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66章 姨姐妹定终身皆大欢喜

作者:曹树厚

到了这一年,园林苗圃用好几项高新科技,繁殖花卉、树木等苗子。其中,有些是我们父女发明的,有些是从外面引进来而加以完善的。像用试管培育幼苗的技术,便是引进来的,爱林掌握试管育苗技术后,十堰市自己需要的各种花卉、树木苗木,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所谓试管培育花苗树苗的方法,即用花卉树木某一部分组织,通过试管即可以繁殖成十万、百万、千万的花苗、树苗。拿云南山茶花打一个比方:将云南山茶花上的一片叶子,分成几万份,每一份就可以通过试管培育成一株云南山茶花,那么,这一片叶子就可以繁殖几万株云南山茶花了。你说一棵山茶花有多少叶子?如果将这棵山茶花的全部叶子,用试管的方法来繁殖,能繁殖多少棵山茶花?真正可以这样说;十堰市园林苗圃的技术人员曹爱林,学会了孙悟空的法术。孙悟空拔一根身上的毫毛,用口一吹,就可以变成无数万的孙悟空。同样,曹爱林只要剪下一棵山茶花的叶子,用试管一分裂,便可以变成数万棵的山茶花。这个神奇快速繁殖花卉树木的方法,乐得园林苗圃邱主任只是笑。他是农民出身的干部,在农村先是当村长。当乡长。当乡党委书记,而后调进十堰市,最后当了园林苗圃的主任。英雄不讲出身,他是一位能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英雄。他望着试管繁殖的这些数万棵的苗子笑,他握着爱林的手笑,向爱林说道:“小曹,你这双手,真是神通广大,我这个农民出身的领导干部,要甘拜你科技人员的下风了。”

爱林谦虚他讲:“邱主任,你不要这样讲。我这双手之所以神通广大,是因为有你主任支持的啊!我读了一些古今领袖人物的传记,有些农民出身的领袖人物,虽然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但由于他们依靠知识分子,重用知识分子,都创造了伟大的业绩。我们父女对建设十堰花园城市,有了如此的贡献。是在你的领导和支持下取得的,我们父女非常感谢你的尊重,非常感谢你对我们父女科技工作的支持。”

邱主任的年龄也已50出头,但比我小几岁,他离退休的年龄,尚有几年,他对我的鳏居,表示非常的关怀。当他了解了爱林和爱香的母亲,过去都曾是我的妻子后,他开玩笑地对我说:“你这个鳏大,放着两个好老婆空着,在十堰市当和尚。我说不能怪爱林。爱香她们的妈妈,只怪你不主动去追求她们的妈妈。假使是我呀,我要将爱林和爱香的妈妈,两位都追求到手。有两位老伴,陪着过晚年,那才是真幸福呢!”

邱主任惟一的一个儿子,已参加了工作,成了婚,分居出去了。他和老伴两人,在休息日经常到市区的几个小游园。人民广场等绿化景点,去欣赏绿树和美花。他有时指着这些绿树和美花,向他的老伴说:“我对这些绿油油的树和美艳艳的花,有非常的感情,它们是从我们园林苗圃中培养出来的!”

有时,他指着这些绿树和美花,向他的老伴说:“这些都是老曹父女用高新科技培育出来的,只可惜老曹晚年不幸福,做鳏夫,唉!”

邱主任的老伴姓苏,因为她会用缝纫机做衣服,因此,大家都呼她为苏师傅。苏师傅是位热心的婆婆,她回答老头子:“你光是叹气有什么用?你这个当领导的,为什么不亲自到鄂南去,将爱林的妈妈接来?听爱香向我说,她的妈妈也曾经是曹工的妻子,你干脆将爱林。爱香的妈妈都接来,三个老年人一起过晚年。老邱,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同你一起去接她们两位。她们两位要是不来,我就坐在她们家里不走。”

邱主任的老伴一面说着,一面就坐在小游园的水泥凳上,做个不走的样式。邱主任拉她起来,苦着脸说:“你讲的好容易!她们两位都同老曹办了离婚手续,来了,非婚同居,是犯法的啊!”

邱主任的老伴是位好人,爱林和爱香叫她为苏阿姨。想不到这位好人,后来突然发生脑溢血死去,呀,人们常说:“好人命不长”,真有这个道理吗?丧事办了后,有一天,邱主汪向我说:“老曹,我的老苏是个好人,她不仅对我好,对我关心,她对任何人都好,对任何人都关心,那天,我和她在小游园里玩,当我谈到你的鳏居时,她说她要同我一起到鄂南去,她要将你的两个老婆都接来。她说如果她们不来,她就坐在她们家里不走。她一边说,一边真的就坐在游园的水泥凳上,不走了。这一幕好像就是刚才的事儿。当时我便对她说:‘我的老伴哟,走呀,你糊涂了,这是小游园的水泥凳子,不是爱林。爱香她们妈妈家里的凳子。’她当时笑了起来说:‘啊哟,我还认为是爱林。爱香她们妈妈的家里呢!’老曹,我的好老伴撒手离开了我,我如今也是跟你一样,做了鳏夫。”

我这时在心中想起了周勇姑,周勇姑寡居20多年了,我来做个介绍人,将他们两位介绍在一起过晚年。但是,邱主任的老伴刚死不久,这事只能留在以后再说了。

最近,我的工作是这样的忙,又是发明新科技,又是引进新科技,我真是没有料到,爱香会将小简写给她的四封情书,摆在我这个姨父面前,她站在我的旁边,低头哭泣,等待我的意见。

我看了前三封信,这是青年人相恋的一般书信,没有什么要紧。当我看完小简写的第四封信,我紧张了,连忙问爱香:“你在他单身宿舍住了几个夜晚?”

爱香低着头,眼睛望着地面哭泣,抽泣中说出了一句话:“有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了!”

啊!啊!啊!啊!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只有这样。

于是我对爱香说:“你不必哭了,从小简给你的四封信中可以看出来,他对你是有情的。你给他回过信没有?你回信的底稿保存了吗?情书是文章的一种形式,结婚以后,双方将过去相恋的情书,回过头来看一看特别有意思,好的情书,还可以发表,感动大家。你写给小简的回信底稿,可以给姨父看一看吗?”

爱香点头表示可以拿给我看。她从她住的房间的桌子抽屉里,拿出回信的底稿,红着脸递到我的手中。从爱香回信的底稿内,可以看出来爱香对小简也是有情。我既是他们的长辈,我又是思想比较开放的知识分子,早在我年轻读书的学生时代,便知道“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我对爱国的婚姻没干涉过,他在上海工作,在上海恋上了妻子。那一年结婚,他将妻子带给父母见面,他们夫妻是在父母的枫树辛家过的蜜月。我和小化为爱国小夫妻高兴,热情招待上海媳妇满溢圆。父母将孩子养大成人,他们有了职业,有了收入,让他们自己去恋爱,去结婚,做父母的最后为他们祝福就行了。我认为,这是培养儿女能力的起点,从起点培养儿女的能力,是父母真正的应尽责任,而且父母也回避了干涉儿女婚姻之嫌。听说有一个城市,一位母亲不同意儿子与农村户口的恋人结婚,儿子一时歇斯底里,用皮带将母亲的喉管勒住,母亲一口气转不过来,死了。儿子跑到外地,被公安部门捉了回来,按法律判成死刑,枪决了,造成母子双方皆死的悲剧。天下的父母啊,你们何必要干涉儿女们的婚姻呢?爱香是我的亲姨侄女,她和小简来往的几封信,就证明他们两人是有情的人,我作为长辈,便应该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向爱香说:“你不必啼哭了,我支持你和小简,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支持你和小简结婚。”

爱香抬头望着我说:“我是爱林姐姐的妹妹,我不能夺取爱林姐姐的恋人,小简也在同爱林姐姐恋爱呀!”

我看了小简给爱香的几封信,我的头脑极为明白,我说:“我找你姐姐问一问,谈一谈,我做你姐姐的思想工作。要知道,你们姐妹两人总不能共有一个丈夫啰!小简一个人也不能要两个妻子啰!你放心好了。”

爱香用手擦去眼泪,一脸感激的神情,我见犹怜。

我到苗圃田地里去找爱林,想将小简给爱香的四封信给她看,父女俩商量,看这件事情怎么解决。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对姨女与女儿同恋一个男青年,看我怎样解决?看我的女儿她又怎样解决?

我走出园林苗圃大门,向苗田那远处望去,见爱林正同一个女孩子,在花卉区里看花卉苗子。那个女孩子是哪一个?遥望那个女孩子走路的姿态,我心里猜了猜,我猜一定是人民公园花卉区的技术员小年。小年是爱林在武汉市园林学校的同学。她们不同届,但都是学的花卉专业。小年经常来园林苗圃向我请教技术上碰到的问题。她每次向我请教后,便要说:“我要是能调到你曹伯怕身边工作,那就好了啊。曹伯伯你向园林局领导讲一讲,将我要到园林苗圃来,我要同爱林姐在一起工作。”

我见小年经常这样讲,我就说:“你既然要到我身边来工作,那我就向园林局要求:将爱林调到人民公园去,将你调到园林苗圃来,你不就到了我的身边来了么。”

小年连忙说:“不不,不能那样。我仍在人民公园工作,经常来向你请教就是了。”

从那以后,小年就再也没有向我讲过,要调到我的身边来工作。她虽然没有将原因讲出来,心里一定不愿意将我们父女分开在两个单位工作。其实,我也不一定要自己的女儿,长期在父亲身边工作。我不能光是培养自己的女儿,我应该培养更多的青年人。我要把几十年的科技经验,传给每一位青年。园林苗圃有一叫汪报恩的年轻工人,他勤奋好学,经常向我问技术问题,他已经掌握了嫁接。病虫防治。修枝整形等技术。他是大苗班的班长,他领导负责的大苗班,按照我定的施肥。防治病虫等技术做,由幼苗班移植去的幼苗,生长得非常快,有的树和花,经过一年的生长就能出圃,而香樟。广玉兰。冬青等树,经过两年的生长就可以出圃。连本性生长很慢的塔柏,也只要三年就可以出圃

再说我对人民公园小年的技术传授,虽然我不是她单位的工程师,但这个女孩子,勤学好问,以我为师,自然我也就将她当做我的学生,海之不倦;再加上爱林与她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因此,她也得到了我的衣钵,成了我的传人。十堰市园林苗圃的汪报恩和人民公园的年图画,叫我为曹师,其他职工则喊我为曹工。

爱林陪着小年进了房屋,爱林笑着对我说:“爸,小年今天向我透露了她的一个秘密。”

小年刷地一下子红了脸,眼睛向着别处,生怕我看见她的脸红了。爱林接着说:“她与鲁爱华是好朋友。”

爱林说出这句话,小年羞得低下了头,爱林摸着她的脸说:“我是说你与鲁爱华是好朋友,我又没有说你与鲁爱华是恋人,你红脸做什么?”

哈哈,我明白了:鲁爱华是鲁一琴。周勇姑的小儿子,比爱林晚一届考进了武汉市园林学校,这两个青年成了恋人,我好高兴!

小爱华与小年在学校里开始相恋,爱华先一年毕业,分到武汉园林场工作。小年后一年毕业,毕业后分到十堰市人民公园工作。在工作岗位上,情书来往不断,只因为小年一直保密,所以我们无法知道。

我眼见面前的爱林和小年,是互相可以谈自己秘密的好朋友。好同学,我便将爱林和小年都叫到我的房间里,将爱香给我的几封信给爱林、小年看。我心里盘算:或许我的姨女和女儿共恋一个男青年的局面,小年参加,可以有位从中斡旋的人。我的女儿看完了几封信,平静如常。她又静静地将几封信重新看了一遍,然后将信给小年看。爱林向我说:“爸,这件事情好办,我为爱香和小简这对有情人祝福。爸,你为我和小舒祝福。爸,你祝福我吧!”

我向我的好女儿说:“爱林,爸爸为你选择了小舒,向你祝福!”

小年看完信,丢在桌子上,向爱林说:“他简千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那一天,你和他一起游公园,他一个人去看动物,不同你在一起看花卉,我心里当时就觉得他对你不是真爱。”

爱林笑着对小年说:“不必讲了。小简是我的姨妹夫了。我去喊爱香来,为她和小简的相爱,我们祝福她,”

爱香来到我的房间,爱林向她亲切地说:“爱香我的妹妹,你和小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你不必顾虑我,我有一个舒规章。现在是,我祝福你,你也祝福我。”

我喊着说:“你们空口说祝福,不行。今天是星期天,我去叫汪报恩代我请小简和小舒到我家来玩。汪报恩会做菜,他在我家里为我做过莱,我喜欢吃他做的菜。今天,你们姐妹两人,各人对着各人的号,不要浪费精力和时间了。我请汪报恩办一桌酒席,等会儿在酒席上,大家拿起酒杯,互相祝福。”

小舒先来了,爱林马上拉着小舒的手,坐在我的左边。小简接着也来了,爱香马上拉着小简的手,坐在我的右边。汪报恩和年图画,忙着到厨房里去炒菜弄饭。我也连忙抽身到厨房里去,看汪报恩做菜,汪报恩说厨房里没有味精,我马上到商店去买味精,还买来了酒。我趁机离开后,爱林与小舒手牵手,有说有笑;爱香与小简手牵手,有笑有说。他们各人都对上了号。

在酒席上,爱香和小简站起来,两人举着酒杯向我敬酒;爱林和小舒站起来也向我敬酒。在今天的酒席上,我最大,大家要我坐在上位。我是小简的姨岳父,我是小舒的岳父,他们四人向我敬酒,我不讲客气啰,接受了他们的敬酒,我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汪报恩这位年轻人助兴的劲头来了,他站起来,举起酒杯向大家说:“今天,我知道不是结婚喜酒,我看,可以说是定婚喜酒,是舒规章和曹爱林,是简千里和龚爱香的定婚喜酒。坐在上面的是未来的岳父大人、姨岳父大人。我现在首先向曹师敬酒,曹师请喝。我再向两对恋人敬酒,两对恋人请喝,”

汪报恩敬完了酒,我向爱林,小舒。爱香。小简四人提议说:“今天,在你们定婚的喜酒席上,有汪报恩。年图画两位嘉宾,你们四人要向两位嘉宾敬酒。”

他们四人站起来向两位嘉宾敬酒。小年说她不喝酒,爱林硬是拉着她,舔了一点酒杯的酒,算是喝了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