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61章 辛小化向我做检讨,其意着何

作者:曹树厚

客人们散了,甜婆婆乃年迈老人,说她要睡觉,就进了自己的房里,关上房门不管我们的事了。她在关她的房门之前,对小化说:“搞到这样晚,半夜了,厚树一定饿了,你要弄夜宵给厚树吃。厨房的灶台上,我放好了瘦猪肉、鸡蛋、面条。”

她老人家还对小化说:“你要同厚树早点睡觉。明天早晨起晚点,多睡会儿。”

老人家最后几句话的意思,我完全懂得,小化也完全懂得:她老人家的意思是说:“小化子啊,不要再拒绝厚树了!可怜的厚树,这么多年,原来在林场等着你,没有跟别的女人结婚。后来到十堰市,仍然是等着你,也没有跟别的女人结婚。他现在仍然是我的女婿,他仍然是你的丈夫!”

小化进厨房弄好了瘦肉鸡蛋面条,拿到堂屋的桌子上,我吃了一碗,她也吃了一碗。我吃完面条,我认为我的脸皮应该放厚些,于是,我毫不客气地进了她的香书房。她的房里除了书籍,还有了一架钢琴。这是爱林在十堰上班后,我和爱林想到个化退休后,一人在家陪伴老母,儿女们又没在她身边难免孤独,弹弹琴,唱唱歌,让母女俩高高兴兴。愉愉快快地生活,所以向她汇了买钢琴的钱。在汇钱的同时,我和爱林给她写了一封信,要她一定要买钢琴。

小化是小学教员出身,当年,每位教员要教几门课,人人差不多都是“全才教员”。小化除了教历史。地理。语文几门正课外,她还兼带音乐,弹琴唱歌作曲,样样都行。因此在接到我们的汇款后,她便买了一架钢琴。

此时,我进了她的香书房,不看她的书,不看她的钢琴,准备脱衣上她的床上睡觉。我在去十堰以前,夜晚是在林场我的宿室睡觉。我走了,离开了十万大山林场,我想,你小化总不能要我今晚到十万大山林场去睡觉吧!

小化进房来了,见我正准备脱衣上床睡觉,连忙叫我不要脱衣服,她诚恳地向我说:“等一会儿睡觉。我写了一首歌词,并为之谱了曲。歌词和曲子,我自己觉得可以,你看怎么样?来,我来弹琴,我来唱,你坐我的身边,为我这首新歌新曲加加工。”

她一面说,一面就把我拉到了钢琴旁边,将她写的歌词歌曲递给我,让我听她弹唱。

窗子外面是远远的夜空,在这深夜,周围静悄悄的,正是小化传递心声的好时间,只听她唱道:

过去了很多春,

过去了很多夏,

过去了很多秋,

过去了很多冬,

春、夏、秋、冬,

一切呀,

一切都在我心中!

欢喜在我心中,

悲哀在我心中,

痛恨在我心中,

忏悔在我心中,

欢喜、悲哀、痛恨、忏悔,

一切呀,

一切都在我心中!

春天花好,

秋天月圃,

夏天炎热,

冬天寒凉。

花好,月园,炎热,寒凉,

一切呀,

一切都在我心中!

一切呀,

一切呀,

一切呀,

一切呀,

一切呀,

一切都在我心中!

听完她的歌,我强使自己笑道:“你这首歌的名字,我看就叫做《一切都在我心中》。”

小化站了起来,对我说:“你起的这个歌名,非常切合这首歌所表达的感情,也切合我要表达的心声。”

她走近窗子,望着远远的夜空,在那最远的星星下面,是什么地方呢?小化望着窗外远远的星空,想着她心中的一切:想起了在上海园林部门工作的大儿子爱国。大儿子爱国,正在为建设美丽的上海市,奉献着自己的特长。他是中国名牌大学园林系毕业生;大学毕业后,考上了研究生,学有专长。而上海市的这个高级人才。祖国的这个高级人才的造就,其中就有我的屈辱和泪水啊!那一年,我的爱国小学毕业了,不能读初中,不能读初中啊!祖国呀,上海市呀,爱国不能读初中,便不能读高中,便不能读大学,更不能读研究生。那样,你祖国,你上海市,又哪里来的这个高级人才呢?

国家培养出了这样一个高级人才,用了很多很多的钱。从小学的老师,一直到研究生的导师,付出了很多很多的辛苦。然而,我做母亲的付出的是什么?付出的是什么啊?

啊,付出了我的清白,付出了我的名誉,我要哭一场啊!我是不主张哭的女性,那么,我躲到阴间去哭吧!

想起了我心里最爱的丈夫曹厚树,我们相爱相敬,我们相互忠诚。他从来不寻花问柳,心里只有我。我呢?我心里也只有他。我从来不为金钱去偷男人,从来不为慾望去偷男人,我心里只有曹厚树呀!我心如洁玉。可是可是,我对不起我的丈夫,我偷了男人,偷了我心里不爱的男人,偷了我心里痛恨的男人。我对丈夫不忠不诚,我不应该活在世上,我要哭一场啊!我是不主张哭的女性,那么,我躲到阴间去哭吧!

想起了社会道德。假使每个女人,都像我一样去偷男人,那成了什么样的家庭?成了什么样的社会?我呢?偷了男人,违背了社会道德,害了家庭!我对不起社会道德,对不起家庭!我要哭一场啊!我是不主张哭的女性,那么,我躲到阴间去哭吧!

我能责怪阳间吗?是不是所有人才的母亲都偷了男人?没有,没有。很多人才的母亲,都是高尚的,都是圣洁的,她们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所以,我只能责怪自己。我应该向我的丈夫做检讨,作为对自己忏悔的组成部分!应该终生独守孤灯,作为对自己的惩罚!

小化想到这儿,抱着我的颈项说:“孩子的爸,我向你忏悔。那一年我是准备自杀的,结果是三个孩子跪在我的面前,哭着哀求不让我死。我想来想去,只有用离婚这个办法,解脱自己,从而我活下来了。你答应了我的离婚要求,是你救了我。”

“你一直到现在,对我忠,对我诚,我知道你没有接近任何女人,你没有同别的女人结婚的想法,你在等着我。我知道你受尽了折磨,尤其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受的折磨我完全体会到了。现在,此时此刻,你在受折磨吧,你叫我怎么办呢?”

“现在,我向你做检讨,检讨我对你的不忠不诚,检讨我折磨了你。我向你做检讨,做检讨,做检讨。”

远处的公鸡忽然啼鸣,家里的公鸡也跟着啼叫。我不知道小化今晚向我做检讨,其意若何?是不是在检讨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上床去休息?在床上互相拥抱,互相抚摸?不是的,不是的,她在做了检讨之后,她送我到原来爱文睡觉的房间去睡觉。然后,回到了自己的香书房,我听到了她关自己房门的响声。

第二天清早,甜婆婆欢欢喜喜到小化的房门前来察看,见房门关得紧紧的。她欢喜地自语道:“我的小化子到底同厚树睡在一张床上了。他们两人团圆了,我到底看见了这一天,我死的时候,可以闭眼睛了。”

但是,这位老人心里觉得还是不踏实,好像房里小化的床上,只睡着小化一个人。她突然想起来了,爱文原来睡的房间里,还有一张床:她便走向爱文原来睡觉的房间,见房门半开半掩,将房门推开一看,她的女婿,却是睡在爱文原来睡觉的床上。她哭着对自己说:“我死的时候,眼睛闭不了哟!”

甜婆婆的哭声,甜婆婆的自语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眼睛向她说:“妈妈你不必哭了。昨天夜晚,小化向我做了检讨。我不知道她检讨的意思。我还要等她,等她到什么时候?等到我死了的时候为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