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54章 当头一棒

作者:曹树厚

在送走小化的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我拿着十堰市人事局的上班通知,首先到人事局报到。人事局立即为我写了到园林局报剁的函件,我高兴极了,拿着人事局的函件到园林局报到。园林局姓何的副局长却皱着眉头问我:“你怎么来了?我们不是给你打了电报,叫你不要来了吗?”

这当头一棒,将我打糊涂了,我不知何副局长这话从何说起,我并没有看到这个发给我的电报啊。我是根据省人才交流大会的正当渠道,由各级人事部门办理的正式商调手续,到十堰市园林局来报到的,还有,是他们园林局的童副局长,亲自找咸宁地区人事局的王局长要我的呀!怎么他们园林局又发电报,不要我来了呢?我理直气壮地回答说:“我没有接到不要我来的电报,我离开我的单位有三天多了,你们的电报是什么时间发的?”

何副局长说:“昨天。”

我说:“昨天我已经到了十堰火车站。你们的电报发晚了,何局长。再说,是你们园林局要调我的。我接到人事局的报到通知后,先到人事局报到,人事局的同志刚才写了这个函件,叫我到这儿来报到。童局长呢?难道当时要我,你们园林局的几个局长,没有共同研究吗?”

何局长站了起来说:“我们几个局长共同研究没共同研究,这个你管不了。我是主管人事的副局长,接受不接受你,这是我的主管范围。”

何副局长站起来向我讲话的意思,是叫我出去,不必多讲了。我问:“你们的童副局长呢?”

何副局长这时在同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谈着另外的事。听见。我问童副局长,他望也不望我,随便答复我说:“童副局长到外省出差去了。我们三个局长,是经过了共同研究,才决定发电报,叫你不要来我们园林局的。”

我听何副局长说到有三个局长,那么,除了何副局长和童副局长,一定还有一个正局长。我便问:“园林局的正局长姓什么呢?我要见正局长。”

我这一问,可把何副局长问火了。他发怒说:“请你不要影响我的工作。”

我仍然问:“请问,你们的正局长姓什么?我要见正局长。请问,园林局的党委书记姓什么?我要见党委书记。”

何副局长见我没有畏怕的意思,更加火了,讽刺我说:“你是什么人?要见我们的正局长?要见我们的党委书记?我们兼党委书记的局长,到市委开会去了,他没有时间见你。我们园林局的人事工作,是分工给我主管的,你不必找陈局长了。”

我说:“何局长,你要我到哪儿去呢?”

何副局长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就管不了了。”

不错,我是讲温良恭俭让的,可是,我今天让不得,不能让。我出了园林局,拿着十堰市人事局的上班通知,反复地看了看,这是正式通知,上面盖有十堰市人事局的公章,是十堰市人事局的红头文件。园林局何副局长要我走,他是没有理由的呀!再说,调出地方的人事部门,已经为我办理了调出手续,调人地方的人事部门已经向我下达了上班的通知,而且,调人地方的人事部门,已经向调出地方的人事部门,要来了我的人事档案。如果,我回原来工作的地方,原来工作的地方还要我吗?施局长要我吗?何副局长要我走,我是真正地没有地方可去了啊!形势逼着我要去找十堰市人事局的女局长,要去找十堰市园林局的陈局长,甚至在必要时,我要去找十堰市的市长。市委书记。

我在去十堰市人事局的路上,忽然碰见了园林局的童副局长。何副局长不是对我说,她到外省出差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童副局长见了我,同我握手,对我说:“你是从园林局来的吧?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们园林局的领导班子有时决定的问题,容易变,本来是陈局长。何副局长和我三个人,共同决定要的你。不知道最近购大,何剐局长向陈局长讲了些什么,发电报叫你不要来。何副局长是第一副局长,又是主管人事的副局长,这叫我怎么对得起你?你又怎么好回原单位呢?我没有办法了,真是对不起你。啊,我的爱人昨晚进了医院,我要到医院去了,再见。”

我向童副局长走的方向望去,忽见她转身又向我走过来,走到我的身旁,说:“你看到了十堰街道上栽的广玉兰。樟树。雪松这些树了吧,这些树都是远从沿海各省买来的。你可能也看到了它们的成活率很低吧,有的地方,活得好的没有几棵了,所以,我们市要自己办园林苗圃,自己培育树苗花苗。再一个,你可能也看到了:整个十堰市的街道上,花草很少很少,所以,这次我市组织招聘团到省人才交流会去招聘这方面的人才。在组团会上,市委书记王清桂也参加了,他要我们园林局,从省人才交流会上,招聘来一两名有培育树苗花苗经验的人才,王书记非常重视城市园林绿化,他是从襄樊市调来的,他在襄樊市时,就特别狠抓自己市培育树苗花苗。所以,老曹,你去找市委书记王清桂,你把我们在省人才交流会上的全部过程向他汇报,虽然,现在我有一些难处,但是,在必要时,我会帮你说话的。你不要难过,我是主管园林建设的副局长,过些时日,安排你到刚建不久的园林苗圃去把园林苗圃办好,培育出大量的树苗花苗。用事实证明,十堰市这次要你是正确的;用事实证明,你是这方面的一个难得的人才。”

童副局长要我去找十堰市市委书记王清桂。我的意见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形下再去找,作为一位省辖市的市委书记,他每天的工作量是很大的,像我这样一件小事,我认为最好暂时不要找市委书记。实际上,我有十堰市人事局的通知文件。我按照报到的程序,向十堰市人事局和国林局都报了到,我的人事档案已经进入十堰市人事局的档案柜里。何副局长在口头上不肯分配我的工作,我就在十堰市火车站的铁路宾馆等下去,我带来了一些钱,我的钱可以住宾馆一个月,这就是说,我要暂时委屈一下,因而,我便向童副局长说:“这是个小事情,暂时不用去麻烦市委书记。童副局长,你是主管业务的局长,你就带着我到新办的园林苗圃去,我要早一天到园林苗圃去开展工作。”

童副局长为难地说:“在何副局长的思想弯子未转过来以前,我不能安排你到园林苗圃工作。我们同事间不能闹僵了,闹僵了不好,他这个人,也是一时想不通,要故意搞个节外生枝,过段时间,他会想明白的。”

我问:“童局长,请你告诉我,何副局长为什么突然产生变化呢?”

童副局长笑着说:“这个我就不讲了。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分析来,分析去,不外乎两个原因:或者是嫌我年纪大了,我今年已经55岁了。或者认为童副局长老家的湖北黄冈县和我老家的鄂城县是邻县,两个县隔江相对,是老乡,他心里不安。但我分析的两个原因,仅是我自己的分析,童副局长始终没有向我讲出来。

我在火车站的铁路宾馆住了下来,童副局长叫我将房间号码和电话号码告诉她,叫我随时听消息。

一天,童副局长打电话告诉我说:“你原来的户口所在地将你爱人的户口和粮油关系,都转到了我们园林局。你本人和一个孩子的户口。粮油关系,你带来了没有?”

这次,十堰市人事局向咸宁地区人事局商调我,妻子和18岁以下的儿女,都可以随迁。我回答童副局长说:“我有三个儿女,大儿子在上海园林局工作。女儿在武汉市园林学校读书,户口在学校里。小儿子和我的户口,当地管户口的单位,已经为我们开了户口迁移证。这张户口迁移证在我身上,限期是10天。童副局长,户口迁移证是讲限期的,请你要考虑这一点啊!”

又一天,童副局长又打电话给我,说园林局的陈局长叫我去,并说他已向市委书记王清桂汇报了我的情况。

我到园林局见了陈局长,陈局长的年龄,看上去跟我差不多。他握着我的手说:“老曹,我看了你的档案,你跟我是同年的,我也是1930年生,都是55岁的人了。市委王清桂书记打电话给我,说他马上要到园林局来,要我带着你见他。老曹,你是经过市委书记招聘的人才。你是55岁,我是55岁,我们还可以工作5年。你是科技人员,过了60岁,还可以继续干,不能让你将科学技术藏在肚子里。好,王清桂书记马上就要来,我叫何局长和童局长都参加。”

王清桂书记来了,陈局长向王清桂书记介绍我,王书记同我握手后,欢喜地向三个局长说:“祝贺你们招聘到了这位急需的人才。人事局向我汇报了省人才交流大会上招聘到的人才情况,我特别看了老曹的工作履历。老曹在鄂南一个很有名的大型林场工作了30多年。老曹调到了我们十堰市,真好,真好!”

王清桂书记又喊着陈局长说:“老陈,人才难得呀!你们园林局如果没有几个真正的人才,要想将十堰市建为花园式的城市,那是做不到的。老陈,还有这两位副局长,你们说一说,我这话讲的对不对?”

何副局长抢先表态说:“王书记,你讲得正确,讲得完全正确,人才难得,我们园林局一定要重用曹厚树同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