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67章 你这一代真是幸运

作者:曹树厚

爱香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中专,呆在家里,我请邱主任安排她在园林苗圃做临时工,签订了合同,成为长期合同临时工。长期合同临时工,在合同期内,有几个方面比非合同临时工好。在福利方面,享受正式工一半的待遇,比如,春节时,正式工分鲜鱼10斤,那么,长期合同临时工龚爱香,即可分得鲜鱼5斤。其他水果,鸡蛋等东西,照此类推,每样分到正式工的一半。至于那些非长期合同的临时工,则不分什么东西,仅仅在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在食堂里领取两餐不收钱的春节份饭。

爱文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园林局的领导听说后,叫人事科委托武汉市园林学校培养,进了武汉市园林学校,做了委培生,园林局出委培费。

爱文对读书不感兴趣,他不愿意去读中专——武汉市园林学校,他要求到工厂里当工人,不想读书了。我心里好生气,每一位做父母的,都希望儿女读书考上大学。万一考不上大学,也希望考上中专。因为在当代中国,中专学历算知识分子,叫初级知识分子。如果能晋升为工程师,则算做中级知识分子了。可是,爱文对读武汉市园林学校,却说:“还要读三年书,真烦人!”

爱文说出这种话,真叫我生气!我喜欢读书,他妈妈也喜欢读书,我与他母亲,直到现在,仍然是读书不倦,有时夜晚看书看到深夜。大儿子爱国毕业于名牌大学,四年本科毕业后,接着又读了三年研究生,在上海市园林部门工作,职称是高级工程师,算高级知识分子了,我不知道我的小儿子为什么不愿意读书,甚至连报纸杂志,都没有兴趣看。怎么得了啊!我望少子成龙的希望,破灭了!

我亲自送爱文到武汉去上学,他勉强地跟着我一起去了,但他嘴里嘟囔着说:“家里也要我读书,园林局也要我读书,真是烦人!”

说到我的大儿子爱国,园林局的几位领导同志,早就听说他是上海市园林局的总工程师。他们想到了,上海是我们中国的最大城市;他们知道了,邓小平在上海连过几个春节。上海的建设,了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在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包括园林绿化。正在突飞猛进。尤其是居民新村的绿化美化,更是全国城市的表率。

这一天,童副局长驱车到园林苗圃来,园林局决定,她同我一起拜访上海市园林局的局长,请教上海园林绿化的经验。后天便动身,叫我做准备。童副局长先向我望了一眼,然后向邱主任说:“去拜访上海市园林局的局长,局长大人会接见我这个十堰市园林局的副局长吗?”

邱主任说:“童局长,老曹的儿子是上海园林局的总工程师,我看,你们去,连介绍信也不必写了。老曹比介绍信更能让上海园林局的局长相信哩!”

我说:“我不认识他们的局长。我与我的儿子是私人关系,公事公办,公办还是要写封介绍信的。”

童副局长说:“老曹讲得对,公事公办,还是要写介绍信。我想有了公事,加上又有了他们总工程师的父亲,因而第一把手接见我,向我介绍上海市园林绿化的经验,应该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

动身的前一天夜晚,我在家中打长途电话给爱国,说:“我们十堰园林局的一位女副局长,想拜访你们局的第一把手,她非常希望你们的第一把手能重视我们十堰市的这次拜访。据我从某人处了解,她要向你们的第一把手,当面要求一件事情。”

爱国回电话说:“爸,我保证能实现你们女副局长想见我们第一把手的愿望。我们的第一把手会亲自接待她和你,也会亲自向她和你介绍上海市园林绿化的经验。但她要当面向我们的第一把手,要求一件什么事情?你是不是可以提前告诉我?”

我说:“她具体要求一件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她没有讲出来”

电话的那一头,我的孙子沪沪听说爷爷要去,他求着爸爸说:“请你不要将电话放下,我要和我的爷爷说话。”

我的媳妇满溢圆拦住沪沪说:“曹沪呀,长途电话费贵,这是家庭电话,要自己出钱呀!”

我连忙喊着我的孙子说:“沪沪,你跟我讲话,你讲,你讲。”

沪沪接过他爸爸的话筒,喊着:“爷爷,我好想你。你赶快来呀!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沪沪,你哪个地方想我?是肚子想?是眼睛想?是嘴已里想?是心里想?”

“爷爷,我再不是幼儿园的孩子了,我是小学生呀!我是脑里想你。爸爸对我讲,想爷爷是脑里想,不是心里想。我是脑里想你,你快来呀!”

我有好几年没有看见我这个孙子了。第一次见他,是那一年我同国营十万大山林场女技术员老洪到上海开扩眼界时,我抽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到爱国的家里去,看见了他,那时他还是幼儿园里的一个小童童。

马上我又可以看到沪沪了。爱国和溢圆带着沪沪,到上海火车站接我们。我向他们介绍了童副局长,大家进了的士坐下。我抱着沪沪说:“你今年几岁了?”

沪沪说:“爷爷,你忘记了?今年我10岁了。”

啊,我望了望爱国,向童副局长说:“童局长,我老了老了!记得爱国10岁的那年,她妈妈也是像这样地问爱国:‘爱国,你今年几岁了?’爱国答应他妈妈:‘妈,你忘记了?我今年10岁了。’爱国今年30多岁,一晃就是m多年。”

沪沪摸着我生了皱纹的脸,问:“爷爷,你今年几岁了?”

沪沪这一问,逗得童副局长和司机大笑,爱国嗔着沪沪说:“爷爷今年是过了60岁的老人,你怎么问几岁了?要问几十岁了?”

沪沪拍着手笑说:“我爷爷没有老,没有老。爸爸你不是告诉我:邓小平爷爷是1904年8月22日生的,我爷爷是1930年8月20日生的,那么,1930减1904,我爷爷比邓小平爷爷小26岁,我爷爷好年轻哟!好年轻哟!”

我抚摸沪沪的头发说:“沪沪,爷爷怎么能和邓小平爷爷比?邓小平爷爷是中国建设事业的总设计师。再一点,我告诉你,邓小平爷爷带头退休了。我今年已经过了60岁,也要准备退休了。”

童副局长听着我要退休的话,想道:“我们局几位领导人的这个决定很正确,要来个未雨绸缪,要将他的大儿子曹爱国……”

童副局长一方面这样想着,一方面望了望她从十堰带来的土特产。这土特产是十堰园林局买的,准备让她当面向上海园林局长要求一件事情时,送给上海市园林局长的。她心里自语道:“祝愿我带来的土特产,能起作用才好。”

童副局长在爱国家吃饭,溢圆送她住进了宾馆,我住在爱国家里。童副局长问溢圆:“你在哪个单位工作?”

溢圆说:“我在报社工作,当记者。”

童副局长向溢圆介绍着十堰的报社,十堰有《十堰日报》。《十堰晚报》。《东风汽车报》。井向溢圆说:“我们十堰有几家报社,记者当中有几位是女的,你愿意到我们十堰市去工作吗?”

溢圆认为是闲聊,便也随和着说:“我愿意。”

我将爱国他们一家人的住房,认真地看了看:四室两厅,卫生间、厨房、浴室、书房,一应俱全!那一年我到上海见他,他们一家三口,是住在里弄的两间小屋里,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厨房。厕所是与里弄的人合用的。所以那一年我出差到上海,我和老洪一样,也是住在招待所里。如今,找出差到上海来,就可以往在儿子的家里了。

爱国抽时间,陪我坐在一起,向我介绍上海建设的成就说:“爸,你这次来上海,看不到上海原来的乘车难,买菜难,住房难了。过去的上海,有的一家三代人挤在一间房子里。现在建了很多居民新村,都有了宽敞的房子住。像我这样的科技人员,有客厅,有书房,有浴室,还有一问做父母住房的备用卧室。爸,你退休后,同妈到我这里来住,在我这里过晚年。你和妈都是读书人出身,晚年没有事,就在我的书房里读书,你教曹沪一点中国古典诗词,让他知道中国的传统文化;妈教曹沪唱歌弹钢琴,从小培养音乐爱好,培养高尚情操。”

第二天,爱国陪着重副局长和我,拜访了上海市园林局局长。这位局长是一位惜才如金的领导干部,又是一位热情待客的人。爱国首先一个人到局长办公室,向他讲了湖北十堰市园林局副局长同着我——十堰市园林局的工程师,要拜访他本人,问他”是不是抽时间见一见。这位园林局的局长说:“即使我再忙,也要亲自接待十堰市园林局的副局长,何况还有你的父亲,你父亲有多大年纪了?哟,61岁,老将黄忠!”

外地城市园林局来一位副局长参观或拜访,一般的情况,只派一名相等级别的副局长接待就行了。爱国今天见自己的局长这样高兴地要亲自接待十堰市的副局长,这中间还有自己的父亲,觉得自己十分荣幸,连忙陪着局长到会客室,将童副局长和我介绍给他的局长。上海市园林局长向童副局长和我谈得最多的,是邓小平从1988年开始到上海过春节,一直到今年1991年,在上海过了四个春节的一些生动感人的故事。在春节团拜会上,邓小平接见局级以上的负责人,这位局长带着总工程师曹爱国——我的儿子,聆听邓小平对上海建设的期望,对加快开发开放浦东的期望。我在心里喊着爱国说:“你这一代真是幸运,你要努力工作呀!你要为上海的建设做贡献呀!要知道,浦东建设带动上海,上海建设带动全中国,上海是中国的纽约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