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04章 蒙布脸

作者:曹树厚

我把行李一放,拿起竹扁担,向前奔去。前面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见我身穿灰色干部衣服,便大声喊道:“同志,快来呀,快来救我的姐姐呀!”

我顺着姑娘指的方向看去,在山边草地上,有一个黑布蒙脸的人,骑在一位20岁左右的姑娘身上。一个拼命扯开了裤子,一个拼命地拉住裤子不放。

那个黑布蒙脸的流氓,一见来了人,心怯了,慌忙站起来,拿起他随身带的大闷棍,逃进山边乱树林中。我控制不住心中怒火,把竹扁担举得高高的,追进了林中。在林子里面,找来找去,找不到流氓,我只好回到路上。

那位20岁左右的姑娘从地上起来,脸颊羞得通红,背对着我,把裤子系好,将头发顺了顺,回转身来谢我说:“你这位同志是救我的恩人,要不是你来得快,就不得了啊!同志,你贵姓?我要感谢你呀!”

原来,这姐妹两人姓辛,姐姐叫辛化子,妹妹叫辛小化,刚才由姑妈家里回来。姑妈家在北山乡,姑父姓周。她们姐妹走到此处,遇到了黑布蒙脸的流氓。我说:“我姓曹,省林业厅派我到你们县来建国营林场,当技术员。只怪我走慢了,如若早来一步,你们就不会受此侮辱。”

两姐妹的家在东山乡柯家村,她们和我可以同行一段路,姐妹两人要为我挑被褥行李和书籍箱子,我婉言谢绝,三个年轻人,年龄大小差不多,一路上谈得非常热烈。三人互相介绍年龄,大辛跟我同年同月又同日,小辛比我小三岁。小辛忽然笑出了声,大辛问:“鬼东西,你笑么事?”

小辛笑说:“姐,你刚才好险呀,你说你要感谢曾同志,你的民歌唱得好,唱一支民歌给曹同志听。”

大辛望了我一眼,说:“好,我唱一首我们十万大山的歌子,给曹同志听。如果我唱的不好,请曹同志不要见笑。”

大辛一路行,一路唱歌:

十万大山么事多?

十万大山姑娘多。

姑娘美貌又聪明,

日采香菇夜抛梭,

羡死山外那些后生哥。

我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有听见。只听大辛又唱一首道:

十万大山么事多?

十万大山荒山多。

土肉深厚又肥沃,

宜栽杉松宜栽果,

不知何年何月栽满坡?

我正在思考这些山上的土质,是不是适宜栽植杉木和松树,大辛唱的正是我心里要求解答的问题。我连忙称赞大辛说:“唱得好,唱得真是好。把第二首再唱一遍行不行?”

不觉到了和我分手的地点。大辛说:“曹同志,我的家在东山乡柯家村,我妈的名字叫做苦妈。你以后如果到我们的东山乡,一定要到我们家里玩一玩。”

我向她们姐妹道了一声再见,挑着担子奔赴县城的方向。一路上,我按捺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潮,既摆不脱大辛唱歌时含而不露的深情,也摆不脱小辛的天真神态。

两姐妹一回到家,大辛喊声妈,泪水便流了出来。苦妈见大女儿要说不说的样子,便问:“儿呀,心肝呀,姑妈待你不好吗?哪样待你不好,快详细讲给我听。”

大辛伏在苦妈的身上,一味只是哭,不肯讲。小辛说:“姐不肯讲,我来讲。”

小辛便把两姐妹在沿河路上碰到流氓的事,从头到尾告诉了妈妈。苦妈大惊说:“是哪儿来的坏了良心的东西?这还了得!天哪,好险哪!”

苦妈亲着大女儿的脸,不敢想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一字一句地说:“多亏了人民政府这位姓曹的工作同志。这位姓曹的工作同志真是好。”

解放前,大辛的父亲,在地主家做长工,害了一场病,不久就死去了。大辛的妈妈,带着两个女儿,讨了几年饭,做叫化子。因此,大女儿取名为化子,小女儿叫小化。

小辛在东山乡小学特设的初中部读书,吃完午饭就上学去了。

过了几天,同村的女伴们来找大辛,窃窃私语。原来沿河路上那个黑布蒙脸的流氓,又在拦截过路姑娘。拦截的地点,离柯家村不远了。姑娘们讲着这件事,又羞又怕。

苦妈骂着说:“那个坏了良心的东西,那个千刀万剐的东西,我要到沿河路上去,间他自己有没有姐和妹?”

苦妈说到这里,忽听见窗子外边,有人大笑着说:“你这个老蚌壳,皮老骨头硬,有么事味道?漂亮的女儿们去,人家就出来;你去,人家不出来呀!人家不出来,你在哪里去问他?”

大家一听,不要猜,就知道是田家的大脚妈。苦妈笑说:“大脚婆,你站在窗子外边说么事?这些女儿们急得不得了,你还要说笑话。”

大脚妈进来拉着大辛的手,放到鼻子上闻一闻,说:“好香的手啊!”

又把大辛的脸蛋儿,扳到自己的面前,左一看,右一看,说:“大辛女子,哪个叫你生得这样如花似玉?难怪那个蒙布脸趴在你身上呀!”

大脚妈这几句玩笑话,羞得大辛脸蛋儿通红,腰一扭跑到外面去了。

苦妈拿来一把椅子,把大脚妈强行按下来坐着,说:“说是说,笑是笑,那个坏了良心的东西,一定要快快除掉。”

大脚妈拍着胸脯说:“除掉那个坏东西,算我田家的任务。雄英,走,找你爸除流氓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