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63章 一许终身

作者:曹树厚

我在十堰市工作二年了,在市奖上,获得了科技进步奖,在省奖上,获得了星火计划奖。在工资上,最近一年连升三级。在建花园式城市的具体成就上,园林苗圃繁殖培育的树苗花苗,每年可供全市的需要。

园林局从全国和本省招聘来的各个方面的园林人才,用园林苗圃培育出来的树苗花苗,将武当山脚下的十堰汽车城,打扮得分外妖烧,呈现出绿树成林成带,花卉遍户遍街的景象。

从全国各地来十堰市买汽车的客人们,传唱着形容十堰市貌的《林里花里行》:

出了一次门

来到了十堰汽车花园城。

买了一部汽车哟,

乐哈哈开着它、

林里花里行。

林里有工厂,

花里有丽人。

工厂、丽人、鲜花、茂林,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林里花里行,

林里花里行,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出了一次门,

来到了十堰汽车花园城。

找到一个对象哟,

乐哈哈牵着她,

林里花里行。

林里有工厂,

花里有丽人,

工厂、丽人、鲜花、茂林,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林里花里行,

林里花里行,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出了一次门,

来到了十堰汽车花园城。

车上坐着我的对象哟,

乐哈哈看着她,

林里花里行。

林里有工厂,

花里有丽人,

工厂、丽人、鲜花、茂林,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林里花里行,

林里花里行,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这就是十堰汽车花园城。

我在十堰市的工作,是春风得意,锦上添花。然而,爱林女儿和爱香姨女儿,她们两人的婚事,却叫我不大好办。

爱林既爱小舒,又爱小简,她必须在两人之间定一个,难定啊!她跟小简欢歌笑舞,玩得似胶似漆。小简性格自由放纵,与这样的人结婚,无拘无束过一生,好惬意。爱林想道:“定小简,定小简。”

人有时候想的是这样,而做起来却身不由己地又是那样,今大是星期日,小简没有来找爱林,小舒乘虚来找爱林,他大着胆子,开门见山向爱林说:“你既然说了爱我,就不应该同简千里玩,更不应该同他一起进歌舞厅,即使你们要进歌舞厅,也应该带着我一同去。爱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爱林说:“我和你,拿了结婚证没有?”

小舒眨眨眼睛说:“没有拿结婚证,是因为还没有到拿结婚证的时候。”

爱林说:“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有恋爱的自由。既然如此,我和简千里进歌舞厅,就没有必要带你去。规章,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小舒的泪水夺眶而出,流淌得满脸都是,他用手背擦拭着泪水。爱林从自己的衣袋里,拿出自己用的手帕,叫小舒擦去泪水,并对他说:“走,我们到二汽总装厂的‘康乐园’去玩。”

爱林明白舒规章的泪水,是用真情浓缩而成的,从而心里想道:“有这样真心真情的丈夫共度一生,好幸福!”

“康乐园”是二汽总装厂自建的小游园,楼台亭阁齐全。既供自己的职工去休息,又对外开放卖门票,以园养园。这个星期日,爱林牵着小舒的手进了康乐园。

小舒的手被爱林牵着游康乐园,他激动地想:“别的女子,能牵着我的手游园吗?这就是爱情,这就是曹爱林对我的爱。她在同简千里一起玩时,一起进歌舞厅时,我没见过爱林牵简千里的手。至于他们两人手扶着肩。手搂着腰跳舞,那是跳舞时必需的动作。不扶着肩,不搂着腰,那怎么能叫做跳舞呢?我每次只要一看到爱林同小简在一起玩的时候,我总是站得远远的,在远处瞧着。其实,我心里知道这是爱林的自由,这是姑娘们选择对象的自由,我没有权利干涉。有的人看见自己的对象跟其他男人玩,就极不舒服,产生强烈的忌妒心,甚至拿着刀子拼命。这是封建思想在作怪。我是现代汽车企业的年轻人,具有现代人的修养,青年男女,人人有社交的自由。爱林,你同小简玩吧,你同小简歌舞吧,我不干涉你!我不会拿着刀子同简千里拼命,也不会拿着刀子跟你拼命。当然,我要继续向爱林求爱,找一个机会,问她心里是不是爱我,她是不是已经选定了我。”

小舒在日常生活中,也是这样尊重爱林的选择权利。比如,万一遇到爱林和小简在一起玩时,见着面,他小舒也只是点头笑笑,没有仇恨,没有忌妒。小简有时生有戒备之心,衣服里面常常藏有一把匕首,后来看见小舒并没有计较什么,不是情场上常见的那回事,也就知道了小舒的性格,相遇时,也以笑容相对。

爱林对小舒这种做法和性格,看在眼里,想在心里,所以,今天,当小舒找着了这个机会,问爱林心里是不是爱着他,是不是选定了他时,爱林立即牵着他的手,畅游康乐园。

在康乐园的山间亭子里,爱林向小舒说:“小舒,我爱你。你参加工作时,听了我的话,没有进市邮电局的行政部门,而是进了二汽的电信处,在现代企业里摸爬滚打,为中国的现代汽车工业奋斗。你听了我的话,说明你和我志同道合,心心相印。可是,请你谅解我,我两人目前还没有办理结婚手续,我两人都有选择结婚伴侣的权利。我主张,作为一个女孩子,一定要有两个,以上的恋爱对象,从中选择一个办理结婚手续。领取结婚证的终身伴侣。没有两个以上的男朋友,怎么能叫做选择呢?小舒,你说这有没有道理?”

小舒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我拥护你这个主张。所以你跟我相好,又跟简千里相好,我没有妒意。我认为你讲的道理是正确的。”

爱林抱着小舒的颈项,望着小舒的眼睛说:“你的表现,也是我爱你的一个原因。我坦率地告诉你小舒,我现在要同你与小简两个人相好,我同时要有两个男朋友,要有两个恋爱对象,对此,请你不要轻视我。在结婚之前,在恋爱期间,双方都有权利多找几个恋爱对象,让自己从中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但是,我又主张,在结婚以后,双方都要坚持一夫一妻制,相互从一而终。我讲的这个界限,你明白了吗?”

小舒完全赞同爱林的道理和主张,向爱林保证说:“我要用实际行动,表明我赞同你的这个主张。下一个星期日,你可以去找小简玩,我不会干涉,不会产生妒意,连一丝丝儿妒意都不会产生。”

爱林和舒规章心连心,两个人的心情舒畅极了,互相抱着接吻,互相抚摸着头发和脸颊。他们的爱情升华了,他们的恋爱观,冲出了传统思想的束缚。如果,当代的年轻男女们,都持这样的恋爱观,恋爱时就不会发生凶杀案,结婚后也不会发生离婚案,可惜中国的少男少女,不会使用选择权,自己只找一个恋爱对象,甚至限制自己的恋爱对象的选择权利:不准你选择,除了我以外,不准你再同其他人恋爱。否则,我要用口咬你,我要用刀子杀你,我要用硫酸毁你的容。

而爱林的第二个男朋友,第二个恋爱对象——风流倜傥的简千里,便是持另一种观点的人。今天是星期日,他找爱林晚了一步,看见爱林拉着舒规章的手,上了公共汽车到市区去了。他连忙叫来一辆载客的摩托车,嘱咐车主远远地尾随着那辆公共汽车。

小简尽量压住心中的怒气,不使怒气显于脸上,他不能让丑恶的怒气,损害自己的优美形象。仅仅用手摸了摸身上带的匕首,且在摸匕首的时候,瞟了一眼驾驶摩托车的老板,希望不要被他发现匕首。

爱林和小舒在康乐园的山间亭子里,互相倾吐着彼此主张的恋爱真谛,现在他们两人达到了真爱的境界。康乐园的山中,有好几种鸟的鸣声,鸣声出自山中的树林里。这里有生长了几十年的大树,这是十堰市建市以前就有的大树,还有一些小树,是建市以后栽植的,这些树也有三人多高了。至于那漫山遍野的幼林,则是由我们的园林苗圃买来的苗子栽植而成。爱林牵着小舒的手,察看这片生长旺盛的幼林,她对这一片幼林,好像有一种近似母爱的感情。她抚摸它们的枝叶,她抚摸它们的树干,对小舒说:“你知道我心中对这些幼树的感情吗?”

小舒未经思考,便回答说:“这些生长旺盛的幼林,它们从种子,扦插枝条。嫁接芽子到培育成为苗子,都是你亲手培育出来的,你是培育它们成为苗子的园丁。所以,我知道你此时此刻,对它们有园丁之爱,或者说母爱……”

爱林用手捂住小舒的嘴说:“不要讲下去了,我知道你是我的知心人。你看,我们刚才经过的花园里,那些盆装缸装的花木,也是从我们园林苗圃买来的,我两人到花园里去,看看那些花木,它们是否认识我曹阿姨哩!”

爱林两人下山来看这些生姿勃勃的花木。这些花木健忘了,它们并不认识这位曾经将它们培育成花木的曹阿姨,而康乐园的负责人胡师傅,却认识园林苗圃这位助理工程师曹爱林。他迎着爱林说:“今天曹小姐怎么有时间到我们康乐园里来玩?哦,哦,今天是星期日,哦,哦,这位是你的……”

小舒红了脸,不知怎样回答,爱林望了小舒一眼,笑着回答胡师傅说:“他是我的男朋友,是你们二汽电信处的人啰!”

这时,小舒才向胡师傅说:“我是搞电信工作的。”

胡师傅笑着说:

“一位是我的熟人,一位是我二汽的同事,那好,那好。小曹,你要向你父亲讲,今后我要什么苗子,就要给我什么苗子。那些珍稀的花卉品种,要多给我们一些,叫你父亲既要看我们熟人的面子,还要看我这位同事的面子。”

爱林同胡师傅谈笑一阵,看了一会儿园子里的花卉,就辞别胡师傅,出了康乐园,上了公共汽车。爱林对小舒说;“我今天到你家里去吃饭。你妈知道我和你今天到康乐园来玩,一定高兴。你妈好像非常盼望我成为你家的人,小舒,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家的人了。”

小舒听爱林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乐不可支地明白了,这是曹爱林向他许下了终身,他陪着爱林到了他的家,他一见妈妈就说:“今天,爱林同我到康乐园去玩了。”

舒会计喜得握着爱林的手说:“你们今天游了园?这个,这个,我盼望了很久,盼望了很久啊!老戏里有‘游园’的一节戏,还有‘惊园’的一节戏。你们在休假的日子里,要多多的去游园。市人民公园是个好地方,你们两人都要去游。不过,要防备惊园的哟。”

舒会计知道老简的儿子简千里,也在追求着爱林。她了解小简的性格,外表风度潇洒,内心却非常狭窄,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感情。舒会计担心两男追一女,小简是否会由狭窄变成忌妒?由忌妒变成行凶?舒会计谈的惊园,就是指小简是否会有所行动。

舒会计担心对了,今天小简身上带着匕首,请摩托车老板追随着爱林和她的儿子,要找她的儿子动刀子。

后来摩托车老板问了一句:“你这位朋友,要我跟着这辆公共汽车,不大好吧?”

小简嫌恶摩托车老板多话,他稍露怒气地向摩托车老板说:“你只管你手表上的时间,我按照时间给你车费。听我的指挥,办好了,另外给奖金。”

小简说着,无意用手摸了摸身上的匕首。摩托车老板不管手表上的时间,也不按照小简的指示办,在经过人民路上的公安派出所时,他开足马力,一下干将摩托车开进了人民路派出所,请小简向派出所说明要他的摩托车跟随公共汽车的原因。派出所负责人问:“请你将摩托车老板提的问题回答出来。”

小简回答说:“我并不想抢劫公共汽车上乘客的钱物,我不是抢劫犯。”

派出所负责人说:“我们没有讲你是抢劫犯,仅是请你回答摩托车老板向你提的问题。”

这时,摩托车老板向小简说:“我对你是好心,才将摩托车开到派出所来。我分析你对那辆公共汽车上的人有不良企图。你用手摸的是什么?请你交给派出所。”

派出所的负责人大喝一声:“交出来。”

小简害怕了,将匕首拿出来交给了派出所的负责人,辩解着说:“我不是抢劫犯。我跟随的那辆公共汽车上,有我的女朋友和她的好夫。我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哪里约会,然后我就捉住他们,送派出所。”

派出所的负责人便问:“我要向你问清楚,你说的那个女朋友,到底是你恋爱的女朋友,还是办了结婚手续。领了结婚证的妻子?”

小简如实地回答说:“是恋爱中的女朋友。”

派出所的负责人便说:“既然是你恋爱中的女朋友,还不是妻子的身份,那么,你那个女朋友另外的恋人,就不能算是好夫,因此,你没有权利管你的女朋友同别的男人谈恋爱。”

接着,派出所的负责人对小简警告说:“你这个人不要用刀子谈恋爱。用刀子谈恋爱,是犯法的。如果真正想追求到你这位女朋友,使她成为你的妻子,你要用爱情打动她的芳心,而不能用刀子吓唬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