

小化兴奋地说:“你陪我看了古汉水后,还要陪我去看看现代企业第二汽车制造厂。”

我见小化很兴奋,便又说:“孩子的妈,在那次省人才交流大会上,我听了童副局长关于十堰市的介绍后,便果断地要带着我的儿女,带着我的妻子你,到十堰市来工作……”

小化马上纠正我说的一句“带着我的妻子你”,她向我说:“我和你离婚,办了离婚的法律手续,我不是你的妻子了。你说带着我的妻子你,这句话不对。”

我说:“好好,我不说带着妻子你,到十堰市来工作;我说带着朋友你,到十堰市来工作,行不行?”

小化向我笑了,我怎么办呢?只有等她下一次来十堰市,看她用什么办法,不让我受折磨。

我陪着小化到了汉水之滨,她真地捧起了汉水闻了闻,并且用汉水漱了漱口。汉水流经十堰市的水,是清的,同长江那混合着泥土的水不同。小化分析说,可能是上游在陕西省的那一段,水土保持得好一些的缘故。对这个道理,我知道,我是造林技术员出身的,造林能保持水土流失,山一青,水便秀了,如果说得更确切一些,这是汉水上游在陕西省的那一段,可能是林子造得多,林子保护得好,才让水土保持好一些,所以,流到十堰市处的水,才是清的,不过,小化是教历史。地理的教师,本人又是从赤壁大战所在地的长江鄂南,走到古汉水的鄂西北,她对汉水的感情,自然与其他人不同。

接着,我陪着小化到二汽总厂门前的青年大广场游玩,然后陪着她到二汽总装厂,去参观汽车总装配。二汽各个专业厂制造的汽车部件,如发动机专业厂制造的发动机,车厢专业厂制造的车厢,车轮专业厂制造的车轮等等,都送到总装厂来组装。总装厂的出车线上,平均每隔3.5分钟,就会产出一辆东风大汽车。十堰市的很多地方,停满了刚从总装厂出来的新车。小化不禁感慨道:“十堰市真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汽车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