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60章 她会脱下青装换红装吗

作者:曹树厚

我利用到武汉领奖的机会,直接乘到国营十万大山林场的班车,到枫树辛家去看望我的岳母。说实话,也应该去看望一下小化——我的三个儿女的妈妈。这时候,十万大山地区已经开辟了直达武汉市的汽车客车,每天有灯几班,人们叫它们为班车。这些班车有的经过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场部大门前。

离开国营十万大山林场有三年了,林场三年的变化很大,尤其人事变化方面更大。安书记调走了,关场长当了党委书记兼场长,鲁爱路被提拔当了副场长。

三年后,我回到了枫树辛家探亲,林场的职工们在当大的晚上,都来看我。枫树辛家济济一堂。

本来,我有58岁了,距花甲退休之年,只差两年。可是,大家都说我只像30多岁的人。已经退休的田雄英一见我的面,就用她年轻时打拳的礼数,两手向我一捧说:“你在十堰得了武当山道教的精气,越活越年轻了,比三年前离开林场时年轻了刀岁。”她又喊着小化说:“小化喏,回来的老伴,变成了少年郎哟!”

田雄英这句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这个田雄英,对我不讲一点客气,叫着陪她来的女儿说:“爱功,你为小化妈唱那个《采槟榔》。”

田雄英又向着大家说:今天晚上,我们十万大山林场的人,来看辛小化的少年郎,现在即兴开个歌舞晚会,欢迎辛老师的少年郎丈夫。大家说行不行?”

林场来看我的人,有老的,有少的。这些老的少的,笑得喊着说:“行行。”

爱功这个姑娘,不等我反应过来,说唱就唱起来了: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

谁先爬上呀谁先尝。

谁先爬上呀,

我替谁先装。

少年郎呀采槟榔,

小妹妹提篮抬头望。

低头又想呀,

他又美他又壮,

谁能比他强。

赶忙来叫声我的郎呀,

青山高呀流水长,

那太阳已残,

那归鸟儿在唱,

叫我两个赶快回家乡。

那太阳已残,

那归鸟儿在唱,

叫我两个赶快回家乡。

今晚十万大山林场的职工来看我,大家抢着唱歌,有几位年轻的技术员,要陈琳琳唱《情哥哥回家了》,大家为她伴唱。

陈琳琳毫不谦让,站在堂屋中间唱起来,几位年轻技术员伴唱伴舞。这几位唱歌的人将这首歌中的情妹,换作小化的名字,将这首歌中的情哥,换作我的名字,屡屡引起哄堂大笑。

山喜鹊树上哟,

喳呀喳喳叫。(伴唱:喜鹊喳喳叫。)

山里的小化妹子呀,(伴唱:山里的小化妹子呀,)

实在是没想到呀。(伴唱:实在是没想到呀。)

情哥哥出门才三年多呀,

你看他神气十足,

西装领带回来了!(伴唱:西装领带回来了!)

山外的新鲜事呀,(伴唱:哟嗬!)

听得我心儿跳。(伴唱:哟嗬!)

他说那外面的世界再精彩驰,

还是没有我的小化好。

谢谢我情哥,

总惦着妹妹我呀,

情哥心肝好。

山茶花朵朵呀,

开呀开得俏。(伴唱:山茶花开得俏。)

做工程师的情哥呀,(伴唱:做工程师的情哥呀,)

如今他回来了呀。(伴唱:如今他回来了呀。)

妹妹小化我心里好喜欢哪,

你看他雄心十足,

从里到外变样了!(伴唱:情哥哥变样了!)

美化汽车城呀,(伴唱:哟嗬!)

本事真不小。(伴唱:哟嗬!)

汽车城成了花园城咄,

情哥脑灵手又巧。

哥妹手牵手,

同去那花园城呀,

家庭更美好。

陈琳琳唱完了,那几位伴唱伴舞的技术员,又跳了一个集体舞。集体舞刚跳完,成竹胸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今晚是两个大团圆:一个大团圆,是曹工程师同我们十万大山林场职工大团圆;再一个大团圆,是曹工程师同辛老师的大团圆。我不会唱歌,我来唱几句黄梅戏,唱《天仙配》。我唱董永,哪位女同志唱七妹。”

田雄英的女儿爱功,抢着说:“我来唱七妹。”

成竹胸说:“我30多岁,怎么敢和你年轻的女孩子唱《天仙配》?叫你妈妈同我唱。”

成竹胸回头喊着田雄英说:“雄英,你在你女儿面前,敢不敢同我唱《天仙配》?”

雄英几步走近成竹胸,将成竹胸拉到堂屋中间,说:“我敢,我敢。”

田唱:树上的鸟儿咸双对,

成唱:绿水青山带笑颜。

田唱:你耕田来我织布。

成唱:我挑水来你浇园。

田唱:从今再不受那单身苦,

成唱:夫妻双双把家还。

田唱:一切都已过去了,

成唱:夫妻恩爱苦也甜。

田唱:老曹小化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咸唱:老曹小化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我的岳母甜婆婆,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听歌赏舞,心里甜甜的想道:今夜,小化子和厚树,是在一个枕头上睡觉了。这么多人唱歌跳舞,欢声笑语满堂,简直是为小化子两人举行复婚典礼己是的,今天22日,是个双日子!是个好日子!

我也在想:今晚,客人走了之后,我有希望上小化的床吗?是的,今年我是58岁,快老了,要面对这个谁都无法躲避的事实,不是少年郎。然而,我有少年郎的心,我希望再做一次少年郎!

我的心在歌唱:

这是希望,

这希望

在我心里头荡漾,

荡漾。

年轻的人儿呀,

请你不要笑我,

不要笑我是夕阳。

过了今夜,

明日早晨,

我赶走夕阳换朝阳!

这是希望,

这希望

在我心里头荡漾,

荡漾。

年轻的人儿呀

请你不要笑她,

笑她是青妆。

过了今夜,

明日早晨,

她脱下青妆换红妆!

明日早晨,辛小化她会脱下青妆换红妆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