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57章 小荷初露尖尖角

作者:曹树厚

秆插的紫玉兰,到第二年夏李,成苗率达到80%,当时扦插的25000根紫玉兰枝条,到现在已成了2万株紫玉兰苗子。再加上我督促老简、爱林他们勤管理,因此,株株紫玉兰长得枝粗叶茂,真是芽接的好砧木。老简不会芽接,爱林也只有书本知识,故而在芽接开始的时候,还是我这个老将亲自拿刀,手把手地教老简和爱林芽接,爱林和老简学会了之后,然后教给工人们芽接。

邱主任从园林局开会回来,向我说:“童局长对用紫玉兰嫁接繁殖广玉兰很重视,叫你做好成活率和生长情况的记载。这是我市减少外购苗木的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如果打开了,那么广玉兰等珍贵苗木,就可以不必到远地购买或者少购,甚至可以供给其他城市绿化美化的需要。”

过了几天,童副局长带着园林局的几位工程师,来园林苗圃看嫁接广玉兰,报社的记者也来了,由我和邱主任陪同。这儿位工程师,有的是搞园林绿化工程设计的,有的是搞园林绿化栽植,管理的,有的是搞园林建筑的,像项总工程师,便是搞园林建筑的工程师。十堰市人民公园,小游园等建筑小品,便是他的杰作。

项总工程师观看爱林切开砧木紫玉兰苗干上的皮层切口,观看从接穗广玉兰的枝条上削取芽子,观看将广玉兰芽子插进紫玉兰的皮层切口,观看用塑料条扎紧紫玉兰的皮层切口,观看最后剪除紫玉兰苗干上的枝叶。他摸着这包扎好的广玉兰芽子,说:“这么一点芽子,能活得了吗?”

童副局长对他说:“老项哟,你是搞园林建筑的,隔行如隔山啰!你不懂啰!你要知道接芽的形成层同砧木的形成层一对好,两方的形成层,便生长在一起去了。由砧木紫玉兰供给广王兰接芽的营养和水分,接芽一活,便长成了一株广玉兰。”

项总工程师的眼睛望着童副局长,眨了几眨,说:“你讲的什么形成层、砧本、接穗、接芽等等这些名词,把我老项搞糊涂了,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像人结婚一样,广玉兰是与紫玉兰结婚,双方结合,形成了下一代的意思。这里,我要提一个问题:男女结婚生的下一代,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那么,广玉兰和紫玉兰结婚,形成的下一代,必然的也可能是广玉兰,也可能是紫玉兰。既然有可能成了紫玉兰,这嫁按广玉兰,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便笑着向项总工程师解释说:“你提的这个问题,确实有可能,即紫玉兰上的枝叶长起来,仍然长成了紫玉兰。这里有两个关键:首先要保证广玉兰的接芽能成活。其次,项总你看爱林嫁接,她是将紫玉兰砧木上的枝叶,全部剪除了,今后还要随时剪除紫玉兰砧木上萌生出来的枝叶,让广玉兰的芽子一枝独秀,这样的新苗子,才能是广玉兰,而不会是紫玉兰。”

项总工程师大笑了起来,向大家说:“经过这位曹工程师一讲解,我大彻大悟了。曹工程师主持的这个科研项目,是大有意义了,大有意义了。”

搞园林绿化工程设计的甘工程师则深有体会地说:“广玉兰开的花,又大又白又香,叶于又是革质常绿的,是搞园林绿化工程设计的一个好树种。但是,我过去不敢多用,因为我知道广玉兰是从远地买来的,来之不易。所以一般一个工程,只用广玉兰三棵或五棵。从明年起,我就可以多设计几棵了。你们是知道的,二汽的厂树是广玉兰,曹工这次可为中国的现代汽车工业做了大贡献了。实际上,二汽栽植的广玉兰并不多,但二汽中心医院的那几棵广玉兰,已经快有五层楼高了,真是雄伟!我看那几棵广玉兰,是第二汽车制造厂的厂宝!还有一个根据,我国著名园林建筑专家陈从周著作的《说园》中讲:‘好楼还要好花木’,广玉兰就是好花木。还有一个根据……”

这时却辛苦了鼎鼎大名的女记者戴苏宁,又是忙着听甘工程师讲园林工程设计,听不懂的地方还要插问;又是忙着用笔记录,两眼还要瞅着爱林嫁接广玉兰,真是耳、口、手、眼齐出动,不愧为湖北十堰市的名记者。

甘工程师是个学识渊博的老工程师,已经有60多岁了,他旁征博引,好像永远也讲不完,这时,童副局长向甘工程师说:“老甘哟,我们边看边说啰,你讲得大家都围着你一个人听,想不想吃中午饭?报社记者还要采访老曹啰!”

大家一笑。是的,快到12点了,肚子在叫,于是大家抓紧时间继续看爱林嫁接广玉兰,童副局长夸奖爱林说:“你是将门虎女。你要将你父亲肚子里的科学技术,全部挖出来,不要让他带到火葬场去烧了。”

童副局长要我对广玉兰的成活和生长情况,做好观察记录,要我总结出几条成功的经验,明年他要向市科委报科学进步奖。

经过20多天的紧张嫁接,二万株的紫玉兰,全部嫁接上了广玉兰的接芽。到第二年秋季检查时,嫁接成活率达到98%,而且,生长一年就到了一米。我的女儿爱林,是小荷初露尖尖角,我这代的科学技术,有了传人了,哈,哈!

老简也特别喜欢爱林,他将在银行工作的儿子简千里,带到园林苗圃来玩,介绍与爱林认识。几个月下来,小简紧紧追求着爱林,舒会计在着急,简技术员在偷着乐。

爱林在武汉的园林学校读书时,简千里在武汉的中南财经大学读书,同饮长江水,同食武昌鱼,两人讲起武昌的黄鹤楼啦,汉阳的琴台啦,汉口的中山公园啦,越谈越起劲。

小简经常邀请爱林到歌舞厅去唱卡拉0k,小简和爱林都会唱流行歌曲,两人唱起卡拉0k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他们两人拿着唱筒不断地互相接着唱,其他去唱卡拉0k的男女青年们都被他们两人的歌声吸引了,人们干脆站在简千里和曹爱林的周围,欣赏他们两人的歌唱,变成了听众。

前天,我的二姨女龚爱香,向我写来一封信,她说,我曾经答应她同爱文一起转学来十堰读书。爱林和爱文去十堰的时候,爱林说她的户口不在十堰,不能转学到十堰读书。爱香在信中间我直:“不帮我转学到十堰读书,是否因为我不是姨父的亲生女儿这个原因呢?姨父对我当面答应得好,可是,一到了十堰,就说话不算数了。”

我接到爱香这封信,内心很是不安。想起她的父亲龚工,在1950年12月,当我初到鄂南山区去建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时,在长江的轮船上,对我非常关心,想不到后来他在国营十万大山林场,跟我做了一场姨亲。虽然他去世了,但丢下的两个女儿,仍然是我的嫡亲姨女,我能不关心姨女的前途吗?

而她的母亲化子,也跟我做过一段时间的夫妻,中国的古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化子的亲生女儿,我能不管吗?因此,我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想回信让爱香来十堰读高中,户口不在十堰,不能转学,就用借读的办法。我准备向爱香回信,但突然想,最好先同爱林商量一下。于是,我将爱香写来的信给爱林看,并向她谈了我的想法。爱林支持我的想法,但她向我提出两个问题:一是户口不在十堰的爱香,要在十堰借读高中,必须要交为数不少的借读费;二是爱香在十堰读书的学杂费。生活费,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爱林平静地向我说:“当时,我劝爱香不能跟我们一起到十堰来,就是考虑到这两个问题,也就是钱的问题。当然现在我参加了工作,有了工资收入,然而,我们负担爱文读书外,还要负担奶奶一部分生活费,现在,再加上一个爱香,我和你两人的工资,能负担得了吗?所以,这事要同妈和姨妈商量,大家共同承担,才能让爱香到十堰来。爸,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我的女儿爱林考虑得比我冷静和周到,我只凭一时冲动,就想叫爱香马上来。应该想到万一,万一将来,负担不了爱香在十堰读到高中毕业,到了那时反而成了一件憾事。联想到当年我一时冲动,同意与小化离了婚,造成我做了这么多年的鳏夫,成为我终生一大憾事,我内心确实非常钦佩我这个女儿。这虽然是两件性质完全不相同的事,但却是由于我的性格容易冲动所致。我的性格是矛盾的,有时讲温良恭俭让,能容忍,经得起委屈,但有时包容易冲动,说于就干,说办就办,没有冷静地考虑一下后果。因此,对爱香来十堰读书的问题,我接受爱林的意见,向小化和化子写了信。

小化回信说用她一个人的工资,负担妈妈的生活费,叫我和爱林不必再向她汇钱了。化子回信非常感谢我,她说她负担爱香的借读费和学杂费。这下子就好了,我与爱林只负担爱香的生活费,千斤担子众人挑,爱香在十堰读到高中毕业,就没有问题了。

至此,我向爱香回信,叫她来十堰市读书。爱香生在鄂南的山区里,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到过县城,连武汉都没有去过,更没有来过鄂西北的十堰市。但她真是有本事,一个人来到了十堰,我心里的一块石头可落了地,而爱林则双手抱住爱香,高兴得跳了起来。我找市教委,办理了借读手续,爱香借读在十堰市高中的三年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