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成真记》

第68章 曹爱国绿化美化大上海

作者:曹树厚

上海市园林局局长安排爱国陪同童副局长和我,到上海各区参观居民新村。他向童副局长和我说:“你二位远道从湖北十堰市汽车城来,我们局绿化队的汽车,过去用的是一汽的‘解放牌’卡车,如今用的都是你们二汽的‘东风牌’卡车。没有你们的大东风,我们的大树大苗,便无法运到绿化施工现场去。我们在全市的几百个居民新村,栽植的都是大树大苗——不能叫做苗,应该叫做树。我们在园林场。苗圃等处,培育的十几年的大树,都是当年栽植当年就有了绿荫。再加上栽植花卉,铺上草皮,只要市政府建成一个居民新村,我们园林局就马上跟上去,并且当年就有了鸟语花香的环境。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有拉市长的后腿。你们知道,江泽民在上海,当了四年的市长和市委书记,他和曾经当市长的朱镕基,对居民新村的建设抓得很紧。如果我们园林局的绿化美化跟不上去,只有水泥房子,没有绿树浓荫,没有花卉飘香,我这位当园林局长的,就必然要挨他们市委书记,市长的批评。”

我注意到这位上海市园林局长,在讲话时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他向我们讲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盯着我们的眼睛,目不旁视。这样他就迫使我们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不能旁视,只有聚精会神地听他讲。

他的眼睛盯着爱国,安排爱国陪同我们参观。

他对爱国说完,就转脸把眼睛盯着我说:“曹工程师,你这个儿子又年轻,又能干,每一次的园林绿化战役,他都上前线。”

我接口说:“他到底年轻,完全靠局长运筹帷幄,他去前方现场照着干就是了,”

上海园林局长的眼睛盯着我,动也不动,认真地对我说:“你的儿子是我们上海园林绿化的将才,我们园林局有许多专家学者,大家都很器重他,你一定知道我们园林局的专家刘师汉刘老吧,他是著名的园林绿化专家,他老人家就非常器重你的儿子。我们局的几个领导人也着重培养你的儿子,所以提拔他当总工程师。他能团结同志,发挥每个技术人员的特长,完成每次上面交给的绿化美化任务。在大家合力的基础上,他拔了尖,我用邓小平同志的一句话来说,曹爱国在我们园林局是‘人才难得’。”

我见童副局长听见上海园林局长说到这句话时,她低下了头。她来的时候向我说,她要请上海园林局的第一把手亲自接待她,她要当面提一个要求。今天,上海园林局的第一把手亲自接待了她,在面对面的谈话时,她要向第一把手提一个要求,应该提了。

上海园林局长的眼睛,又盯着爱国说下去:“你陪同客人看完居民新村,再去看看街路绿化,看看街间花坛花带,看看全市公园;然后,陪同客人到各区的园林场。苗圃去看看;看完各区的园林场。苗圃后,最后就要到你的智慧结晶绿化美化大规格苗木联合总公司,及绿化美化施工工程联合总公司去看看。曹总,你代表我辛苦一下。”

这位上海园林局长,对外地城市来的同行客人,都是非常谦虚的,这时,他的眼睛移向童副局长说:“我们的园林绿化,在某些方面,可能还赶不上贵市;我们在工作中,也有做得不够的地方,请童局长在看了之后,给我们多提些意见,好让我们改进。”

童副局长没有当面提出她要提的要求,只是客气地回答这位局长说:“我们来是向贵局学习,来取经的,我们在看完了之后,在离开前,想到局长家里拜访一下,有一点儿要求……”

上海园林局长说:“好好,最后一次见面时再谈吧。”

爱国担任总工程师,为副局级。他陪同童副局长到全上海参观,这显示出上海市园林局的领导对兄弟市领导人的尊重,童副局长颇为感激。

在爱国陪同我们参观的十几天中,童副局长和我了解了他工作中的欢乐,也了解了他工作中的一些苦恼。

在1978年以前,上海市园林局所属的园林场和苗圃,有的都不愿意培育大苗,培育到一两年的苗于,就想办法销出去。如果实在销不出去了,占住了土地,就要将大苗毁掉,重新再培育小苗。买苗的一方也愿买小苗,因小苗容易栽,一锄头一个穴。或一锹一个穴,放一株小苗,盖上土,就算完成了“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任务。因此,在某些地方,是年年栽树不见树,年年造林不见林。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原因是这些树、这些林,在小苗的褪褓中,被风吹日晒,人畜践踏,未曾展现它的风姿就夭折了。全国的林业工作者,园林绿化工作者,以及全国人民,总结了“年年植树不见树,年年栽花不见花”的沉痛教训。于是,各地开始自发地栽植带土球的大苗。1984年3月12日植树节当天的《中国环境报》及时地发表了我的论文,文中提出园林绿化的五项原则,被誉为园林绿化的圭桌。人们从五项原则中的“栽植大苗为主,栽植小苗为次”里,得到很大的启发。十几年来,全国各城市栽植的大苗,有的苗高几米上下,苗粗胸径10公分以上;包扎的根部土球,有的重达几十斤、几百斤,真是栽一棵,见一棵;管一棵,活一棵。

爱国提出要成立一个专门培育大规格苗木的公司,园林局的一位叫做商如丽的女助理工程师,非常拥护爱国提出的这个主张,有一天,她和爱国讨论了半天,第二天恰逢是星期天,她和爱国约定到上海植物园去继续讨论。

这天,天气晴朗,上海的仲春时节,温度适中,空气清新。商如丽穿着一身高雅而又亮丽的春装,肩挂当时上海女青年最时髦的小皮包,将自己有意塑造成为象征春天的生机勃勃的姑娘。她漂亮的脸面,动人的身材,脱俗的气质,确也能将她打扮为一位现代青年知识女性。她毕业于农学院园艺系园林专业,进园林局工作只有两年,就评上了助理工程师的技术职称。

爱国也因为今天是星期天,特别穿上一身高质量的崭新西装,系上金利来领带,脚上穿着擦得发亮的崭新皮鞋。他身高一米有八,风度翩翩,象征着中国新一代的科技英才,今天是星期天,他既要与同事商如丽到上海植物园,继续商讨创办大规格苗木公司的问题,也想放松放松一,个星期来的疲劳。作为一名上海园林局的总工程师,每天的工作将他绷得紧紧的,难得有这么一位志同道合的姑娘,在风景如画的上海植物园里,开动智慧的头脑,为加速绿化美化大上海而献智献策。两人高谈阔论,这也是一种轻松。

上海植物园的前身为龙华苗圃,全园面积千亩,目前已收集各种植物达3000多个品种。园内每年按季节举办梅花、兰花、茶花、杜鹃花、菊花、月季花等各类花展,四季景殊,百花争艳。自1978年对外开放以来,上海植物园以其丰富的园林植物,秀丽的自然景色,巧夺天工的园林建筑,吸引着中外的游客。植物园内有几个园中之园,驰誉中外的龙华盆景园,即是上海植物园内的园中之园,特别受中外游人的欢迎。

商如丽同爱国在龙华盆景园里,商讨成立大规格苗木总公司的设想和公司的正式名称。商讨的结果,干脆叫做:上海市绿化美化大规格苗木联合总公司。爱国鼓励商如丽说:“你是园林局的科技人员中,惟一拥护我成立这个公司设想的人,请你将我们两次讨论的内容,写成书面报告,明后天我拿着这个书面报告找局长。局长只要不找他要钱,肯定他会同意办这样的公司。我还要拿着这个书面报告去我市长,我相信上海市的市长,会批准成立这样的公司。找市长的时候,我不必多讲空头理论,我只说:‘市长,你在前面建造广厦千万间,我们这个公司大规格的树苗和大规格的花苗,跟着你,立即将千万间的广厦,绿化美化起来。市政府为人民建造的居民新村,立即就绿化美化了。’或者我向中长说:‘你在前曲建设浦东新区,我们这个公司的大规格的树苗。大规格的花苗,跟着你,马上栽在浦东新区,让浦东新区很快地以优美的环境,迎接来自各国的投资客人,让上海成为赛过新加坡的世界花园大都会。’小商,市长听见我讲的这些话,他能不批准我们这书面报告吗?一定会批准的。”

两人有时高谈阔论,有时反复斟酌。此时,商如丽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提出假设说:“假使市长不给钱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爱国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有一束锐不可当的光线,穿过了植物园的围墙,看见了东海涌起的改革开放的巨大浪潮,看见了邓小平总设计师指出的方向,他毅然地说:“请市长批准向银行贷款。”

但是,爱国却在考虑着另外一个难题,他向商如丽说:“我们这个公司向银行贷了款,有了钱,如果从一粒种子,一株小苗慢慢培养大苗,有的要三五年,有的要七八年,那么,市长建的居民新村,建的浦东新区,能等待这些苗子慢慢长大吗?”

商如丽指着爱国笑说:“你真是个书呆子!只要有了钱,你放心,市长什么时候找我们要大苗,我们就什么时候有大苗;要哪样规格的大苗子,我们就有哪样规格的大苗子。”

爱国一时不懂商如丽的意思,眼睛定定地望着商如丽,商如丽一只手亲切地扶在爱国的肩上,向爱国耳语说:“我们将钱拿到各个园林场。苗圃,包括郊区私人办的园林场,苗圃,告诉他们:‘你们不要将卖不出去的大苗毁了,我们大规格苗木联合总公司,给定金将你们的大苗买下来,你们将大苗养好养壮。要苗时,按规格大小再谈价格。’你说,上海四周的郊区有多少私人园林场,苗圃?我曾经调查过,郊区农民们这些年办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园林场。苗圃,有的郊区农民甚至办起了园林公司。只要我们将他们组织起来,鼓励他们养大苗,养壮苗,不要将大苗毁。”,他们该是何等的高兴啊!刚才我们为什么要将我们的公司称为联合总公司,这样一组织,我们不就成了联合总公司了?

“这就叫做:借苗农。花农之石,攻我们的玉。我们的联合总公司根本就不需要培育苗子的土地啰!所以你可以大胆地向市长答应什么时候要大苗,我们什么时候有大苗;要哪样规格的大茁子,我门就有哪样规格的大苗了。你是园林局的总工程师,在市长面前说话,应该要有这样大的魄力!”

爱国大悟了,一时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的中国古训,紧紧握着商如丽的手说:“你这位助工姑娘真聪明,真聪明!这个未来联合总公司的总经理我向局长建议,叫你当了。”

商如丽将报告写好了,交给曹爱国总工程师。爱国修改了一些地方,送给局长审查。局长批准了,盖上了园林局的公章,于是,爱国拿着这个报告,到市政府去找市长。

市长很快地批准了这个思路新颖。极有气魄的方案。批到银行,叫银行贷款。新公司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按时向银行还本付息。

爱国接着向局长建议,任命商如丽为新成立的“上海市绿化美化大规格苗木联合总公司”的总经理,园林局另外为她配了两名财会人员,一名技术员,三名工人。园林局政企分开,不干涉这个新公司的业务,由商如丽总经理去向银行贷款,去郊区组织苗农和花农,去园林局所属的园林场。苗圃订大苗。

爱国与商如丽筹建这个新公司,经常在一起,进行顺利时,两人一起欢笑;进行不顺利时,两人一起苦恼,坐在一个地方苦苦思考。因此,就有了不利于爱国的传言。爱国听到后,向商如丽说:“小商,对不起,我帮助你建这个公司,只能帮到这儿了。今后,你要少找我。你自力更生去拼搏。局领导要我担任总工程师的职务,我没有时间专门帮助你了。”

园林局总工程师曹爱国准备了大规格的苗木,他就可以大胆地接受市长要求高速绿化美化上海城的任务。有一次,他代表园林局参加市府召开的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座谈会。在座谈会上,市长向爱国说:“小曹,你是我们市30多个管理局的总工程师中最年轻的一个,你对振兴大上海,要有紧迫感啊!你们园林绿化,要快上大上,你的胆子放大一点。今天这个座谈会,你给我再提一些新的思路,好不好?”

市长对爱国那次写报告,申请成立绿化美化大规格苗木联合总公司,很感兴趣,对这位年轻的总工程师,印象颇为深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8章 曹爱国绿化美化大上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好梦成真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